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出名啊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这人其实没啥信心的(第一更)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傍晚的夕阳光芒透进窗户洒进公司里,给公司增加了几分莫名苍凉感。

    夕阳的光芒中,你隐约可以见到一粒粒粉尘到处飘荡仿佛述说着这个公司的破败……

    这是一个皮包公司!

    真的是一家很不专业的皮包公司。

    会议桌上,每个人看起来都很郑重,特别是魏胖子和李青等人也开始变得人模狗样一脸严肃。

    看起来很正派。

    这种正派让陆远想当不习惯,甚至有些陌生。

    他们仿佛已经不是对着巷角抛眉眼女孩流口水,亦或是对着《都城》剧组撒尿的猥琐男人了。

    他们不一样了。

    魏胖子觉得此情此景,确实应该庄严一些,虔诚一些。

    当然他心中免不了有些激动与热血。

    这是一种青年人创业时候难以形容的热血感觉。

    从今天以后,他必然不再次是那个嫉妒高富帅沈连杰的小混子了,将来他必将一步步踏上荣耀之路,成为华夏数一数二的大导演,让某人看看他到底多有能耐!

    谁都不能看不起他!

    陆亦弘同样庄重,抛下华金和天娱等大公司的招揽,一心一意跟着陆远干的他虽然不知道未来如何,但他找到了一种归属感。

    夏虹则是默默看了一眼主位上一声不吭的陆远。

    尽管陆远在娱乐圈里不断地轰动,不断地制造着头条,但是她仍旧觉得陆亦弘的选择不靠谱。

    太年轻了!

    是的,陆远太年轻了,甚至在座的所有人随便提出一个年纪都比陆远大。

    这么一个人坐在主位上,拉起了这么一些看起来很像乌合之众的队伍……

    他真的可以吗?

    如果是以往的话,夏虹确实没有任何兴趣参加这样乌合之众的队伍,她觉得这就是瞎胡闹,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可是现在,她竟然也坐在这里,成为这里面的人之一。

    这实在是有够扯淡的。

    这是因为为什么?

    兴许,是陆亦弘和自己告别时候的一句话吧。

    “也许现在确实看起来很不起眼,但是,当初《活埋》也是这样。”

    “当初,谁看好过《活埋》,谁能相信《活埋》这部投资一百万都不到的电影,竟然能爆火逆袭?魏胖子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副导演,我是一个过气的被人当成笑话的影帝,而阿远自己又当导演,又当编剧,又拉投资,一个人几乎干了四五个人的活……同时,为了让这部电影能放映,阿远带着魏胖子两人跑遍了一个又一个院线,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白眼……”

    “《活埋》在其他人看来是奇迹,但在我看来却是必然的……阿远为这一部电影付出太多太多了,他这个人身上有其他人所没有的坚韧……有才华,有算计,又坚韧,这样的人会不成功吗?”

    “新公司已经快装修好了,一切都要进入正轨了,所以,我不能犹豫!”

    这一句话本来是陆亦弘和夏虹的告别剖析话,完全是真情流露的。

    当夏虹听到了这么一句话以后,心中一根弦被触动了,随后脑子一热,就做出了这么一个荒谬的决定。

    她跟着陆亦弘来到了“远程”娱乐公司。

    先过来看看吧……

    ………………………………

    陆远被这么多人注视着虽然表现得很淡定,但事实上心里慌得不行。

    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他的预计了。

    从这些人的眼神之中陆远看得出来他们是想玩真的,只是一门心思要“干”。

    王矜雪看了所有人一眼,平静地来到旁边的打印机前开始打印着合同。

    打印合同的时候她并没有和陆远打招呼,因为她觉得陆远需要这些合同,有些东西甚至都不需要暗示,她就懂了。

    打印机的声音在整个大厅里循环着,纸张与纸张摩擦的声音不断地气敲击着所有人的眼睛。

    “咳,咳,感谢诸位今天能来这里,诸位能来这里是我的荣幸……”

    陆远深深呼了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

    说真的,他现在已经完全是骑虎难下了。

    陆亦弘这坑货已经在网上官宣了,自己现在如果直接拒绝的话,他在圈子里估计会成为一个笑话,可是如果同意签下来的话,自己该怎么安排处理他?

    拍戏剧本?

    剧本自己脑子里大致倒是有,比如《电锯惊魂》《寂静岭》什么的小众惊悚片还有。

    但是这些片子就算拍出来你在国内能上映吗?

    《疯狂的石头》这类的喜剧片倒是有机会票房火一把,但问题是自己只知道大致剧情,完全照搬不了剧本啊,大致剧情拍出来的《疯狂的石头》能火吗?

    而且谁能保证自己拍出来的电影就百分之百能火?

    每一部电影都需要一笔投资,如果电影扑街了的话,那么完全是血本无归了……

    “啪啪啪!”

