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334章 人祭

    第1334章人祭



    轻歌体内早已激发了五行天赋中的水元素,炼制兵器时,也能抵制炼器鼎的烫伤。



    然而,轻歌此番炼制的兵器,具有地级兵器的属性,算是一大突破,大胆的尝试,她不过突发奇想而已,没想到轻而易举就炼制出来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她就是地级炼器师,譬如上回在圣罗城,与西海域少公主比试时,她还炼制出了晋阶兵器。



    “蓝芜怎么样了?好点了吗?”轻歌淡淡的问。



    焚缺摇摇头,“情况很差。”



    轻歌蹙眉,“你不去她那里?”



    焚缺与蓝芜也算是青梅竹马,自小长大,感情深厚,蓝芜出事,焚缺还有时间来这儿?



    闻言,焚缺却是哑然。



    西宿宫弥漫着争吵声和死气,那种感觉让他感到压抑,仿佛有一座山,压在他的身上,逐渐窒息,喘不过气来。



    曾经年少,再也回不去了,反而,他相当讨厌现在的日子,兰无心嗜血成性,梅卿尘变本加厉,蓝芜徘徊生死,至于他,茫然无措,又有些厌烦。



    甚至想来夜轻歌这里,寻一处清静之地。



    想到蓝芜的身体,焚缺皱紧了眉头。



    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蓝芜的状态,不,准确来说,从蓝芜身体变差的那一刻开始,他日夜忐忑,提心吊胆,久而久之,演变成了另一种模式。



    其实,他早已做好蓝芜去世的准备。



    见焚缺不说话,轻歌挑了挑眸,便也缄默。



    焚缺从空间袋拿出一瓶药剂凝露递给轻歌,再看了看轻歌伤痕累累的手,轻歌会意,接过药剂,涂抹在双手伤痕上,一阵清凉的感觉传来,便见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宫殿,清风荡漾,死寂。



    “夜姑娘,我想问你个问题。”许久,焚缺开口,道。



    “问吧。”



    “如若你心里最重要的人死了,你会怎么做?”犹豫了一会儿,焚缺才道。



    轻歌正涂抹凝露的动作,僵住,她微微抬起头,看向焚缺,眸光轻闪,侧着脑袋,似是认真思考焚缺提出的问题。



    焚缺也不急,耐心等待。



    就在焚缺以为轻歌不会回答之际,轻歌嘴角上扬,笑靥如花,漠然的道:“死了的话,还能如何,自然是要去买一副棺材,所谓入土为安,不就是这样?”



    焚缺愣住,他左思右想,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回答。



    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可又无法反驳。



    与夜轻歌打交道的这几年,自然让他清楚,夜轻歌是一个怎样的人,嗜血,残暴,睚眦必报,锱铢必较,且小肚鸡肠,护短程度堪称变态,这样的一个人,一旦招惹,便会如死神般,不依不饶,纠缠不休。



    “的确,人死之后,是要一副棺材,不然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焚缺苦笑。



    轻歌虚眯起眸子。



    “我去西宿宫看看,蓝芜生死不明,你和梅卿尘成亲的事,应该会被取消,这段时间我会为你找到解开锁龙链的方法,你且安心在这等着,兰无心和极北女王,我也会留意。”焚缺忧虑的道。



    轻歌看着焚缺,抿了抿唇。



    轻歌视线上移,目光落在焚缺的斗篷上,轻歌微微一笑,打趣儿揶揄道:“焚兄,有生之年,不知什么时候才有那个荣幸,能够看到你的脸。”



    与焚缺认识如此之久,她却不知道这个男人长什么样。



    以前她并不在乎,如今关系热络,倒是有些好奇。



    当然,不过一句玩笑话,轻歌也没非要看的意思,谁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哪怕看不到焚缺的脸,轻歌也能感受到氛围的凝重,可见,焚缺非常忌惮他的脸,那漆黑深沉的斗篷之下,似乎正掩盖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真要看吗?这是一张会让你厌恶的脸。”斗篷下,传来焚缺的声音。



    轻歌淡淡笑了笑,“还是神秘点比较好,毕竟,距离产生美,不是吗?”



    一点好奇而已,她无心知道别人的秘密。



    可焚缺好似认真了。



    他神圣庄重,甚是严肃,将轻歌炼制的短匕收好,脱掉手套,那一双修长白皙的手,如同女人般美丽,似翡玉般有几分透明,便见他抬起手,掀掉罩在脑袋上的黑色斗篷,他的容貌,那一张脸,终于见了光。



    许是长久在黑暗下的原因,惨白的可怕,五官立体,英俊妖孽,男子红瞳黑发,就连嘴唇的颜色,都跟血液一样鲜艳。



    看到焚缺的脸,轻歌眼底涌聚震惊之色,右手不经意松开,手上的药剂凝露,跌落在地上,洒了一地。



    轻歌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焚缺的脸……



    与梅卿尘,一样!



    若非眼神气质截然不同,轻歌怕是会以为焚缺就是梅卿尘。



    “惊讶吗?”焚缺淡然,自嘲的笑了笑。



    “你和梅卿尘是双生子?”轻歌问。



    冥幽与冥千绝便是双生子,两人容貌上,只有七分像罢了。



    梅卿尘与焚缺,却是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一回事?



    貌似只有双生子这个答案。



    “不是,我只是一个祭品而已。”焚缺笑了笑,他挑起长指,放在唇边:“嘘,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要跟别人分享。”



    “梅卿尘他们不知道这件事?”轻歌眼眸紧缩。



    焚缺摇了摇头,他张开双手,微闭着眼,享受雨后阳光穿过门窗,洒落在他的脸颊。



    “这样轻松多了。”焚缺睁开眼,眸光悲哀。



    他戴上手套,重新戴好斗篷,像是行走于黑暗的孤魂野鬼。



    轻歌看着焚缺,眸光闪烁。



    祭品。



    这是什么意思?



    轻歌不懂。



    不过可以断定的是,绝非好事。



    血族兴许也和迦蓝一样,强大神圣之下,也掩藏着许多龌蹉的事。



    难道说,焚缺是梅卿尘的祭品吗?



    轻歌陷入了沉思。



    越是接近这个世界,她越是察觉到世界的可怕,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危险,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他们,才是真正的死神,杀戮。



    “竟然是人祭,太残忍了。”精神世界里,响起魇的声音。



    “人祭是什么意思?”轻歌朝精神世界,抛入一抹灵魂传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