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64章你还没醒,我怎敢死?

    第365章你还没醒,我怎敢死?

    丹田新生剔骨之痛她没哭,筋脉断裂她也没哭,哪怕是大婚之日被梅卿尘无情抛下,有谁见她大哭过?

    “醒了?”轻歌虚弱的问。贰伍捌中文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姬月沉着脸,“我再不醒,下次等我醒来,你还会在吗?”

    “会的,我会一直在。”

    你还没醒,我怎敢死——

    一整日下来的惊心动魄,让疯子精神疲倦,她看着眼里只有对方的二人,默默的退出了石屋。

    兴许,她不知道那男子是谁,可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莹白的光,笼罩在轻歌二人身上,轻歌觉得自己精神慢慢恢复,同时还在心惊,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沉睡后,姬月又强大了……

    她想起英国侯的话,突然害怕,害怕姬月会回妖域。

    至少,现在的她懦弱不堪,去了妖域也只怕是姬月的包袱,而她,不是宜家宜室的女人,她不想做人包袱,特别那个人还是……他。

    “疼吗?”

    一双异瞳,心疼的看着怀中少女。

    他沉睡时,清清楚楚的知道她身边发生的一切,所遭受的苦难,可恨的是,他只能睡着。258中文阅读网www.258zw.com

    “好疼。”

    轻歌委屈的看着他,所有的倔强盔甲都已消失。

    姬月怔住,指尖发颤,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服软,不再那么强势。

    男子嘴角牵扯出一抹浅淡的笑,这笑意逐渐蔓延至眼底,疯狂扩散着,他紧抱着怀中的少女,无声的大笑,那眉那眼,充斥着柔情。

    此时此刻,哪里还有一个王者的模样?

    欢欣的同时,却又是满满的心疼,固执如她,也能说出疼这个字眼,那是得有多疼?

    门外。

    疯子就地盘腿,修炼。

    轻纱流离带着几十人轰然走来,盛气凌人,疯子紧闭的双目蓦地睁开,剑光稍纵即逝,寒气刺骨撩人。

    “去,把门打开。”轻纱流离对身旁之人道。

    几名男子走上前,想将门打开,汪洋的灵气暴掠而过,几人摔飞了出去。

    残影一闪而过,适才还在一侧修炼的疯子忽的到了轻纱流离面前,她伸出手,紧扣住轻纱流离的脖子,毫不客气的将其提了起来,煞红的眼凶戾无比,声音低沉沙哑,刺耳尖锐,“你要干嘛?”

    轻纱流离咽了咽口水,错愕,疯子的强大超出了她的想象,她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258小说网

    因咽喉般疯子掐住,轻纱流离说不出话、

    “疯子,你现在虽然居住在无忧山,可你曾经是无虞长老最骄傲的徒弟。”轻纱流离身后的一个人这般说道:“若是无虞长老看见你现在这样,定会失望透顶的。”

    疯子泯然,眸光闪烁不定,旋即把手里的轻纱流离朝地上栽去。

    轻纱流离灰头土脸的站起来,颇有几分狼狈。

    她看着疯子,冷笑道:“你这么紧张,是不是因为这门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天地异象,是不是夜轻歌弄出来的?”

    她今日看见异象之时,突然想到,引发声势浩大之奇景的人,会不会是夜轻歌。

    毕竟,三色凤凰悬浮迦蓝的上空,万千星辰光刃全部都汇聚在无忧山,况且,夜轻歌此前去青石镇得到绝品幽灵玉的事情,她不是不知道……

    只要一想到轻歌去一趟赌石镇,就能得到绝品玉,便不由的嫉恨起来。

    怎能如此好运!

    可她不知道的是,只要轻歌走错一步,结局就全然不同,届时,万劫不复的那个人会是她。

    “放屁!”疯子瞳孔微缩,怒喝。

    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她知道引发天地动静的人是轻歌不要紧,可这个消息若是泄露出去了,天下尊者,必定会将轻歌斩于刀下。

    而今轻歌才先天八重,怎有实力面对天下强者的攻击?

    兴许有人会说,她没错啊。

    是的,她没错。

    可正因她没错,才是天大的过错,世事向来如此可笑,也怪不得人。

    故此,疯子才会紧张起来。

    轻纱流离这般恶毒,想害轻歌于不义,疯子突地自嘲一笑,她不是早就体会到了她的恶毒吗……

    “你何必这么激动。”

    轻纱流离理了理衣裳,从容不迫,“大伙儿都长着眼睛,没瞎,你只要把门打开,真相是怎样,我们看的一清二楚,可你现在这么激动,难不成,心里有鬼?”

    疯子眸色阴寒,真刀真枪的干上她不怕,要比嘴,她还真不如轻纱流离。

    轻纱流离见疯子不说话,眸底闪过一道冷光,“怎么?心虚了?你们过去,把门打开。”

    说至后面,轻纱流离声音蓦地拔高,尖锐不少。

    几人上前,才走一步,玉石门蓦地打开,开门之声让所有人一愣。

    门内的少女徐徐走出,冷清冷心,却又狂放如火,脚步迈动间,袍摆灌风,青丝轻扬,眸色深处氤着凉薄。

    “轻纱流离,我的门,你够资格开?”轻歌冷笑。

    轻纱流离蹙眉,目光试探性的往轻歌身后的屋子看去,怎么可能?难道那异象不是夜轻歌触发的?

    若是如此,异象的中心,为何会在迦蓝?

    轻纱流离不甘心,想要进屋子里去看个究竟,莲藕般的手却是突地伸出,拦住了她。

    轻纱流离目光如刀似剑,朝挡她去路的轻歌看去,“无忧山归我所管,我想进,怎能没资格进?把手放下,不然别怪我动手,一个先天八重在我面前,还算不了什么。”

    她急切的想要进去。

    轻歌勾唇,清寒而笑,“既然流离姑娘这般想进去,那就进去看个够吧。”

    轻歌把手放了下来,眼底闪烁着狡黠的光弧。

    轻纱流离诧然,夜轻歌不像是这么好说话的人,不过而今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不进去亲眼看一下,不罢休。

    当轻纱流离走进石屋时,轻歌笑靥如花,心神微动,精神之力牵引而出,却见玉石门和唯一的一扇窗户都紧关上。

    关门的声音让轻纱流离震颤了一下,轻纱流离蓦地回头,朝玉石门走去,想要用灵气将玉石门打开,却是无功而返。

    “夜轻歌!给我把门打开。”轻纱流离慌了神,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