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 260她不是左撇子啊!(二更)


    她没说话,只用右手拿起笔,在记笔录的本子上写下了一行字。

    孟心然僵硬的低头,震惊的看着秦苒写下的字。

    她在一中呆了这么长时间,听过秦苒的不少事情。

    例如她是个左撇子,又例如她左手写字不太好看……

    可现在……

    她看着纸上的字——笔力沉稳、姿态横生,跟她在传言里听到的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

    孟心然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整个人如同石化一般。

    秦苒看了她一眼,然后随手把笔扔到桌子上,抬头,姣好的脸上露出了个笑:“不好意思,我不是左撇子啊。”

    这一句话犹如惊雷在孟心然闹脑中炸响,她看着秦苒,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一晃几乎要晕倒!

    她苦苦设计了这么多,就是为了秦苒明天不能上考场,她被关在这里一下午加一晚上,心里唯一的安慰就是秦苒左手受伤,不能参加高考!

    她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有算到,秦苒竟然不是一个左撇子?那自己千方百计设计的这些算什么?!

    五分钟到了,外面有人进来,把失魂落魄的孟心然带了出去。

    路走到一半,孟心然终于回过神来,她抓着女警的胳膊:“我手机呢?给我手机,我要给我爸打电话!”

    女警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直接让人把孟心然的手机拿过来给她。

    孟心然看了下时间,已经过了一夜加一下午,那就是还没开始高考,手指颤抖着,给她爸爸打了一个电话。

    “爸,我现在在……”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通,孟心然语速很快的跟那边她的父亲说现在的情况。

    在她眼里,秦苒对车祸这件事半点办法也没有。

    可现在孟心然慌了。

    “孟心然,”那头,孟父的声音十分苍老,“我已经让你姑父去求秦苒,如果她愿意,我们还能私了,若不同意……你就只能坐牢了……”

    “私了?求秦苒?”孟心然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她嘴角扯了扯,“爸,你是在开什么玩笑?我们为什么要求她,一个孤女什么都没有,林家秦语都不帮着她!”

    “孤女?”孟父那边沉默了一下,他现在只等着林麒的答案,连骂孟心然的力气都没有,“一个孤女能让孟家被查?孟心然,我很早以前就告诉过你,不要太过自负。你现在只能期待你姑父那边能有点用,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

    秦苒离开了警局,程隽在门口等她。

    程木的车子就停在门外。

    程隽先是打开了左边的车门让秦苒进去,才绕到右边。

    陆照影就坐在副驾驶座上,他懒洋洋的靠着车门,手搭着椅背,侧身看向后座的秦苒,挑眉:“你去看孟心然干嘛?”

    程隽拧开了保温杯的盖子,把杯子递给秦苒。

    秦苒接过来喝了一口,才漫不经心的回答,“没什么,就给她送了一个礼物。”

    “行吧。”陆照影勉强接受这个说法,他转回了脑袋,又系好了安全带,就让程木把车开回到医院。

    本来秦苒今天早上九点要全面检查身体的。

    她临时要来见一面孟心然,其他人现在都是由着她来的,所以大清早的程木就把车开来了这里。

    这会儿又往回开继续做全面检查。

    一行四人到了医院,程隽上去联系医生,陆照影跟程木陪秦苒去28层。

    程管家此时正在病房门口跟人说话,听到电梯响了,立马朝后面看过去,声音显而易见的高兴:“秦小姐,快过来,你妈妈来看您了。”

    他往旁边让了让,露出了身后的宁晴跟林麒二人。

    看到那两人,陆照影手插进兜里,似笑非笑的开口:“什么风把林总跟林夫人吹过来了?”

    程木站子在秦苒身后,只拧了拧眉头,没说话。

    程管家没听过程木他们说起秦苒父母的事情。

    他也没有刻意去查过秦苒的身世,所以听到宁晴是秦苒母亲,他十分礼遇。

    此时听着陆照影的语气,他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宁晴跟林麒。

    宁晴没有看到程隽,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但听着陆照影的话,她有些尴尬,不由伸手拢了拢头发,一时间不知道开口说什么。

    “苒苒,我跟你妈妈来看看你,你的手……没事吧?”林麒目光落在秦苒的手上。

    她的左手打了石膏。

    林麒的心沉了沉。

    “没事。”秦苒看了眼两人,眉头挑了挑,她倒是没有想到宁晴还会来看她?

    “进去吧,别在外杵着。”陆照影往前走了一步,然后抬了抬下巴,示意程管家把门打开。

    他带着秦苒陷进去。

    门外,宁晴感觉到有些不自在,她看了眼林麒。

    林麒眉头微拧,他看着秦苒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好半晌,才轻微的点头。

    两人进去。

    程管家跟程木还在门外,他关上了病房的门,没有立马进去。

    而是走到程木身边,低声询问:“秦小姐的这妈妈怎么回事?我看陆少他……”

    “秦小姐她妈妈从来不管她,”程木看了一眼门,压低声音,“昨天林锦轩都得到了消息来看秦小姐,她妈妈都没来,今天突然来看秦小姐,没安好心。”

    程管家听完,一双浑浊的眼睛眯了眯,才转身进了病房的门。

    **

    病房内。

    宁晴十分局促的站在中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苍白无力的问了几句秦苒手的问题。

    陆照影坐在病房内的沙发上打游戏,不理会宁晴跟林麒。

    程管家笑眯眯的走进来,给宁晴还有林麒端了椅子让他们坐,还给两人倒了一杯茶,十分的有礼貌。

    林麒坐在椅子上,拿着茶杯,微微抿了一口,迟疑了下,才开口问:“苒苒,医生有没有说你的手什么时候能好?”

