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567章 杀戒

    轻歌的双手抓住了李嫣然的膝盖。

    她双眸凛冽如寒,冷冷的说道:“秦家总管之女私自修习暗黑术,并对落花城少主图谋不轨,罪无可赦。”

    说罢,轻歌双手一用力,猛地折断了李嫣然的膝盖骨。

    她体内所有黑暗元素,迸射出来特别的惊人,囊括整个秦府。

    李嫣然的右腿膝盖断裂,她痛的脸色发白在地上不停的打滚儿,面容狰狞扭曲,张开的嘴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

    轻歌现在对黑暗元素的运用可谓是收放自如,远处,她听到一列人急促的脚步声,她把体内的黑暗元素全都收起来,但李嫣然身上还有浓郁的黑暗元素。

    “夜轻歌,给我住手!”秦家主带着秦家众人出现在门口,怒目圆瞪。

    上回城主府晚宴,秦家主喝了太多的血滴子,身受重创,元气大伤,现在还没缓过神来,他见夜轻歌竟敢来他府上找事,气的牙齿都要咬碎。

    “秦家主对自家的奴才管教不严,这段时日家主也病了,这小奴才就让我来代劳管教吧,家主不用太感激,这是轻歌应该做的。”

    轻歌风轻云淡的说,这一番话听在秦家主耳里,双眼发怵。

    她夜轻歌好大的胆子。

    不论哪种理由,只要夜轻歌敢在秦家杀了李嫣然,日后传出去,他还有何颜面面对秦家众人,还怎能在城内立足?

    秦家主一双眼充血的红,身为三剑灵师巅峰的他,丹田内的灵气全都涌出来,铺天盖地的袭向夜轻歌。

    “夜轻歌,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这是我秦家,是落花城,而非你四大国。”秦家主怒道。

    秦家主之子,瞪了眼夜轻歌,说:“夜轻歌,你虽是城主义女,但不能如此无法无天,落花城也有落花城的规矩,义女身份也不是你肆意妄为的资本,你最好赶快把嫣然放了,否则,便要你偿命。”

    秦家主体内的力气扑向轻歌,轻歌一双明眸漾着冰寒笑意,她抬手之间,血魔花的煞气将那一股灵气全部吞噬。

    秦家主只觉得所有凶猛的攻击全砸在棉花上。

    “家主……救……救我……”李嫣然惊恐万分,朝着秦家主的方向喊道。

    李嫣然指着轻歌,说:“家主,她是暗黑……”

    一句话还没说完,轻歌掌心喷着月炎火,她一掌打在李嫣然嘴上,月炎火进了李嫣然的口中。

    像是她父亲的下场。

    李嫣然的舌头,被月炎火焚烧,她拼命的使劲,只能发出呜呜之声,说不出一个字。

    她的嗓子,被废了。

    她想说出夜轻歌是暗黑师的事,但显然她没有这个机会了。

    李嫣然不是蠢的,这么重要的事,夜轻歌既然敢暴露在她面前,就意味着,不会让她活着离开这间屋子。

    夜轻歌来落花城后,没有使出雷霆手段,面对城内众人的嘲笑,也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她并未对李嫣然下过杀手,故此,李嫣然变本加厉了起来。

    在李嫣然心里,夜轻歌这个外来者的身份,比不上她。

    若对方是阎烟这类身份高贵的女子,即便天赋没那么强,李嫣然也不会扭曲到这样。

    李嫣然调查过夜轻歌,她不愿相信,那样一个丑八怪,那样一个废物,小小年纪,如今就能在四星大陆叱咤风云,而她,过去的十几年,一路走来,除了死了个父亲,从未改变过什么。

    她不相信依靠自身的力量能走到这一步,她一直坚信着,夜轻歌能如此强大,背后必然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李嫣然捂着嘴,唇齿里全都是血,血液还在汩汩的往外流。

    轻歌站起来,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的睨着李嫣然。

    她双眼冷漠,宛如夜色下死神发出的邀请函。

    轻歌右手赫然伸出的刹那,一阵旋风流光乍现,漆黑如墨沉重古朴的明王刀破空而出。

    她把明王刀高高举起,“李嫣然,去陪你父亲吧。”

    “夜轻歌,你敢!”秦家主长臂一挥,“都愣着干嘛,还不给我上,给我杀了她!”

    秦家主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弧。

    他可以借此,名正言顺的斩杀夜轻歌。

    秦家主的灵魂都在颤栗,因为过度的兴奋。

    轻歌手中的刀,落了下去。

    临死前的那一刻,李嫣然看清了秦家主的目的。

    秦家,容不下夜轻歌。

    秦家主看似为她好,在她身上做实验,使用了**,让她体内短时间有强大的力量。

    不仅如此,秦家主还为她悄悄的把墨邪带到这里。

    她以为,秦家主是为她好,直到现在,李嫣然幡然醒悟,她不过是秦家主的一粒棋子。

    秦家主利用她引夜轻歌上钩,如此,便能彻底铲除夜轻歌。

    秦家主很清楚夜轻歌性格,若墨邪遭受折磨,夜轻歌即便再理智,也会暴躁如狂,化作杀人机器。

    不,夜轻歌,你不能杀我——

    “呜呜……”

    李嫣然激动的喊。

    轻歌的刀,劈在李嫣然的身上,血溅三尺。

    李嫣然的眼睛狠狠瞪着,嘴巴张得很大,不停的流血,她仿佛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李嫣然依旧保持着坐着的姿势。

    轻歌单膝跪在地上,凑在李嫣然耳边,“被人利用还沾沾自喜,普天之下也就你一个了。”

    李嫣然倒下去。

    她双眼空洞,没了焦距、生气。

    原来,夜轻歌知道这不过是秦家主的一个局,即便如此,她也甘心跳入局中。

    从头到尾,最可怜最卑微的人,就只有她李嫣然而已。

    那短短的一瞬间,即将踏入地府之门的一刹那,李嫣然的灵魂深处,脑海里,跳跃过无数想法。

    她想了很多,看似逻辑清晰,却又特别的模糊。

    她很恨,她又很后悔。

    李嫣然合上眼时,她似乎看到了墨邪。

    她曾经最爱的人,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墨邪浑身发烫,靠在阎狱身上,对于她的死,没有任何关心。

    不,他毫不在乎。

    真可悲呢。

    “夜轻歌,你好大的胆子。”秦家主残酷一笑。

    几百侍卫,围住这间屋子。

    轻歌一身的血腥味,她不为所动,拿着干净的手帕擦拭着明王刀上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