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42章不要脸

    第143章不要脸

    可以说,夜雪并非是蠢,她的算盘打得很好。258小说网

    只是她忽略了烈云佣兵团和轻歌的感情以及轻歌的忍耐力,轻歌也打着算盘,这次回去想要将夜雪等人连根拔除,只是绛雷蛇的事情让她等不到那时候。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强而有力的清冷之声忽的响起,夜雪蓦地皱眉,脸色万分难看,她抬眸朝出声之地看去,却见竹木屋后的竹林深处,风姿绰约气质孤傲的少女从中走出,披风猎猎作响迎风而扬,泼墨般的长袍曳地,黑瞳黑发,黛眉皓齿,一路走来,似有血莲徐徐怒放。

    “无名……”

    削薄的唇轻颤,夜雪无声的念着轻歌的名字。

    屠烈云等人转身看向轻歌,轻歌面无表情,声音好似呼啸而来的冷风,寒气十足,“屠兄,这是我的事情,让我来解决。”

    屠烈云抿唇,沉默了一下后一挥手便带着烈云佣兵团的人退后了一些。

    轻歌走来的时候,众人朝两边退去,她在夜雪三步之遥的地方停下,脸上的面具泛着寒光,红唇勾勒出一抹清寒的笑。258小说网

    “你是说我不要脸?”夜雪脸色红了又青,青了再黑,好不精彩。

    试问她夜雪,天生娇贵,金枝玉叶,自出生以来这十几年,哪天不是被护着拥着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谁敢说她一个不字?如今竟然有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不要脸,怎能忍?

    “除了你,还会有谁?”

    轻歌咧嘴笑的浓郁,似曼沙珠华开遍了忘川,冷淡清然中竟有几分如花妖冶。

    “你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夜雪眯起双眸,熊熊烈火烧得旺盛。

    轻歌大笑,“要打就打,废话那么多干嘛?还是说……你怕了?”

    说至后边,轻歌朝前猛地暴掠,纤细的手迅速探出,紧扣住夜雪的脖子,她单膝跪在地上,堪堪将手中的夜雪脑袋朝地面砸去,砸出了一个深坑,尘土飞扬迷了眼瞳,夜雪躺在地上,脑子后边逐渐蔓延出了猩红的血液,将三千青丝染红,她双瞳瞪大,睚眦欲裂,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轻歌脑袋垂着,如霜般的脸向着夜雪,眸光氤氲着凉薄,耳边落下几缕碎发,侧颜轮廓完美若隐若现。

    夜雪瞪着轻歌,似还没有反应过来,嘴巴微微张开,鲜血从中流了出来,适才还意气风发的少女霎时变得无比狼狈,头发凌乱,衣服肮脏。258小说网

    待夜雪反应过来后,双眼立即充血,赤红的可怕,但见她将丹田中的灵气全部灌输在双手之上,双手握拳凶猛的朝轻歌脸色砸去,拳风阵阵好似要撕裂开空气,让人毫不怀疑,这拳头若是真真切切的击打在了轻歌的脸上,恐怕头骨都会被砸碎。

    拳风袭来,速度极快,电闪雷鸣之间轻歌眸中似有烟火绚丽,她松开夜雪的脖子,就地翻身,巧妙的躲过了一击。

    此时,夜雪从地上站了起来,鲜血沿着青丝滴落在地上,气氛如火炽烈浓郁,她紧攥着双手,一改平日里清然若雪的气度愤恨的瞪着轻歌。

    她朝四周的精英侍卫们使了个眼色,这些身着黑衣森冷如魔的侍卫们立即提着兵器上前,从四面八方包围轻歌,不断朝前逼近,轻歌四周的范围慢慢缩小,将要窒息,无数把刀剑全部指向她,锋芒犀利,暗影重重。

    另一侧,烈云佣兵团的人也都亮出兵器对着夜雪等人,明日香和虎子来时看见这一幕也是双眼冒火,若非屠烈云拦住恐怕两人早就冲过去了。

    明日香皱眉,不悦道:“老大,我们家姑娘受欺负了。”

    “这是她的战斗。”屠烈云道。

    明日香紧抿着唇,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轻歌站在战斗的中央面不改色,她看着不远处煞是狼狈的夜雪笑靥如花,夜雪看见轻歌脸上的笑只觉得异常刺眼,一声令下,三十多个侍卫手中的刀剑便全部刺向轻歌。

    至此为止,轻歌的身上都没有透露出任何灵气,也就是说,现在之前的战斗,她靠的都是身体本身的力量。

    夜雪紧咬着下嘴唇,贝齿染血,她不相信,一个没有灵气的人能赢得过她和她的部队。

    刀剑朝轻歌刺去时,明日香等人的心好似都跳到了嗓子眼,紧张到无法呼吸。

    他们是知道轻歌的实力的,仅仅只是三天三重而已,哪怕这些天轻歌给了他们太多惊讶和惊喜,可说到底,她的实力不过三天三重而已,这些侍卫,哪个实力不在先天三重之上?

    然——

    就在众人以为轻歌将要被万箭穿心时,一道血光炸开,少女身子朝后倒去,无数把刀剑贴着她的身体在脸庞上交叉,只要有人手腕微转刀剑向下,她的脸就会被削得面目全非……

    一击不成功,在夜雪的眼神示意下,这些侍卫全部将兵器收回,而后再向轻歌袭去。

    轻歌脚掌点地身轻如燕在空中横空一番,玉手伸出时明王刀破空而出,漆黑古朴的刀身异常沉重锋锐,一刀挥下,好似能将这天地劈开。

    她手握着明王刀,眉宇之间的血魔花红芒突现,无数血魔刃分别朝这些侍卫窜去,浮光掠影,血溅三尺,一刹那,众侍卫的脖子上都出现了一道红线,血魔刃骤然消失,无数侍卫倒在地上,鲜血在长满了杂草的地上汇合。

    似是还有一个侍卫活了下来,这侍卫站在轻歌的身后,他双手握着九尺砍刀,蹑手蹑脚的走至轻歌身后旋即举起,再迅猛劈下,想将轻歌当头砍死。

    轻歌手中的明王刀刀尖插在土地之中,身后的动静她好似没有察觉,脸色的笑容越发的浓郁,夜雪看着她脸上的笑,竟是觉得毛骨悚然。

    明月当空,夕阳早已消失不见,星辰稀少,冷风拂过。

    身着墨衣系着披风的少女身后好似有一轮弦月,将其勾勒出了完美落寞的身影,后边的侍卫举起手中的砍刀朝轻歌脑袋劈去,风驰电掣,轻歌缓缓抬眸,似有血光稍纵即逝。

    她将明王刀从土地之中拔出,尘土如烟,其身半曲,旋飞而过,手中的刀朝身后奋力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