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632章 谋皇权,逆天道

    所有的刀和剑都僵在了长空,全部视线汇聚在祖爷身上。

    祖爷一如既往的强大,威震四海,不容置疑。

    她拄着金蟾拐杖,似君临天下般,仅凭一人,端出了千军万马之势,她的双眸朝四周看去,目光所过之处,无数人心惊肉跳,诚惶诚恐的把头低下,不敢再看祖爷。

    祖爷满是皱纹、枯老的手紧紧攥着拐杖,她慢步朝前走去,诸多护城军朝着她举刀。

    祖爷前进一步,护城军们后退一步。

    祖爷走到魏老面前,终于停下脚步,她转眸看了看四周,道:“魏老,咱俩都是爽快人,我已经把话说到这般地步,你就不该得寸进尺,你的兵在落花城外等候,几十万人,我不怕,我阎家更不怕,你若执意动手,阎家影卫,士兵,将奉陪到底,无非是落花城血流成河,又何惧也?”

    祖爷眼神冰寒的望着魏老。

    她老了,魏老更老了。

    她念及曾经的旧情,魏老追求她时,在她危难绝望时,也给她带来过温暖和快乐,即便知道魏老野心大,她也不愿参与,哪怕到了这一步,她也希望魏老会就此住手。

    当魏老插手秦魁之事,祖爷就已全部明白。

    昨晚,她思来想去都不明白,魏老那么小心谨慎的一个人,他等了十几年,为何非要在今日动手。

    原来,他的目的不是城主府,而是,夜轻歌,她的外孙女。

    魏老与之对视,他猜不透,感应不到祖爷的实力,祖爷是个未知因素,在不知道祖爷的实力之前,他还真不敢贸然对阎家动手。

    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从答应冥千绝的要求时,他就已经算计好了一切。

    兵荒马乱,在这场战役中,牺牲一个夜轻歌,不算什么。

    没了一个夜轻歌,他能得到佣兵军,再去四星宫揭发永夜生,往后落花城、四星大陆,便是魏府的天下。

    “祖爷,夜轻歌三年来,犯下种种罪名,离儿!”魏老道。

    魏离朝前走了一步,从空间袋中拿出牛皮纸,翻看着,数落夜轻歌的种种罪行:“夜轻歌无父无母,北月夜府当家主母秦岚对其无微不至的照顾,家主二叔夜正熊,更是如亲生父亲,夜轻歌弑叔杀母,逼死妹妹夜雪,害死未婚夫北月冥,后为了找到靠山,勾引浮生境主梅卿尘,迫使梅卿尘与青梅竹马蓝医师分离,好在梅卿尘悬崖勒马,及时回头,才没铸成大错。”

    魏离看了看四周,继而道:“再之后,夜轻歌以下犯上,谋皇权,逆天道,杀死北月皇,夜轻歌在迦蓝学院,拜院长安溯游为师,两人发生分歧,夜轻歌怀恨在心,处心积虑,一举毁了四星第一学院迦蓝,来落花城后,夜轻歌目中无人,迫害李嫣然,砍断秦家主臂膀,如今又刀插秦魁心脏,罪当诛九族,念及夜轻歌是阎家晚辈,九族不言,罪责难逃。”

    魏离朗声,振振有词,震彻四周。

    众人惊愕着,不曾想魏老是有备而来,连夜轻歌的罪行簿都准备好了。

    祖爷双眸凝起,寒霜涌动,她听着魏离的声音,注视着魏老。

    “魏老,老身再说最后一遍,谁要敢动我外孙女,我手中的拐杖可不饶人。”祖爷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魏老拿捏着夜轻歌的罪行,祖爷知道,此时此刻,说再多都没用。

    魏老坐在轮椅上,笑了笑,“祖爷,你亲生儿子阎世城的生死你不闻不问,何必执着于一个外姓的夜轻歌?”

    “善恶有报,夜轻歌作恶多端,该死。”魏老道,“离儿,还不快把夜轻歌拿下。”

    祖爷不怒反笑。

    她给过魏老机会了,是他不珍惜。

    祖爷转身,手臂一挥,狂风四起,数百名护城军身子朝后倒飞。

    祖爷面无表情的走到轻歌面前,看向诸多护城军,“影卫听令,谁靠近夜轻歌三尺之内,杀无赦。”

    一刹那,气势澎湃,如高山崩塌,无人敢多说一个字、往前走一步。

    魏老紧咬牙关,他手掌朝轮椅上一拍,将丹田内的灵气全部释放,刹那间,风起云涌,天地浩荡,绝情山脉被灵气覆盖。

    轻歌见此,眸光一闪。

    她早便猜测,魏老实力不低,没想到与永夜生同段位,都是五剑灵师。

    永夜生看了看魏老,神情沉重,魏老已经是五剑灵师了,他甚至不知道魏老何时突破的,若时间很长的话,就连他也不一定是对手。

    看来,魏老这么些年,在修炼方面,从未耽搁过,一直都是分秒必争。

    侍女推着轮椅朝前,魏老头发花白,身躯瘦小,他阴鸷的看着祖爷,“三尺之内了,祖爷,要杀无赦吗?”

    “你一定要把魏府送入深渊吗?”祖爷问。

    魏老皱眉,他不懂祖爷的话,他甚至已经把实力都展示了出来,祖爷为何还能这般从容?还能说出这样狂妄的话。

    “老身说过的话,从未收回过,就算你是魏府之主,也不例外。”祖爷淡淡的道。

    轻歌转头看着祖爷,祖爷这么笃定,有着底气……

    莫不成,祖爷的修炼境地,比魏老还要高?

    “大言不惭,让我来看看,你们阎家,今日谁能阻挡我把夜轻歌带走,这般十恶不赦的女人,就该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魏老睨着轻歌,眼神阴绝。

    轻歌站定不动,冷冷的望着魏老。

    有五剑灵师的魏老出手,这一下,所有的人都以为阎家完了。

    南家小姐南桥笑出了声。

    阎厚勇走到祖爷身旁,拉住祖爷,劝说道:“祖爷,城外全都是魏老的人,为了一个夜轻歌,你难道要搭上阎家全部人的命吗?夜轻歌,我若是你,我就不会祸害阎家人,乖乖跟护城军走,你快走吧,别连累我们了。”

    阎厚勇苦口婆心的说,祖爷尚未回他的话,阎小五双眸一眯,她举起潜龙画戟,蓦地贯穿了阎厚勇的膝盖骨。

    阎小五把潜龙画戟拔出。

    阎厚勇惨叫一声,痛苦的低吼,而后倒在地上,捂着喷血的膝盖滚来滚去。

    “既然你这么深明大义,何不如让你去?”阎小五残忍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