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出名啊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过度解读了(第二更)
    我在哪里?

    我怎么了?

    我要干什么?

    我会干什么……

    当所有人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陆远的时候,陆远茫然了。

    他们希望陆远能够说一些个人的独到理解,下面一些本身就对陆远的钢琴创作很崇拜的人甚至已经紧紧握着纸和笔,聚精会神地准备将陆远说的话全部一字不漏地写下来记下来。

    冯旭也看着陆远。

    他要听听陆远会说出什么东西。

    陆远知道自己已经处于风口浪尖之上了……

    “我……其实,我觉得钢琴创作本身需要一定的灵感,这种灵感来自多方面的,有些是各种形式上面的,有些甚至是极为偶然的……不过,在座的各位都是钢琴名家,都是大咖,一千个哈姆雷特之中有一千种理解,我觉得在座的各位前辈,包括台下的诸多钢琴名家都对钢琴有自己的理解,我的理解其实很简单,也很浅薄,我坦白其实我就是一俗人,我觉得钢琴曲很好听,能够触动人心灵的钢琴曲就是好钢琴曲,当然,很多钢琴曲的艺术我也听不懂,我听得也挺茫然……”陆远尴尬地说了一通似是而非的话。

    他的话很通俗易懂,事实上在陆远自己看来就是特么妥妥一堆废话!

    但是,贵宾位上爱德华与布兰多等人却若有所思。

    下面的其他观众也是认真地琢磨着陆远的话。

    陆远的话简单吗?

    简单得不行,搞不好让一个十岁小孩子来说,他都能说出这番话来。

    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说这种话,你觉得可能吗,你觉得不会有深意吗?

    自然是不可能的!

    再怎么说都是如此高逼格舞台,再怎么说在场的都是钢琴名家,你陆远再怎么着也是编了四部知名钢琴曲的存在吧?

    怎么可能!

    所以,所有人琢磨起来。

    这么越解读,就越觉得这句明明很简单几乎是瞎扯淡的话竟然是一针见血,却极有道理!

    “就只有这些?我上台我都能说!”掌声中,冯旭摇摇头,小声地说出了这句话。

    “你不懂,你就闭嘴好吗?”周瑶转过头看着冯旭,瞪了冯旭一眼。

    “我说错了吗?他这种道理很简单,谁不懂?”冯旭胸口不断起伏,他觉得自己没说错!

    “朋友,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入这里的,在座的各位,谁不懂这个道理?但是,你真的能理解深层次的意思吗?大道至简,你难道不懂这个意思?算了,我心情好,我跟你慢慢说说陆远这句话的意思!”旁边有一位大胡子中年人终于忍不住了。

    他觉得旁边站喊着的这位年轻人实在是狂妄了点。

    甚至他都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无知,根本就啥都不懂。

    “行,我听着。”冯旭看了看陆远,然后又看了看旁边这个人。

    我不能理解?

    我特么难道真不能理解?

    放屁!

    你当我是傻子,这么简单的道理我能不懂吗?

    “陆远这句看似简单的话其实有两个含义,一个是音乐上的含义,音乐本身就是多元化的存在,他是在鼓励我们,他觉得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一段旋律,只要抓到了这种旋律,我们就能创作出属于自己的钢琴曲,当然,我们创作出来的钢琴曲不一定完美,不一定会得到认同,就如同他说自己是一个俗人一样,我觉得他也在谦虚地暗示自己其实也听不懂许许多多花里胡哨的音乐,对,音乐,不限于钢琴曲,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百年前著名的音乐家,戴维.亨瑞曾经说过一句至理名言,那句话名字叫“请不要污染我的耳朵,我只听我喜欢的音乐!”这句话的道理很深,同时还有另一层意思……”大胡子青年脸上越说越来劲,甚至开始滔滔不绝地将陆远那句话里面的每一层含义都剖析了。

    “音乐多样化以外,陆远同时还说了一件另一层大道至简的含义,实际上,大道至简的意思大家都懂,但是真正做到的却有几个?你们看到上面的那些音乐家了没有?他们陷入了深思,他们刚才讨论的东西很高深,很繁琐,但实际上,我觉得却是陆远在某一层次上讽刺音乐并没有这么多道道,应该真正地化凡,从心……”

    “对,这位先生的理解真是一针见血,我刚才也是这么想的!其实我觉得陆远这话还有另一层次的含义,比如,陆远的那张艺术照,像艺术照里面深层次的含义完全一模一样……”另一个人戴着眼镜的中年妇女听到这句话以后也兴奋地加入到了讨论之中,也说出了自己的理解。

    冯旭听呆了。

    听着听着,他都有些怀疑人生。

    他下意识地再次看了看台上贵宾位上的陆远,再看了看其他人。

    一些人正在窃窃私语,一些人有些若有所思,一些人则露着笑容地点点头。

    他有些怀疑人生了。

    仔细一琢磨,仔细一想,好像陆远的那些话确实有这么一个意思,而且深层次解读,好像也对?