    “半个月到一个月吧。”秦苒坐在桌子的另一边,指尖漫不经心的扣着桌子。

    那就是真的不能参加高考了,林麒按了按眉心,他放下茶杯,然后站起来,朝秦苒弯了弯腰:“苒苒,心然那件事,叔叔也才知道,叔叔……很羞愧。虽然知道不该,但叔叔希望你这一次能放过心然,我会好好教训她,并把她遣送出国,这辈子也不会再让她回国,希望你能原谅她这一次。”

    听着林麒的话,秦苒往椅背上靠了靠,没受伤的右手支着下巴,听散漫的笑了笑,也丝毫没有意外。

    早就猜到,宁晴怎么会在高考之前来关心她的手有没有受伤?

    看到她笑了,也没有以往的任何锋锐之色,宁晴才松了一口气。

    “是啊,苒苒,你看你休学了半年,这次高考对你来说也没用,今年不考也没什么,妈过些天给你再找个好的补习班。”宁晴说到后面,语速就通顺起来。

    林麒坐在一边,听着宁晴的话,皱了皱眉,但没打断她。

    程管家本来笑眯眯的站在一边,他基本上一直都是这样的老好人表情,对宁晴跟林麒也还算得上恭敬。

    听到这里,他嘴边的笑意渐渐敛起。

    秦苒手依旧支着下巴,她脸上也还是漫不经心的表情,“还有呢?”

    “心然还年轻,她就是一时糊涂,”宁晴深吸了一口气,“明天就是高考了,如果真因为这件事给她留了案底,那她以后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会毁了人一生……”

    宁晴还没说完,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的陆照影就忍不住了,他猛地一下砸了手机,“那你有没有想过秦小苒还这么年轻,她不能参加高考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她的手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我还以为你真的良心发现来看秦小苒,看来我还是高估你了!真当我们那么好欺负没人罩着是吧?!还好当初秦小苒没有住在你们林家,不然怎么被欺负的都不知道!来求我们放过孟心然?天方夜谭!”

    “程木,你进来把这两个人扫出去!”陆照影冷笑着朝门外开口。

    程木一直在门外,听到陆照影的声音,就推开病房的门进来,直接朝宁晴这边走过来。

    病房的门本来就是半遮掩的,程木五感也灵敏,宁晴的话他也听在耳里,看向宁晴的目光十分冷漠。

    同时进来的还有两个黑衣人,直接把宁晴拎起往外走!

    简单又粗暴。

    宁晴没有想到秦苒竟然一句话不说,她不敢置信的看向秦苒的方向,也没有想到秦苒竟然真的会让人这么对待自己:“秦苒,你就这么对……”

    秦苒伸手接过程管家递给她的一杯水,唇扬了扬,笑眯眯的,“宁女士,听起来,你找错人了。”

    她明明是笑着的,说话的声音也一如既往的散漫,眸底漆黑一片看不到底。

    可宁晴却一瞬间有些毛骨悚然,从陈淑兰死后,她就感觉到秦苒的不同了,今天的感知更加清晰。

    秦苒对待陌生人……大抵也就是这个态度,敷衍又散漫。

    具体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宁晴被保镖扔到电梯里,她有些狼狈的爬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强烈的不安。

    似乎有什么离她远去。

    林麒倒没被扔,他跟在程木等人身后,走到电梯里面,眉眼垂着,轻叹一声,“你不该这么对苒苒说话,本来就是心然的错,苒苒才是受害者……”

    “算了,”林麒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来,他摇摇头:“回去吧。”

    出了电梯,林麒兜里的电话响了一声。

    是孟父。

    他看着手机,好半晌之后,然后接起来。

    “怎么样?”电话那头,孟父的声音十分忐忑。

    林麒没有说话。

    那边的孟父大概就知道结果了,他苦笑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我知道了,谢谢你们。”

    林麒把手机放回去,他心里已经清楚,孟家跟孟心然,再没以后言。

    两人都沉默不语的出了医院的大门,林家司机看着两人的脸色,也不敢多问,只沉默的把车开了回去。

    一路上宁晴十分忐忑不安,回到林家后,也没去楼上,只是把包放在桌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水。

    “妈,你们去哪了?”秦语从楼上下来,看到这样的宁晴,疑惑的开口。

    冰冷的水让宁晴回过神来,她抬头看了眼秦语。

    对方乖乖巧巧的,宁晴不稳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语儿,明天要高考了,你准备好了没有?”

    “应该没问题。”秦语笑了笑。

    宁晴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她缓缓舒出一口气,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

    从始至终,秦语都是她手中的王牌,只要秦语没事,她就放心。

    **

    翌日,六月7号。

    高考第一天。

    市中心别墅,秦苒起来的很早。

    程管家一早起来,他暂时接手了程木的任务,正拿水壶给秦苒的花浇水,见秦苒这么早下来,不由抬眸,惊讶的开口:“秦小姐,你怎么起来的这么早,不多睡一会儿?”



    ------题外话------

    **

    不知道有木有三更啊

    先提前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