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720章 惨不忍睹的尸体

    第720章惨不忍睹的尸体



    轻歌催动天雷劫的方法简单而粗暴——



    她当初在太极殿激发五行天赋时,也激发出了妖域的天术,惊雷和青电,成为百里无一的天行客。



    然,她在四星大陆走的步步惊心,进退维谷。



    若随意战斗时就用惊雷、青电来攻击的话,有心人得知,只怕会说她是妖怪,更让人有了杀她的理由。



    而,当夜青天的身体被挂在巨石上强制脱衣时,轻歌便抱着侥幸的态度去试试惊雷、青电二者天术,是不是能催动天雷劫。



    好在,她赌赢了。



    久久没有动静的天雷劫,骤然出现。



    她不用苦苦哀求安溯游来扭转乾坤。



    轰!



    第二道天雷劫,狠狠的砸击在她身上,从天灵盖直劈而下,看的人惊心动魄着。



    可以说,经历了之前那般绝望境地后,如今的轻歌,再大的苦痛都能熬过去。



    白发飞扬起的刹那,轻歌的四肢百骸里涌动着电丝,天上雷声震耳欲聋,好似雷公不公,要将这肮脏邪恶的世界洗涤干净。



    身上还闪烁着闪电的轻歌,暴掠至血族人身边,死了几个血族人之后,这些血族人不敢再与轻歌碰上,一哄而散,落荒而逃。



    轻歌速度极快,一把抓住了两个血族人的脖子,在身体里串烧的电龙,通过她的双手勒紧二人的脖颈,转瞬便看见两个强大的血族人被电焦。



    世界,一片漆黑。



    末世光景,恐怖如斯。



    日月无色,黑暗的苍穹,乌云密集,如海域翻滚的惊涛骇浪,泼墨般的尘世里,唯有轰然雷声和刺激双目的闪电。



    雷电交加,风雨无胆。



    似有一双纤细的手,撕裂开急迫的空间,走入这漠北的疆土。



    白发绿眸,墨袍染血。



    眼见着,一个个强大无比的血族人,在她手中哀嚎,痛苦死去。



    没有任何留情。



    那双暗绿的眼眸里,充斥着狰狞的杀意。



    疯狂,暴戾。



    当所有血族人都死去,只剩下那嗜血的女子和在地上挣扎着的极北女王时,轻歌步步生莲,朝女子走去。



    女子不为所动,脚步换了个方向,猩红的眼瞳嗜杀的觑着轻歌。



    两人站在山丘之上,面面相望,身上都散发出血的气息。



    天上雷公怒,莽莽大地惶惶不安似要毁灭。



    轻歌脸上、手上、身上,都是伤口,她如九幽地府的修罗,夺人七魂的死神。



    “精神师?真是稀奇,没想到此生我还能看见双修之人。”嗜血的女子,嫣然笑道。



    轻歌抿唇,不言,二话不说便朝女子狂奔而去,却见那双绿眸之中闪烁着凛冽寒光,幽幽翻越而起,身子倒转在女子上空。



    轻歌双手抓住其双肩,再翻空落地,顺势把女子重重摔在地上。



    与此同时,惊雷乍现,一道闪电蛟龙,朝轻歌冲去,而轻歌,粗暴的扑在女子身上,冷冷的看着女子。



    电龙穿梭过她和女子的身体,白发在暗青色的闪电之中狂飞,轻歌身下的女子惊恐的瞪大眼睛,猩红的瞳眸里似有丝丝缕缕的电丝如一张交织的蜘蛛网般缠绕着。



    闪电撕裂开了裹着女子脸的残破黑布,长风飞扬的刹那,轻歌看见了一张绝美的脸。



    当然,要忽视掉被轻歌咬掉一块肉的伤口。



    闪电龟裂开了女子的脸,轻歌冷冷的看着在身下痉挛的女子。



    忽的,她双眸微微眯起,攥住女子的头发,猛地站起,朝不远处适才挂着夜青天的巨石走去。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她绝不会让túshā军的兄弟们和刘虎、白鸿海两位上将白白死去。



    巨石之前,轻歌提着女子头发,朝巨石上砸去。



    嘭!



    女子娇弱的身躯碎裂开了巨大石头。



    轻歌垂下手时,掌心松开,几缕发丝徐徐落下。



    女子想要站起来,她瞪大眼,睚眦欲裂,双瞳充血,面目扭曲,五官狰狞,似有野兽的力量爆发开来。



    那惊悚的血色纹路,遍布女子的双手和脖颈,与闪电龟裂网面般的脸庞汇于一体,像是走火入魔的囚徒。



    此时,惊雷炸开了花儿。



    轻歌面无表情的逼近,当第三道天雷击要打在她身上时,却见她一手扣住女子脖颈,一手攥住女子的脚踝,将女子举了起来,雷电劈在女子身上,再灌入轻歌天灵盖之中,搅动着雷巢里的风云。



    狼烟起,江山北望。



    寒气如霜,罡风呼啸。



    轻歌举起的女子,身体在不断的痉挛着。



    轻歌嘴角噙着一抹讥诮的寒笑——



    不愧是血族的人,战斗力恐怖也就罢了,身体肌肉的承受能力也是极其变态的。



    一般人连一道天雷击都熬不过去,莫说女子熬过两道还在垂死挣扎了。



    不过,至此,女子连挣扎的力气都不再有,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轻歌将她丢在地上,而后一脚踹在闪电匍匐的胸膛上,女子身体下意识的拱起,一口鲜血,喷洒在轻歌的小腿上。



    轻歌睥睨着脚下的女人,忽的往后退。



    她站在三步之外的距离,忽然高举起双手,远方的一块巨石,被的精神之力催动,到了轻歌的手上。



    似是察觉到轻歌的狠辣意图,女子一面吐血一面急促仓皇的道:“夜轻歌,你不能这样,杀了我,血族不会放过你的,你会不得好死的!”



    歇斯底里!



    在场几万人,没有一人来阻止轻歌。



    轻歌毫不客气,残酷无情的把巨大往女子的身上砸去,巨石坍塌裂开,底下传出了鬼哭狼嚎般的低吼之声。



    轻歌把满身都是血的女子提了起来,往东方拖去。



    漠北的荒芜里,绝色的身影,风华尽显。



    走至一具干尸前,轻歌强迫女子跪在干尸前,道:“道歉。”



    那是刘虎上将惨不忍睹的尸体。



    女子似有傲气,不甘的瞪着轻歌。



    轻歌面色冷霜,突地,她一脚朝女子的后脑勺上踩去,一脚将女子的脸压至土地里,朝刘虎的尸体磕了个响头。



    轻歌移开脚后,女子还保持跪地磕头的动作,两道天雷,她再无反抗能力。



    轻歌走至女子的旁边,挺直脊背跪下,铿锵之声响起在这荒凉的季节里,“刘上将,一路好走!”



    不约而同,李沧浪等三位灵师,带着两万多túshā军,在轻歌身后,面朝刘虎身体,跪下。



    “一路好走!”



    其声,彻天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