    好像是陆远正在用他那所谓的谦虚的话里面,蕴藏着一种淡淡的反击?

    这样既保全了大家的面子,也间接地说出了自己的理解和想法,两全其美?

    “陆远的说话水平还是很高的,怪不得如此有才华!”

    “那肯定!”

    “是啊!”

    这些人在解读完了以后,突然看着陆远,深深地点点头。

    “……”

    冯旭再次感觉到了怀疑人生。

    他头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

    不对,我没错,我觉得这一定是过度解读,一定是!

    不知道为什么,冯旭的自我安慰,自我坚定在这一刻开始变得有那么一点点不对劲了。

    我……

    真的没错吗?

    …………………………

    坐下来以后,陆远有些尴尬!

    是的,确实是尴尬。

    他甚至都不敢看其他人。

    自己这鸡儿理解,实在是太应付,粗俗得不行,完全没有先前那些前辈们说得那么高雅。

    呼!

    参加完这一次钢琴交流会以后,以后不管怎么样,不管用什么方式都不参加!

    对!

    坚决不参加!

    “陆!我突然懂了,我之前一直找不到怎么配合我脑海中那一股突然冒出来旋律的感觉,现在,我终于找到那种感觉了,原来,我一直太刻板,一直迷失在钢琴声音里面而忘记了自己的本身创作灵感……现在,我的那首《桥上的月光》我知道怎么补起收尾的旋律了,原来,最真挚的艺术,往往是最简单的,一味追求那些繁琐的至高艺术,那是死胡同啊!”就在这个时候爱德华站了起来“诸位我有补全那一首钢琴曲的灵感了!”

    爱德华感激地看了一眼陆远,随后似乎想通了什么一般,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走到了舞台中央的其中一台钢琴边上慢慢坐下。

    他闭上了眼睛。

    随后难以抑制地将脑海中的音符全部整理出来,将那首旋律也倾泻了下来。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优雅地弹奏了一首钢琴曲。

    这首钢琴曲带着一丝欢快而又轻松,但是,在后面的时候,这首钢琴曲又稍显沉重又普通。

    可是,又韵味十足。

    所有人除陆远以外都在认真地听着这首钢琴曲,欣赏的同时心中极为感慨。

    陆远其实糊涂了。

    他发现这里面所有人当中就自己是一个茫然的二愣子。

    或者直白点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他都不知道。

    最终,他只是听着爱德华的钢琴曲,爱德华的钢琴曲很美,很好听。

    他闭上眼睛,觉得心情异常的舒畅。

    他虽然听不懂这首钢琴曲的真正含义,但是,他却觉得很好听,很喜欢,而且那一股旋律有那么一点点像《月光》里面的意思。

    一曲终了!

    随后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

    爱德华激动地对着所有人鞠躬,然后又认真地对着陆远鞠了一躬。

    随后,他回到了贵宾位上,拿起手刷刷刷地写出了这首《桥上的月光》。

    不管是国内的钢琴家还是国外的钢琴家都点点头,由衷地发出了一阵惊叹!

    爱德华又有一首名作诞生了!

    沈国石听完以后也站了起来。

    “我最近也有一首钢琴曲,之前一直收不住尾,但是现在,当我听了爱德华的钢琴曲以后,我知道怎么收了,这首曲子五年了,我终于找到收尾的旋律了!”沈国石慢慢走上台,也坐下来弹起了钢琴。

    这首钢琴和之前的韵味不同,但所有人听听出了一种挣扎一般的不甘心在里面。

    仿佛,在抗争着什么东西。

    优美的旋律伴随着和弦传遍了在场所有人的脑海中,大家在沉浸在这首钢琴里面。

    他们似乎看到了即将下山的夕阳……

    那么的美丽,那么的诱人。

    “这首钢琴曲名叫《夕阳》!”

    弹完以后,沈国石站了起来,同样也鞠了一躬,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相比爱德华的激动外,他还是比较平静的。

    “……”陆远点点头。

    “我也有点感触……”

    “……”

    这一刻,陆远发现现在真的变成作曲交流会了,一个个陆陆续续的钢琴家都站起来。

    有些钢琴曲确实很好听,有些钢琴曲在陆远听起来却挺一般的。

    但是,不管怎么都每一个人都迎起了掌声。

    当然,陆远还是假装很认真地学着其他人一样在写写画画,只是……

    本子上却是乱七八糟的一个圈一个圈。

    这个时候……

    刘建斌看了看认真的陆远一眼,眼神之中有一丝暗示和鼓励。

    肯尼迪看到陆远在写写画画以后,也莫名生起了一些激动凑到了陆远旁边。

    “你找到创作灵感了吗,是不是有什么钢琴曲诞生了?”

    “没……不是……就是随便洗写写。”陆远猛地将本子一合,浑身就是一激灵。

    这玩意可不能被任何人看到,否则的话。

    尼玛……

    这部是坑爹吗?

    “哦,我懂……”肯尼迪有些尴尬“我很期待你上场……”

    “不不不……我不会上场的……我……我听听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