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星界蟑螂 > 第117章 激战,偷袭(第五更)
    黎竹峰上,风铃察觉到战斗动静,第一时间飞驰抵达战场,看见芸桃处于绝对下风,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帮忙。

    大熊拼命逃窜,几次险些被身后的霞蚺战士追上,哀嚎不断。

    “斑布,我跑不掉了,怎么办?我……嗷……”

    追杀的霞蚺战士陡然加速,高昂脑袋,咬向大熊脑袋。

    大熊感应到危机,侧身,反转,闪电般的一掌拍出。

    熊掌刚好打进了巨蟒嘴里,“咔嚓”一声,獠牙刺穿臂膀。

    哀嚎声突然变成惨叫怒吼。

    嘭!嘭!嘭……

    大熊吃疼,臂膀被咬死,挣脱不得,生死时刻,终于鼓足勇气发起反击,挥动另一只熊掌,拼命拍打霞蚺战士的脑袋。

    突然,一个小巧的黑色身影从旁边的大树钻出,一闪,落在了霞蚺战士的脖颈位置。

    “斑布!”

    大熊惊喜呼喊,更加卖力的挥舞熊掌,拍打霞蚺战士脑袋。

    斑布不足一米的身躯,在霞蚺面前显得渺小而微不足道,但速度一点不慢,成功攀附霞蚺要害位置。

    动作更快。

    两条前肢挥舞划动,简单的几下,霞蚺战士脖子突然脱力,无力耷拉下来,下意识的松口,放开了大熊,蜷曲身躯,扭头,张口,闪电般的咬向斑布。

    斑布一闪避开,振翅升空,消失黑夜。

    ……

    霞蚺战士的蟒皮质变,进化成为了一枚枚六边形的鳞片,坚硬,光滑。

    这些鳞片拥有强大防御能力,体型最大的那头霞蚺战士,竟能硬抗铁刀山主的火焰异能。赤蠊部族传统的近身搏杀招呼更奈何不得它们。

    依旧存在弱点,鳞片与鳞片之间,有明显缝隙,是由皮质的软组织连接。

    斑布看透了才动手,切断软组织,趾尖深入肌肉内部,横削而过。

    可惜的是,霞蚺战士体型太大,斑布趾尖太短,只切断了表层肌肉,没能伤到神经。

    切断的肌肉数量也有限,霞蚺战士只是蟒头难以向上高昂抬起,左右移动依旧灵活。

    “大熊,你快跑!”

    斑布提醒。

    大熊的一条臂膀被獠牙贯穿,伤及骨骼,鲜血汩汩流淌,耷拉着完全使不上劲儿。

    “那你怎么办?”

    大熊一边逃,一边发问。

    然而,斑布并没有回应。

    受伤的霞蚺战士没有去追杀大熊,而是盘成一圈,缩在原地,蛇信吞吐,警惕着斑布的偷袭。

    ……

    近身搏战,激烈而血腥。

    崖柏的一根脉翅从中折断,又被翅膜和细小翅脉连着,没有彻底断开。丧失飞行能力,拖着断翅战斗,反而成为累赘。

    与崖柏交锋的霞蚺战士同样不好受,脑袋上被硬生生的蹬出了四个血洞,鳞甲破裂,肌肉翻卷,伤口深可见骨。还有脖颈要害位置,也被蹬出了两个血洞。

    场中最惨的则是风铃,从山上疾驰而来,加入战场,俯冲攻击,一个不慎被咬中后腿腿胫,撕扯中,整条后腿被残暴撕断。只剩下五条腿,一直站在旁边,跑来跑去,不敢再轻易发动攻击。

    芸桃谨慎,没有受伤,但也不敢贸然进攻,一直处于被霞蚺战士追着攻击的状态。

    情况稍好的就是铁刀山主一边的战团了,毕竟山主层次,掌握火焰异能。三口火焰,虽说没能伤到同为山主层次的霞蚺战士,却将其半截身躯的鳞片烧成了焦黑色。

    这头霞蚺战士,不仅体型最大,速度力量方面比另外三头明显强悍不止一筹,攻势凶猛,不停地追着铁刀山主撕咬。

    铁刀山主颇有战斗的经验,始终避而不战,却不是逃窜,不慌不忙的吊着对方。甲壳上,赤红花纹一闪一烁,恍若吞吐呼吸,疯狂的抽取四周原力。

    吸收积攒足够原力,铁刀山主就能再次发动火焰能力进行攻击,这是很明智的战术选择。

    诡异的是,与铁刀山主对战的霞蚺战士,连接鳞甲的软组织也散发着朦胧的幽蓝色光晕,同样在抽取原力,似乎,它也掌握着某种异能,被烧焦的鳞甲正慢慢的恢复色泽。

    啪!

