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纨绔 > 第179章 逃不了的婚事
    皇宫,御书房内。

    李世民正襟危坐于龙椅之上,底下给杜如晦安了一个座位,又上了一盏好茶,高公公便带着众人退去。

    而此时此刻,长孙皇后也于暗中,坐在了李世民身后的屏风内。

    除了李世民知道之外,杜如晦全然不知长孙皇后也在。

    “克明。”李世民先喝了口茶,而后放下手中茶盏,像是在闲谈家常一般望向杜如晦,缓缓出声道:“近日以来,你身子可有好转?”

    “老臣多谢圣上关怀。”杜如晦放下茶盏,从坐上站起身来,对李世民微微拱手一礼,笑着说道,“老臣的身子,现在已经基本无恙,这一切都是圣上的天恩眷顾所致,老臣方才能捡回来一条小命。”

    “呵呵……克明此言说笑了,朕又不会医术,有何功劳可说?”李世民摇头摆手说道。

    而后,李世民又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平静自然地说道:“克明,那些俗气客套的话,你我君臣之间,就不必多说了,要是说起来……这一切,还都是李伯安那孩子的本事。”

    闻言之下的杜如晦,不由当场一愣,面颊上也有些错愕之色浮现。

    他没料到,李世民不过简单的几言几语,便顺带扯上了李逸。

    依照他多年的为官经验看来,杜如晦心中明白如镜,知道他今次进宫,事情多半是与李逸、与他们杜家一家人有关。

    要不然,李世民也不会把话,问得如此婉转。

    只是,杜如晦心中有些想不明白的是,既然今日所要谈论的事情,多半与李逸、与他杜府有关,为何李靖、李逸父子二人,此时都没在此?

    李世民只宣了他一人前来?

    杜如晦暗暗沉思片刻,他有些揣摩不透李世民的圣意。

    “圣上,李伯安那孩子,一向生性顽皮,倒是会些奇淫技巧的手段。”杜如晦失声笑了笑,面色淡淡地说道,“若是论起本事,倒是对他有些夸谬了。”

    李世民见状,微微摇头一笑,不急不慢地出声道:“克明可是说……李伯安这个孩子,不堪大用?”

    “圣上明鉴,老臣并非此意!”杜如晦微微然地摇头一笑。

    而后,他又继续说道,“圣上,李伯安这孩子,虽然平日确是有些顽皮,但倒也是个知晓轻重的孩子,不像臣家中的其他两子,整日只知图乐享受。想必将他稍经磨炼一番,他日必能成就大器。”

    李世民点了点头,心中颇为同意杜如晦的看法。

    他看人,基本上从没看错过。

    如今的李逸也是一样,在李世民看来,就如同杜如晦所言的那般,只需要将他稍经一番磨炼,他日必能成器。

    只不过,李世民今日想谈论之事,并非是此事,而是关于李丽质的婚事。

    想到此处,李世民也不再与杜如晦墨迹。

    “克明此言,甚是在理。李伯安这孩子,是要好好地打磨一番!”

    李世民点了点头,便将话题直接转开,面露愁容地出声道,“克明,近日以来,朕心中一直有件烦事缠心,整日整夜地寝食难安,朕今次宣你进宫来,就是想要你替朕出个主意。”

    “圣上此言,实在是言重了!”杜如晦心中暗叹了口气,同时笑着拱手一礼,说道:“能够替圣上分担,那是老臣的福分,只怕……老臣退隐已久,主意出得不好,反倒会给圣上徒添麻烦。”

    “克明说笑了,你可是朕的左膀右臂,怎会添麻烦?”李世民笑着连摆手,当场直声说道,“克明,朕想给小五寻一门亲事,你认为……哪家的公子不错?”

    顿了顿,李世民继续说道,“这些时日以来,为了给小五挑选夫婿,朕是寝食难安,彻夜难眠啊……”

    “……”顿时间,杜如晦就被李世民这话,给问得当场哑住。

    从他进宫坐下开始,李世民便与他谈论了大半天,且话语之中全是有关李逸,杜如晦自然是知晓,李世民心中的不二人选,应该就是李逸无疑。

    只不过,让杜如晦始料未及的是,李世民居然也在打李逸的主意。

    “圣人之意,莫非是要某家小妹做小?五公主做大,一道嫁给李伯安?”杜如晦心中暗惊,有种不妙的感觉升起。

    但若是李世民,铁了心地执意如此,那他倒是不知该如何办了。

    一边是小妹的幸福,家族的荣辱,一边是李世民的厚重恩德。

    杜如晦发觉,他陷入了两面为难的地步。

    而且,这大半天时间以来,李世民与他提的人全是李逸,他们杜家与李家的婚姻,也早就是京城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杜如晦不相信,有着「过江之蚁多」耳目的李世民,会不知道他们两家的这件婚事。

    “圣人如此而说,圣人心中……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杜如晦完全揣摩不透了。

    见杜如晦陷入了沉思之中,而且脸色也是两面为难,又保持了缄默不语,李世民何尝又不是处于两面为难之境?

