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苏厨 > 第三十二章 石通
    第三十二章石通

    赶紧跳到一边,嘴里喊道:“大叔!你这是搞什么鬼?!”

    怪大叔恭恭敬敬地从腰里摸出一件东西递上:“公子莫急,你我不是外人,你应当识得此物!”

    苏油一看跳得更高:“哎呀你还敢偷我东西!哦不对……”

    劈手将怪大叔手里的东西夺过,再从自己书包里摸出一物来,却是两把一模一样的小折刀。

    苏油不由得问道:“石家村亨之老头儿,是你何人?”

    怪大叔恭恭敬敬说道:“公子所言,正是家祖。”

    苏油说道:“你赶紧起来,我不习惯有人跟我跪着说话。”

    怪大叔起身,躬身道:“公子请随我来。”

    两人转到后院,怪大叔指着一团海绵状的物体说道:“公子请看,这便是家父依公子之法,制得的云钢。”

    苏油捡起一根铁棒,敲了敲那团蜂窝状钢铁:“铁性如何?”

    怪大叔眉飞色舞:“当真神品!此钢应该就是蜀汉蒲元所制得的那种,水淬之后坚硬非常,家父所制两柄‘硬是好’,可以吹毛断发。”

    苏油一脸工科狗对小白的不以为然:“吹毛断发,那是研磨技术高超而已,跟钢质关系不大,你别说外行话。”

    怪大叔躬身道:“是是,不过此钢钢质之好是我平生仅见,这是绝对没问题的。”

    苏油笑道:“石老头是第一位愿意相信我一个小孩子言语的人,这点好处,该是他应得的。”

    刀具这玩意儿如今很夸张,一把普通的杀牛刀,价格都在两贯以上,达到云钢的钢质,和玉瓷一样,那是有价无市的宝贝。

    怪大叔说道:“家父前日命人给我送话,说道公子已至眉山,又言公子潇洒慷慨,诸般神奇,迨有天授,有古人之风,绝非一般人物。命我如果遇到,当以师事之。”

    说完又噗通一声跪下:“家祖所命,石通不敢违拗,望小公子收我为徒。”

    苏油又赶紧跳开,拼命摆着手道:“大叔,别别别,我这年纪,如何当得你师父!”

    石通说道:“小公子不必过谦,你和我们石家小姑奶奶同辈,自小青梅竹马……”

    苏油赶紧出声制止道:“打住!呃……你说的是你们村石薇小娘子?她没受我连累吧?哎哟怎么还跪着,赶紧起来!”

    石通说道:“小公子不收我为徒,石通不敢起来。”

    说完眼珠一转:“只要您收下我,我父亲那边自去为公子解说。小姑奶奶现在还被关在祠堂里,不过我父亲是族老,在族里有话事之权,现在云钢一出,再加上我们师徒的关系,那就坏事儿变好事儿了……”

    苏油翻着白眼,嘘了一口气:“行了行了,答应你了,赶紧起来吧。先派人去石家村,让你父亲把石薇救出来!”

    石通这才站起身来,拍了拍膝盖:“就知道小公子是个会疼人的……”

    说完又叫铺子里的人去买点心果品,这边给苏油用蜂蜜调水,前前后后一通忙活。

    苏油被石通巨大的身影晃得眼晕,制止了他:“不要忙活,且坐下来说话。”

    石通这才恭恭敬敬地拖条凳子来坐了。

    苏油问道:“这铜铁也是朝廷专榷,我想问你这铺子,是如何运作的?”

    石通得意地说道:“我石家虽然在眉山城势力不彰,然出自西平郡开国公府浚义侯一支,祖上乃武威郡王。”

    靠!官五代富四代!演义中长胜威武王石守信的后人!

