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63章 放狗屁

    第163章放狗屁



    云如歌,风无痕,不知何时下起了雪,却止不住练武场上的众人热情高涨,明明是寒冬腊月,众人如同置身在火海之中,热烈狂切。



    废物!



    那个曾被所有人踩在脚底的废物如今且笑且狂试看天下,风起云涌她自巍然不动,山川河流不过如是。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好棒!”



    夜菁菁不知众人的情绪为何五谷杂陈,只是当她看见轻歌气势绽放,惊险躲过夜柔的攻击,便开心的手舞足蹈起来。



    萧如风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端起茶杯,浅酌了一口,“墨邪,你看,那是我们的姑娘。”



    墨邪灌了口酒,大笑不止,“废物?全他娘的放狗屁,我们姑娘这么优秀!”



    夜菁菁傻笑着,乐呵着,使劲的拍着手掌。



    北月冥坐在席位之中,四面八方都是人潮,他瞳孔发黑的望着石台上将明王刀舞得游刃有余的少女,放在大腿上的手不由的攥紧了袖子。



    怎么可能……



    心里仿若打翻了五味瓶,惆怅的很,一方面在兴奋,兴奋这个曾经属于他的女人不是废物,却又在恐慌,她是对他欲擒故纵还是眼里真的没有他了?



    风云起,清影弄,摆酒下东南。



    轻歌手握明王刀,与夜柔对峙,夜柔瞪着她,双眼充血,不可置信,“不是说废物吗……废物怎么可能会有灵气!”



    还是先天三重的灵气。



    不仅如此,释放在天地间的灵气,竟然犀利的如刀子一般,精纯无比。



    “是不是很惊讶?”轻歌笑得风轻云淡。



    “不是废物又如何?”夜柔面庞狰狞,忽的诡谲的笑了起来,“想说什么,都留着到棺材里去说吧。”



    音落,玉指寒,夜柔提着穷方剑,再次杀出死招,恨不得将轻歌大卸八块。



    轻歌站在石台边沿,冬日里的冷风袭来,寒意刺骨,她垂着眸子,青光氤氲,望着面容扭曲如厉鬼一般的夜柔,睫翼微颤。



    这世间的恨大多来得莫名其妙,她与夜柔相识不过三天,甚至是拿到斗兽场给她的名单之后才知道这个人,可夜柔,却恨不得杀了她,将她烈火亨油,死无葬身。



    她做出了什么过分的事吗?



    没有。



    只是那日在练武场,她没有如她们所愿是个废物任打任骂任其凌辱而已,只是她与墨邪走得近一些而已。



    她看着朝自己眉心次来的穷方剑,剑花闪烁装满眼眸,寒意浓浓。



    如若两人之间只能有一个活下去的话,那么,她希望是她。



    轻歌将抵在石台上的明王刀忽的抬起,朝横挥去,与扑面而来的穷方剑相撞,兵器相撞的声音震耳欲聋,夜柔只觉得虎口一麻,穷方剑便从手中脱离,迸射空中。



    夜柔心中闪过一道恐慌,想要去接往下落的穷方剑,一道道鲜红的血魔刃却是破开虚空暴掠而出,穷方剑在血魔刃之下,竟是被切割成了好几段,凄凉的落在地上。



    夜柔瞪大眼望着地上穷方剑的残肢,双目赤红的可怕,那把剑,是她及笄的时候父亲赠她的,是把上等的兵器,如今面目全非。



    呯!



    兵器落地的声音——



    轻歌将明王刀丢了出去,大步流星的走至夜柔面前,右手握拳,拳芒熠熠,她将无比精纯的灵气灌输在拳头之上,下一刻,只见她朝夜柔的脸上狠狠打去。



    鼻梁骨直接打碎,夜柔身子倒飞出去,摔在地上。



    轻歌走上前,夜柔忽的有些惊慌,她连忙将丹田内的灵气全部释放出来,在跟前凝结成了一面保护罩,轻歌勾唇冷笑,电闪雷鸣之间一脚踩去,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保护罩轻而易举的便被踩碎。



    “你不是想死吗?我成全你。”



    轻歌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夜柔,身后是万丈青阳,挡去了半壁江山,她蓦地伸出手紧扣住夜柔的脖子将夜柔提了起来,转过身朝石台边沿走去,她轻瞥了眼不远处的兵器台,十八种冷兵器全部有秩序的插在上面,刀刃向上,锋锐无比。



    夜柔脸色涨红,脖颈被人攥住导致无法呼吸,死亡的气息在心底蔓延,她只觉得,过去所学的种种,如今都派不上用场,她以为,来到了本家,在族比上,她必定无限风光,吸引那个男人的注意,就连在上石台的前一刻她都在想,要怎样出手,才能让夜轻歌死的快而痛苦,让她少受一些惩罚。



    可现实,她为鱼肉,人为刀俎。



    丹田内的灵气全部枯竭,同样是先天三重的级别,她甚至是后期巅峰,却在夜轻歌手里无法挣扎,如一条死鱼,随波逐流。



    她艰难的朝墨邪看去,墨邪喝着小酒,满面春光,眼瞳之中好似只有那个无情冷酷身穿墨衫的少女。



    他对她的险境绝望熟视无睹。



    “夜轻歌,族比只是切磋,点到即止,你切莫坏了规矩。”秦岚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似是知道轻歌的意图,拍桌而起,怒道。



    旁侧,夜青天的声音中气十足,“秦岚,你在抽签里弄的那些名堂以为我不知道么?还是你觉得我这半只脚踩在棺材里的老头子很好糊弄?”



    秦岚愣住,咽了咽口水,适才她惊慌之下脱口而出,竟是忘了这庞大的夜家,还有一个夜青天在。



    “秦夫人。”上官麟不动如山,脸色不变,“你以为我们会相信夜柔和三小姐在同一战是个巧合?夜柔对三小姐杀机毕露是个巧合?如若你还想好好当这夜家夫人,就别玩一些见不得人的把戏。”



    上官麟极少生气,一旦生气,便无人敢言。



    夜青天也好,上官麟亦或者是陈治也罢,都是活了半百以上的人,什么阴谋诡计没见过?



    许多事,不是不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魔琼端坐着,双手环胸,她睁开眼朝秦岚看去,秦岚脸色铁青,魔琼冷笑了一声,讥讽道:“废物,也好意思说是我秦家出来的人。”



    秦岚黑着一张脸,屈辱万分却不敢言。



    无论是夜青天还是魔琼,都是她得罪不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