    他自己都感觉,亲口向杜如晦说这话,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开口!

    但李丽质已经铁了心,而且,长孙皇后也同意了李丽质的做法,他自己又对李丽质十分喜爱,李伯安这人也不错,李世民都不知该如何做了。

    “克明。”长长地深吸了一口气的李世民,率先打破了御书房内尴尬的沉寂,望向沉思的杜如晦,硬着头皮笑说道,“克明,你觉得……药师家的三郎……李伯安……为人如何?”

    好不容易,李世民才终于将这话,像挤牙膏一样挤了出来。

    “圣上。”如今,内心已经很是无奈的杜如晦,听到李世民这话说来,惊得他当场从座上起身。

    郑重其事地对李世民拱手一礼,杜如晦埋头说道,“圣上,请恕老臣无礼,李伯安已经与老臣家的小妹,早就定下了婚约,这事……只怕……老臣是难以替圣上出谋划策。”

    李世民见杜如晦,终于将这话给说出了口,心中这才感觉好受了许多。

    “克明啊!”李世民挥挥手,示意杜如晦赶紧坐下,这才继续说道,“克明,并非朕执意而为,朕是想着……小五与小妹二人从小玩到大,她们关系也不错,不如……就让她们一道嫁给李伯安,同为李家的大娘子,克明意下如何?”

    “圣上!”当场之下,杜如晦便再次起身拱手一礼,打算直接拒绝李世民的提议。

    但待他刚嘴角刚张,准备开口之际,却不由瞬间愣住了,神色之中也带着一抹不可置信的神采,满脸诧异地抬眉望向李世民。

    “圣上是说……让小妹与公主,一道嫁给李伯安,并且同为正室?”杜如晦满是不可思议地问道,手脚有些颤栗。

    “不错,朕心中……正是此意!”李世民微微点头,强颜欢笑地看向杜如晦。

    “这……”杜如晦当场就被李世民这话,再次给怔住了。

    当今天下,虽然也有二女共嫁一夫,同为正室的案列,但那些人都是其他人家的子女,身份并没有李丽质与杜小妹贵重。

    要知道,李丽质可是皇家公主,代表了皇家颜面。

    他杜如晦,好歹也是相公家,算起来……也是属于高官贵族家的子女,身份更是贵重显赫无比。

    让他们这俩家的女儿,一同嫁给李伯安,这种事情……从古至今,还从未发生过。

    就算是帝王将相,也没有这种案列!

    更要命的是,这话不是别人说出来的,而是当今圣人李世民,亲口提出来的!

    一时之间,杜如晦都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圣上。”迟疑了好大片刻,杜如晦才将「大为震惊」的心给忍住,缓缓出声道,“圣上,此事可是从古至今都未曾有过之事,还请圣上三思!”

    也在此时,正待李世民准备开口,屏风后面的长孙皇后,缓缓走了出来。

    “杜相公,此事都是本宫的主意。”长孙皇后一边走出来,一边出声道,“虽然从古至今,都没有这等事发生过,但咱们为何要墨守成规,不去开创先例?”

    “呃,这……”杜如晦刚准备反驳,但听此言不是李世民所言,乃是长孙皇后所说,不由立马拱手一礼,微微躬身道,“老臣参见皇后娘娘。”

    “杜相公不必如此,免礼。”长孙皇后微微一笑说道。

    “多谢皇后娘娘。”杜如晦谢过之后才起身,先是看了看长孙皇后,而后又暗中扫了一眼李世民,心中更觉惊讶无比。

    「如今之下,恐怕这桩婚事,是怎么也逃不了了!」杜如晦心中暗叹道。

    只是,让杜如晦心中,倍觉诧异与不解的是,为何他家小妹才打算嫁给李逸不久,李丽质居然也喜欢上了李逸?

    而且如今,李世民与长孙皇后夫妇二人,都一道出来如此与他商谈。

    心中微微愣了愣,杜如晦便想明白了些许,知道肯定是李丽质苦苦哀求,他们夫妇二人,这才下定了这个决心。

    要不然,按照李世民的性子,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

    看到杜如晦略有迟疑与不解,长孙皇后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不藏着,当场趁势「烧了一把火」。

    长孙皇后说道:“杜相公,本宫知道,小妹与小五二人一向关系要好,如今他们喜欢同一人,又能够嫁给同一人,咱们在此多说也无意义,不如……就让她们自己做主,如何?”

    李世民见状,跟着在边上附和道:“克明,朕看皇后此言不错,若是她们二人都乐意,咱们做父母的,不如就成全他们如何?”

    “……”杜如晦见李世民与长孙皇后,都一同如此而说了,而且他们还将商量的姿态,放得如此之低,他也不好再违背,只得点头应道,“圣上娘娘所言甚是。”

    “嗯,既然如此,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李世民与长孙皇后二人,齐齐长出了一口气,相视苦笑道,“咱们做父母的,也不用再多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