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829章出水芙蓉

    第830章出水芙蓉

    “荒唐,真是荒唐。www.258zw.com”魇怒道:“我好歹与你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你做出此番决定时为何不与我商议?”

    破而后立,飞蛾扑火,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冒险精神,也是难得的创新。

    当然,轻歌也不会贸然行动,她会留双手准备,也是特地把玩了永生石,看看永生石内对雪灵珠的记载有没有可以让她走捷径的方法。

    但是破而后立并非是她从雪灵珠记载里找到的,而是无意中听见永生石里的声音说,上古世纪,有一位奇人,双腿瘫痪后,伤心欲绝,本是战场猛将,却跌落尘埃,痛苦悲恸了整整三年,三年后,奇人突发奇想,若是把体内的筋脉骨骸全部摧毁,且让炼器师用精神之火,重新铸造身体,不仅能够脱胎换骨,双腿还能重新站起来。

    虽说是铤而走险,但,他成功了。

    之所以成功,不仅仅是因为这位奇人意志力坚强忍受剧烈痛苦,更大的原因却是炼器师,据说,那是一位天级炼器师。

    后来,也有很多残疾瘫痪之人纷纷效仿,但是却没人成功过,反而死状凄惨。

    轻歌之所以不跟魇商量是因为她成功的概率很低,她不是天级炼器师,也没有惊奇的骨骼筋脉,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以命撞命。贰伍捌中文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昨天一晚,她都在重生筋脉血肉,用另一种方式简单点说就是洗筋伐髓。

    “并非是我有心隐瞒,只是不想让你担心罢了。”轻歌无奈的道。

    听见这温婉的声音,魇心头的怒气立即消了一大半,但还是嘟哝了一句,“好歹我也能帮你。”

    “帮我?”轻歌浅笑,却笑的魇一阵恶寒,“难道你想是把你的骨头安在我身上吗?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可以试试。”

    魇:“……”他现在全身上下,就剩下一具骨骸了,这厮竟然还想剥削。

    轻歌不再打趣儿,用心锻造身体。

    洗筋伐髓,脱胎换骨,她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当她身体成为废人后,雪灵珠就没了排斥力,与血肉融为一体,而现在,她再次激活了肌肉筋脉,能够感受到,流动的血液里,有冰凉的触感,让人心旷神怡,治愈邪恶。

    她清楚,那是雪灵珠。

    轻歌敛神屏气,内视身体,暗红的精神之火在脏腑处游弋,时而钻进皮肤,时而刺激骨髓,那等疼痛,真是难以想象,像是活生生的被人抽骨剥筋。258小说网

    轻歌满额大汗,呼吸急促了几分。

    如今,只要再刺激锻造心脉,就结束了。

    距离成功,一步之遥。

    饶是如此,轻歌也没有懈怠松弛,反而加倍认真,全神贯注,专心在心脉处流连,当心脉四周被激活时,轻歌蓦地睁开双眼,黑眸凛然,闪过丝丝寒意,秋波之下,是深不可测的幽绿,犹如毒蝎般蛰伏暗夜。

    红唇微启,吐出一口乌色浊气,轻歌抬起手,垂眸看去,手臂之上的毛孔里挤出了黑色的排泄物,像是墨汁一般,不仅如此,身体的每一处地方都是如此,把衣裳都给染脏了。

    这是来自于她体内的污垢浊气,排出这些后,轻歌整个人都神清气爽,飘飘然的,身体感官尤为清晰,就连双目都是炯炯有神的,多了些月色清华。

    轻歌起身,正要洗去污垢换身衣裳,外面却是悉悉索索的响起了脚步声,一道身影如小贼般蹑手蹑脚的靠近,轻歌眼中闪过一道冷意,也来不及去清洗身体,如死尸般躺在床上。

    龙三进来时,诧异的看着轻歌,厌恶的皱了皱眉,“怎么这么难闻?”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藏污纳垢,有很多脏乱的东西,唯有婴儿,里里外外都是干净的,但是成年人,在人世间经历了十几年的打磨,皮囊或许可以保持俊秀美丽,但体内早已不堪,而轻歌,正是把这些不堪全都剔除了。

    可以说,轻歌现在算得上是真正的冰清玉洁。

    黑色的墨汁泼在轻歌脸上,遮掩住了花容月貌,龙三见轻歌正在休憩,眼中闪过了一道嫌弃之色,忍住干呕的冲动,龙三把轻歌装进麻袋里,趁着四下无人,逃离了出去,悄悄的走至岸堤边,把麻袋丢进了海域。

    岸堤上,龙三冷冷一笑,道:“夜姑娘,莫要怪我,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姬王重情重义舍不得你,但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为了一个女人沦陷,尤其是个废人。”

    说罢,龙三走了出去。

    片刻后,暗处走来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无忧愤怒的瞪着龙三消失的方向,“真被你们说对了,龙三今日会动手。”

    扶希挑起一根手指,软糯糯的戳了戳无忧的身体,无忧瞪着扶希,扶希朝着海面努了努嘴,无忧循着望去——

    深蓝的海面,波光粼粼。

    日上中天,洒下圣洁的金光,似有什么破水而出,一道窈窕身影,露出了半截身躯,白发湿漉,黑眸如冰,似出水芙蓉,在海里浮动。

    轻歌身上的污垢墨汁被海水洗涮干净,羊脂玉般的皮肤吹弹可破,白皙盛雪竟有几分透明的之色,娇躯纤瘦曼妙,引人浮想联翩,脸庞微微扬起时,露出了美好的脖颈弧度,澄澈的水珠沿着肌肤滑下来,滴滴晶莹剔透。

    无忧怔愣。

    还是那个轻歌,可是又仿佛不一样了,似乎有什么破茧而出,更加神圣美丽而不可亵渎。

    轻歌一跃而起,落在岸边,袍子脱去时往无忧扶希二人身上一丢,笼罩着两只禽兽的脑袋。

    秀色可餐!

    无忧没有一饱眼福,把袍子丢掉,再朝轻歌看去时,轻歌身上已经穿好一件宽大的墨色袍子,削肩素腰,明眸皓齿,宛转蛾眉,幽幽美人情。

    “看够了吗?”轻歌微微一笑,眨了眨眼。

    无忧干咳了一声,看向别处。

    扶希大笑,心直口快,道:“姐姐,你似乎又美了?”

    轻歌正要说话,远处忽然传来暴动的声音,轻歌神色一凛,冷笑,“要来了。”

    扶希淡棕色的眸子浮现七星齿轮,“迟早要来的。”

    “圣女殿下还真是一朵惊天动地的白莲花啊……”无忧阴冷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