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香火炼神道 > 第八十七章 千山炼狱阵旗
“哈哈哈。”沈俊才居高临下,自然看到有人来支援,诺大的动静也隐瞒不住,“前后夹击,攻守之势易也,你们这群山匪们,还不投降。”

山匪这边的伤亡更为惨重,死的大多数是一些小喽喽,像是属于九盘十八寨的山匪伤害比例很小,大约还剩下八千余人,可谓是死伤惨重。

邪刃等人此刻也恍然大悟,他们本来就是为了神兵法宝而来,怎么进山之后就如同迷失心智一般,紧紧的追随着这群县兵追杀,连那神兵法宝的影子都看不到,就算是得到的一些优良的兵器也是其中有诈,纷纷不堪使用,纷纷断裂。

“你们和那炼器师是一伙,而去这是一个局。”邪刃满脸的阴霾,“你们好深的算计,竟然从那么久之前就开始布局,今日才收网。”

沈俊才笑而不语,没有解释,如此更是为邪刃一伙人平添了压力,一众山匪知道他们进入一个局中,都各自明白今日是插翅难逃。

猛虎寨下,黑压压的人影一片片,每一个都是精兵良将,甲胄在阳光的照耀下寒光十丈,一股杀伐煞气朝着山上扑来,领头的那个中年男子身旁一个个都气势不凡,绝对是先天之中的高手。

还有十个与军中之人衣着完全不同的高手,各个都倨傲无比,目光斜视着山匪一方,带着龙爪纹路的衣角在风中不停的飘舞。

“大夏龙卫。”

刑风咬牙一字一顿的吐露道。

“什么?”邪风和庞山也都大惊,道:“这次竟然连他们都出动了,还直接以来就来十个。”

“看来这一关不好过了。”

山匪一方,人人自危,山下之路仅有几条都被重兵把守,他们想要离开,只能硬生生的用血肉去冲开一条道路,需知山匪内里势力错综复杂,不是那么容易团结,也没有谁想为别人做嫁衣。

沈俊才窃喜不已,短短时间,他的众生万象图成长迅猛了好几倍,这些山匪短短时间可谓是饰演了众生百态,各种思想不停的交错,对于他的众生万象图来说是大大的补品。要是猛虎寨一役结束,众生万象图绝对要朝着法宝的境地迈出一个大步。

此刻,叶景也带着八大统领,十位大夏龙卫与邪刃等人在半山腰相逢,自叶景出现,他们就放弃了对沈俊才等人的追杀,只是在东侧山峰之下布置了一些防御措施,防止被两面夹击。

“在下叶景,久仰各位大名。”叶景抱拳微笑,来时八大统领也已经朝着他介绍了一番十八寨的众人,见面之后更是一一对应。

“叶府主?”

“没想到一府之主,竟然亲自前来,真的是高看了我等兄弟。”刑风大笑着,随后话锋一转,道:“难道府主大人孤身上山就不怕我等一拥而上,将你拿下。”

叶景指了指左右,十八位先天高手的气势朝着对面的山匪压去,平均实力可是远远胜过山匪一方的散兵游勇。

单个拿出一个都至少是邪刃等三人近似的高手,不然大夏王朝凭什么统领天下。

“九盘山向来是法外之地,如今叶府主如此大动干戈,就不怕我等鱼死网破。”邪刃晃了晃匕首,朝着叶景摸了摸脖子,眼中闪过一丝红光,继续缓慢道:“到时候我们的面子就不好看了。”

“鱼死网破,你们也配,哼。”

“不知这位龙卫又是谁?”

“管旌为,永安龙卫营营长。”

“我记得我等兄弟在你们大夏龙卫的黑榜之中都是有名的存在,怎么,今日才敢上门来。”邪刃不屑的说道。

“大胆。”

“废物而已。”

管旌为的脸涨得通红一片,好在他的脸本来就红,别人看不出太大的异样,曾经也有龙卫不信邪想要领取功劳,去九盘山,可惜转悠三月变成野人出来,都寻不到邪刃等人的踪迹,就算是寻找到,也要能打过,至此以后,只有九盘十八寨的出山,他们才会对付,平时就听之任之,此番是叶景发布任务,他们也想着机不可失的道理,这才全员出动。

“不用逞口舌之利,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死,二是降。”

无论是哪条路对于山匪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而对于叶景来说山匪投降只是为了避免手下的损失,邪刃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要是真的大战起来,怎么可能不会受伤。

战与降,两个念头浮现在山匪的心头,就算明知道投降的下场凄惨,也想要苟活着,士气更加的低迷。

此时,叶景更加是雪上加霜,道:“你等大战一场,皆是精疲力尽,二来兵器有着不足半数,后有猛虎随时欲仆,前有大山阻拦,还有何等选择。”

“何等选择。”

