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298章 侵略者

    第1298章侵略者



    秦家来人——



    轻歌眸光,骤然变得阴寒。



    她虚眯起眼睛,嘴角裂开一抹冷笑。



    看来,秦家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了。



    暗地里,秦家已经起了杀心。



    想要宰了她。



    半人半兽的事,秦家多半已经警觉,如此说来,迦蓝背后的暗黑师,以及与秦家合作的暗黑师,兴许是一个人也说不定,轻歌坐在亭子边沿,周围湖水荡漾,一圈圈涟漪散开,倒映出皎洁月光。



    “轻歌,你要提防秦家。”夜羽担忧的道。



    “放心,一个小小的秦家,还奈何不了的我。”



    女子脸上浮现张扬的笑,一双眸子,却无比清寒,仿佛嵌入了千年玄冰。



    夜羽看着轻歌,略显讶异,旋即失笑,也是,她可是四国王,就算在落花城如日中天的秦家,放她面前,也算不了什么。



    人各有志。



    夜轻歌的梦,在远方,在万丈青阳。



    夜羽相信,终有一日,这姑娘翻山越岭,能跨过千万坎坷,步入长生。



    夜羽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苦笑道:“这两年,我老了好多,皮肤都松弛了,你看你,还是一样的好看。”



    轻歌看着夜羽的脸,的确透露出萎靡之色,眉间的英气皆被疲惫憔悴取代,好在五官清秀标致,倒也算的上是个美人。



    “可以多出去走走。”轻歌道。



    夜羽的情况,很不好。



    夜羽也知道这一点,时常待在府上,基本不出去,就陪着夜青天,偶尔去练武场修炼,指点指点夜家旁系,尤其是夜无痕终日跟着轻纱妖走后,夜青天又不在道上,夜府的担子,就砸在了夜羽肩头,她任劳任怨,从未抱怨过一句。



    短短几年时间,的确让一个小姑娘长大了。



    看破生死之后,更是对红尘没有留恋。



    可以说,现在的夜羽,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接受死亡的到来。



    “不想出去了,在家陪陪爷爷就好,倒是你,准备去落花城了吗?”夜羽问。



    轻歌点点头。



    夜羽又道:“我记得很早之前,修炼者们都巴不得去迦蓝,去落花城,谁能想到,你竟把迦蓝给灭了。”



    “迦蓝,金絮其外败絮其内,留着也是祸害。”轻歌淡淡的道。



    去过迦蓝,她才知道迦蓝的龌蹉之处。



    “也是,越光鲜亮丽,背后就越阴暗。”夜羽问:“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明日吧。”



    “不多陪爷爷吗?”



    轻歌哑然。



    “姐,爷爷就交给你了。”轻歌太息一声,道。



    “你不用担心爷爷,放心去战就是,累了就回家来,大家伙儿都等着你。”夜羽犹豫了会儿,继而道:“我娘亲以前跟我说,姑娘家的,没必要太拼命,未来找个皇亲国戚有权有势的丈夫,就能一步登天,何必去委屈自己,其实……其实姬月不是四星的人吧,他的身份,不低,我之前一直想,有姬月那么厉害的人宠着你,你为何还要这般努力……”



    轻歌目光微微闪烁,轻笑出声。



    感情永远都需要彼此双方的经营和付出,若只是一个人的独角戏,那太无趣了。



    接下来,轻歌和夜羽聊了许久。



    夜羽说,她希望夜青天长命百岁,又想让夜青天死在自己前面。



    夜青天这一生,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后来这几年,夜青天也把夜羽当成亲孙女看待,若夜羽突然死了,夜青天只怕会很难过。



    夜羽叹了口气,又说,如果有来生,她不想要兄弟姐妹,父母只有她一个就好了,这样,也只能宠着她一个,不会偏心,不会用她的血和肉来堆砌出另一个风光的女儿。



    轻歌就静静的听着,明明二十岁不到的姑娘,却老气横秋,感叹人生,似已经历沧海桑田,慢慢腐朽。



    许久过去,夜羽看到灵童站在湖边,朝她挥着小手。



    “灵童这孩子,真是可爱。”夜羽宠溺的看着灵童,微微一笑,道。



    “姐,你信不信,就算很大年纪的人,也能保持童颜?”



    “什么?”夜羽错愕。



    此时,灵童乘坐荷叶船走上亭子,好奇的睁大眼睛,左看看右看看,一脸茫然,疑惑的开口:“你们在聊什么呢?”



    “没什么。”轻歌意味深长的看着灵童。



    看来,灵童不希望她跟夜羽说出这件事。



    不过,为什么呢?



    “小羽,快跟我走,城东的浠水河,有人在放花灯,我们也去放。”灵童拉着夜羽往亭子外走。



    夜羽回头看向轻歌,“轻歌,要不要一起去?今日是花灯节,城东热闹的很。”



    “好。”



    三人乘荷叶船,出了湖。



    湖外,东陵鳕披着御寒厚重的狐裘披风,站在一侧。



    故此,四人一行,去城东浠水河边放花灯。



    到了城东,灵童拉着夜羽的手,脚底抹油,一眨眼就不见了。



    “听说把来年的心愿祝福写在花灯上,便能如愿以偿。”



    东陵鳕走至摊子前,挑选出两盏花灯,摊子老板拿出笔和纸,递给轻歌二人。



    轻歌手执毛笔,写出几行字,再将纸叠好,放入花灯之中。



    两人拿着花灯走至河边,点亮一缕火,放在河面。



    两盏花灯渐行渐远,和其他花灯汇聚成流光的海洋,此情此景,可待追忆。



    “你的心愿是什么?”轻歌问。



    “说出来就不灵了。”



    “那好吧。”



    东陵鳕转眸看着轻歌,苦笑,他的心愿不大,愿轻歌岁岁年年,平平安安,看,多么简单的心愿啊。



    但,他也知道,轻歌的心愿,必然与姬月有关。



    的确如此。



    轻歌不相信花灯祝福这回事,但她还是写了字,希望远在妖域的姬月,能平安。



    平安二字,胜过一切。



    至于能不能成为妖王,她不在乎。



    若姬月只是个普通人,那她陪他过着普通生活,丰衣足食,与子偕老,若姬月是妖域的王,那她就步步高升,与她比肩,她不会高于姬月,但也绝不会低了。



    势均力敌的爱情,最美。



    谁都不是谁的附属品。



    一个个闪耀着光火的花灯,在河面上游荡。



    此时,妖域。



    放逐之地,建立了一座城池。



    新来的侵略者,占山为王,那个人,是姬月。



    屋子里,姬月双眼充血,浑身上下散发出暴戾之气,他将茶盏,砸在一人的额上。



    那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惴惴不安,额上青红,渗透出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