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681章 子夜,忍别离

    第681章子夜,忍别离



    子夜,转瞬将至。



    姬月醉意阑珊,坐在雪堆上,狭长妖冶的眸子,痴望着轻歌。



    跟前,篝火,红光满面。



    红衣等人一直守在wàiwéi的地方,当他们得知得到雪女传承和雪灵珠是同一个人,那个人还是夜轻歌时,尤为震惊。



    至于魔琼,也知此地不宜久留,踩着飞行灵器,往落花城暴掠而去。



    轻歌望着魔琼逐渐消失的身影,若有所思。



    历练结束,她势必要离开迦蓝,至于是去炼器工会还是落花城,就得好好考虑一番。



    炼器工会对她的炼器有天赋,可常年待在炼器工会也不是个办法,她如今想要的,是变强。



    落花城,是这片大陆的中州,卧虎藏龙,群雄荟萃,那里才是时代的精华,强者的海滩。



    熙子言幽幽而来,走至姬月面前,斗篷下传来颇为沙哑的声音,“时间到了,该走了。”



    姬月坐在积雪上,身体软绵绵,他醉醺醺的,双眼迷离。



    轻歌俯下身子,跟姬月说,“去吧,不用担心我。”



    比任何人都了解姬月的她知道,姬月这会儿在装醉,只为能在她身边待久一点。



    姬月眸子一暗,他忽的伸出如修竹般骨节分明的手,揽住了轻歌的腰,蓦地一用力,轻歌便顺势倒在了姬月怀里,坐在他腿上。



    姬月按捺住轻歌双手,俯首,低头,如暴怒的野兽,在她唇上啃咬,没有缠绵,没有温柔。



    忘川河边,似有彼岸之花灼灼怒放。



    远处的树下,墨邪背对着这里,仰头喝了一大口的酒,他眸光邪佞,笑望着月上中天,朗声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迦蓝人群堆里,詹婕妤坐在篝火眼,隔着烈焰,看着雪地上的悱恻的两人,而后低头,苦苦一笑。



    “喝不喝?”红衣从空间袋里拿出一坛酒,递给詹婕妤。



    詹婕妤接过酒,打开封口,仰头便喝,酒水大部分倒在了她的脸上,进入嘴里的少之又少,可她醉态沉沉。



    人不醉,心醉。



    许久,一缕鲜血在轻歌唇齿间蔓延,意识昏昏沉沉,不再清醒,直到睡了过去。



    临睡前,轻歌恐慌,蓦地伸出手,抓住了姬月的衣襟。



    姬月低头温柔的看着她,将她嘴角的一抹血迹擦掉,而后横抱着她,朝墨邪走去。



    墨邪站了起来。



    “好好护着她。”姬月说。



    墨邪抱过轻歌,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王之大业将成时,我会回来娶她。”



    姬月垂眸,道:“给我五年时间,五年之后,若我没回来,她的下半生就交给你了。”



    没人知道,当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时,是怎样的痛彻心扉。



    人有七情六欲,都是自私的恶徒,谁也做不到把心爱之物、之人,拱手相让。



    墨邪扯了扯唇,旋即,苦涩的道:“你应该了解她的性子,她若真要等,只怕会等一辈子,这辈子等不回你,她会等到下辈子——”



    姬月深深地望了眼轻歌,而后郑重的朝墨邪拱了拱双手,“墨兄。”



    “你安心的走吧,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便不会让她受欺。”墨邪道。



    姬月闭上眼,转过身,朝熙子言走去。



    路过篝火旁时,詹婕妤蓦地站了起来,拉住姬月的衣袖。



    姬月转头,眼神漠然的看着她。



    詹婕妤垂头,耳根子微红,却见她嗫喏的说,“姬公子,你要走了是吗?”



    姬月不予理会,径直要往前走,詹婕妤心急,猛地抓住姬月的袖子。



    姬月停下脚步。



    詹婕妤凄婉的道:“姬公子,我这辈子大概就这样了,可……你能不能把你的下辈子给我?下辈子,我想成为你喜欢的模样。”



    姬月优雅的抬起手,修长的手指指向墨邪怀里的轻歌,“我喜欢她那样,下辈子若遇不见她,我情愿死,抑或孤独终老。”



    姬月薄凉一笑,转身即走。



    那截火红的袖子,犹似胜利旗帜的一角,慢慢从詹婕妤的手中抽离。



    詹婕妤怔愣的看着姬月渐行渐远,与熙子言消失于白茫茫一片的天地之中,他高贵优雅,野性慵懒,而她,卑微进尘埃里,连仰视的资格都没有。



    詹婕妤青丝湿漉漉的,胸口甚是凉意,她从红衣手里接过一坛酒,从头往下浇。



    “他走了吗?”



    墨邪怀里,昏睡过去的女子幽幽道。



    墨邪满眼酸涩,低头朝轻歌看去。



    轻歌渐渐睁开双眸,自墨邪怀里跃了下来。



    姬月也好,墨邪也罢,都心知肚明,知道她在装睡,不敢正眼面对姬月离开。



    墨邪苦笑,她是多么勇敢的人,不惧生死,却怕起这个来了。



    轻歌望着姬月消失的方向,讷讷出神。



    她一言不发,坐靠在一棵大树前,闭目休憩。



    黎明,斜叉里,一道光影窜了出来,朝轻歌扑去。



    那是一头风驰电掣的野兽,浑身雪白,有一双猩红的眼瞳,当它将那血盆大嘴张开时,露出了尖锐寒光凛冽的獠牙。



    轻歌蓦地睁开双眼,眼中杀伐毕现。



    另一侧,墨邪手攥无邪刀,随时将野兽腰斩。



    然而,就在此时,詹婕妤蓦地到了轻歌跟前,她站在轻歌面前,张开双手,想要拦住野兽。



    轻歌起身,瞳孔骤然紧缩,想要阻止詹婕妤疯狂的举动,却是无果。



    红唇轻颤,她微微张开嘴,眼眸却是睁到极致。



    一切,都发生太快,来不及阻止。



    野兽将詹婕妤扑倒在地,低头,猛地朝詹婕妤的小腹撕咬而去,獠牙如刀似剑,贯穿了詹婕妤的腰肢、以及体内的丹田。



    丹田破碎的刹那,灵气蜂拥出来。



    詹婕妤嘴里喷薄出了一口血,洒在了野兽雪白的鬃毛上。



    轻歌看着詹婕妤腰上的血窟窿,耳边是自詹婕妤丹田里呼啸出来的灵气。



    指尖微颤,四肢发凉。



    轻歌无力的闭上眼,再睁开双眼时,她蓦地攥住了野兽的后脖颈,竟是将这个庞然大物给一把提了起来。



    她将野兽狠狠的砸在地上,而后扑了过去,双膝跪地,夹住野兽的身体,轻歌双手握拳,不断的朝野兽的面部砸去。



    野兽想要撕咬她,獠牙才出来,轻歌双手就分别攥住了它嘴角两边的獠牙,蓦地一用力,硬生生的把野兽的獠牙给拔了。



    獠牙伤口上的鲜血,从野兽黏糊糊的嘴里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