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出名啊 > 第七百七十一章 陆总,你看不起我吗?我们不要钱!
    “这是复古时代的文艺启示录……”

    “这是一个帝国的强盛时期,秦汉帝国,在整个华夏来说都是巅峰。”

    “波澜壮阔的时代,两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朝代……”

    “照片里的人的爱有两种爱,一种是小爱,男女之间的爱情,而另一种却是大爱……”

    “其中一张击鼓照片,更是增添一丝男女互为平等的羁绊,浪漫之中又增添一份守护……当然,这里面的艺术价值不止是照片所传达出来的感情,还有里面的诗所代表的层次感……”

    “……”

    意大利。

    当丹尼尔拿着一套照片踏入意大利最高的艺术殿堂以后,诸如海瑟,诸如杰弗森等世界级别的艺术家都认认真真地戴着眼镜坐在了大厅舞台的下方默默地听着丹尼尔介绍着这些照片。

    海瑟从小生活在华夏,对华夏的文化颇有研究,特别是对秦汉两个朝代都非常向往。

    当他看到“秦时明月汉时关”这首诗以后,竟不由自主地汗毛直竖,甚至忍不住鼓起掌来。

    他看起来很激动!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虽然是一套不一样的婚纱照,但是婚纱照里面富含的内容却实在是太丰富了。

    至于海瑟并没有这种感觉!

    当然,他也跟着鼓起掌来!

    毕竟,他感觉这是一种文艺复兴,是一种逐渐形成的流行趋势,从短短几天华夏内的一些变化,包括意大利几个服装设计师都开始着手琢磨华夏古风装束以后,他意识到这是一种艺术潮流,未来这股潮流可能会变成当代流行艺术圈里的一道不可磨灭的文化。

    所以,他鼓掌起来。

    至于其他人怎么被丹尼尔口中的描绘着那个时代的情景被吸引住了。

    他们虽然知道华夏文化,但是很少关注华夏文化,而今天丹尼尔的话里面让他们开始真正地意识到这一系列照片所代表的价值。

    艺术……

    到达极致,并且拥有存在的意义,这才是艺术!

    丹尼尔的照片赢得了一片掌声,在丹尼尔介绍完自己这些天跟着陆远夫妇一起拍完的这些照片以后,这种掌声更是到达了一种无比极致的热腾地步。

    丹尼尔对着所有人鞠了一躬,当看到前面的几个老家伙们站起来朝自己走来的时候,他笑容灿烂!

    “恭喜你!”

    “恭喜!”

    “我觉得,这些照片可以当选国际艺术文化殿堂了!”

    “丹尼尔先生,这又是你的一次里程碑的进程啊,你和陆远先生的强强联合,让我们感觉到无比震撼,也无比欣赏,未来的华夏文化,或许会热腾了!”

    “恭喜!”

    “……”

    数不清的恭喜声在丹尼尔耳畔中响起。

    一张张笑脸和认可的表情让丹尼尔心中获得了巨大的满足。

    他明白此时此刻这是自己艺术生涯的无可逾越的巅峰!

    ………………………………

    5月18日。

    当陆远的婚纱照出现在国际艺术至高殿堂的前几位这条消息在意大利传开以后。

    华夏再度刷爆了。

    国际艺术文化殿堂。

    这是什么地方?

    是世界艺术名人所呆的地方啊!

    有些是曾经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代表,有些是未来文化艺术的代表,而有些是历史文化的痕迹……

    总之,这是艺术界的至高殿堂,堪比美国电影里面的奥斯卡……

    有些老的艺术家终其一生都没办法在上面留一个小名……

    歌手圈里,甚至唯有麦克维斯的第一张破世界纪录的唱片被收藏在里面,被所有人称为一个时代的开启……

    作家圈里,唯有获得第一届诺贝尔文学奖的西斯的手稿在里面。

    毕竟,能登上这样殿堂的,都是人类历史文化艺术上不可磨灭的一部分之一!

    这种存在能沾沾边就是一件此生荣耀的事情了啊!

    而陆远呢?

    陆远很过分!

    不但进入了殿堂,而且连续进了三张照片!

    一张是曾经在意大利时候抽雪茄时候的照片,两张是陆远和王矜雪的结婚艺术照!

    这三张照片在几个顶级的艺术家看来是极富有意义的一件事。

    当然,这还不是最过分的。

    最过分的是,陆远是整个艺术殿堂里面最为年轻的一个,同时也是为数不多活着的几个人之一啊!

    吉尼斯纪录审核区的工作人员们手头又多出了十几张破纪录的申请。

    看到熟悉的,陆远两个字以后,所有人的工作人员都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里,他们总是会看到陆远的申请,而且往往申请书出现的时候,都不需要他们通过各方面渠道认证,各大媒体都已经刷爆屏了!

    看着这十几项破纪录的申请,而且都是重量级的纪录申请以后,他们竟想起之前那个想冲击获得吉尼斯纪录最多的青年福斯特……

    什么世界上端盘子最多的人,世界上放勺子最多的人,世界上……

    这些纪录虽然可以称得上是世界纪录。

    但……

    重量级都不如陆远随便一项纪录。

    当然,更悲剧的是,不但重量级质量上比不过,甚至连数量上也被碾压到渣的地步……

    所以……

    等等!

