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205章 自创武技

    第1205章自创武技



    永夜生的第三次攻击,即将开始。



    无数人的心,此刻都提到了嗓子眼,担心,忧虑。



    荣耀领主站在远处,看着伤痕累累依旧狂妄自若的夜轻歌,他忽然觉得,他不配做夜轻歌的敌人。



    永夜生毫不犹豫,一鼓作气,把奔雷掌打出,这一次,有三十二道光劈向轻歌。



    夜色正浓郁,月光皎洁。



    轻歌看向那三十二道光刃,眸光轻闪,她双手攥成拳头,两拳凌空打出,拳芒阵阵,便见两道血色拳影打了出去。



    金蝉子看见这一幕,好生惊讶。



    “怎么了?”嵇华问。



    金蝉子道:“轻歌这丫头应该没有学过武技之类的,武技特别稀罕,你仔细看轻歌打出去的拳风,跟永夜城主的奔雷掌有异曲同工之妙……”



    说至此,金蝉子顿住,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大师,你的意思是说,小夜这一记拳头,是根据奔雷掌打出来的,也就是说,这是她自创的!”嵇华惊骇道。



    他以为,小夜在炼器领域已经有了超高的天赋,没想到,在武学武技方面,也有突破,自创武技,常人想都不敢想,她却在防御时做到了,太惊奇了。



    不仅仅是金蝉子,秦魁和永夜生都看出了,轻歌打出的拳法,是自创的。



    永夜生的双眼,此刻终于有了起伏波澜。



    半空之上,奔雷掌的三十二道光刃与轻歌的两道影即将碰面,交汇。



    霎时,众人惊骇。



    他们看见,两道血红拳影,像是绽放的血魔花,变化成四道,而后,八道,十六道,三十二道!



    三十二道血魔拳的拳影与奔雷掌的三十二道光刃相碰的那一瞬,好似山崩地裂,天欲摇晃,惊人的气势绽放,天和地,好似被一分为二,半面紫,半面红,吞天沃日,轰隆隆之声响起,灵气在高空鼓荡,形成龙卷风,尘烟全被卷起。



    一道巨大声音平地惊雷般炸起,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灵魂受到了冲击。



    最终,奔雷掌的光刃瓦解了血魔拳影,最后,袭向轻歌。



    那一击,可谓惊天动地。



    紫色的光,将夜轻歌湮没。



    是生是死,还很难说。



    “果然如我所料,夜轻歌熬不住三击。”魔琼笑了声,有些张狂。



    “死了吗?”秦魁紧盯着紫光耀眼处,“没有感受到夜轻歌的生机,难不成死了?”



    秦魁忽然觉得有些惋惜,两年来,他在夜轻歌手中吃过无数亏,他还没有跟夜轻歌算账,她就死了?



    魔琼挑了挑眉,“不死也残,奔雷拳的三十二道光刃,就算是三剑灵师,也会被摧毁,而这,就是落花城城主的能力。”



    魔琼有些热切的看着那图浓郁旺盛的紫光。



    等紫色光芒散去,她便能看见落魄狼狈的夜轻歌,这一次,夜轻歌将跌入泥泞,再也不能翻身。



    想至此,魔琼有些雀跃。



    只是,笑意才爬上脸庞,就已凝固。



    魔琼瞳眸紧缩,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



    但见,紫光消散,中央之处,那人身着轻铠,系着金色披风,犹如一把远古宝剑,站的笔直。



    顿时,万众欢呼。



    深夜,欢呼之声,却在玄月关关外响起。



    所有人都高声呐喊,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在喊些什么,只是想宣泄心头的兴奋罢了。



    可下一刻,大伙儿皆是不约而同的沉默了,甚至,心情很是沉重。



    所有的视线,都汇聚在轻歌身上。



    轻歌嘴角,溢出鲜血。



    她紧抿着唇,想把血咽下去,然而,涌上咽喉的血太多了,到了最后,她张开嘴,直接一口喷出来。



    她的脸,在明月光下,惨白的可怕。



    轻歌极力的睁大眼,眼前的景象,那么模糊,她有些看不清楚,轻歌觉得自己意识也有些涣散。



    能够彻底摧毁三剑灵师的攻击,被她给扛了下来。



    轻歌决定闭上眼。



    “城主,继续。”轻歌道。



    她往前走了几步。



    一些女子,看着轻歌的脚印,皆是惊的张大嘴,复又抬起手捂住嘴。



    轻歌足足走了三步,每走一步,她身上流出的血,便在地上凝为血泊。



    她穿着那坚固的轻铠,没人知道,她的身体,承受了怎样的打击。



    直到鲜血的颜彩染红了众人的眼,他们才知,她没那么轻松,她在用命拼搏,尤其是那一双手,经过三次攻击后,已经惨不忍睹了。



    殷凉刹双眼彻底红了,泪水止不住的流出,她朝轻歌跑去,从空间袋里拿出软布和药剂,想要为轻歌治疗伤口。



    轻歌侧对着殷凉刹,道:“回去。”



    “轻歌。”殷凉刹歇斯底里的咆哮。



    “没听到我的话?”轻歌双眼依旧紧闭。



    在抵抗永夜生的三次攻击时,轻歌虽身受重伤,但也激发了她的潜能,只要用暗黑术护住心脉和丹田,等十次攻击之后,启动雪灵珠的治愈之力,她依旧安然无恙,神采飞扬。



    殷凉刹双手抓着软布和止血药剂,她看着轻歌,泪流满面。



    她转过身,背对着轻歌,走回去几步。



    突然,殷凉刹朝轻歌跑去,她站在轻歌面前,拉着轻歌的衣袖,声音有些哽咽,“轻歌,我们回去好不好?”



    轻歌双目紧闭,不言。



    脚步声响起。



    邢荼蘼的走至殷凉刹的面前,拽着殷凉刹的衣襟,走至旁边。



    殷凉刹泪眼朦胧的看着邢荼蘼,她想挣脱开邢荼蘼的束缚再朝轻歌走去,试图说服轻歌,奈何,邢荼蘼把她控制得死死的。



    “你不懂她。”邢荼蘼道。



    “什么意思?”殷凉刹问。



    “不要去干涩她的决定,要是失去五千头高等魔兽,接下来,就会面临死局,她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自己,朝阳公主,你只要等待着,为她的胜利欢呼就行。”邢荼蘼松开殷凉刹的衣襟,道。



    “可……还有七次,她承受不住的。”



    “你难道就这么不信任你们的王?”邢荼蘼冷冷的道。



    闻言,殷凉刹怔了怔。



    是啊,两年时间,她创造了无数奇迹。



    就算对手是永夜生,她也应该相信她。



    殷凉刹再次看向轻歌,轻歌双目紧闭,站在冷风中,纤细身影,仿佛随时会被风吹倒,偏生屹立千万年,不可动摇。



    这,就是她的魅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