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203章 奔雷掌

    第1203章奔雷掌



    此刻,李沧浪等人,都提起兵器,朝永夜生冲去,把永夜生包围。



    十次攻击,什么概念!



    不是他们不信任夜轻歌,只是,落花城城主太强大了,不过,哪怕落花城城主再强大,敢欺他们的王,该死!



    轻歌看着那些骁勇善战的英雄们,瞧,这些都是她的追随者,都是她的兄弟,哪怕天塌下来了,她还有他们,不惧生死,无怨无悔的跟在她的身边。



    李沧浪等人的兵器,全都指着永夜生。



    一双双眼睛里,透露出不屈的神采。



    嵇华扶着金蝉子站在一边,震撼的看着这一幕。



    王和士兵,竟然能情深意重到如此地步。



    无数人,甘愿为了她前仆后继地踏上死亡之门。



    金蝉子朝轻歌看去,她站在那里,身体微微拱起,像是即将陷入恶战的铁豹。



    她嘴角含着笑,眸光清寒凉薄,双眉凌厉,红唇紧抿。



    永夜生站在高处,一如既往,在他眼里,李沧浪等人,都是小喽啰。



    永夜生意味深长的看着轻歌。



    “都给本王退下!”



    轻歌薄唇翕动,几个字,言简意赅,威仪八方,震慑六合。



    “小主子。”



    “老大。”



    “王上。”



    “……”



    他们,不甘心的看着她。



    轻歌面不改色,再次道:“退下。”



    李沧浪等人面面相觑,最终,抵不过轻歌的固执。



    她是四国王,她的话一言九鼎,没人可以忤逆。



    他们,慢慢往后退。



    轻歌眼眸氤氲,她把灵气灌入四肢百骇,血魔花的煞气都涌动着在皮肤表层,她双脚脚掌稳稳踩在地面,摆出防御姿态。



    “城主,请开始吧。”轻歌目视永夜生,道。



    永夜生漠然的看着轻歌,双眼,深不可测。



    他双手负于身后,直到轻歌声音响起,他才缓缓抬起右手,右手掌心朝着轻歌,隔空一掌打过去,便见永夜生掌心游走紫色电丝,八道光刃闪烁而出,直接击向轻歌。



    速度快到极致,势不可挡。



    奔雷掌!



    永夜生的拿手绝招,一掌打出,能打出八道光刃,相当于八次攻击,第二掌打出,足足有十六道光刃,如此叠加。



    “城主很认真,竟然一出手就是奔雷掌。”魔琼皱眉,道。



    就算夜轻歌突破了二剑灵师,也没必要如此认真,即便她喜欢看着夜轻歌受到折磨,可永夜生对夜轻歌的重视又让她心生嫉恨。



    女人,往往如此矛盾。



    秦魁手里捧着水晶盒,灰浊的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夜轻歌和永夜生看,道:“城主很重视夜轻歌,当初城主特别重视墨邪,墨邪与夜轻歌关系亲密,若夜轻歌能够承受住十次攻击,那么,她在落花城,也有一席之地,永夜生城主会护着她。”



    世人皆知,永夜生总是招揽天下英雄,各路豪杰。



    柳川双眼一亮,“有城主的庇护,夜轻歌是不是可以回到阎家?”



    柳川沾沾自喜,喜上眉梢,甚至有些得意忘形。



    他捡到了个宝啊!



    这么厉害的女人,陈琳哪里比的上?



    魔琼皱眉,冷冷的睨了眼柳川,“柳川,夜轻歌是阎碧瞳的女儿,她不可能回到阎家,阎家也不欢迎她,现在谈庇护还太早,起码得等到她熬过十次攻击再说,别说十次了,城主三次进攻,就能把她打趴下。”



    “不一定。”旁侧,传来一道声音。



    魔琼斜睨过去,见是陈琳,有些不悦。



    “夜轻歌,不会倒下的。”陈琳道。



    魔琼虚眯起眼睛,嗤了声:“当了biǎozǐ还想立牌坊?”



    在魔琼的印象里,陈琳是嫉恨夜轻歌的,如今,却为夜轻歌说话,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秦家几人谈话间,八道奔雷掌的光刃,全都冲向轻歌。



    前三道光刃,迎面打来。



    轻歌双手成拳,两拳轰出去,察觉到强劲的力道,轻歌皱了皱眉,不断灌入灵气,当三道光刃被她的拳头震裂时,后面五道光刃,接踵而至。



    光芒一道比一道耀眼,神秘莫测的暗紫色,电丝游走的刹那,闪烁危险。



    奔雷掌的光刃,一道强过一道。



    轻歌接下第七道时,基本上已汗流浃背,在她接下攻击的瞬间,光刃自带的电丝进入她的身体,试图瓦解她的灵气防御。



    若是没了灵气,她基本上一道光刃都接不了,内外呼应,两种攻击,让轻歌有些力不从心。



    轻歌咬了咬牙,直接让血魔花煞气吞噬掉身体内的电丝,同时,她凝视着闪来的第八道光刃,双手为掌,击打出去,跟永夜生奔雷掌的光刃硬拼硬。



    手掌上的灵气防御,渐渐被破开,轻歌敏锐地把丹火内的灵气都灌入掌心。



    然而,第八道光闪,力量太强。



    轻歌咬紧牙关,与之较量。



    嗤嗤——



    两道声音响起,她的掌心,破开了好大的口子,像是被烧焦了。



    轻歌忍着剧烈疼痛,一双手,硬生生攥住光刃,直接将其拗断。



    光刃拗断时,强烈的冲击让轻歌不断后退。



    轻歌退至最后,堪堪稳住身子。



    她摊开双手,低头看去,掌心和十根手指,血肉模糊,甚至有些焦黑,偶尔闪过紫色电丝。



    嗒——嗒——



    鲜血沿着轻歌的手,滴落在地上。



    她额上都是汗,汗珠落在睫翼上,微微颤动。



    轻歌想要用雪灵珠治愈之力愈合双手的伤口,却是发现,她的雪灵珠,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遏制住了。



    轻歌抬眸,朝永夜生看去。



    永夜生果然对她了如指掌,在发起第一道攻击的同时,暗中释放了另一股力量,进入她的体内,遏制住雪灵珠。



    轻歌虚眯起血腥凛冽的眼。



    没有雪灵珠,她想扛住十次攻击,有些堪忧。



    不过,她不会就此认输的。



    轻歌迈动双腿,往前走了十几布,停下,扎好步子,双手成掌,一前一后,指缝贴合。



    “不愧是落花城城主,奔雷一掌,非同凡响。”轻歌笑道。



    若不是她那一双血肉模糊的手,世人甚至会以为她还有那赏花观月的闲情雅致。



    虽说永夜生第一道攻击就把轻歌逼到如此地步,双手几乎都要废了,但世人看来,她那百折不饶,宁死不屈的精神,感染着千秋万代的人、



    杀戮血狼拱起脊背,双眼越来越红。



    他不顾一切,冲向永夜生。



    他要吃了这个男人。



    他要他死。



    “小狼!”轻歌怒喝。



    杀戮血狼的身子跃过高空,听得轻歌的声音,想起那一双倔强的眼,杀戮血狼艰难地扭转身子,离开永夜生的方向,就地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