    山主层次的霞蚺战士又是一次加速扑咬,铁刀山主煽动翅膀,向前一蹿,避开了攻击。愤怒的霞蚺战士摆动尾巴,将碍事儿的灌木丛击得粉碎。

    ……

    战场另一面,盘缠的霞蚺战士感应不到斑布的位置,悄无声息的钻进丛林,偷偷向看起来实力最弱的风铃靠近。

    嗷呜!

    突然,一声怒吼从侧面传来。

    是大熊!去而复返,突兀冒出,狂奔冲向这头霞蚺战士。

    嘭!

    剧烈的冲撞,将正准备偷袭的霞蚺战士撞击得脑袋一歪。

    风铃侧目一看,吓得不轻,慌忙煽动翅膀逃开。

    冲撞之后,大熊跌倒在了地上。

    霞蚺战士耐打许多,没有受到任何伤势,扭头,一口咬住熊腿,猛力一拽,身躯迅速盘旋,将大熊卷住,企图绞杀。

    小巧的黑色身影在此出现,一闪落在霞蚺战士的脖颈位置。

    斑布瞅准机会,第二次发动偷袭,再度得逞,这次是攻击侧面位置,前肢灵动挥舞,刹那间完成切割。

    划破连接鳞片的软组织,深入肌肉。

    “斑布,救我!”

    嘭!嘭!嘭!

    大熊恐惧呼喊,拼命的挥舞熊掌,击打缠绕自己的身躯。

    七寸是蟒蛇脆弱要害,霞蚺战士吃疼,迅速松口,松开大熊,企图甩动脑袋,将攀附身上的斑布甩掉,却发现肌肉被切断,使不出劲力。

    斑布挪了挪身子,迅速切割另一侧。

    霞蚺战士改变方式,身躯继续盘曲,蟒尾抽打,冷不丁,却被刚刚脱困的大熊一把拽住。

    鳞甲光滑,用力一甩便挣脱熊掌的抓握,然而,这短短的一秒钟耽误,足以致命。

    斑布完成了另一侧的切割,振翅飞离。

    霞蚺战士整个脑袋都瘫痪下来,无法上抬,也无法左右摆动。

    “斑布!”

    大熊呼喊。

    斑布喊道:“大熊,它不能动了,别管它,你跑开。”

    “好。”大熊一瘸一拐的跑向丛林,回头看去,又不见了斑布的踪影,那头霞蚺战士则蜷缩成一团,耷拉脑袋,丧失了行动能力。

    哗啦啦!

    远处突然传来火焰燃烧的声音。

    大熊扭头看去,顿时吓得不轻。

    铁刀山主终于积蓄足够原力,发动了第四次火焰攻击,这一次是从口中喷吐火柱,时机把握堪称绝妙,在霞蚺战士张口咬来的刹那,骤然转身发动,火柱直射霞蚺战士口腔。

    高温火焰灼烧,吃疼之下,迅速缩回脑袋,下意识的攀成一圈,摆出防御姿态。

    铁刀山主不理会,扭头冲向崖柏的战斗圈。

    体型最大的这头霞蚺战士又慌忙放弃防御姿态,身躯猛地绷直,弹射而出,企图阻拦。

    铁刀山主的动作早有预谋,猛地一个转身,陡然加速,迎面冲刺,腾空,交错而过,收缩的后腿猛地一蹬,趾尖刺穿鳞甲,在蟒头上留下四个深可见骨的血洞。

    冷不丁,小巧的黑色身影从旁侧蹿出,攀附在霞蚺战士七寸位置。

    霞蚺战士感觉脖子一疼,本能甩动。

    磅礴的力量轻易地就将偷袭的斑布甩飞出去。

    然而,刺疼并没有消退,反而更加剧烈,上半截身躯都开始剧疼,连接鳞片的软组织散发的那种幽蓝光晕迅速暗淡消退。

    山主层次的霞蚺战士惊恐发现,突然之间,自己丧失了从空气中吸收原力恢复伤势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