    这娃真是宋太祖的铁哥们儿,一直跟着太祖东征西讨。

    黄袍加身他是首倡,杯酒释兵权也是他第一个主动上表辞职,然后太祖征高粱河大败,又是他第一个跳出来自觉背锅。

    他儿子浚义侯石保吉,娶的是宋太祖次女延庆公主。

    这样牵扯起来,没事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喊小油哥哥的那个鼻涕虫,竟然还和如今宋室有亲戚关系?!

    不过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石家人,除了低调还是低调,毕竟当今天下是太宗一脉。

    而且再等几年,巨商豪贾只要拍出五千贯,边缘宗室都能卖女为妻,这点皇家血脉,在有钱有势的人眼里,也就那么回事儿。

    就见石通继续说道:“虽然我朝铜禁甚严,但是我眉山辟处西南,用的多是大理铜,朝廷也管不到这里。”

    “而铁器更是每个地方都要使用,因此只要缴足本务榷额,加上石家的一些背景,弄点铁制造些农器,也是不碍的。”

    宋代的榷政,对朝廷来说,不算坏事,毕竟能在冗兵冗官的大环境下支撑那么多年,靠的就是税赋和国家专卖。

    盐,茶,矿政的好坏暂时先不去说它,不过这铜政,实在让人有些蛋疼。

    立国百年,商品社会发展到一定的高度后,铜币不敷使用了。

    怎么解决?宋朝的办法是全部收归官府,甚至连民间用铜都加以严格限制,铜器除满足官员,寺观,宗室使用,以及古代文物,其余通通列为禁品。

    然后完全不考虑实际价值,强行定价,导致官府一套价格,民间一套价格。

    宋初官府从民间收铜,每斤才一百文钱。

    可一贯铜钱,理论上也就一斤,史书上常写的官员犯错,罚铜几斤,在北宋,指的就是几贯。

    十倍的价差,清楚明白地说明了所谓专榷的本质——残酷而粗暴的资源占有和掠夺。

    光在四川,这就导致了好多的问题。

    第一,向夷人买原铜,因为价格不高,夷人便不愿意出售。

    第二,官员通过特权,百钱买铜一斤,熔化后制造成铜器,便能卖到近一贯!简直就是暴利!

    第三,州官敢放火,百姓就敢点灯,于是纷纷化钱造器,私铸泛滥猖獗。

    第四,坑户利薄,不但不可能积极,还只可能大量掺假,矿砂加泥土一起掺进去卖给官府,总要有少亏!

    因此纵然法令森严,无奈上下一心,造成这所谓的铜政,简直就是笑话。

    而与铜政息息相关的,那就是钱政,一国的经济基础。

    最后的问题就是——四川没钱用,大家一起玩纸币,铁币。

    想着这漏得如同筛子一般的大宋,苏油叹了一口气:“要是我们向大理买铜,朝廷会管吗?”

    石通皱眉道:“管倒是不管,问题是买回来只能卖给官府,这就成了高买低卖,亏大发了……”

    苏油转着眼珠子:“要是说买过来的本身就是铜器呢?”

    石通眼前一亮:“要是本身就是铜器,那就没有原铜差价问题了,当舶来商品倒手也行,可新问题又来了,他们做的铜器实在粗劣,买家不一定看得上啊!”

    苏油贼笑道:“看来这其中,蕴含有极大的商机。不过等有机会再说吧,现在还是先说炼钢。小作坊,用团钢法最好,这法子你可习得?”

    石通想了想道:“我眉山石家,以冶锻为业,公子所说的团钢,是否以熟铁包裹粗钢,泥封冶炼,最后去除杂质,得到精钢?”

    苏油说道:“正是此法!我眉山水中的铁砂,质地精纯,冶出的云钢,只需要调整碳含量,便可以得到精钢……”

    石通疑惑道:“家藏的冶炼书籍说,木旺生火,土旺生金,而火可克金。是故熔冶之道,乃以火逼土,而促金出。其后淬之以水,逼发金中火气,唯精金得存。师父所说的碳含量又是怎么回事儿?金内含碳,那应该是火气逼发未足,进而郁木于金中,这,不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