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东晋碧玉 > 第130章 从青丝到白头
    “扑哧……”小小又是掩嘴一笑,嗔怪道:“你真是一个傻子,谁要你的赎金了?!”

    “不要赎金?!”蛋儿更是惊愕,木纳的看着苏小小,刚才那鸨娘还说一万两黄金都不了她的身,现在又说不要赎金了,不知道她与鸨娘到底搞的什么鬼。

    只见苏小小朱唇微翘,缓缓行到梳妆台前坐了下去,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别致的璞玉梳子递给他,将一头漆黑的乌发披散下来,背对着他羞涩道:“不知公子愿否为小小梳头?!”

    “梳头?!”蛋儿见她不慌不忙神情自若,又有些不解。

    “在我们青楼,女子一旦让男子给她梳头,便表示这女子愿意跟这男子从良,并且永结同心,不再分离,事实上便是一种定情仪式,你不愿么?那我自己来梳好了!”小小说罢,回头佯装要去夺回那梳子。

    原来是这个意思,蛋儿欣喜万分,立即用左手握起她一缕透着松香的头发,右手握着璞玉梳子搭了上去,激动道:“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为你梳一辈子的头发,从青丝梳到白头,从现在一直梳到永久……”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苏小小听了他的话,浑身兀的颤抖了一下,情窦初开的少女何曾受得了这般甜言蜜语,分明是裹着糖衣的炮弹,纵使苏小小阅男人无数,还是被蛋儿这一句话感动了,她静静的坐在凳子上,看着镜中他为自己执发梳篦的模样,眼眶渐渐潮湿,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哽咽道:“公子今日梳篦之恩,小小永生不忘!小小愿意与公子结为同心共度这滚滚红尘!”

    “可是……可是我实在太无能,依然比不上恒升那小子出的赎金多!”蛋儿一边认真的给小小梳头,一边无奈叹息。

    小小轻撸云鬓,正色道:“公子误会了,其实小小在坠入青楼时就曾发过誓,除非遇到有情郎,否则这辈子绝不赎身,宁愿老死青楼也不愿被臭男人辜负,鸨娘自是知道我意,方才那般话都是考你来着!”

    “考我的?”蛋儿双手一抖,扯着小小的发丝有些生痛。

    “傻子,你轻一些!”小小柳眉一颦,伸出手帮他理顺了自己的头发,嗔怪道:“真是笨死了,给女人梳头都不会。”

    “我……我这是第一次给一个女人梳头,确实有些生疏,不过今后我一定好好练习,保证不会再扯到你的头发!”蛋儿尴尬道。

    “男儿志在四方,给我梳一辈子头有什么出息?仅此一次,小小足矣!”小小娇羞道:“我再问你一句,你想好了再回答我,这一生,你可会负我?”

    “我……我绝不会辜负你!”蛋儿低声道。

    苏小小又问:“那你再告诉我,今晨你为小小梳篦之后,可会再去寻那司马慧茹?”

    “我……我不去寻她便是!”蛋儿有些惶恐与不舍,但是梳这苏小小这满头的青丝,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取舍,眼前的或许就是最适合自己的,他只能如此回答。

    小小沉默了片刻,待他给自己的头发梳理顺了,接过他手中的梳子给自己挽起了一个高高的发髻,那是大晋已婚女子的标志发型,惟有结了婚的女人才能如此的挽发,蛋儿自然是不知道大晋的这些风俗,只是觉得好看无比,但见苏小小在发髻上插了一枚金制发钗,站立起来转过身子近近的贴着他道:“其实小小的赎金早已经替鸨娘赚够了,任何时候都可以离开,根本就不需要再另行缴纳赎金,鸨娘之所以考你,是想看看你对小小是否有真心!这黄金你还是拿回去,为我们置办一处宅院安身便是!”

    蛋儿至此才明白苏小小话里的意思,原来她根本就不需要赎金,只要她有了意中人,只要她愿意,她随时都可以离开虫二馆,因为给这几年已经给虫二馆创造了不知多少GDP,鸨娘方才那一番话真的是考验一下他对苏小小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小小梳妆完毕,又去内室换了一身洁白的衣裙,衬托得那肌肤更是光洁无暇,整个人儿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其气质也渐渐脱去了风尘味,变得异常端庄淑雅,这才拖着蛋儿行到大堂,二人告别了鸨娘和一众受苦受难的姐妹,跟着蛋儿行出了虫二馆,这才算是真正的告别了青楼生活,从此后便是一个良家女子。

    “小小,我们先去琅琊王的商号把我四成的利润索要回来,再去购买一处大宅院,从此后我们双宿双飞形影不离!”走在大街上,人们的目光惊愕盯着苏小小娇艳欲滴的容颜和凹凸诱人的身段,这般绝色女子,见之不忘。

    “小女子既然为你而离开青楼,今后的一切事宜自然是听你的安排!”小小娇羞一笑,挽着他的胳膊犹如小鸟依人。

    二人行至商行,魏藤和王管事已在那里等候,蛋儿上前一步打招呼道:“王管事、魏总,我今日是奉王爷之命前来结算,还请二位行个方便!”

    魏藤昨日见到蛋儿死里逃生,心中正是气愤填膺,此刻又见到蛋儿挽着比司马慧茹还要绝色的苏小小双双行来,一种怒火更是高涨,气得咬牙切齿,他想不明白那个经常被自己欺负的谢蛋儿到底有什么本事勾得了司马慧茹,又还得了这大晋之绝色。不怀好意的紧紧盯着苏小小看了半天。

    蛋儿见他目光色迷迷,将小小往自己身后一挡,对着他喝道:“魏藤,快将老子的钱拿来,否则老子就去琅琊王府讨要!”

    那二人昨天已经得了王爷命令,此刻也不敢再怠慢,只得乖乖的将四成利润拿了出来,那魏藤果然奸诈,无限的抬高价格,除去蛋儿的成本外,那两大卡车货物竟然卖得了三千两黄金,比蛋儿的成本翻了十多倍,真可谓是是暴利。

    按照约定,蛋儿得利润一千二百两,足足有一百多斤,蛋儿根本就拿不动,只得找了一架马车运了上去。

    这东晋的钱真是好赚,几天好时间就又得了一千多万,看来大晋士族和中产的富裕程度远远超过了蛋儿的想象,看着这一车沉甸甸的黄金,就这般也没有地方放置,按照蛋儿那个时代的做法,就是变成不动产等待升值,就对小小说道:“小小,这建康城的宅院哪里最舒适?我们去看看楼盘,为我们的爱筑一个巢!”

    小小淡淡一笑:“我喜欢玄武湖畔,烟云楼阁,锦风翠雨,正是一处怡情怡性的好住所!”

    怡情怡性?蛋儿暗自兴奋,大叫一声:“好,我们这就去玄武湖畔寻一处别致小楼,再找几个丫鬟嬷嬷厨子护院,从此后过上神仙眷侣般的逍遥日子,生他十来个儿女,女儿都像妈妈那般漂亮,儿子都像我这样机灵……”

    “咯咯……”小小含羞一笑,似是对二人的未来充满了希望,白他一眼嗔怪道:“不要脸,你以为人家是母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