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098章 群雄荟萃的时代

    第1098章群雄荟萃的时代



    轻歌坐在秋千上,眉头轻蹙,问:“香姐,你说,王法是什么?”



    “王法是正义,是公道。”明日香站在轻歌后边,一面推一面道。



    “正义公道么?”



    轻歌垂着眼皮,看着秋千下的泥泞路,若有所思。



    她双手抓着秋千两侧的藤蔓,忽的仰起头,看向明日香,道:“成王败寇,弱肉强食,唯有强者,才是王法。”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都是天经地义的,仁慈和慈爱,并不能赎罪。



    杀无辜之人,便是有罪,杀数以千计,数以万计的百姓、魔兽,那便是罪大恶极,十恶不赦!



    刹那间,轻歌双眼之中迸射出强烈的凶光。



    她像是亡命之徒,萧杀凛冽。



    明日香低头看去,推秋千的双手僵住,许久,明日香轻笑一声,道:“是啊,强者才是王法,才是公道,当今世上,称王之人若心怀仁慈,百姓便能安居乐业,若他暴戾无常,百姓便也诚惶诚恐,生活在阴云之下。”



    “如此,若真正心怀苍生,便要提着刀,杀上九天,坐上那宝座,洗涮天下罪恶。”轻歌虚眯起眼,唇角上扬。



    这是崇尚凝神聚气的大陆,这是群雄荟萃的时代,若想人人都得安宁,在安宁之前,必须经历杀戮。



    轻歌攥着藤蔓的双手紧了紧,若只有走上九重宫阙才能为众生说话,让有罪之人得到该有的惩罚。



    那么,她不介意搭上一条命。



    满腔孤勇,末路狂花,过五关,斩六将,上天阙!



    “你啊……”明日香浅笑。



    现在的相处,总让她想起两年前那个叫做无名的女子,一如既往的狂妄呢。



    “你跟屠大哥是怎么回事?”轻歌皱眉,问。



    曾经,明日香跟她说过,把屠烈云睡了。



    因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她一时间也没注意到,现在静下心来,发觉屠烈云与明日香的感情甚是尴尬,便想起来了。



    “还是那个样子。”明日香神态落寞。



    “你跟屠大哥睡过,是不是?”轻歌从秋千上站了起来,回过身,隔着摇晃的秋千,眼神犀利的看向屠烈云。



    明日香眸光闪动,她敛起神色,垂眼,睫翼在眼睑上铺出深深阴影,“酒醉过后的事,他并不知情。”



    轻歌眉头紧蹙,如此说来,明日香和沐盈盈有些相似,不同的是她能感觉到沐七对沐盈盈的感情,奈何在世俗之下,丧失了爱的勇气。



    屠烈云她却是看不懂……



    “去跟他说。”轻歌道。



    明日香猛地看向轻歌,闪躲,胆怯,“如若,被拒绝了呢?”



    “那就重新站起来,放下这份感情,去吧,孤注一掷,输赢都好。”轻歌道。



    明日香沉默着,似是在犹豫挣扎,双手紧紧攥着,沉吟半晌,明日香鼓足了勇气,问:“屠烈云在哪?”



    “这会儿,应该和徐兄他们在正堂议事。”见明日香想开,轻歌便也欢喜。



    就当是最后的勇气。



    她不赞成在爱情卑微,可以追求,不撞南墙不回头,但,连尊严都没了的爱情,也不值一提。



    当然,众生相,千种人,百般样,各有各的活法。



    轻歌话还没说完,明日香便如一阵风,脚底抹油似得走了。



    轻歌望着明日香的背影,侧着脑袋,微微一笑。



    明日香一路狂奔,就差没飞起来。



    正堂的门是关着的,明日香快速将门打开,屋内目光,齐刷刷汇聚在她身上。



    徐炎、李沧浪、虎子等人都在……



    明日香一眼便看见了屠烈云。



    只要有屠烈云在的地方,屠烈云仿佛会发光,吸引着她。



    明日香威猛走来,站在屠烈云身侧,双手“啪”的一声撑在桌上,她俯下上半身,某处呼之欲出,让人热血膨胀。



    “屠烈云,我有话跟你说,现在,跟我离开。”明日香冷冷的道。



    旁侧,虎子打了个寒颤。



    “就在这里说吧。”



    屠烈云眼神自明日香胸前一扫,皱了皱眉,而后撇过头看向别处。



    面上波澜不兴,心里头却暗自腹诽。



    也不知道多穿点,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跟他一样能经得起诱惑。



    “你走不走?”明日香嗓音凛然,问。



    屠烈云目光浮动,不言。



    明日香不怒反笑,伸出手,将右腿受伤的屠烈云给横抱了起来,盛气凌人地朝外走去。



    一屋子的人,都目瞪口呆,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香姐威武,霸王硬上弓啊!”虎子竖起大拇指。



    明日香抱着屠烈云,径直朝外走去。



    “放我下来。”屠烈云皱眉,道。



    沿路的丫鬟侍卫,都惊奇的看着这一幕。



    明日香抱着屠烈云走至自己房间,一脚踹开门,走了进去,便把门关上,再往里走,直接把屠烈云摔在床上,而后俯身上去,眸光氤氲,近在咫尺,暧昧的看着屠烈云,“屠烈云,吃干抹净了就想跑,不带这样的吧?”



    “什么意思?”屠烈云沉下脸。



    明日香冷嗤:“睡了我,不娶我,装失忆,演戏不错嘛。”



    当然,明日香是清楚屠烈云不知情的。



    屠烈云酒量很好,要么不醉,可一旦醉起来,甚是厉害。



    “何时的事?莫要胡诌。”屠烈云伸出手,想要推开明日香。



    明日香的话,却止住了他的动作,“在长云山的时候,你忘了吗?”



    屠烈云浑身震悚,错愕不已。



    长云山执行佣兵协会任务时,的确有一日喝醉了,第二日醒来屋子里一片凌乱,空气中都弥漫着旖旎之气。



    不过,床上只有他一人,前一晚的事,他却一点儿都想不起来……



    明日香抓住屠烈云的手,放在自己胸前,另一只手,扯开衣裳,秀色可餐。



    虽说明日香皮肤不似闺秀小姐的白皙如雪,但偏黝黑小麦的颜彩,有一种野性,让人生起征服欲。



    屠烈云看着眼前一幕,只觉得脑子充血,一把推开明日香,“胡闹。”



    明日香跌倒在地上,低着头,冷笑,“果然,还是输了吗。”



    她面如冷霜,从容地整理衣裳,而后站了起来,看向屠烈云,眼神漠然,“屠烈云,已经够了,到此为止吧,从今往后,我绝对不会再对你造成任何困扰,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她曾以为,会撕心裂肺,然,当她把话说出口时,竟是意想不到的洒脱,除了满心失望以外,只剩下疲惫。



    她寂然地朝外走去,绝不回头。



    那一瞬,屠烈云无比的恐慌,好似要失去什么。



    心里有个声音在咆哮,等她走出这扇门,那明日香,就真的不再是屠烈云了。



    屠烈云从床上下来,一瘸一拐地走过去,伸出手,自后面抱住明日香。



    明日香身体震颤,回头瞬间,迎接她的,是炙热缠绵的吻。



    明日香闭上眼,伸出双手,热情地环着屠烈云脖颈,泪水自眼角流出,兴许是喜极而泣。



    时光未老,一切,都还来得及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