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三国末世录 > 第117章 破城
    初平三年的二月三日,对于上洛县城门洞中的樊稠军兵士来说,这是个不可能忘记的日子。前提是他们能够幸存下来。

    当城门被敌军撞开后,他们见到了自己不敢相信的一幕。数十个身披黑色铁甲,身高仗余的巨人出现在他们眼帘之中。

    为首的队率刚刚喊出一声“杀!”,眼前景象却让他陷入极度惊恐之中,手中的钢刀也僵在半空。一个巨人仅仅一步就晃到他面前,手中巨大的利斧已挥劈而下。

    “噗,哧啦啦”,这队率被巨人的战斧兜头劈为两半。后面的巨人也随即杀到,几十只大斧挥劈而下,血液,皮肉,碎骨四处飞溅。

    一名此前被撞击冲倒的叛军兵卒刚要爬起,一只近两尺的大脚狠狠的踏到他的背部,五脏六腑顿时被挤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怪物,去死!”一名兵卒反应过来,狂吼着,用手中尖刀向对方狠狠刺去。叮的一声金属撞击脆响,他的刀身都弯了,刀刃也未能捅入对方身体。

    而后,他的刀和手臂以及手臂相连的半个胸膛,都被利斧斩下,胸膛中的器脏滚落出来。

    仅仅十几息时间,门洞内的守门兵卒全部变成了尸体,二十名巨猿重甲步兵重新提起巨木,涌入瓮城之中。

    城头残余的弓箭手虽然刚刚丧失了指挥的将领,但都自觉的向瓮城城墙涌去,乱箭向瓮城中这些身材巨大的敌兵射去。这些箭矢射到巨人的黑色铁铠铁盔之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而后全部无力的掉落在地上。

    接着惨叫嘶嚎之声再次响起,盘旋在空中的金雕再次对这些弓弩手发动了袭击。

    一名弩手刚刚拉开弓弦,一只金雕已如同自由落体般俯冲而下,套着锋利趾套的爪子在弩手面部划过。趾套上赫然勾出一只血淋淋的眼珠子。

    瓮城上的弓弩手不得不进行躲避,或是将箭矢射向空中这些鹰隼。巨人们乘机用巨木撞开了瓮城的第二道城门,这道城门虽然没人来顶,但撞开之后,才发现城门后的街道上已是刀山枪林一片。

    二十名巨猿重甲步兵,仗着身上厚实的铁甲,仗着自己力大无穷。挥动双斧,发出狂啸,冲入刀山枪林之中大砍大杀起来。

    他们的后方,另二十名他们的同类,手持长柄战刀也紧随而至。再后面是大批的赵云军团投矛枪盾兵。

    堵在瓮城城门后的守军兵卒很快被击溃,街面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樊稠军尸体,还夹杂着一具“巨人”的尸体。

    他是被守军的一名将校策马用骑枪捅入甲胄倒地,而后又被一群兵卒劈砍抡砸头部而亡。那名将校在骑枪捅入他的铠甲时,由于巨大的反作用力,自己也掉下马来,而后被乱军踩踏而死。

    冯宇军中,投矛枪盾兵列成简易的军阵,簇拥着巨猿重甲步兵继续向城中和通往城墙墙头的甬道上涌去。接着大批虎豹骑策马驰入城中,沿着城中的主要街道奔腾起来。

    而后是大股主要由长枪兵构成的屯垦兵开入城中…

    樊稠听到城破的消息,开始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甚至抽出佩剑要斩杀“误报军情”的令兵。直到他听到远处那震天的杀声,方才面对现实。

    他咬着牙,一字一句的恨恨说道:“传我军令,集结军营中剩余的所有兵马。吾要与冯宇决一死战!”

    樊稠此次前来攻占上洛,带了五千人马。攻下蓝田,留守了八百多人马。所以守上洛的只有四千余人,除去已布置守城的两千多兵卒,营中还有近两千人马,不过这两千人马是以骑兵为主。

    参将听他要拿剩余兵马与冯宇决战,连忙劝谏道:“将军,不可啊。如今城池已破,我们仅存这点兵马无法与敌硬碰硬了。军师贾诩不是说过,万一上洛守不住,可退到上洛与蓝田间的秦岭峪道伏击敌军吗?”

    樊稠吊着个脸道:“去…去去,李傕喊贾诩为军师,某可不认。他成神成仙了?难道他什么话都得听?他说冯宇最多来五千人,可对方来了近万人!”

    参将自然回答不了樊稠一连串诘问。看他不听劝,眼看就要翻脸的样子,也就不敢再说什么。

    披甲戴盔的樊稠飞身上马,领着近两千西凉铁骑沿着上洛城的主街向南杀去,准备打个反击,将敌军赶出上洛。

    他们首先碰到的是整营的赵云军团步兵营,正列着军阵,沿着主街向樊稠军的城中军营行进。指挥此营的营都尉,远远就听到远处的万马奔腾之声,急令各兵士做好准备。

    正在飞驰的樊稠也立刻发现了对面的盾墙以及如林的矛枪,同时他也发现了对方军阵之中还杵着几个身材异常高大的“巨人兵士”。

    他高声喊叫道:“儿郎们,随吾杀敌!”试图以此来做一次最后士气提振。话音未落,突见对方军阵之中,密密麻麻的物件突然铺天盖地而来。樊稠一惊,立刻想到了传说中的冯宇军飞矛。

    飞矛标枪的速度,加上樊稠西凉铁骑自身的速度,让这些飞矛的威力变的无坚不摧。

    正在冲击的西凉铁骑骑阵中,腾起蓬蓬的血雾,接着是铁蹄踏碎骨肉的声音,奇怪的是竟然没有惨叫哀嚎。因为几乎没有人受伤,只有人死。被飞矛标枪洞穿身体而死,或掉落马下后被后面的铁蹄踩踏而死。

    没有人的惨叫哀嚎,却有马匹的长啸悲鸣。前列的战马绝大部分都受伤倒地,它们身躯上或多或少的插着标枪。

    人尸马尸堆积的障碍物,将后面正在冲刺的铁骑陆续绊下马来,又是一轮如同磅礴大雨的飞矛袭来。路口处堆积的尸山更高了。

    两轮飞矛标枪投出,枪盾兵们“弹药”已尽。只有用盾墙枪林御敌了,樊稠的骑阵也越过“尸山”,冲到他们面前,但是已丧失速度。没有速度的骑兵还不如普通的刀盾手。在枪林捅刺之下,大量伤亡。

    适才冲在前方的樊稠却没有事,在对方飞矛扑来的一刹那,几名亲兵策马挡在了他的面前。

    此时他知道战下去除了全军覆没,没有其他可能。只好下令西凉铁骑全军撤退,向上洛县的北门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