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237章 金絮其外,败絮其内

    第1237章金絮其外,败絮其内



    “外婆,你觉得我会是牺牲自己而拯救苍生的人吗?”



    轻歌勾唇一笑,笑靥如花,眸色晦暗不明,淡薄的看着祖爷。



    祖爷目光意味深长,“难道不是吗?你可是四国王,你为了四大帝国都愿意付出,更别说是苍生。”



    “使命与牺牲无关,与责任无关,与其说是为了四大帝国而付出,倒不如说是为了自己,四大帝国那是我的责任,我只需做好我应尽的责任的即可,其他,与我不相干。”



    轻歌淡淡的道:“天下人的命是命,我夜轻歌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果然,跟你母亲一样倔强。”祖爷说。



    “可惜,母亲已经死了,甚至还未享受过天伦之乐。”轻歌道。



    这一句话,也是在她试探祖爷。



    双瞳暗绿之事,如果不是因为五行天赋,若是与精灵有关的话,只能从血脉上下手。



    而且,她一直觉得阎碧瞳没有死,尤其在焚月殿屏风世界里。



    阎碧瞳说救她,声音虽像穿越了几个世纪般缥缈虚无,但她总觉得,很真实。



    夜惊风都没死,还在诸神天域,兴许,阎碧瞳也还活着。



    祖爷停下脚步,拄着蛇头拐杖。



    几番言语下来,可以看出,夜轻歌是个很聪明的人,该狂妄时比谁都嚣张,该内敛时也比谁都沉得住气。



    她有很大的野心,她也不加掩饰。



    看起来,与阎碧瞳有几分相似,两人却又是完全不一样,不同的风格。



    一个惊艳,一个冷傲阴郁。



    阎碧瞳虽天赋异禀,实力很强,但杀人不过头点地,所以,她不会把事情做的很绝。



    就算是生死仇敌,也会留对方一口气。



    祖爷也教训过她很多次,然而,性子使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过,并没有多少人会记她的情,反而会更加恨她。



    夜轻歌则不同,她一直蛰伏在暗处,若是动手,必然一击致命。



    所谓斩草除根,否则祸患无穷。



    祖爷温和的笑了,她转过身子,面朝夜轻歌,说:“孩子,你没有想过,你母亲,或许没有死呢。”



    “没死?”轻歌瞳眸紧缩。



    “吓到了吧。”



    祖爷轻笑两声,“都过去十七年了,如果没死,早该出来了,只怕尸体都已腐烂,只剩下森森一副骨骸。”



    轻歌垂下眼皮,不动声色,也不说话。



    显然,方才那一番话,祖爷若有所指。



    然而,她吊足了轻歌的胃口,却不说到最后。



    轻歌嘴角噙着一抹凉薄的笑,祖爷不说,就是想要轻歌掉进她的陷阱,让轻歌主动问,这样的话,轻歌就落入下风,跟着她走了。



    一般来说,好奇心害死人。



    轻歌虽好奇,不过,既然祖爷不说,她也不会去问。



    她相信,若祖爷想说,就算她不问,也会说的。



    祖爷看着不说话保持沉默的轻歌,暗暗赞赏,倒是个沉得住气的孩子。



    比起阎家许多年轻人,都要出色。



    这也难怪,年纪轻轻就是二剑灵师,成为四大帝国的王,没点真本事,光靠运气,是做不到的。



    如此,一老一少,在阎家大院,闲庭漫步,聊着古往今来的那些趣事,再时不时试探一下彼此。



    每每与老人相遇的年轻一辈,都会恭恭敬敬喊一声“祖爷。”



    走着走着,祖爷忽然说,“孩子,你有没有兴趣来阎家?”



    “我会考虑的。”轻歌含糊其辞。



    未来,解决掉迦蓝之事,她不来落花城,就会去幽冥岛。



    落花城的话,落脚处只有两个地方,城主府和阎家。



    永夜生不是什么好人,但好歹墨邪在城主府呆了两年,也不至于陷入逆境,反倒是阎家,虽说是她的外祖,却很陌生。



    而且,今日与祖爷畅谈一番后,她更不愿来阎家。



    祖爷对她的邀请,像是在魅惑她,一步步,一环环,先让她走进阎家,再做其他打算。



    未知的危险,处处是荆棘,轻歌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自然不会踏入虎狼之窝。



    “怎么,阎家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祖爷一改之前的仁慈,面目冷峻肃然,含着一丝怒意。



    语气不容置疑,不怒而威。



    而这,才是阎家祖爷的风范,她的真面目。



    轻歌面不改色,不动如山,她微微颔首,双手抱拳,道:“诚如方才所说,孙女肩上背负许多责任,所以不敢好高骛远,如果孙女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就算来了阎家,不过也是一颗毒瘤。”



    祖爷挑了挑花白的眉。



    这两年来,她一直在暗中收集夜轻歌的资料。



    据说,夜轻歌是个易怒的人。



    在她面前,夜轻歌深藏不露,也没有任何惧怕,更别说心有不甘。



    看似清冷,实则骨子里藏着厮杀的刀。



    祖爷皱眉,她阅人无数,头一次发觉,她看不懂一个年轻晚辈。



    看似嚣张跋扈,杀人成瘾,实则内里有一颗八窍玲珑心。



    见轻歌没有硬来,祖爷又成为那个和蔼老人,淡淡的笑着,“既然如此,你先去做你该做的事,阎家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兴许,你就是阎家的下一个祖爷。”



    轻歌眸光一闪,蓦地提高警惕。



    祖爷言下之意,是想让她成为未来阎家的主宰。



    以轻歌的天赋,放在阎家,那也是熠熠生辉的。



    可重点是,祖爷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世上只有一个祖爷,绝无第二。”轻歌道。



    祖爷笑的灿烂,“你这孩子,嘴甜得很。”



    “孙女只是就事论事。”轻歌道。



    “外婆年事已高,迟早要进那冰冷的棺材。”



    祖爷神情落寞,“阎家各系,都是些不中用的人,一个个,明争暗斗,阎家看似繁华,站在落花城巅峰,实则金絮其外败絮其内,不堪一击。”



    祖爷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阎家全靠她一个人支撑



    轻歌眸光闪烁,看着祖爷,那凌厉的眉目,几乎能够想到,祖爷年轻时是一个怎样风行雷厉的人。



    “外婆,阎家会越来越好的。”轻歌说。



    阎家未来发展,是好是怀,与她无关。



    只不过,她一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若非意志力坚定,她甚至会掉进祖爷陷阱,认为祖爷只不过是个孤寡无依寂寞无奈的年迈老人。



    事实,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