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557章 小七要喝酒酒

    第1557章小七要喝酒酒



    轻歌眸子暗沉。



    冥千绝想让虞姬来打探她。



    轻歌看向冥千绝,几年如一日,冥千绝还跟以前一样,没有过多的改变。



    轻歌扭头,视线落在虞姬身上,道:“虞姑娘若是不嫌弃,就来我的听雨轩坐一坐吧。”



    几年来,冥千绝与虞姬,千方百计的对付她,不曾心慈手软过,若非她命大,怕是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虞姬走向轻歌,“轻歌,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那我可得小心点了。”轻歌淡淡的道。



    虞姬的想念,怕是在想怎么弄死她。



    虞姬脸色一僵,而后恢复笑容,“伶牙利嘴,淘气!”



    轻歌唇角勾了勾,面颊的笑,愈发冷漠。



    “媚儿,稍后把虞姑娘带到听雨轩,老邪,九哥,都说魏家风景不错,我们去看看?”轻歌转头,道。



    “夜姑娘,不如我陪同前后?”魏离问。



    “魏兄是今日主角,你就好好招待客人,还怕我们几个能在魏家迷路不成?”



    墨邪说罢,拉着轻歌的手就走。



    阎狱挑了挑眉,跟了过去。



    “娘亲,还有我还有我。”燕小七一路小跑。



    暗处,夜菁菁悄然离去。



    看来,李总管的事,不用她出手,夜轻歌也能解决。



    轻歌一行四人离开大厅。



    另一侧,阎家阎时秉也离开了此处。



    阎烟看了眼阎时秉,眉头狠狠皱起,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阎烟望着自己制作的刀,有些发怔。



    她的骄傲,此时此刻全部瓦解。



    地级炼器师,那是她仰望的高度,她有何资格去嫉妒发狂?



    阎烟苦笑,有些人生来比她优秀。



    同样的年龄,她以为自己是天才,然而,在夜轻歌面前,没人敢自诩天才。



    “冥兄,佣兵协会到落花城,有好远一段距离,你一路辛苦了,我方才已经为你安排好住处,想来父亲也欢迎你的到来,与我去见父亲吧。”魏离说完,看向大厅内的其他人,“诸位,天色已深,就在魏府住下吧,明日再走也不迟。”



    说完,魏离吩咐手下人去处理这些事儿。



    魏离带着冥千绝去往魏老住所。



    白媚儿看着虞姬,眼神复杂的很。



    “虞姑娘,随我来吧。”白媚儿不动声色,道。



    虞姬笑了声,“你在她身边,有滋有味,看来生活不错。”



    “王上待我极好,再造之恩,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两人走出大厅,长廊上,虞姬凑在白媚儿耳边,道:“再造之恩?若她知道你是主子的人,会作何感想?又怎能容你,你最好不要动歪心思,主子吩咐的事情,做好了,有你享福的时候,做不好,他的手段你我都懂,也不必再说,你别忘了,这层皮不属于你,他能给你戴上这层皮,也能再次剥掉。”



    虞姬眸色妖异。



    白媚儿蓦地看向虞姬,虞姬脸上露出残酷的笑,她的双眼,毫无笑意,是深入灵魂的冰寒。



    白媚儿笑了。



    “你我都是奴才而已,你没有比我高一等,你以为你会是未来的冥夫人是吗?可你心里比我清楚,主子是个没有心的人,即便有心,心里也不会有你,他看似步步逼着夜轻歌,可事情脱轨,这难道不是在乎的表现?你好自为之吧,我分内的事,我会做好,不需要你来说教。”



    白媚儿说完,快步往前走去。



    如虞姬所说,她的心有一瞬的动摇。



    跟在冥千绝身边时,她日日夜夜战战兢兢惶恐不安,夜轻歌虽是凌厉之人,但从未委屈了她。



    虞姬看着白媚儿的背影若有所思,想到白媚儿最后说的话,虞姬的心脏轰然颤动。



    白媚儿一针见血。



    如白媚儿所说,这是她最怕的事。



    由爱生恨,由恨生爱……



    虞姬稳住心绪,敛眉一笑,跟上了白媚儿。



    那又如何呢?



    就算夜轻歌是冥夫人,只要是冥千绝开的口,她也会爱屋及乌。



    虞姬的手攥着衣袖。



    曾经,她与夜轻歌惺惺相惜,英雄见英雄,亿万人的四星大陆,她只欣赏夜轻歌一人,奈何,她是冥千绝的奴,注定为夜轻歌死对头。



    不死不休才好呢。



    夜色很深,白媚儿二人坐上马车,前往听雨轩。



    轻歌四人在魏府湖边的一个亭子里喝着小酒儿,都是墨邪珍藏的好酒。



    阎狱不满的说:“歌儿,你是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找他要一坛美酒,跟要了他的命一样,你一来,他恨不得把酒窖里的所有酒给拿出来。”



    “给你也是浪费。”墨邪望了望天。



    “哇,小七要喝酒酒。”燕小七捧起一坛,“娘亲,我要跟你一样,千杯不醉,成为落花城最风光的人。”



    轻歌宠溺的望着燕小七,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揉了揉燕小七的脑袋。



    燕小七喝了一口就醉醺醺,东倒西歪,眼冒金星,坐都坐不住,两个黑眼珠子凑在一起,俨然成了斗鸡眼,惹得墨邪哈哈大笑。



    轻歌看着墨邪的笑,想到几年前的皇宫宴会,以及无涯山脉时的那颗树下,她、萧如风以及墨邪,喝着美酒,聊着天下事,好不痛快的。



    燕小七抱着酒坛,垂着脑袋,张开小嘴儿,竟是打起了呼噜。



    轻歌拿掉酒坛,抱起燕小七放在亭内的长椅上,从空间袋里拿出一件披风盖着。



    “不会喝还逞强。”燕小七的酒量真是跟姬月一样呢,一杯就倒。



    “轻歌,来,恭喜你突破地级。”墨邪笑着举起酒杯。



    三年,他见证了她的成长。



    阎狱望了眼墨邪,开怀喜乐,同为男人,墨邪的心思他很清楚,他甚至有种想要这个人成为他妹夫的冲动。



    但他也懂夜轻歌,夜轻歌一旦心动,便是一生,绝不会因为任何事而动摇。



    这样也好。



    阎狱举起酒杯。



    轻歌眯起眼睛看了眼墨邪,她参悟过虚无境,即便墨邪刻意掩盖,她也能闻到从墨邪身上透出的血腥味。



    轻歌警觉起来,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仅仅只是抑郁症而已吗?



    墨邪比谁都洒脱,而非强颜欢笑的无奈,这样的他,为何来了落花城后会郁郁寡欢,暴躁如雷?



    轻歌再一次想到了被她的忽略的落花毒。



    落花毒中毒者太惨,丧失理智,疯魔状态,墨邪不同,没有中毒的迹象。



    但,他是墨邪,他与常人不同,抵抗力也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