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85章 磨人的小狐狸

    第385章磨人的小狐狸



    月朗星稀,夜色皎洁。



    桃花灼灼,芬香幽然。



    少女的声音清冷似雪,又如雷霆般洪亮,震耳欲聋,东陵鳕神魂俱颤,呆若木鸡,讷讷的看着轻歌,许久过去,放声大笑,男子爽朗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好个舍生取义,好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东陵鳕仰头大笑,束发的翡玉之冠崩裂开,化为屑片在四周轻扬。



    身着荼白锦袍的男子,无力的跪在泥里,将覆在泥上的桃花,压进了土。



    他披头散发,忧郁哀戚的眸,让人不忍与之对视,星光之下,他万分凄凉。



    轻歌手上提着一坛断肠酒,她仰起头,酒水全部倒入口中,在咽喉里淌过,浓烈之感,传遍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钻心刺骨。



    每一滴酒水,都溢入了小腹,轻歌将酒坛砸碎,往前走了一步,将白月光挡去,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脆弱如陶瓷般的男人。



    男人抬头,如画般妖孽的眉目自凌乱披散的青丝之中露了出来,眸光黯然,脸色苍白。



    轻歌朝他伸出手,目光如水,冷漠似冰,声音里,不含任何情感,“起来,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



    站于群山之巅,坐九重宝塔,踏上那宫阙,着龙袍,跃龙门,前尘往事,都烟消云散,从此往后,双目里,只有天下和苍生,容不得谁去悲秋伤春。



    东陵鳕看着面前的手,呆愣住,耳边是喧嚣的夜风,面前是将他从沼泽炼狱里拉出的希望。



    他毫不犹豫,将手伸出——



    轻歌攥紧了东陵鳕的手,一用力,东陵鳕便站了起来,膝盖处的袍子上,还染着残碎的桃花和晕开的泥土。



    少女肩上的小狐狸瞪了眼两人的手,一双爪子环起,翻了翻白眼,吃醋的模样,煞是可爱。



    不过他知道,轻歌没有谈情,东陵鳕也没有说爱,两人言下,唯有江山而已。



    除此之外,怎见她笑?



    东陵鳕留恋不舍的望着轻歌将手抽离,他深深的望着轻歌,许久,脑子里的某根神经像是抽了风,脱口而出,“东陵还差个皇后,你要来东陵吗?”



    轻歌诧然。



    小狐狸炸毛了,就知道这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竟然被他柔软的外表给欺骗了。



    轻歌发现衣裳拽动,讶异的低头看去,却见小狐狸不知何时跃在了地面之上,粉嫩嫩的小爪子攥着她的衣摆,奋力的往前拽、拖,偏偏体型和轻歌差了十倍不止,使了吃奶的力都拉不动,只能在原地踏步。



    轻歌窘。



    这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快把霸道总裁的姬月还给她——



    轻歌无奈,蹲下身子,也不嫌小狐狸身上沾着的泥,将他给抱了起来。



    小狐狸胡乱的挥着爪子,想要动,轻歌横眉,手一用力,小狐狸便也就乖乖的安静了下来,撇了撇嘴。



    真是磨人的小狐狸——



    轻歌那叫个欲哭无泪。



    东陵鳕眸光落在轻歌身上,有几分古怪,这狐狸,越来越有灵性,跟成精了一样。



    脚步声响起,东陵鳕诧然的抬头,朝前看去,少女墨色长衫隐于夜色之中,身姿窈窕,倩影婀娜,白发如涟漪,潋滟而起。



    她背对着东陵鳕往前走,一手抱着不安分的小狐狸,一手抬起,随意的摆动了几下。



    “抱歉,我心里有人了。”少女的声音,在远方响起。



    东陵鳕虚眯起狭长的星眸,许久,低声自嘲,“东陵的母仪天下,也没资格走进你的心吗?”



    小狐狸趴在轻歌怀里,冷风过境时,将火红的鬃毛掀起。



    月色下,小狐狸眨了眨眼睛,旋即是狂喜,片刻后又黯然神伤,独自懊恼了起来。



    轻歌说她心里有人了。



    可他不是人……



    到了富贵堂门前,轻歌发现姬月心情似乎不太舒畅了,有些怔住。



    她脸皮子薄,难得说出这样羞羞的话,这shǎbī玩意儿竟然还一副失望伤心的样子。



    轻歌表示很受伤。



    她在富贵堂门前延伸的阶梯上蹲坐下,狠狠的蹂躏着小狐狸的脸。



    “我不是人。”



    被她蹂躏得脸部有些变形的小狐狸,楚楚可怜,满眼委屈的看着她。



    轻歌愣住。



    许久……



    噗——



    轻歌抱着小狐狸哈哈大笑,笑的眼泪似乎都要飞溅出来了。



    原来,他是在伤心这个。



    “不是人好,就喜欢你这不是人的劲儿。”



    轻歌粗鲁的提着小狐狸的耳朵,脚尖点地,身子横空掠起,自高门墙上飞跃而过,几起几落,从窗口窜进,到了房间里边。



    小狐狸有些傻眼了,不是人,是件好事吗?



    愣了许久,小狐狸才反应过来,轻歌对东陵鳕说的,心里装着的那个人,是他。



    整整一晚上,小狐狸缩在浮云锦被上,笑得合不拢嘴,爪子不停的拍。



    *



    翌日。



    轻歌好几日都躲在房间里看驯兽书,再次把小狐狸冷落了。



    不过,这次小狐狸倒也没跟个春闺怨妇一样,而是自认为英俊潇洒的坐在窗台上,望着街道上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嘴角都要咧到耳后根去了,笑得合不拢嘴。



    突地,小狐狸身子往前栽,倒在了富贵堂前的街道上,一俩马车疯狂驰骋而来,小狐狸身上的毛发都炸开了,吓得它立即一跃而去,回到了窗口,抱着一抹帘子,心惊胆战。



    吓死宝宝了。



    小狐狸怨怼的看了眼在看驯兽书的轻歌,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钻进了轻歌怀里,一巴掌把其手中的驯兽书拍掉。



    “怎么了?”轻歌眨了下眼睛。



    “宝宝出车祸了。”小狐狸将眼睛瞪大,一派无辜的样子。



    车祸这个词,轻歌当初与他说过,倒也记在了心里。



    轻歌额上落下一排黑线,嘴角疯狂抽搐,抬起手覆在小狐狸额上,轻歌微微侧着脑袋,眸光荡漾,“没发烧啊。”



    小狐狸把她的手一爪子拍掉,怒道:“你竟然都不关心我。”



    轻歌恍然大悟,把小狐狸提了起来认真的看了看,“有没有伤到哪里?”



    小狐狸:“……”



    这太敷衍了。



    这女人绝对不爱他了,他要红杏出墙!



    哦不,是出轨。



    红杏出墙是形容女人的,他可是大老爷们。



    ps:qxe3x,每个代金卷仅限前100个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