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545章 撕破脸

    第545章撕破脸



    轻歌看着轻纱妖横在自己面前的手,眉头轻蹙起。



    她并不想搅进轻纱一族和迦蓝的事情之中。



    安溯游道:“轻纱妖,你想撕破脸?”



    轻纱妖的视线从轻歌身上收了回来,勾起一边唇角,邪恶肆虐一笑,“安院长,你们迦蓝的手都已经打到了轻纱一族的脸上,现在还来怪我们撕破脸?别忘了,爷爷和父亲都已经死了,为炼制灵气丹而死,现在轻纱一族以我为王,若你们几个长老宅心仁厚,厚道点,咱们两方势力也可以和和气气维持以前的关系,可我想问问两位,你们有心吗?迦蓝有把轻纱一族当人看吗?”



    轻纱妖声音铿锵有力,咄咄相逼。



    “轻纱一族的存在,就是为了迦蓝,轻纱妖,你难道想违背祖训吗?”无虞道。



    “祖训?祖训无非就是一纸契约,哪怕轻纱一族就此沦亡毁灭,也不再为你们所用。”轻纱妖冷声道:“若不想迦蓝毁在我手上的话,就不要逼我们。”



    轻纱妖深深的看了眼轻歌,绛紫色削薄的唇紧抿着,爽快利落转身之际大手一挥,发号施令,“跟我走。”



    轻歌回头,看见轻纱妖带着十几个人,气势浩荡的朝迦蓝外走去。



    走上了南河桥,琼浆玉液在桥下缓缓流淌,桥上的少女忽的回头,朝轻歌看去。



    “我们,不是坏人。”



    说完这样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轻纱妖一摆手,一路高歌前进走。



    轻歌看着少女纤细的背影,娇躯好似能扛起一片天地山河。



    许久,她笑靥如花。



    也许,她和轻纱妖是同一类人。



    “轻歌,进来。”



    安溯游的声音在明月殿内响起——



    轻歌抿唇,将明月殿的灵光门关上,走进了殿宇内。



    无虞靠着檀木椅无力的坐着,安溯游看着轻歌,叹了口气。



    “钟海死了。”



    轻歌点头。



    “不能让世人知道钟海是死在轻纱一族。”安溯游道。



    轻歌心底衍生出了无边的寒气,她懂安溯游的意思,若是让迦蓝的学生或是世人知道石钟海死于轻纱妖的手,只怕会让迦蓝没了颜面。



    堂堂迦蓝,四星第一学院的长老,竟然死在为自己炼制灵气丹的家族手里,岂不是贻笑大方。



    “那你想让石钟海有一种怎样的死法?”轻歌淡漠的问。



    迦蓝,四星大陆上有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要进来。



    可真正进来后,才会发现,这里,藏污纳垢,金絮其外败絮其内。



    脊背深陷进椅背里的无虞突地拍桌而起,道:“赤羽。”



    “赤羽?”安溯游愣了一会儿,而后恍然大悟。



    轻歌皱眉。



    赤羽——



    石钟海死了,无虞和安溯游得找个死法对外宣布,可这跟赤羽有什么关系?难道无虞二人为了迦蓝颜面,把石钟海的死栽赃嫁祸于赤羽吗?



    可为什么是赤羽?没人相信吧?



    轻歌神思恍惚间,安溯游出声道:“轻歌,林崇在焚月殿可好?”



    “在为学院之战做准备,一切都好。”轻歌淡淡的道。



    安溯游点了点头,“林崇这些人,都是魁梧的汉子脱缰的野马,也就只有你能驯服他们了,此次学院之战,降龙学院有驯兽岛帮助,迦蓝想要取胜,不比以往那么轻松。”



    无虞哼了声,道:“近来,路燃总是在外挑衅迦蓝,这次学院之战,定要灭灭他们威风。”



    “距离学院之战还有一段时间,迦蓝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驯兽岛怕是会借魔兽之力给降龙。”轻歌眸光微闪,道。



    安溯游与无虞对视了一眼,而后道:“学院之战明文禁止借助外来势力的力量,否则有惩罚,驯兽岛也敢参与到这件事情来?”



    驯兽岛主会把驯兽岛上的魔兽灵宠借给降龙学院,安溯游、无虞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这样的话就破坏了平衡公正——



    轻歌道:“驯兽岛把兽送到降龙学院,让参加学院之战的每人都契约一头中级魔兽,整体力量会往上提升很多,学院之战就算有规矩摆在那里,但没有哪条规矩明文规定了学院之战不能带自己契约的魔兽参战吧?届时,若是迦蓝输了,就算迦蓝不服,去找降龙理论,只怕世人会认为迦蓝是输不起。驯兽岛岛主也可以说,降龙的人有实力能契约魔兽,就算他把魔兽送到迦蓝来,迦蓝学生也不一定能顺利契约,到头来,丢脸的还是迦蓝。”



    一语惊醒梦中人!



    安溯游诧然,无虞皱眉,轻歌分析的头头是道,每一条都说到了点上。



    “我有办法让迦蓝取胜。”轻歌道。



    安溯游朝轻歌看去,少女眉宇之间放射出自信的光彩。



    “什么办法?”无虞问。



    他是不相信轻歌能力的,只是现在非常时刻,听信轻歌一言,说不定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



    “降龙有魔兽,迦蓝可以有兵器。”轻歌一笑,道。



    安溯游双眼之中电光闪过——



    他竟是忘了轻歌是炼器师这一回事。



    无虞疏离漠然的脸上此刻也是爬上了几丝欣喜之色。



    轻歌道:“不过我有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一、迦蓝在学院之战取胜后,藏宝阁顶楼的驻颜丹给我;二、学院之战结束,兵器全部归还;三、学院之战每个学员派出的人数是一百人,这一百人之中,必须有住进焚月殿的林崇等人。”



    刑天,是她手里最后的王牌。



    提及驻颜丹,安溯游面露难色。



    驻颜丹是当年无虞妻子脸上被夜猫抓伤,无虞去炼丹府求来的,彼时,无虞为了这枚驻颜丹,排除万难,费劲千辛。



    可惜后来无虞妻子红杏出墙,无虞为情所伤,驻颜丹一直放在藏宝阁,反而成了无虞的痛。



    驻颜丹的拥有者是无虞,给不给无虞说了算。



    无虞闭上眼,想起当年之事,哪怕事隔经年,也满是泣血痛心。



    许久,他打开双眼,心里五味杂陈,惆怅不已,“只要迦蓝能取胜,驻颜丹,你想要,便拿去吧。”



    佳人不再,情归故里,险象环生下得到的驻颜丹,能有个归宿,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