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770章 扶爷起来,爷还能再战

    山护法脸皮痉挛似得抽搐,一口怒气直冲至肺部,滔天之怒犹如烈火熊熊燃烧。

    山护法虽是女子,却有着野兽一般威猛的身躯,那一双铁拳砸下,钢筋都会扭曲。

    柳烟儿的狂妄言语彻底引起山护法的杀心,山护法一拳砸在柳烟儿小腹,便见柳烟儿身体往上拱起,吐出一口血,喷在山护法的脸颊。

    柳烟儿紧绷着身体,咬紧牙关,她残虐一笑,一口唾沫吐在山护法的脸上。

    柳烟儿一字一字道:“真是看得起的你爷爷我,别高兴太早,等轻歌回来,爷要一寸寸折断你的骨头。”

    “怎么,听不懂人话吗?夜轻歌,已经死了。”山护法冷笑。

    她掐着柳烟儿的脖颈,将其提起,随后狠狠摔在地上。

    其他低等位面修炼者担忧的看着柳烟儿,眉头紧蹙,忧心不已。

    柳烟儿趴在地上掐着嗓子剧烈的咳嗽,每咳一下,便吐出一口血。

    暗处,轻歌紧攥着双手,压抑着惊人的情绪。

    她有着非常可怕的自制力。

    经历过龙凤山的事后,哪怕再大的情绪,她也能压在灵魂之下。

    一双泛红的眼,阴鸷犀利的盯着山护法等人。

    她蛰伏在暗处,蓄势待发。

    “死?你在说你自己吗?”柳烟儿瞥着山护法,冷嗤道。

    山护法再要动手时,萧山燕冷声道:“不听话的宠物,不该留着,三日后,把这群畜生当众斩首,让其他人看看,紫菱苑威严,谁敢犯?”

    说罢,萧山燕转身就走。

    其他三位护法看见山护法杀心未减,连忙阻止。

    “不过三天时间而已,留她一命蹦跶三天,三天后,就是她的死期了,你若看她不爽,亲手砍断她的脑袋岂不是更好?”

    “萧爷已经发话,你若想动手也行,留她一命到三日后问斩就行。”

    “……”

    闻言,山护法咬牙切齿,一脚踹在柳烟儿的侧脑,柳烟儿喷出一口血,山护法狰狞凶恶的笑着,“柳烟儿,暂且让你活三天,开始你生命的倒计时吧。”

    山护法与其他护法一同离开,每一步发出的声音都极其沉重,犹如高山压下,千斤重量。

    猪圈的门,被重重关上。

    柳烟儿倒在血泊之中,周身散发恶臭和血腥之味。

    何东野等人把柳烟儿扶起,一道光芒闪来,何东野低头看去,手中多了几粒丹药。

    “止血丹,天灵丹,元息丹……”何东野说出一连串的丹药名,双眸闪亮,这些丹药对现在伤势极重的柳烟儿来说,非常的重要。

    柳烟儿看见丹药,怔了怔,蓦地朝四周看去。

    猪圈外的四面八方,浓浓的黑,只有那淡淡的白月光。

    她什么都没看到,满是鲜血的脸上却是扬起了笑容。

    “扶爷起来,爷还能再战。”柳烟儿把手搭在何东野的肩上。

    何东野:“……”

    他来到诸神天域后,发现这些娘们,一个个比爷们还爷们。

    何东野风中凌乱了。

    夜渐渐深。

    微风轻轻晃。

    海浪拍击礁石,发出悦耳之声。

    明月镶嵌在群星,高山深海淹没在夜色里,凉如水,情似梦。

    十五的夜,月儿似圆盘。

    紫菱苑萧山燕的四大护法,互相勾着肩儿走在街道。

    他们从小酒馆里走出来,喝的酩酊大醉,唱着壮志凌云曲儿。

    回到紫菱苑后,山护法跟其他几人摆了摆手,走进自己的屋子里。

    黑暗中,她的床上,坐着一道身影。

    那人低垂着脑袋,眉眼陷入深渊之中,周身好似缠绕着雾气,神秘可怕,地狱修罗。

    她缓缓的抬起一双眼,睨着摇摇晃晃而来的山护法。

    幽绿的眼眸,如毒蝎般闪着寒光。

    山护法走至一半,突地警觉起来,顿时就清醒了。

    感受到危险,山护法灵气释放,将屋顶的菱形水晶点亮。

    她看到一身血衣的女子坐在床上,碧瞳幽邃,发如白雪,两侧银白的发内,衍生出一对尖锐的耳朵。

    山护法瞳眸骤然紧缩起来,“夜轻歌,你没死?!”

    “我没死,很失望吗?”嗓音清冽,夹杂着无边的寒意。

    轻歌站起来,玉手轻抬,眼中寒光乍现。

    月圆之夜,血脉觉醒。

    精灵的力量她从未用过,怕是引起神月都的注意,带来不好的麻烦。

    而今,她需要这样的力量。

    她大战三头战地兽,用了太多的力量,还没好好休息,就要对付三阶前期的山护法,左思右想,只能用到精灵力量。

    轻歌血脉内的力量,将这座屋子覆盖,犹如一层隔绝世外的禁制。

    强大的气势,席卷而过。

    山护法眼睛赫然瞪大,“这是什么?精灵?这是什么血脉的精灵……是纯种精灵吗?”

    轻歌不知道的是,当她动用精灵血脉时,惊动了神月都的星辰幻殿和精灵王。

    她甚至不知,她的血脉,是多么的恐怖。

    须知,普通的精灵血脉,就算动用力量,也不能这么逆天变态。

    可她不同。

    骄傲强大的山护法,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那股力量,让她恐惧,让她崩溃。

    等反应过来时,山护法咬着牙攥紧拳头冲向轻歌,想一拳把轻歌的骨头砸烂。

    她的骄傲,不允许被任何人破坏。

    她的拳头和力量,绝不退缩!

    山护法冲向轻歌,轻歌白皙的小脸,浮现妖孽的笑。

    两人擦肩而过,犹如光影穿梭,随后背对而站。

    山护法瞪圆双眼,她不可置信地回头瞪着轻歌,身体颤了一下,嘴里狂涌出猩红的血。

    山护法始终不明白,夜轻歌怎么会是精灵呢。

    妖域魔族有精灵她信,唯独不敢相信,那小小的四星大陆,走出了一个血脉纯正的精灵。

    她曾阅过有关精灵的书籍,这样纯正的血脉,应该来自神月都的星辰幻殿才对。

    轻歌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刀。

    而山护法,则被一刀腰斩。

    轻歌推开门,解除精灵禁制,把门关上后优雅的走出去。

    旁侧院墙边上,一人面朝院墙,背对着轻歌,地上响起哗啦的水声。

    他的一张脸因醉意而涨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