    “啪啪啪。”

    “陆总谦虚了……”

    “阿远,来赶紧签合同吧,合同签了咱就开会讨论一下公司未来的规划……”

    “是啊,阿远……早点开始吧,别吊我们胃口……”

    “对……”

    魏胖子、李青、陆亦弘等人一边鼓掌一边压抑着心中的兴奋看着陆远。

    这是“远程”娱乐公司开业的第一次骨干贸易。

    绝对有象征意义……

    周帅这货完全忘了不与陆远合作的FLAG,拿着照相机拍个不停……

    反正在网络上每天都被喊着吃“SHI”了,他还会在乎其他东西?

    要么零次“真香”,要么无数次“真香”。

    “其实说心里话,我心里很没底,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站在这里被你们看着说话……而且我这个人一直没什么信心,我知道娱乐圈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混的,今天也许你会火,你上了头条,但明天搞不好就谁都不认识你了,我一直是圈子里面的边缘人物……”

    听到陆远这一番话以后魏胖子脸色突然有些精彩,本来严肃的脸莫名地变成了憋笑。

    “咳,咳……”

    陆亦弘更是被水呛了一下,连续咳嗽了好几声……

    李青和钱钟两人则一脸看“大忽悠”般看着陆远。

    周帅更是差点就将照相机扔了,莫名其妙觉得陆蛮子这货越看越惹人讨厌了!

    在座的所有人都是自己人,谁不认识谁?

    你就那么没点B数码?

    你说自己是边缘人物,这边缘人物能三天两头轰炸头条吗?你说你没信心,这一个人单枪匹马参加《跨界蒙面歌王》比赛每首歌都是原创歌曲,甚至前面连伴奏都懒得用,这能是没信心吗……

    难道不碾压其他歌手你就觉得没信心?

    咱多点真诚,少点套路行不行?

    谦虚也不是这么谦虚的……

    拜托,好好当个人吧!

    陆远看着真情流露,但是看到众人一脸怪异的表情以后,顿时还以为自己哪里说错了。

    可是脑子一回顾,他觉得自己还真没说错啊。

    陆远顿时徒增了些许尴尬,气氛也开始变得不对了。

    “陆远,我打印好了,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哦。”

    “合同都是十年的?”

    “是啊。”

    “能不能改成一年,或者两年?”

    “???”

    “我觉得这有些像是卖身契……而且违约金也太高了吧,对他们不太好,而且也没有公司倒闭自动解除合同这一说法……我觉得应该加上这一条,不然的话……”

    “???”

    “……”

    就在这个时候,王矜雪拿着一叠合同走了过来,陆远翻看了一下合同,发现这些合同都是十年的合约。

    随后他看着王矜雪问道。

    他心想十年时间,万一自己明年突然跑路或者倒闭,他们岂不是要被公司合约套牢要骂死自己?

    而且,公司上有规定,十年时间里,自己每个月都要付给他们五千的工资,其他东西算提成。

    每个月五千……

    这不是坑爹吗……

    万一自己经营不善,或者半死不活的呢?

    而且娱乐公司这玩意对陆远来说并不能长久,随时随地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啊!

    王矜雪如同见鬼了一样看着陆远。

    卖身契?

    你现在是签约一方,不是被签约一方啊!

    你的利益都不要了吗?

    王矜雪搞不懂陆远脑子里在卖什么药……

    不过当她看到魏胖子等人的眼神一种,突然再次看了看陆远。

    这是很高明的手段!

    是的!

    确实是高明手段!

    “阿远,你的心意我懂,我也知道你是为我们着想,你将我们当成兄弟不想亏待我们更不想被公司套牢而没了前途,不过公司毕竟是公司!不过既然我们打算跟着你干了,就完全不担心任何东西,就算一条路走到黑我们也不担心,而且我觉得很多东西还是按照流程来比较好,这份合同之前我看过了,我觉得十年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不用改了,我做个表态,我先签吧……!”陆亦弘站了起来,看得出来他的情绪很激动。

    陆远不经意间的话让他心里暖暖的。

    他完全感受到了陆远对他的那种兄弟情谊。

    这种情谊让他喉咙有些酸涩。

    甚至他觉得自己年轻了,甚至有一种想为公司奉献一生的热血感……

    “不了,我还是觉得改,一定要改,十年改成五年!而且把违约金改一下,把百分之三百的违约金改成百分之一百……”陆远则是斩钉截铁地摇摇头。

    他很严肃!

    是的,他确实严肃。

    虽然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潜规则就是公司倒闭以后,艺人们自然是恢复自由身,都不会写进合同里,但陆远却觉得自己必须要注明这一条。

    而且违约金……

    也得改改,万一自己违约了呢?

    对不对?

    毕竟这是合同,和利益息息相关的。

    他真不想被套牢。

    “改吗?”

    “改。”

    “哦……”

    “阿远……我……”陆亦弘莫名很感动。

    他觉得陆远完全是在为他着想,完全是将他当成了至亲的兄弟。

    心里已经暖得一塌糊涂……

    如果不是现在场合不对的话,他都要哭了。

    以后,自己一定要拼命为公司多赚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