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632章王与侯

    第633章王与侯

    囚牢里的皇子貌不出众,镶嵌在脸上的五官无论是组合在一起还是分开看,都是平凡无奇的,偏生,就这样一张脸,让人看的极其舒服,神清气爽,如沐春风。www.258zw.com

    “这位是南冥年纪最大的皇子,今年三十五了,二十岁断了腿,二十五岁感染风寒,深入肺部,常年不见好。”少年凑在轻歌耳边,轻声道。

    轻歌点了点头,她看了眼囚牢门上的锁,手指轻捏,灵气喷薄而出,将水银色牢固的锁给炸裂开了。

    少年走上前,把牢门打开。

    轻歌走进囚牢里面,站在皇子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问,“为何被关在这里?”

    “姑娘是?”

    皇子合上手里的书,动作缓慢温柔的放在双腿上,他的双腿,覆着一条乳白色的毯子,他虽坐在轮椅上,也没有不怒而威的气场,可那种气质,就是让人心甘情愿的臣服。

    有些人,不费一兵一卒,便能夺天下,得民心。

    “北月安国侯,夜轻歌。”轻歌黛眉轻挑,道。

    “北月,安国侯。”

    皇子垂眸,仔细摩挲着轻歌的话,似是思索了许久,他抬起一双黑眸,眸里蓄着笑意,朝轻歌望去,“原来是来自帝国的姑娘,不过,四大帝国,百来附属小国,封侯的女子当真少见,何况还是眉目稚嫩的小丫头。258中文阅读网www.258zw.com”

    轻歌欣赏的看着皇子,她强势而来,外面声势浩大,他就像个无事人般坐在轮椅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即便有人鲁莽闯进来,他也不怒。

    “想当王吗?”轻歌直截了当,开门见山。

    “王?南冥的王吗?抱歉,我没有兴趣。”皇子淡淡的道。

    “做了南冥的王,你就能一统南冥,不用拘束在这狭隘的囚牢里。”轻歌引诱道。

    皇子诧异的看了眼轻歌,又看了看四四方方的囚牢,许久,他眸子熠熠生辉,灼灼似桃花,“你认为这是囚牢吗?”

    “难道不是?”轻歌蹙眉。

    皇子浅笑,笑意盈满眼底,“心被桎梏的人,在哪里都是囚牢,心系天下的人,即便身临囚牢,也有自己一片广袤的天地,小丫头,我今年三十五了,二十岁之前,我身为南冥的东宫,南征北战,扩充南冥的疆土,成为南冥至高无上的战神,我为南冥带来无数荣耀,我的父皇以我为傲,我的兄弟趁我不备,设计让我失去双腿,我愤怒的坐着轮椅去王的城堡,南冥的王,我的父皇见我无法再次站起来,他虽然知道真相,却没有任何要为我平反的意思。”

    “他说,不得胡闹。”

    “我曾经痛恨被人利用,如今却是悲哀的发现,还有被人利用的资格,就有生活的意义,哪怕一路厮杀,也比这样孤独要好。”

    皇子温和的说,“而今,我三十五岁,沉淀了沧海桑田,王侯将相又如何,死后不都是一抔黄土,我的心在天下,所以,姑娘你看见的是一座囚牢,而这,却是我习以为常的家。258中文阅读网www.258zw.com”

    轻歌震撼的看着面前温和的男人,他曾是南冥的战神,威仪的东宫,而今说囚牢是他的家。

    轻歌笑,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魇的声音在轻歌脑海里响起,“我能治好他的腿。”

    “治疗的过程会伤害到你自身吗?”轻歌问。

    有姬月这个残暴妖孽在身边,轻歌对这方面的事尤为在意。

    魇听见轻歌的话,却是一愣,她这是在关心他,不让他损害自己。

    心脏似是有暖流淌过——

    哦,他只是一副骨骸架子,是没有心脏的。

    “不会。”许久,魇说。

    轻歌敛眸,郑重的对男人拱了拱双手,抱了抱拳,面色严肃,道:“皇子殿下,不知本侯有没有这个荣幸,让你成为南冥的王?”

    “非我不可?”皇子问。

    “非你不可。”轻歌道,顿了顿,“我一个朋友,能医治你的双腿。”

    皇子讶然的看了眼轻歌,许久,道:“不必了。”

    “难道你不想站起来?”南冥皇子这种人,轻歌还是头一次遇见。

    皇子笑道:“坐着舒服点,站着累。”

    他站能征战沙场攻无不克,坐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那么,王的事情呢?”轻歌问。

    这位皇子的态度着实让她琢磨不透。

    “安国侯盛情邀却,我,却之不恭。”男人温和的道。

    轻歌脸上绽开一抹笑,嫣然胜百花。

    此时,幽蓝古堡里,南冥的人都开始动乱了。

    他们的王,当着他们的面被人杀了,虽然他们惧怕姬月,骨子的那股屈辱,却让他们开始蠢蠢欲动。

    “王死的冤枉,杀了他们,为王报仇!”

    “杀!”

    “……”

    喊杀声此起彼伏。

    姬月皱了皱眉,以他的性子,大手一挥,妖王之力释放,这些人必定全军覆没,饿殍满地。

    只是他不能这么做。

    他家姑娘已经落了个嗜杀的名称,他要是再乱杀人,只怕对他家姑娘不好。

    别人怨恨的怪物,他护之如宝。

    他家姑娘,他自己宠着守着。

    正因为他深爱这个姑娘,才愿意画地为牢,惊心动魄,飞蛾扑火,即便万劫不复,也要伴她余生。

    杀气滔天——

    骤然,声音戛然而止。

    环形阶梯之上,出现一道灵气屏障铺道,轮椅自灵气屏障滑下,轻歌推着轮椅,走了下来。

    古堡内,一片死寂。

    众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皇子,他的双腿上覆着毛毯,白皙秀气的手上拿着古书,木质的轮椅衬的他复古典雅。

    这是当初的南冥战神,位处东宫的皇子。

    “主上,你出来了?”

    一名魁梧的男子奔上前,跪在轮椅前,伏首于男子的双腿上,泣不成声。

    轮椅上的男人微笑的看着木讷的众人,“怎么,不欢迎我吗?”

    又有一个身着盔甲的男子走上前,热泪盈眶,轰然一声跪在地上,“怎么会不欢迎主上,十五年前,主上放弃将军之位,抛弃了我们,可我们,始终是欢迎主上的。”

    “什么主上不主上……”轻歌淡漠的看了眼男子,道:“这是你们的王,南冥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