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046章 不败的胜利者

    第1046章不败的胜利者



    无忧身体微颤,面上露出笑容。



    扶希被轻歌单手抱着,他伸出莲藕般的双手,搂住轻歌的脖颈,在轻歌脸上吧唧了一下,随之奸诈的偷笑。



    “轻歌,秦魁是二剑灵师,他身边还有五个从落花城来的二剑灵师,你不是对手。”



    无忧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秦魁之仇,我今日记下了,等他日恢复实力,定会找他,可你不行,你是四国王,你来玄月关是为了百姓苍生,千枝莲是秦家看中的,你抢走千枝莲本就犯了秦家的大忌,若是在与秦魁发生冲突,只怕秦家容不下你。”



    “我等不了那么久。”轻歌双眼里爬上猩红。



    她的人,他们也敢伤?



    “轻歌……”无忧无力shēnyín着,试图阻止轻歌,然而,眼前女子不为所动。



    她再次将虚无之境里的绛雷蛇和杀戮血狼给召唤出来,把扶希放在绛雷蛇身上,又扶着无忧坐上杀戮血狼,无忧惊慌,“你这是要……”



    “无忧,好好看着。”



    说罢,轻歌把死神网拿了出来,一分为二,分别将无忧与杀戮血狼、扶希与绛雷蛇捆住。



    轻歌拍了拍绛雷蛇,道:“等会儿趁乱出去,与归海雁汇合。”



    虽说她的两只兽宠暂时不会说人话,但还是听得懂的。



    绛雷蛇睁着铜陵般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轻歌,杀戮血狼也一副倔强的神态。



    轻歌微笑,道:“放心,我不会没事,圣元火山朱雀阵我都能逃出,区区秦魁,算什么?”



    “姐姐——”扶希嘟囔了一句。



    轻歌走过去,将扶希两鬓的碎发勾至脑后,“小希。”



    扶希扬起脸,双眼依旧无神,却笑的比那春日花儿还要粲然和煦,“姐姐永远都会是不败的胜利者。”



    轻歌笑了声,与无忧对视一眼,而后朝外走去。



    山洞口的甬道里,有七星阵法。



    她之所以能进来是因为七星阵法对她没有作用,并不是她有免疫七星阵法的能力,而是扶希布下的阵,于她,无效。



    轻歌戴好斗笠,眉间蓝焰之下,红光绽放,血魔花的煞气在疯狂攒动着,却见她周身邪魅,猩红缭绕,藏在袖口的báinèn双手,晶莹明洁的指甲,像是涂了红蔻,刹那间染上了殷红之色。



    仔细看去,斗笠黑纱被撩起,半张面具覆住绝色容颜,削薄朱唇,红如血!



    她走出了山洞。



    她站在山洞口,手一挥,精神之力出动,山洞口的火把和悬浮在火把上的大悲散全都化作灰烬,消散在无尽的幽风里。



    外头,秦魁总觉得晚上发生的事情,有不对劲的地方,便一直皱眉深思。



    因看见归海雁提前回来的龚耀祖站在秦魁旁边,也不敢打扰,便如门神般立着,宽厚布满老茧的手放在腰间宝刀上,双目炯炯有神,犀利似鹰隼般盯着洞口看。



    脚步声响起——



    将火势扑灭的两位一剑灵师女子,快步走了过来,英姿飒爽。



    二人站在秦魁面前,俯下上半身,行了个礼手,一名女子朝前走了一步,而后将手中的聚火草灰烬递给秦魁,“秦长老,经我二人查实,引燃火势的,正是此物。”



    秦魁伸出手,挑起不多的草灰,手指捻了捻,放在鼻下闻了闻,本就紧锁的眉头如今更是如同打了死结一般,完完全全皱成了一个川字。



    “这是……”



    “聚火草!”



    秦魁拍桌而起,怒不可遏,“来者何人,好大的胆子,竟敢戏弄老夫!”



    他终于明白是哪里不对劲了,火势也好,归海雁也好,都是暗处敌人使的调虎离山之计。



    第一招火势,调虎离山,他派出两名二剑灵师前去查看,接踵而来的第二招,混淆视线。



    归海雁的攻势措手不及,又是专门攻他,其他人的重心和注意力也必定会放在他身上,便忽略了山洞口,敌人趁乱进去,便能抢夺千枝莲。



    至此,秦魁还以为,暗中出手的那个人,目标也是千枝莲。



    轻歌的确是想要千枝莲,但她更希望无忧、扶希二人能够安好。



    秦魁一声怒喝而下,周边巨石碎裂成屑,飓风刮起,半山腰上背后的茁壮大树,倒了,化为刀剑般的木片,在狂风中如魔乱舞。



    秦魁双目赤红,可怕凶悍。



    他瞪着山洞口,咬牙切齿,怒从心头起。



    所有人的视线,此刻全都落定在山洞。



    在秦魁话音落下的时刻,他们看见山洞口装有大悲散的药瓶和熊熊旺盛的火把全被震成齑粉。



    一身夜行衣头戴斗笠的女子,从山洞内走出,皎洁月光之下,女子皮肤白皙,唇似染血,透过黑纱的双眼,更是充斥着杀戮和玄冰,



    她冰冷如雪,浓烈似火。



    有着不近人情的漠然,更是怀着杀尽百鬼的志气。



    “嘤嘤嘤……”



    女子发出刺耳尖锐甚是魔性的笑声,那笑声,传荡在巍峨险峻。



    五名一剑灵师与龚耀祖都把兵器给拔了出来,秦魁伸出手,按捺住他们。



    “姑娘是何许人也?”秦魁慈眉善目,那温和的双眼之下,却是披着人皮的魔鬼跳着死亡之舞。



    轻歌站在山洞口,一身墨黑,色彩神秘。



    她冷冷的看着秦魁,笑了几声,而后道:“本宫姓秦,名枝花。”



    当轻歌说完时,秦魁脸上的伪善彻底垮了下来,他无比的愤怒,双眼陡然瞪大,恨不得将轻歌给生吞活剥。



    轻歌笑的花枝乱颤,声音也与原来有很大的不同,尖锐妖媚了许多。



    从前身为佣兵在组织执行任务时,变声是最为基本的一项,施展起来,自然不在话下,轻而易举。



    只是秦枝花这个名字,就意味深长了。



    她有个习惯,便是得罪了一个人后,会彻夜研究那人的平生事迹和所处势力、亲人关系。



    当她完全了解敌人后,才有十足的安全感,能够把握住全局。



    据她所知,秦魁父亲滥赌成性,时常殴打其母亲,而秦魁的母亲,也是个心狠的,直接将他父亲给杀了。



    可以说,秦魁一生之中,敬爱钦佩的人不多,母亲是唯一一个。



    哦,对了,秦魁的娘叫做秦枝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