    这青年好像这些日子都没来过了?

    是不是自闭了?

    可能……

    真的自闭了?

    ………………………………

    华金。

    许宏心中产生一种无法言说的无力感。

    他曾经以为自己进入整个娱乐圈以后,自己完全能够跟陆远抗衡!

    甚至觉得4G时代到来以后,他可以通过各方面尖端的技术,各方面的人脉在4G时代寻求一个打破陆远笼罩的办法,甚至创造一个新的时代。

    但是,4G时代正式开启以后,许宏意识到陆远从来都不是什么小船,不但不是,甚至陆远是一艘令人绝望的巨舰!

    他联合起其他公司打压陆远不但没有成功,反而像一个笑话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

    “许总……”

    “做什么?”

    “陆远那边派人送了请柬过来,希望您有空的话,可以一起去聚聚,开心一下!”

    “不去!”

    “许总,这……”

    “不去!你没听到吗?还有,你帮我联系一下其他公司,针对陆远这次造成的动静,我觉得需要……”

    “啊……其他公司的老总都接到电话了,他们……”秘书犹豫了一下,随后胆怯地抬头看着许宏。

    “他们怎么了!”

    “都表示一定会到场的……”

    “什么!”

    阳光照进办公室里。

    许宏瞳孔一缩,一股怒火从内心深处燃烧而起,燃烧而起以后,逐渐再度熄灭了下去。

    在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针对陆远的这场联盟已经不是像了,而且彻彻底底成为一个笑话了,不但如此,甚至联盟也已经完全分崩离析了。

    “许总……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

    “咱们还是过去吧!陆远现在在整个华夏,乃至于国际上都势头十足,我们……”

    “是这样没错,但是,他能奈我何?”许宏突然抬头。

    “……”

    “我不会向他低头,而且,现在的他,凭什么,有什么资格让我低头?”许宏盯着秘书。

    “……”秘书低头,不敢说什么。

    “下去吧!”

    “好。”

    当看到秘书离开的背影以后,许宏狠狠地握紧拳头,然后慢慢松开。

    事实上……

    如果现在的他跟其他人一样参加陆远婚礼的话,那么其他人会怎么看他?

    他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还能不能混了?

    那他岂不是成为今年娱乐圈里最大的一个笑话,会被人笑死了?

    许宏,绝对不会这么干!

    而且!

    陆远,你能奈我何,我就不信,你会一直赢下去!

    …………………………………………

    因为“远程饭店”并没有什么规模,也承担不起这么巨大的排场婚礼以后,所以陆远结婚的地点放在了燕京饭店里。

    整个华夏最大的饭店此刻张灯结彩,同时最上方搭建了一个巨大的舞台。

    外面的保安如临大敌一般挡在外面,所有的保安心中都涌现着紧张感。

    毕竟……

    外面的记者和粉丝们全部挤爆了。

    陆远这一次造成的轰动实在是太大了,以往是华夏轰动为主,而这次造成的轰动几乎算是世界性了!

    有传闻麦克维斯会过来参加陆远的婚礼,会成为伴郎之一……

    有传闻世界十大钢琴家杰斯特也会成为伴郎之一,并且还会和其他钢琴家一起演奏殿堂级的钢琴曲……

    有传闻好莱坞多名的巨星接到了婚礼邀请,并表示一定会到场!

    有传闻,这些婚宴中,有陆远的一道菜……

    好吧……

    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所有人都知道陆远这次宴会的声势浩荡,也知道这一次各方面的排场绝对是恐怖无比。

    燕京饭店的老总周国良倍感荣幸!

    “周总,这次婚宴的规格方面……”

    “啊呀,陆总,你说什么呢,规格方面一定要顶级规格啊!必须要!我们将会用燕京饭店最大的热情来置办这次婚礼……”

    “哦,周总啊,我觉得这个免费不行,这不太好!”

    “陆总,你干什么!你这是看不起我?”

    “啊?没有,周总,这话从何说起?”

    “陆远这样的人物能选我们燕京饭店,这完全是我们燕京饭店的巨大荣幸啊!”

    “这……”

    “陆总,今天,必须我要表表我的心意!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面子!以后不要再跟我提钱了,不然,我会生气的……”

    “……”

    陆树仁夫妇从燕京饭店出来以后。

    两人心情都有些复杂。

    就在这个时候,陆树仁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这次是华夏最大的白酒公司茅升打过来的。

    “陆总,你什么意思?”

    “啊?”

    “陆总,你给我们财务打钱是什么意思?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吗?”

    “???”

    “我之前说了,我们非常愿意想表点心意,这种心意不希望参杂任何铜臭味,你知道吗?我们欣赏陆远,我的女儿还是陆远的粉丝!陆总,你不能这么干,女儿现在都在骂我无耻了,你不能这样害我啊!”

    “???”

    “钱我必须退给你!”

    “……”

    挂完电话以后。

    陆树仁还没喘口气呢,电话又响了起来。

    这次是一些附属婚庆公司的电话……

    “陆总,你怎么给我们打钱了?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