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15章 杀父之人!

    第215章杀父之人!



    有了姬月的提醒,后面的战斗轻歌也开始注意尽量下手不太重留这些血傀一条命,只是她能轻而易举的战胜血傀是因为她能召唤出精神之火,只要精神之火一出,血傀啥的都不叫个事儿,不过咱姬月大爷说了,要留活口,活口是啥?



    就是能动的。



    也就是说她不能杀,不能杀就不能用精神之火,要真刀真qiāng的硬干上,反而让轻歌陷入了苦战。



    姬月在虚无空间内默默的将这些血傀从轻歌身边收过来,也是忙的不亦说乎,好半天过去,才全部收完。



    其中一头血傀被收进虚无空间前,许是轻歌筋疲力尽的原因,精神没有集中,肩胛骨挨了一爪子,五道血痕顿时出现,血液溢出,将墨衣染成暗红的颜彩。



    肩上的疼痛让轻歌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击过去,这血傀就被姬月收进了虚无空间。



    姬月的动作相当隐秘,故此,云月霞只以为这些血傀都死在轻歌之手,并不知道早被转移到另一个空间去了。



    “这是百灵丹,你先服下,不会有很大的事。”云月霞看了眼轻歌肩胛骨上的伤口,从衣袖中掏出一枚丹药。



    “走吧。”



    轻歌将丹药服下后,继续往暗室的里边走去。



    云月霞点头,操控黛绿鬼火,与轻歌小心翼翼的往前探索。



    ——



    虚无空间。



    姬月脸色阴沉的望着乖乖的站着的一众血傀,他从众多血傀面前走过,在最后一个血傀面前停下,突地一巴掌朝其脑袋上打去,“是你对不对?就是你,竟然敢伤害小歌儿,看本座不把你打的叫娘。”



    血傀:“……”



    哦,对了,血傀是没有灵识的……



    “看在你态度诚恳的份上就放你一马。”姬月双手抱胸,郑重的点了点头,“不过待会儿要跟小歌儿赔礼道歉。”



    血傀:“……”



    别折磨它了,它只是个血傀啊,是没有灵识的血傀,这世界上竟然有人让血傀去给人赔礼道歉,这还是人干的事吗?



    ——



    幽室,黑暗,阴风。



    万籁俱静,天地无声,只有一道道的脚步声响起,似在奏一曲通往阴司的冥音。



    血傀之后,的确还有一些机关,不过处理起来也不难。



    走了大概有一炷香的时候,九曲回廊似得台阶终于到了尽头,尽头跟前,是一扇枯门,门上是经年累月的灰尘。



    轻歌二人对视一眼,皆是无言。



    “就是这里了。”云月霞道,“你去开门吧。”



    轻歌抿唇朝前走了一步,伸出手将枯门推开,屋子里边冷冷清清的,只是一个尘封多年的密室而已,放着许多画轴、古籍以及一些账簿和灵气丹罢了,相比起枯门上的灰,室内倒是干净得很,纤尘不染。



    黑曜石桌上的一卷画轴突地散开,滚落在了地上,画中的美人身着红衣,如火纷然,乍眼看去,眉宇之间尽是凛然的气势,可仔细瞧去,美人眉目含情,万般的妖娆妩媚,一颦一笑诱人的很。



    画轴的最后,落笔写下龙飞凤舞的三个字。



    阎夫人。



    “这是你娘亲的画像。”



    云月霞苦笑,“你娘亲的出现引得五国震荡,偏偏要与你爹执手天涯,你爹与皇上莫逆之交,不过我知道,皇上中意你娘亲,只是碍于兄弟在,一直压在心底罢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轻歌问道。



    “你娘第七年忌日的那天,皇上喝得酩酊大醉,他去我寝宫,我为他更衣的时候,他嘴里念着的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而那个女人,是你的娘亲。”



    云月霞面无表情的将一番话说出,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对北月皇怀有怎样的情感,虽说放下了,可当初却是真的喜欢过,再次谈起,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涟漪的。



    轻歌默然,眼神漫不经心的朝四周看去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桌角下压着的一本书,轻歌眸中寒光一闪,忽的走上前将书从桌角下拿了出来。



    书很残破,字迹虽潦草却也清晰。



    “是皇上的笔迹。”云月霞道。



    轻歌在旁边的竹木椅子上坐下,云月霞手中的火把摇曳着黛绿鬼火,轻歌仔细的翻看着手中的书。



    越往后看,她越是心凉,双目似要喷出火来,浓烈滔天的戾气仿佛要将这密室卷为灰烬。



    许久,轻歌看完,她将书合上,双目中的杀气让云月霞一怔。



    “你知道我爹当年是怎么死的吗?”



    轻歌问道,她尽量让自己心绪平静下来,可胸腔里的怒火似要将天地焚烧。



    云月霞皱了皱眉,而后道:“夜正熊在驯兽岛被人围剿,你爹得知后赶去,一人独战三万勇士,最终筋疲力尽,倒下了。”



    轻歌闭上眼,冷笑。



    的确,外界都是这样说的。



    夜青天只与她说过害死夜惊风的人中有夜正熊,可她不曾想到,还有……当朝皇上!



    轻歌将手中的书丢给云月霞,云月霞接过书,看完之后,一向淡然的她也是惊诧不已,“这是皇上的手记,一笔一划都是他亲手写的,不会有错,没想到,害死你爹的人会是皇上!”



    北月皇的手记上,写的清清楚楚,十七年前,他与夜正熊联手,以夜正熊为诱饵,将夜惊风引去,再让暗中训练的三万死士一同出动,绞杀这个战神将军。



    手记上还说了,夜惊风死的时候,北月皇就站在那座高山之上,他亲眼看着他倒在一地的身体上,遍体鳞伤,浑身上下都是鲜血,伤口深可见骨。



    夜惊风死的那一刻,万箭穿心,刀qiāng剑戟全部贯穿了他的身体,将他高举在空中。



    之后,剩下的死士也全被北月皇灭口,只留下一个夜正熊,夜正熊故意弄出一身的伤骑着马飞奔至夜家。



    看见夜青天,他从马背上焦急的跃下,滚在夜青天的脚边,抱着夜青天的双腿嚎啕大哭,“爹,兄长他死了。”



    之后的事,都知道,阎碧瞳殉情,夜青天浑浑噩噩度过了几年,一下子仿佛老了好几十岁,夜家上下,都由夜正熊来管,他也顺理成章的做上了家主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