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168章 灵乳

    第1168章灵乳



    魔琼感受到轻歌身上爆发出来的强烈杀意,一怔,旋即笑得更加怪异。



    墨邪和夜轻歌,他们是彼此的软肋。



    然而,让魔琼失望的是,轻歌只顿住一下,便继续往前走,洒脱桀骜。



    魔琼半眯起一双杏眸,良久,忽然道:“夜轻歌,你可知落花毒?”



    轻歌再次停住,玉手往后挥去,明王刀破空而出,沿着魔琼侧脸,深入墙壁。



    一瞬间,魔琼浑身紧绷,胆寒惧怕。



    她怔在原地,看向轻歌,暗夜浓郁,月下销魂,那人在斑驳树影下,缓缓回头,凛冽眸光,扫向魔琼,“本王若想杀你,你现在,就已经死了。”



    嗤笑一声,轻歌转身便走,把明王刀收回来时,冷声道:“墨邪如何,与本王何干?”



    虽是如此说,但那满腔的怒意,从何而来?



    落花毒——



    墨邪——



    难不成是墨邪中毒了?



    落花毒是四星大陆十大奇毒之一,排在首位,难以解毒。



    魔琼靠着墙壁,冷冷的看着轻歌背影。



    而后,嘲讽一笑:“当真不在乎墨邪吗?哪怕那个男人身陷权利漩涡,成为各大世家的玩物,甚至因此中了落花毒,也不在乎吗?”



    轻歌抬起脚,跨过门槛。



    魔琼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她却毫无动静,不露声色,进了刘府旧宅。



    魔琼耸了耸肩,转身就走,身影湮没在夜色里。



    好戏,这才刚刚开始。



    墨邪中落花毒,知道的人不多,墨邪自己也有意回避,不让人知晓,甚至大发雷霆,不让消息传出落花城。



    魔琼清楚,墨邪不想让夜轻歌知道。



    她之所以跟夜轻歌讲,也不是想让夜轻歌去救墨邪,当然,魔琼潜意识认为夜轻歌就算去了,也无能为力。



    在落花城,一个夜轻歌,背后没有靠山,仅仅有着四国王的身份而已,无非是小打小闹,最后惨败而归。



    魔琼只是想看到夜轻歌痛苦,墨邪为她走进落花城,却身中落花奇毒,日渐消损,夜轻歌若是知晓,必然自责愧疚。



    夜里,魔琼发出一道诡异笑声。



    轻歌进刘府旧宅,走了几步后,忽然翻墙出去,几起几落间,踏风而行,在天鹰阁门前停下。



    她直接找到管事,上了天鹰阁二楼。



    “四国王。”



    天鹰阁管事看见轻歌,笑眯眯迎接,“粮草兵器这几日就会运往天鹰阁,王上可要做好准备,关于峭壁草根上的毒,今日来消息了,林阁主还在劝说那位炼丹师,炼丹师不为所动,并不想来玄月关,但是他已经确定了峭壁草根上的是何种毒,小的正要去刘府旧宅找你,没想到王上有先见之明,先一步来了。”



    “先不谈峭壁草根,本王有几件事需要你处理。”轻歌在椅上坐下,道。



    主事谄媚的笑着,点头哈腰,“王上请讲。”



    “去查查落花城城主义子墨邪,看看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或者是中了什么毒,另外,把关于落花毒以及落花城各大世家势力分布和玄月关镇关将军掌控兵力的详细资料给我。”轻歌道。



    主事讶然,不过还是卑躬屈膝的答应。



    “好,现在说说峭壁草根的事,上面有什么毒?”轻歌问。



    提及峭壁草根,主事嘿嘿一笑,脸颊可疑的变红,“这个,有点羞于启齿。”



    “怎讲?”轻歌皱眉,狐疑的看着主事。



    主事干咳一声,道:“王上,四大帝国,历史悠久,宫廷向来寂寞,皇家院墙里有许多秘密,诸位皇帝时常吃那大补的药,夜夜笙歌,倒是妃子们,力不从心,后来,一位术士炼制出灵乳,献给妃嫔惠氏,惠氏便是靠着这灵乳,坐上皇后之位。



    除了灵乳外,峭壁草根里还有一味毒药,叫做银霜水,乃是剧毒,头痛之人,便是用银霜水以毒攻毒,银霜水治疗头痛有很好的效果,但副作用是,头痛会频繁发作,而且更为厉害,如此,食用之人便会产生依赖性。”



    顿了顿,主事又道:“据说,当年药剂师之所以会炼制银霜水,正因为受到了落花毒的启发。”



    关于灵乳,主事避重就轻,说的很含蓄。



    永生石里,响起英武侯的声音:“灵乳,后宫三千佳丽之间流传的药物,服食灵乳者,身体会渐渐掏空,一颦一笑,皆是千娇百媚,风情万种,沦陷放纵,房中之事,游刃有余,能拴住皇帝的心。”



    轻歌眸光跳动。



    通俗点讲就是,服用过多的灵乳,能让清纯女子水性杨花,成为dàngfù。



    “本王知道了。”轻歌道,“去吧,把资料找来,再好好查查墨邪。”



    她不知墨邪中落花毒是不是真的,会不会是魔琼下的一个套,只能动用天鹰阁的实力查探。



    主事作了作揖,而后告退,去拿落花毒的资料。



    轻歌本想问下关于圣龙盘的,不过,虽说天鹰阁渗透进了很多势力,但秦家也不是善茬,只要有心,便能调查到圣龙盘,再找到她。



    至于灵乳——



    轻歌眯起眼睛,杀机隐隐。



    是谁,让她服食银霜水和灵乳,银霜水也就罢了,为何要加上灵乳?



    怪不得近日来,她觉得身体发生了奇怪又微妙的变化,因头痛症过于强烈,她倒没有注意,如今想来,灵乳才是潜在的威胁。



    怪不得柳川会如此嚣张,原来得知她服食灵乳。



    下三滥的招数。



    轻歌冷笑。



    想起柳川那张猥琐至极的脸,哪怕胃里空荡荡,轻歌也没有食欲,甚至作呕。



    “竟然是灵乳,灵乳也算是帝国禁药一种,太恶心了。”



    魇嫌弃的道:“等找到背后之人,定要让他一日三餐都吃灵乳和银霜水才好。”



    只要一想到轻歌受头痛之苦的样子,魇就恨不得冲出精神世界,与那只敢在背后下手的人大战三百回合。



    不多时,主事便把关于落花毒、落花城各大世家以及玄月关将军势力、兵力分布的资料带来,厚厚一叠,放在轻歌桌前,“王上,里面的记载很详细。”



    轻歌把这些资料收回虚无之境,“可能找到灵乳和银霜水的解药?”



    主事犹豫了会儿,道:“很难找,灵乳是禁药,银霜水是剧毒,除非有炼丹师愿意炼制出解药,不过,王上若想要的话,天鹰阁愿倾其所有,为王上找到解药。”



    轻歌垂眸,“除了找解药外,顺便调查下炼丹府,以及比较出名的炼丹师。”



    “是。”



    “别让任何人知道本王来过。”



    她并未下楼,走至窗前,窗门敞开,她一跃而起,窜了出去,疾如风,快似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