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抢救大明朝 > 第1907章 这就从要饭到要土地了?
        四川,成都府。大明崇祯五年三月初十。

    随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歌声慷慨激昂,随着战马的蹄声隆隆而起,大明天子的凯旋之师,正浩浩荡荡的进入了似乎又回到太平盛世的成都府城。穿着过年时才舍得上身的鲜亮衣衫的川人,挤满了街道两侧,一直从成都南门外的官道,排到了成都皇城之外,

    看见天子旌旗过来,道路两边的百姓纷纷弯腰附身行起了揖拜大礼。

    这些川中的百姓,过去只知道天高皇帝远,现在总算晓得朱由检这位明君的厉害了。祸害四川、贵州十余年,害死生民百余万的奢崇明、安邦彦、安位、奢社辉、安武功等贼,已经全部身首异处......这活可真是干得干净利落啊!

    大明有这样的皇帝,说不定真的能再造一个盛世出来!

    朱由检和秦良玉两人相错半个马身,在大群侍卫骑兵的簇拥之下。威风凛凛的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到这个被奢安之乱祸害了十余年之久巴蜀之都。极目四望,这座在唐宋时期辉煌繁盛,号称扬一益二的大城市,现在却怎么看都显得不太景气。

    街道两边的建筑多是平房,很少见到两层以上的“高楼”,除了官衙王府,城中也没有多少豪华建筑。街道两边倒是人头涌涌,只是路面都有些狭窄。整个城市都显出一种萧条的景象,看来奢安之乱对四川经济民生的打击还是很大的。

    这段时间,朱由检在成都、重庆、遵义、叙州、永宁、水西等地来回辗转,所见所闻,也大多是一片萧瑟。一片白地是不至于的,但是这个天府之国,的确有点名不副实。

    看来让四川人一年纳粮千万石是不大现实的,不过却可以多弄点陕西、中原饥民来云贵川开垦。

    而且从云贵川这些地方运出去几百万石也不容易,相比之下还多填一点陕西人、河南人进来比较实在。

    当然了,四川的田赋还是要加的!

    毕竟从陕西、河南迁移饥民到云贵川也得花销,这钱粮得让四川人出啊!

    凯旋而回的队伍直奔成都皇城而去,蜀王朱至澍已经收拾好金银细软,带着家眷、太监、仆役,还有1000多净军护卫,离开了成都城内的王府,踏上了北去关陇的慢慢长途。

    蜀王一走,属于蜀王府的几百个田庄,可就归了朱由检啦——这可是一笔巨额财富!在蜀王田庄集中的成都府,将近70%的良田都是蜀王的!

    这些土地,现在都成了皇田,而皇田收多少租子,内阁可管不着!

    而且成都府的土地多好啊!大部分都是肥得流油的水田,亩产三石谷子都不止,如果搁在普通地主手中,租子收一石都不止啊!

    朱由检已经和秦良玉说好了,将蜀王府名下的田庄一分为二,建立四川左右皇庄,然后发包给秦、马两家总管......这可是肥缺,也算是对秦、马两家忠心的奖励。而且管理田庄收租子的事儿,也不是会算账会做买卖就能办好的。

    得有刀把子攥在手里!

    徐寡妇的山西奸商团能管好河南、山西的皇庄,还能慢慢接管北直隶的皇庄,是因为朱由检在霸上、潼关、洛阳都驻扎了帐前军,北直隶八府更是朱由检的基本盘。

    但是四川的情况就不同了,朱由检不可能把帐前、殿前两军摆在四川。至于那些被朱由检带到云贵川的陕西军户,现在也难挡大用。他们毕竟只是饥民成军,装备和训练水平都非常差,把他们安置妥当才是最要紧的。在安置好这些要饭兵的同时,朱由检还打算利用他们在四川、贵州多占点地盘——毕竟十余年的战争让四川、贵州的人口减少了许多,空出了很多地盘。

    为此朱由检准备成立五十个御前守护军千户所,摆在重庆卫、遵义卫(不是播州卫)、贵阳卫、永宁卫、赤水卫、毕节卫、普市卫、威清卫、平坝卫、龙里卫、新添卫等落入朱由检掌握的川黔军卫下面——除了重庆卫以外,其它的军卫都因为奢、安之乱损失惨重,军户或是逃散、或是死亡,人口也随之锐减,土地大量抛荒。算是为朱由检的要饭兵腾出了地盘!

    有了这些地盘,朱由检也就可以成立一批直属于他本人的新军屯了。

    这些新军屯称为御前守护军,以千户为最基本的单位,实行屯田当兵不纳粮的制度,待遇比起传统的屯田制更好一些。不过帐前、殿前两军还是不能比的,也不能指望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壮大起来成为强兵。

    所以朱由检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还得依靠石柱系的马、秦两家维持四川乃至西南的安宁。

    从蜀王那里弄来的庄子,当然也得让他们去经营。

    朱由检已经和秦良玉商量好了,秦、马两家收多少,朱由检不管不问。他就按照一亩五斗谷子的标准收账,也不管什么丰收歉收,也不拿谷子(从四川往外运太不方便),而是直接折成白银、黄金、蜀硝、滇铜等等。全部都送往北京——光是这一笔,朱由检一年都能得到相当于两百万多两的收入啊!

    如果不是特大号的自然灾害正在逼近大明朝,能从四川拿到这两百万,再加上四川省一年应缴的田赋一百零八万,朱由检也就满意了。

    可现在不行啊!

    大明有劫,天下有难,天子还得努力要饭!

    ......

    “之前大家都是说四川被安、奢二贼祸害,又要供应前线的十几万剿贼大军,自顾尚且不暇,所以无力救济正在闹灾的陕西、河南......现在你们看见了吗?安邦彦、奢崇明、安位、安武功、奢社辉等人的脑袋,都整整齐齐的摆在这里了!祸害已经尽除,四川又是天府之国了,对不对啊?”

    蜀王府中,朱由检指着一排脑袋,在那里堪堪而谈。而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就一个,得加钱!

    “陛下,”四川巡抚张论上奏道,“四川的祸害已除,但是元气还没有恢复啊!”

    朱由检反问道:“张抚台,何为元气?”

    “当然是工农百业了,”张论道,“成都、重庆两府的情况,万岁爷也看见了......萧条如此,这天府之国,真的是徒有虚名了!”

    “大城萧条只是工商不振,”朱由检道,“本朝从工商业所取之税本就很少,本朝财赋的根本还是农业啊!四川天府之国的根本,也是农业......奢、安二贼还能把四川的沃土给祸害没了?”

    是啊,奢崇明、安邦彦能砸了四川人的房子,还能砸了四川人的土地?要把一块地砸没了,那得多大的力气?

    “可是有地无人,”张论两手一摊,“也是无用啊!万岁爷也看见了,四川各处都有许多荒地啊!”

    “有人,有人!”朱由检笑道,“陕西、河南连年闹灾,天不赏饭,民不聊生,只能让他们到四川来讨生活了。四川这里不是有地无人吗?张巡抚,咱们好好查一查,到底有多少土地荒着......朕一定想办法给四川找人!”

    听见这话,一屋子的官员心里都是咯噔一下:都怪张论胡说八道,现在要饭变成要土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