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565章 一条疯狗

    第1565章一条疯狗



    轰隆隆,似有雷霆发出排山倒海的巨响,轻歌无法思考,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呆若木鸡的站着,双眼空洞的看向阎狱。



    轻歌身子微颤,双腿发软,往后一个踉跄险些摔倒,阎狱迅速走过来扶着轻歌。



    “今日上午发生的事,城主已经派人全城搜寻了,可直到现在也没有结果,我本以为墨兄只是玩闹,可一天没有踪迹了,还是决定来跟你说一声,落花城内,数你跟墨兄关系最好,墨兄会在哪里,你应该是最清楚的。”阎狱一字一字说道。



    墨邪消失不见,身为好友的他也是心急如焚,他也发动拍卖场和杀手盟的力量,然而掘地三尺,依旧没有墨邪的消息。



    要不是无可奈何,他也不想告诉轻歌,让她担心。



    “走,去城主府。”轻歌快速朝外走去,阎狱连忙跟上。



    虞姬与白媚儿留了下来。



    白媚儿冷冷的看了眼虞姬,手中的刀在自己肩膀处扎出了一个血窟窿,她把短刀拔出来时,血溅三尺。



    “你快走吧。”白媚儿看着虞姬,冷冷淡淡的说。



    虞姬微微张开嘴,此刻却是说不出话来,她复杂的看着白媚儿,欲言又止。



    虞姬苦笑一声,肋骨断裂的痛朝四肢百骸蔓延而去,她痛的皱起眉头,捂着胸膛站起来,慌慌张张跌跌撞撞的逃走。



    白媚儿倒在地上,唇色发白,脸颊铁青,她手中的短刀落在一旁。



    白媚儿闭上眼,伤口还在不断的往外流出新鲜血液,直到她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许久,白媚儿才被人发现,抬走。



    此时,轻歌到了城主府,城主永夜生面色凝重,怒不可遏,站在一众侍卫面前,怒喝:“大活人难道能凭空消失不成?若找不到少主,你们提头来见!”



    侍卫们全都弯着腰离开,四处搜寻墨邪。



    永夜生看见轻歌时,面容稍微缓和了些,“轻歌,你来了。”



    永夜生叹了口气,“邪儿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端端就突然不见了,昨晚还在的,今日一早,就没影了。”



    “昨晚他毒性发作,会不会是自己走了?”轻歌问。



    永夜生挑了挑眉,“看来你已经知道落花毒的事了……说起来,这也怪我没保护好他,不过,邪儿一旦毒性发作,就会用铁链把自己锁在密室里,发毒时,他非常暴戾,实力倍增,不可能凭空消失的。”



    “这么说来……”轻歌道:“城主,我可否去密室看一眼?”



    “当然。”



    突然之间,精神世界里,魇的声音出现:“夜丫头,我闻到了墨邪的味道,跟着我所说的方向走,定能找到墨邪。”



    轻歌双眼一亮。



    “城主,不必了,我知道他在哪里了,九哥,跟我走。”轻歌道。



    阎狱一愣,这么快就知道了?



    城主府、拍卖场以及杀手盟三大势力联手,都没找到墨邪的踪迹呢。



    永夜生看着轻歌的背影,若有所思,眼底泛起一抹深意之色。



    轻歌与阎狱从城主府里找了两匹马,两人骑着马离开城主府,根据魇所说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



    最后,两匹马停在了秦家门口。



    轻歌二人翻身下马。



    秦家大门前的守门侍卫,拔出长qiāng,拦住轻歌二人的去路,“家主卧病在床,拒不见客,夜姑娘,九爷,请不要让小的难做。”



    “拒不见客?”轻歌眸中涌动着疯狂之色,她的双眼犹如蛇蝎般注视着侍卫,两名侍卫肝胆俱颤,内心深处衍生出冰冷寒意,惶恐害怕的低下头,却不软弱。



    两把长qiāng交叉,秦家的红漆大门紧闭着,概不退步。



    “二位,请回吧。”侍卫道。



    轻歌双手蓦地探出,分别抓住两名侍卫手中的两把长qiāng,灵气释放将长qiāng碾碎成齑粉。



    侍卫面面相觑。



    “夜姑娘。”



    侍卫还想阻拦轻歌,轻歌双手扣住两人脖颈,将其往身后甩去,两人从台阶上一路滚了下去。



    轻歌一脚踹开秦家大门。



    “往东西侧走,墨邪的气息很薄弱,很危险,夜丫头,你动作快点。”魇急促的道。



    轻歌带着阎狱朝东西方向走去。



    秦家,东西侧过去,偏僻的屋子里。



    墨邪脖颈拴着一条铁链,他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周身全都是伤痕。



    铁链的另一端,被李嫣然攥在手里。



    李嫣然坐在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她看了眼墨邪,轻轻一笑,端着茶杯在墨邪面前蹲下,想给墨邪喂茶。



    茶杯抵着墨邪紧闭的双唇,墨邪冷冷的看着李嫣然,不愿喝。



    李嫣然眼底的笑意,悄然间全部散去。



    她用力掐着墨邪的下巴,试图让墨邪张开嘴。



    她一点点的逼着墨邪喝,墨邪不为所动,李嫣然咬牙切齿,把茶杯朝墨邪脸上砸去。



    李嫣然从怀里拿出一根银针,同时,走到柜子前,打开柜子,拿出一个药瓶。



    银针在药瓶里沾染着药瓶里的液体,她一针扎在墨邪的臂膀上。



    墨邪的脸庞因痛苦而扭曲。



    他瞪大眼,咬牙切齿。



    极致的媚/药。



    李嫣然半蹲在墨邪面前,双手抚在墨邪的胸口,解开他的衣裳。



    “若我怀了你的孩子,那你就必须娶我,公子,你知道吗,我爹死了,被砍断四肢丢在乱葬岗,若非夜轻歌那个贱蹄子,我爹怎么会死呢?”李嫣然怒吼着。



    墨邪身上的衣服,基本没了,就剩下单薄的一件。



    墨邪还在发毒,今日一天,他都没有服用老医师开的药,毒性发作的更为厉害了。



    李嫣然状若癫狂。



    “公子,你还是老老实实留在我这里,不要有其他的想法,等我有了身孕,就放你走,你乖一点,好不好?”李嫣然轻抚男人的面颊。



    墨邪躺在地上,眼神里全都是疏离嫌弃。



    他的眼神刺痛了李嫣然的心。



    李嫣然突然发疯,拿起旁边的椅子,疯狂地砸向墨邪。



    砰地一声,屋门被踹开。



    轻歌出现在门外,看到这一幕,瞳眸紧缩。



    她的墨邪,此刻那么狼狈痛苦。



    李嫣然像是一条疯狗,紧咬着墨邪。



    她怎么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