十八先天高手一同出身,皆是武道高手,声音如雷震动山道,细许碎石纷纷落地,而整个八千的山匪被气势所摄,一时间竟然是雅雀无声。

如此士气,就算真的战斗,必然迅速的兵败如山倒,到时候颓败之势一起,就算是邪刃等人也要被卷入整个磨盘之中。

现今对他们来说唯一个破局机会就是,东侧山峰之上盘踞的白阳县兵。

十八寨主不约而同朝着东侧山峰之上看去,那一个个都后天巅峰的高手,整整八百县兵,竟然阻拦了他们一天时间,在他们的心田留下的印记绝对恐怖无比。

高峰之上,被金黄的阳光照耀下,是黄金的一片,浑然一体,找不出丝毫的破绽,县兵的气势依旧是如他烈日当空,不停的高涨,让人望而生畏。

此刻就连十八寨寨主这种等级的先天高手都心生敬畏,不敢与之为敌。

刑风见此,士气不断低迷之下,自己这一方的抗争之心不断的下降,到时候就算是他有着计划也无可奈何。

于是站到众人的面前,道:“诸位莫要沮丧,在下还是有些办法。”

他的话为山匪带来一丝的希翼,纷纷带着激动的心情看向他。

远处的叶景也察觉到异常,挥手示意,山下的士兵,一步一动的朝着山上而去,之前大战山道清理的顺畅无比,山上也没有滚石,滚木来阻拦。

“刑风你快说,大不了今日之后,十八寨之首由你天风寨担任。”邪刃也直接下了保证。

“诸位可知我刑家在九盘山多久了。”

“不知,据我来听说,至少一百多年前天风寨就存在了。”

“不,是三百多年,就算是九盘十八寨都是我先祖设立。”

“什么,这不可能?”

“大家将九盘十八寨的信物拿出。”

邪刃等人纷纷从胸口,口袋之中掏出一把三寸小旗子,上面奇山怪形,炼狱密布,一看就不是凡品,不过一向当做信物使用,质的坚硬无比,手撕不破,不惧水火。

“难道这旗子还有其余用处。”

“正是如此,只不过以往三百多年我九盘山从未遇到如此大劫,居安思危,倒是我等日益膨胀,才有今日之祸,千山炼狱旗也要发挥作用。”

“咚,咚,咚。”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不断的迫近,众人的心脏也在不断的被揪紧,面色煞白,战场杀伐战术,自然不是普通山贼能够抵挡。

“大家看我动作,听我口诀。”

刑风也知道事不宜迟,左手手指在右手手腕轻轻一滑,破了一个口子,将鲜血抹满了千山炼旗的周身各处,吸收了鲜血之后,千山炼狱旗更加显得诡异。

口中念念有词,千山炼狱旗果然发出阵阵光芒,迎着血色的纹路,变得越发的繁复,其余的旗也都被其余的十八寨主启动。

“去。”

十八千山炼狱旗化为一团,盘旋在半空之中。

“各位,我们各自占据一个方向,到时候千山炼狱旗会给与我们指点关键的位置,我等即为阵眼,得天地之力加持,只要在阵法之中,实力大增,只要守住三日,山下的兵马不退去也得退去。”

他们都明白刑风话语之中的意思,整个永安府就是靠着一万兵马镇压着,各种大小势力才不敢放肆,如今永安府几乎全部的力量都在九盘山,绝对不是一个长久的计划。

“糟糕,我们来晚了一步。”

叶景等人即是庆幸没有踏入此等诡异的阵法之中,也是担忧陷入到阵法之中的白阳县一方,整个猛虎寨大半都被困在阵法之中,而那血红色的阵法笼罩的范围还在不停的扩大。

“来人,硬力破阵。”

一个大夏龙卫举起长刀就朝着阵法笼罩的屏障上砍去,顿时大骇道:“似乎有一股大力将我朝着里面拉去,而我的真气也在不停的被吸入其中。”

还未等众人反应,直接被拉入其中,“救......。”

顿时成了他最后的声音,不一会一个全身都是刀山剑痕迹的尸体被扔出,正是那大夏龙卫,堂堂一个先天高手,直接死无全尸。

阵法之内也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下一个就是你们。”

“是那邪刃。”管旌为细细探查了手下的尸体继续道:“他不仅仅受到了邪刃的致命伤,而阵法内部也生成了一些奇异的场景,恐怕不简单。”

说着话,他也是面色凝重,似乎在想一些什么,西北三州修行者本就稀少,阵法之流更少,一套震天蔽日的阵旗就算是整个大夏都不多。

“千山炼狱旗,虽然没有听说过,今日倒是见识到一番。”

“管大人,有何办法?”叶景也有些急迫,关键时刻今日出了这么一个岔子,要是此战不成,日后恐怕那九盘山的山匪则是更加的猖獗。

“诸位都有外放真气斗战之法,倒是可以试试,还不要胡乱的靠近,我等绕着山四周细细观看一番,看是否有薄弱之处。”

一道道长刀,长剑,铁戟真气虚影朝着阵法而去,顿时入泥牛入海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各个先天高手,施展轻身功法,朝着四周看去,偶尔试探一番。

毕竟他们都是武道高手,对于阵法这些也不太熟悉,只能选择硬来。

“立刻传令,让石泰等人前来相助。”

刑风所言的三日正戳到了叶景的内心,永安府之中只有二千守军,对他来说也是不安全,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万死难得其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