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970章 一言不合就杀人

    第970章一言不合就杀人



    凉亭。



    夜无痕骨骼分明修长如玉的手就要碰触到云绾的脸时,凉亭外,一道紫色身影,犹如飓风般掠了过来,站在桌侧,比夜无痕的速度还要快,抢过云绾的手帕,在茶杯里沾了沾水,而后把云绾脸上的乌青痕迹擦拭掉。



    她把手帕还给云绾,微笑着道:“这位姑娘,不必感激,我已经帮你弄干净了。”



    夜无痕的手僵在半空,而后抽了回来。



    云绾错愕的看着轻纱妖。



    她们有熟悉到这种地步吗?



    云绾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夜无痕,有些失落,脸上的脏痕,她不是擦不干净,只是——



    轻纱妖虚眯起眼,回头狠狠瞪了眼夜无痕。



    流氓!



    昨晚还搂她亲她,今日就对别的女人嘘寒问暖。



    夜无痕眨了眨眼睛,疑惑了一瞬后,便反应过来轻纱妖这是吃醋了,沉寂的心火热了起来,夜无痕欣喜不已,“轻纱姑娘,昨晚睡得可香?”



    夜无痕是想试探轻纱妖记不记得昨夜的缠绵悱恻,只不过,夜无痕的小心思,轻纱妖又怎能不知,她挑了挑眸,道:“蛮好的,只是梦见了猥琐的山贼想要杀我。”



    夜无痕:“……”敢情他就是那猥琐的山贼。



    夜无痕的小心脏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轻纱妖扬了扬眉,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嘴角勾起了笑意。



    此刻,轻歌走进凉亭。



    轻纱妖看见轻歌,也不知有意无意,走上前,揽住轻歌的手臂,笑道:“轻歌,下午去南华寺我要不要准备些什么?说不定能娶个和尚回来。”语不惊人死不休。



    轻歌看了眼夜无痕,揶揄道:“南华寺的僧人,都是没有七情六欲的,你能娶回家,也是本事。”



    “南华寺?”夜无痕黑着脸,“轻歌,父亲入土已有两年,我也该去为他去南华寺祈福了。”



    轻歌:“……”夜无痕对夜正雄恨之入骨,她倒是不知,这厮还会去为夜正雄祈福。



    轻歌看了看轻纱妖,心内叹气。



    常言道,英雄难过美人关。



    夜无痕痛恨夜正雄的事,夜羽也是清楚的,她转过头,一面泡茶,一面望着轻纱妖。



    “夜公子,王上,你们要去南华寺吗?南华寺我时常去,比较熟悉,不如我去带路吧。”云绾插话道。



    轻歌在椅上坐下,夜羽递过来一杯茶,轻歌接过,趁着烫口之际,抿了一口,这才道:“也好。”



    轻纱妖瞪了瞪眼睛,在轻歌身旁坐下,想了想便清楚这就是轻歌所说的云家云绾,轻纱妖笑靥如花的看向云绾,“云小姐,我是要去调戏和尚的,难道云小姐对此也很熟稔吗?”



    轻歌:“……”



    夜无痕恰好喝下一口茶,险些给喷了出来。



    云绾面色羞红,气质冰冷,她低眉垂眼,道:“这种事,我不熟。”



    “既然不熟的话,去了也没用,是吧?”轻纱妖笑着道,眼中闪过一道锐光。



    夜无痕是夜家家主,北月王朝的达官显贵之人,碰上都要称之为夜家主,云绾却喊夜公子,可见其心。



    云绾有些维持不住大家闺秀的风度,显然,她也想不到,轻纱妖会当着众人的面,毫不掩饰的说出一些低俗的话。



    云绾冷冷的看着轻纱妖,瞳眸深处划过厌恶之色。



    轻歌不动声色的喝着茶,眼神淡淡的扫过云绾。



    云绾和夜雪很像,孤傲自赏。



    因云绾当初也没对她做出什么深恶痛绝的事情来,而云月霞又忠心的跟在她身边,她也没对云绾动手过,不过,适才云绾看轻纱妖的眼神——



    诚然,轻纱妖也察觉到了。



    “轻纱姑娘,我不是什么dàngfù,自然只熟悉地形。”云绾轻描淡写的道。



    其言下之意,说轻纱妖是dàngfù。



    轻纱妖侧着脑袋,笑了,“dàngfù?”



    蓦地,她站起身来,一巴掌拍在石桌上,紫电从掌心散开,一声巨响过后,石桌和茶具都碎裂成了齑粉。



    轻纱妖双手环胸,薄唇轻启,一字一字道:“看在轻歌的份上,绕过你一条命。”



    她转过身,快步离去。



    兴许,在看到夜无痕与云绾亲昵举动时,她很恼怒气氛,甚至,她都以为自己动心了。



    云绾的话,像是冷水浇了下来。



    她轻纱妖就是粗俗之人,肩上背负着轻纱一族的未来,她视死如归,当天地学院成立的那一刻,便决定了她的死亡,终有一日,她要与迦蓝同归于尽。



    她在地狱的深渊徘徊,夜无痕是世家公子,犹如那一轮明月,她亵渎不了,也没资格。



    夜无痕看着轻纱妖离去的背影,皱紧眉头。



    夜羽烹茶的茶具全都碎了,她呆愣的看着轻歌,干笑道:“轻纱姑娘是性情中人呢。”



    轻歌勾了勾唇角,道:“古人道,一言不合就动手,我们的家轻纱嘛,一言不合就杀人。”



    轻纱妖的确如此,草菅人命,也没什么不杀无辜之人的原则,她便是伴君如伴虎中的帝王,脾性阴晴不定,笑时晴朗,怒时血溅。



    而这,才是轻纱妖。



    故此,当了然夜无痕的感情时,轻歌是很担忧的。



    夜无痕不适合轻纱妖,只是她私心,希望轻纱妖能成为夜家的女主人。



    甚至,在此之前,轻纱妖狂奔进亭子内时,她都认为,夜无痕是有机会的。



    可云绾的话,浇醒了轻纱妖的理智。



    轻歌叹了口气。



    走远的轻纱妖,感知敏锐的她,听见了轻歌的这一番话,当即一扫阴霾,雨过天晴。



    云绾脸色大变,她以为,夜轻歌是在羞辱她,可当她朝夜轻歌看去时,夜轻歌面容如初,风轻云淡。



    云绾皱了皱眉,泫然欲泣,骤然间,朝夜无痕跪了下去,“夜公子,求你救救绾绾。”



    夜无痕扶着云绾要站起来,云绾不动,拉着夜无痕的袍摆,仰起头,泪流满面。



    夜无痕眸色深了一分,闪过些许不耐之色,“发生什么事了?”



    “夜公子,绾绾一直都很倾慕你,只要你肯娶我,哪怕不是正位夫人,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先斩后奏,生米煮成熟饭,父亲就不会让我嫁进落花城了。”云绾声泪俱下,楚楚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