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739章画地为牢

    第740章画地为牢

    精神师女子关入北月的地牢后,北凰让人处理了凝聚在大理石上的黑色血泊。www.258zw.com

    女子浑身上下流着黑色血液的场景,历历在目,让人不能释然,这场以联姻为目的的盛宴,好似失去了原来的味道,每个人都没了兴致。

    若是硬是要说有谁是兴奋的话,怕就只有轻歌了。

    对于女子体内的元素气息,她迫不及待的需要,除了疏通赤红筋脉和喂饱魇之外,她更想要培养自己的势力,成为自己的势力之王,而不是受制于人。

    四大帝国很强大,其中东陵、南皇两国之王更是与她有交情,可以说,只要她想,这两大帝国,能为她所用。

    但到底,那不是轻歌自己的疆土和势力。

    至于北月王朝,她更不可能占山为王。

    一来北月有北凰坐镇,二来帝国的力量是所有势力之中最弱的。

    何况,四大帝国之外,还有百国联盟虎视眈眈。

    轻歌最想知道的是百国联盟为何组成,起先她脑子里闪过的人自然是冥千绝,可连辛阴司都不知道女子体内的黑暗元素,说不定,百国联盟之事,不一定与冥千绝有关系?

    四国宴,食不知味的进行着。

    女子的插曲,忽略不计罢。www.258zw.com

    轻歌坐在北凰旁边,忽然,北凰笑道:“看来今日诸位兴致不高,不如这样,朕认识一名琴师,名为倾城,能无弦弹琴,何不让她来助兴一番?”

    夜倾城!

    轻歌眉头抖动。

    “无弦弹琴?那可是上古世纪的传说,难道当世也有人能够做到?”沐七一愣,旋即喜道。

    四大帝国的王者之中,唯有沐七精通音律,甚至可以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闻言,沐七不要太高兴,恨不得能赶快见到那位琴师。

    北凰点了点头,旋即打了个响指,忽然,四只飞行魔兽扑闪着翅膀,抬着一辆马车划过天际,悬浮在御花园的上空。

    这辆马车,并非是密不透气的,反之,马车四周,只有四面雪白的薄纱,风吹来时,隐约可见马车上的倾城女子。

    女子坐在马车内,拿着没有琴弦的古琴。

    以轻歌如今清晰的感官,自然能看清夜倾城手中的琴,还是那把伏羲琴,只是却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夜倾城怀里的琴,不再如之前那般古朴低调,琴骨是猩红的颜色,像是得到了血的祭奠,与女子白嫩纤细的手,形成了鲜明炽烈的对比。

    四下里,轻歌听到——

    “无弦弹琴?别故弄玄虚了,这种传说里才有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们面前?”

    “我看北月都是些自高自大的人……”

    “我倒是要看看,这叫做倾城的女子,是怎么做到无弦弹琴的?我曾去过极北历练,目睹过琴神的姿采,就是琴神,也不敢无弦弹琴啊。www.258zw.com”

    “啧啧——”

    “……”

    也不知他们若是知道,夜倾城便是极北的琴神,不知会作何感想。

    因极北女王被血族扣留,没有死绝,轻歌就特意让人封锁了消息,没人知道夜倾城就是极北之地的琴神。

    她与夜倾城都跟极北女王撕破了脸,极北女王的丹田更是被她毁了,她情愿到时候极北女王把一腔怒火都发在她身上,也不想夜倾尘卷入这场荒唐的战火之中。

    可以说,轻歌对夜倾城的照顾,已经到了无微不至的状态。

    铮——

    一道清越的声音响起,众人都成了石化的状态,他们看见,那只手,划过没有琴弦的地方,弹起了凤求凰。

    然,琴声转乘,所有人都在为琴声的凄婉而感到悲伤时,音调忽的拔高,激昂了起来。

    所有的人,都陷入了幻境之中,似是看见了金戈铁马白骨盈盈的战场和厮杀的英雄,片刻后,一阵森然的调子传入了众人的耳膜,那由琴声交织而出的幻境,竟是让人掉进了森罗炼狱,遭受烈火焚身之痛。

    琴声是真的,烈火是假的,可那痛楚,却无比真切!

    轻歌眸光冷静的看着四周,除了她和东陵鱈外,所有人都在这幻境之中,五官因痛苦而扭曲了起来。

    她和东陵鱈精神之力很是强大,这幻境,难不到他们。

    倒是北凰,她自认为北凰能躲过这场幻境,可北凰眼神迷茫,那深邃的双瞳,将内心的悲哀给浮现了出来,所有人之中,北凰在幻境里的挣扎似是最为难受。

    轻歌蹙眉,这是怎么回事?

    与其说是夜倾城的幻境过于强大,倒不如说是北凰自愿陷入这幻境之中,画地为牢,心甘情愿。

    轻歌浅浅淡淡的笑了。

    哪怕是充斥着杀意的琴声,只要是那人弹的,北凰就算是死,也会听。

    轻歌皱眉,她一直把北凰内定为夜倾城未来的丈夫,可这么多日的接触,她也清楚,夜倾城对北凰一点都不感兴趣?

    这是,为何?

    夜倾城也没有其他爱慕的男子——

    当然,只要夜倾城不说,轻歌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满是酸涩的秘密,只属于夜倾城的秘密。

    突地,陷入幻境内的北凰低头,沉沉的道了声,“夜轻歌,你可知,我有多嫉妒你?”

    像是在自言自语般。

    轻歌措不及防听见了北凰的话,却是如蚊蝇般,她没听清楚,便说:“什么?”

    一瞬之间,北凰便清醒了过来,他复杂的看了眼轻歌,道:“假以时日,倾城定能成为四星第一的琴师,无弦弹琴,是许多琴师梦寐以求之事,但无数人,穷其一生,也做不到。”男人巧妙的转开了话题。

    轻歌也不笨,深知北凰前后说的话不是一个意思,不过她也聪明的没有问。

    每个人心里,都有伤疤和不为人知的秘密。

    轻歌耸了耸肩,朝天穹上的马车看去。

    琴声,戛然而止。

    众人从幻境内醒悟过来,满头大汗,当他们惊惶的朝那个倾城琴师看去时,飞行灵兽,早已抬着马车渐行渐远,但是那惊鸿一瞥,昙花一现,却是烙在了所有人的心中。

    可想而知,四只稀罕的飞行灵兽,是北凰的所有物。

    而北凰为了夜倾城,也算是不惜一切。

    四国宴后,琴师夜倾城,声名鹊起。

    无弦弹琴,前故人、后来者,谁能做到?

    并非夸夸其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