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054章 传家宝,声东击西!

    第1054章传家宝,声东击西!



    燕岭北山,轻歌独自一人。



    荣耀领主临走消失之际,留下一句话,传在空荡荡的山谷里,“从你北月抢来的粮食,毒死了百国联盟三千士兵,来而不往非礼也,接下来,你若是发现某件事情,别怪我不讲义气。”



    轻歌坐在山地上,一条腿伸直,一条腿曲起,背靠着庞然的归海雁,双手高高抬起,慵懒地抱着后脑勺。



    她仔细思索着荣耀领主的话,满脑浆糊,他在提醒她什么呢?



    第二次运往玄月关的粮食,是故意送给百国联盟和西寻的,那些粮食,都掺杂了不死花的毒药,一吃,必死无疑。



    即便是有谋有略的荣耀领主,也栽了一跟斗,当然,轻歌没打算用些许粮食打赢这一仗,那他就太低估荣耀领主了。



    不过是想让百国联盟的战士们,军心不振,自乱阵脚。



    如今,她疑惑的是,接下来,她要面对什么?



    荣耀领主虽说解了她的毒,救了她的命,似乎,与此同时还给她下绊子了。



    轻歌抿了抿唇瓣,仔细思索着,绞尽脑汁,却也想不出个所以来。



    摇了摇头,轻歌甩去脑子里的念头,低头看了看身上腥臭悚然的幽蓝液体,站在了归海雁脊背上,打了个响指,归海雁便掠向长空,湮没在浓郁的深夜里。



    在娘子江的上空停下,轻歌褪去衣裳,跃进了江水里。



    靠近燕岭北山的娘子江,澄澈干净,幽蓝液体自轻歌身上褪去,浮在江面。



    轻歌低下头,钻入江水里,矫健敏捷的游了起来,水里的生物在她身体两侧游过,似是嬉戏跳舞。



    唰——



    许久,轻歌脱水而出,冰肌玉骨,同时将空间袋里的衣裳拿了出来,罩在身上。



    衣裳血红,简单干练,中间束着封玉腰带,至于湿哒哒的头发,轻歌便用精神之火将水气蒸发掉。



    轻歌站在江边岸上。



    轻歌看了眼不断冒着气泡的江面,微微一笑,道:“小雁,回来。”



    说着,便见归海雁从水里冲了出来,往上飞的同时甩了甩一双羽翼,将羽毛里的水给甩了下去,像是洒下一场淅沥小雨,滴滴水珠落在溅在江面,激起一江的涟漪波澜。



    轻歌脚掌朝地上一点,身轻如燕,脚踩血魔花,掠了起来,站在归海雁的脊背上,负手而立,白发飘飘。



    归海雁载着轻歌,朝玄月关城内掠去。



    “魇,你之前是不是说过,魔灵毒火,除了麻痹神经让人慢慢失去知觉外,还有别的功效?”轻歌忽然问道。



    精神世界里,魇点了点头,“是这样的,但一时半会儿我也想不起来。”



    轻歌眉头紧蹙,另一个功效,是什么呢?



    兴许,荣耀领主话里的意思,还是出在魔灵毒火上。



    东边,犹如炽热火球般的太阳冉冉升起,山海之间,天地之间,一片暗红,以火球为中心,勾勒出美丽妖冶的画面,一只巨大的归海雁,从日出边缘走过,扑闪着翅膀,无与伦比。



    雁身上的人儿,脊背挺直如青松,眉眼如画。



    当东方的曙光洒落在苍茫大地时,轻歌似乎听见了兽吼之声,那声音,让人毛骨悚然,连灵魂都在震颤,并非因为害怕,而是头皮发麻的一种感觉。



    野兽声嘶力竭的同时,包含愤怒,怨恨,无奈,绝望。



    轻歌站在云巅之上,她垂眸看去,燕岭山脉,一个个小村庄,错落有致,一条条山路,阡陌交通。



    轻歌黛眉轻蹙,而后义无反顾的走了。



    “燕岭里,有很多高等魔兽。”魇的声音想了起来。



    “我知道。”轻歌道。



    “那……”



    “大悲散,魔灵毒火,再是高等魔兽,不难想象秦家和刘坤龚耀祖之间的那些勾当。”



    轻歌面容倨傲,淡漠的道:“有些秘密,也要有命去知道,我刚经历完一场大战,虽然荣耀领主治好了我身上的毒,但也元气大伤,若再去了燕岭,碰见秦魁他们,岂不是自找死路?那时,他们就算自损八百,也要杀我不可,我想,知道那些秘密的人,大多数都已经长眠于地下了。”



    魇听得轻歌的话,笑了。



    当然,他只是一副骷髅架子,笑与不笑差别不大,无非就声线改变了些。



    自迷雾森林的学院一战后,可以说,他与夜轻歌是相依为命。



    这一年的时间里,他见证了她的成长,如今做事,虽说还是会由情绪主导,但那是她的骨气,而更多的是成熟魅力,沉稳面对。



    不多时,归海雁便到了玄月关。



    关外,轻歌让归海雁恢复人形。



    看着面前眼含秋波娇滴滴的姑娘,轻歌想起那威武霸气的归海雁,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呢。



    “走吧,回去,不要惊动任何人。”轻歌道。



    归海雁点了点头。



    而后便见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掠进了关内,进入刘府。



    一进府内,轻歌便发觉气氛有些沉重。



    轻歌一把抓住巡逻的林崇。



    林崇就要拔出刀来,见是轻歌,当即讪讪的笑了,“老大,是你啊。”林崇看了看轻歌身后的人形归海雁,挤了挤眉,“小雁姑娘。”



    归海雁害羞的低下头。



    “发生什么事了?”轻歌问。



    “还不是那刘坤,说是传家宝不见了,也不知怎的,在朝阳公主身上找到了。”说到此事,林崇便满脸怒容。



    “什么传家宝?”



    “一块破石头,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感情一个夜壶都会被他说成古董。”林崇闷哼了一声。



    “不要管朝阳的事,带着人,观察周围,看见有人要溜进来,不要去抓,最好不要让他发现你们已经知道了,看清他们最后进的屋子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悄悄杀死。”轻歌虚眯起眼,道。



    “老大,你的意思是,污蔑朝阳公主其实只是个吸引大家注意力的幌子,其实是声东击西,另有行动?”林崇讶然。



    “不然你以为他刘坤好端端的为何要去污蔑朝阳?”



    轻歌扬了扬眉,而后朝会客大厅的方向走去。



    林崇看着轻歌背影,热切崇拜,五体投地。



    会客大厅里,李沧浪、徐炎、杨智、屠烈云等人都在,刘坤坐木椅,端着茶,一脸老实模样,偏生有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



    “朝阳公主,若你想要这琉璃玉,直接跟下官说就行,就算是传家宝,也得送给公主不是?”



    刘坤坐在侧位上,摆着主人的态度,将手上的茶杯放下,笑望着殷凉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