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7章 其罪当诛

    第37章其罪当诛



    “爹,轻歌弑杀同族中人,其罪当诛。”夜雪冷冷的看着轻歌,道。



    众人都在愤怒夜清清的死,唯有她发现,夜轻歌身上残留着灵气,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有灵气?而且夜清清的确是死在夜轻歌的手上,换而言之,夜轻歌并非废物,实力还可能在先天三重,甚至更高。



    实力达到先天六重,一般都能感应到别人的阶级,可她,却感应不到夜轻歌的阶级。



    这让她有种惶恐,届时,夜青天出关,得知夜轻歌并非废物,恐怕会把她宠上天,甚至会阻碍她成为北月冥的王妃……



    夜正熊虎虎生威走至轻歌面前,眼中杀意滚滚。



    “家主,这等心狠手辣的女子,何不如交给刑法库的人。”北月冥忽然道。



    闻声,秦岚眸光微闪,道:“杀了她只会脏了家主你的手,刑法库的人做事向来稳重,就交给他们吧。”若是夜轻歌死在夜正熊手中,夜青天若是出关,恐怕会把夜家搅得鸡犬不宁,以夜青天对夜轻歌的宠爱,说不定夜正熊连家主都做不了。



    “行,我这就带她去刑法库。”



    夜正熊手伸出,墨色长鞭赫然出现,长鞭一甩,尾端绑住了轻歌的一条手臂。



    他手执长鞭,转身朝外走去,轻歌手臂被固定,身子在地上拖,黛绿长衫早已血迹斑斑破烂不堪,后背,大腿,摩掉了几层皮,鲜血沿着院内伸至院外。



    夜正熊竟想将轻歌拖去刑法库!



    “小王爷,让你笑话了。”秦岚歉然道。



    “错在于夜轻歌,与你们无关。”北月冥淡淡道。



    适才,他之所以会让夜正熊将夜轻歌交于刑法库,是想让夜轻歌死!



    夜青天出关时,实力之强威慑八方,夜轻歌若是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只要她跟夜青天撒撒娇,他就得必须娶夜轻歌!



    夜正熊虽怒,但教训夜轻歌的时候毕竟还有老爷子的余威在,不敢痛下杀手,可刑法库的人却不一样。



    刑法库里的一群变态,上至皇子皇孙后宫妃嫔,下至平民百姓奴才丫鬟,只要是送进刑法库的,不死也残。



    处理好了张月柔和夜清清的尸体,秦岚等人连忙乘坐马车赶去刑法库。



    街道上,血迹拖长,像是泼墨画,只是这画是红色的。



    众人驻足,看好戏的望着在地上被夜正熊一路拖去刑法库的轻歌,轻歌双眼虚眯起,有气无力,她手上拿着斗兽场的客卿金牌,路过斗兽场巷子的时候,轻歌用尽全力,将牌子丢了进去。



    是生,是死,未知……



    她朝夜清清出手时就想到了夜正熊会来,她也知道夜正熊就算折磨她也不敢杀她,可偏偏,她算漏了一个北月冥,以及北月冥想杀她的心!



    她其实可以不对夜清清出手,等实力强大之际自然会让她死,可她知道,若是等下去,她对不住自己的心,对不住死去的张月柔!



    满城烟雨,人山人海,各种肮脏的难听的话语全都灌进了轻歌的耳中,她不关心,她只希望自己的金牌,能否被媚娘看见。



    媚娘站在巷子深处的石门前,黑纱轻舞,一道金光袭来,媚娘下意识的抬起手接住,她垂眸望去,金色的牌子上用鲜血胡乱急促的写了五个字。



    救我,夜轻歌!



    媚娘张嘴,错愕,她收起牌子带上斗兽场的精英朝外赶去。



    ——



    刑法库,如一座地宫般建在皇城街道以北,位置偏僻,庄严冷清,每当有人自刑法库的大门经过时,总觉得阴森森的。



    今日的刑法库却异常的热闹,夜正熊将轻歌丢在地上,走上前与刑法库的侍卫说话,“这是兄长之女,夜家嫡系三小姐夜轻歌,心狠手辣,杀姐弑母,特带来刑法库领罪。”



    那身着黑袍的带刀侍卫脸上戴着半张鬼纹面具,他双目死沉,淡淡的看了眼轻歌后道:“楚大人刚进宫,还请夜家主将罪女带进蜈蚣牢中。”



    蜈蚣牢——



    刑法库有七十二座牢房,分别藏七十二种不同的折磨方法,其中蜈蚣牢以凶狠出名,蜈蚣牢之中装有一千二百只毒蜈蚣,一旦进了蜈蚣牢,出来的时候,恐怕就剩一堆骨架子。



    光是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倍感惊恐。



    北月冥马车旁,冷冷的望着烈日下暴晒的轻歌,夜雪等人站在他身侧。



    轻歌身上的鲜血似乎都已经结痂了,烈烈灼烧的疼痛席卷全身,她无力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地面滚烫,与她结痂的伤口碰在一起,如火烧般,伤上加伤,鲜血汩汩流出,弥漫一地,成了血泊。



    夜正熊抓着轻歌的衣领将其提起,准备带进刑法库之中,远处,却是传来的快马加鞭的声音。



    马声嘶鸣,男子温和的声线中有一抹着急,“慢着。”



    夜正熊顿住脚步,他转眼看去,却见萧如风从白色骏马中一跃而下,狂奔而来,发丝有些紊乱。



    “萧少主,你这是?”夜正熊不悦道。



    萧如风有些复杂的看了眼几近昏死的轻歌,随即道:“夜家主,三小姐不能进刑法库。”



    他修炼遇到瓶颈,准备去找墨邪,哪知听府中下手说夜家夜轻歌因杀了庶母庶妹,正被夜正熊拖去刑法库领罚。



    他也来不及想那么多,便骑着马一路狂奔而来。



    “我夜家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萧家来管?”夜正熊脸色非常不好。



    萧如风颇为尴尬,想起俞长老的话,便朝夜正熊拱起双手,道:“家主,三小姐虽是嫡系一脉,却不为你管,就算要送进刑法库,也得等夜家大长老回来再说。”为了保住夜轻歌的命,他不得不与夜正熊对着干。



    听见大长老,夜正熊脸色稍微平和了些,片刻后,却又是狂风暴雨阴霾不止。



    大长老!



    什么都是大长老!



    明明他才是夜家的家主,可只要有夜青天在的一天,就轮不到他说话,他连处置一个废物的权利都没有!



    “如风,过来。”北月冥朝萧如风沉声道。



    萧如风望了眼北月冥,偏执的道:“王爷,夜家若是容不下夜轻歌,我萧家容得下。”能够打通第八根石柱的人,值得他为其得罪夜正熊,甚至是……北月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