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二百九十 投石机的再现
    意识到自己肩膀上的职责十分沉重,魏续也算是卯足了劲儿努力守城,积极筹备,准备坚守,等待吕布大军的救援。

    他相信吕布可以杀回来支援他,确保陈留县的安全,就算不行,也能带着大家逃出去,大不了逃回河内就是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想法也不能得到满足。

    九月初十,吕布在军营中接到了军粮未曾按时送到的报告的时候,皱了皱眉头,也没多在意,就派人回去催,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接着就继续攻打长垣县城了。

    而就在这一天,郭鹏率军抵达了陈留县,二话不说,开始攻城。

    这场战斗,当是投石机在阔别战场数百年之后再一次重现战场的首秀。

    郭鹏四面围城根本不打算给魏续逃跑的可能,在四面城墙都安排了攻城的部队和投石机,决定让魏续好好的领略一下攻城王者的风范。

    拥有了投石机这个杀器之后,郭鹏终于不用采用那种起土丘搭箭塔和城中士兵玩对射的战术了。

    魏续登上城楼,在士兵们的指引下,看到了城外远处郭鹏的军队推出来的一种看上去很陌生的器械,不知道那是什么。

    “尔等见过那种东西吗?”

    身边亲卫将官都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曾见过那种东西。

    推到战场上来,难道是新的攻城器械?

    魏续的心中多了几分不安,于是下令让军队谨守城池,不得有误。

    命令下达了还没有一炷香的时间,城外就响起了隆隆战鼓声,魏续心中不安,靠在城墙上看着郭鹏的军队列阵,前进,做好战斗准备。

    看着郭鹏的军队盔甲鲜明,装备精良,旌旗飞扬,战意昂扬,越是看下去,就越是觉得自己的守城将十分艰难。

    吕布真的能及时赶回来吗?

    真的可以吗?

    他手上的正规军也就两千多,东拉西凑拉了一大批壮丁参军武装,也凑出来了一万多人,但是要说他们很可靠,魏续自己都不相信。

    昨天还是农夫,今天就当士兵,能可靠吗?

    可是不用他们又能用谁呢?

    魏续也是没有办法,只好拿炮灰的命往里填,这样才能坚持更久的时间。

    郭鹏并没有一开始就下令军队进击,而是下令将投石机推到射程范围之内,然后准备对城墙发起攻击。

    战国时期的石弹和投石机的规模比较小,十二斤的石弹,打三百步,固然很有杀伤力,但是面对坚固的城池,杀伤力有限。

    郭鹏就要求把投石机往威力更大的方向去改造,造出来的规模更大,能打三十公斤重的石弹,否则不足以对城墙造成足够的威胁。

    这个时候的投石机是纯利用人力的人力投石机,是用人力在远离投石器的地方一齐牵拉连在横杆上的梢,炮梢架在木架上,一端用绳索栓住容纳石弹的皮套,另一端系以许多条绳索让人力拉拽,从而将石弹抛出。

    缺少了机械的力量,使得射程有限,大约可以射击两百米左右的距离,强于一般弓弩,不过并非无法抗衡。

    只要用湿牛皮之类的东西护住城墙的要害部分,就能大大降低投石机的威力。

    威力更大的投石机也不是没有,利用机械的原理增强威力的配重投石机也存在,可惜还需要时间去改进,去实验,最后才能运用到战场之上。

    不过就眼下而言,郭鹏可以确定,魏续没有那个脑子,也没有那个时间去琢磨该怎么对付这些投石机。

    “装填!”

    一台投石机就是一个战斗小组,一个战斗小组安排二十人用以战斗,各个岗位都有明确的分工,在出战之前,已经训练的十分精熟。

    一声令下,士兵立刻开始装填。

    “对准!”

    又是一声令下,士兵们立刻将投石机的位置和投向对准了城墙。

    “准备发射!”

    再一声令下,二十名士兵一起来到绳索一端,一人握住一条绳索。

    “拉!”

    最后发射的指令发出,二十名士兵一起发力,一起大吼出声,狠命的拉拽自己手中的绳索,炮梢被狠狠拽起,将皮套之内的石弹抛出。

    石弹在空中飞舞,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冲向了不远处的陈留县城。

    投石机部队的一系列举动让城头的魏续有些疑惑。

    看到那些大型器械旁边有比较大型的石块的时候,他的脑袋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他们该不会是想把这些石头扔到城池里面来吧』这样的疑惑。

    很快,他的疑惑变成了现实。

    巨大的石块在空中飞舞,划过漂亮的弧度,直直地朝着他所在地方冲了过来。

    开始看上去只是一个小黑石块,然后石块快速变大,变大,变大。

    并不是变大,而是更加接近了而已。

    魏续没能想明白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怎么才能让那么大的石头飞的那么高,然后砸到城墙上来。

    数十块巨大的石块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了城楼上,城墙上,甚至飞跃城墙砸到了城池里面。

    城头的士兵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飞石攻击显得猝不及防。

    有些人运气不好,直接就被砸死在了城头,砸成了一滩肉酱。

    有些人被震动的余波震下了城楼,摔死了。

    有些人慌不择路的逃命踩死了其他人,或者被其他人撞倒在地,被踩死了。

    有些人忙不迭的往城楼下跑,试图活命,结果一脚踩空,滚下城楼摔死了。

    也有些军官大声喊着让士兵不要慌乱,找可以躲避的地方躲避,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很快,第二波投石攻击就来了。

    新一轮的装填结束之后,又是几十块巨大的飞石划过死亡的弧度坠落在了城墙上、城楼间,还有城池之中。

    剧烈的喧闹的声音从城中传出,城头守军剧烈的动摇起来,面对飞来的石块,他们产生了极大的恐惧感,几乎不能在城头立足。

    “攻!!!”

    观察到了城头敌军根本没有那么好的适应能力,在他们剧烈动摇的时候,郭鹏拔出战刀,向前一指,战鼓声隆隆响起。

    早已组成军阵的军队踩着死亡的步伐,发出震耳欲聋的战号,顶着大盾一步一步向前进击。

    巨大的攻城器械和军阵同步前进,弓弩手不断向城上发矢,城头上的守军一阵慌乱,而进行抵抗的人数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