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757章 夜轻歌是害人精

    第1757章夜轻歌是害人精



    “一个弃你而去的人,值得你这样做?”萧山燕问。



    柳烟儿双眼发红,眼球里布满了血丝,她咬牙切齿,声音仿佛是从嗓子里蹦出来,“你个大老粗懂什么,那是爷要保的人,就算粉身碎骨,万死不赦,也要保。怎么着?四阶大灵师了不起?还不是得盘在这风云镇,三宗圣兽又如何?能飞过天启海吗,不能。”



    柳烟儿嘲讽的望着萧山燕,萧山燕太阳穴微微跳动,双眼愈发的阴沉。



    他一手擒住残月刀刀刃,另一只手攥住的手臂,一个过肩摔狠狠甩在地上,咔嚓一声,直把柳烟儿的右臂折断,柳烟儿疼的面色发白,满额冷汗,她咬了咬牙,左手执刀,把残月刀插在地上,借着刀的力量站了起来。



    她就像是跗骨之蛆不依不饶。



    拿命去阻挡萧山燕。



    萧山燕氤氲灵气的一掌凌空打出,柳烟儿身体倒飞出去,砸碎了一面墙。



    坍塌的墙体里,柳烟儿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站起来,头破血流,满脸的血。



    她的左手,紧攥着残月刀。



    萧山燕看了眼窗外。



    追不到了。



    夜轻歌是个奇人,身怀奇宝,脱离紫菱苑后,难以追踪。



    “既然夜轻歌逃走,那她的罪就由你们来受吧。既然是低等位面的兄弟们,就该互相帮助,哦,我忘了,你们低等位面的,就不能被称之为人,而是畜生,牲口。”



    萧山燕喝道:“来人!”



    萧山燕身旁的四大护卫前来。



    萧山燕看向柳烟儿等人,道:“把这些牲口绑起来,戴上狗链,最近海贼有些猖狂,得有几条看门狗才行,低等位面难得走出一个修炼者,在下一个低等位面修炼者来此之前,你们都不能死,直到下一个低等位面修炼者来,紫菱苑内的低等位面牲口,必须死一个。”



    萧山燕双手负于身后,气质极好,说罢,他缓步走至柳烟儿面前,一脚踩在柳烟儿头顶,“这里不是圣龙大陆,弱者便是牲口,别想着你的阎王英雄梦,从此往后,诸神天域是你的噩梦,你早该知道,公然与我对抗的结果,你想好了,要承受这种结果。”



    柳烟儿身体颤抖,双眸阴狠如斯。



    她的尊严!她异常的愤恨。



    她的脸部肌肉在抽搐,嘴唇痉挛,眼神甚是可怕,娇媚之中有着摄人心魄的凌虐。



    萧山燕暗沉沉笑了声,转身朝外走去。



    萧山燕四大护法扣住柳烟儿等人,在他们的脖颈处戴上狗链,铁链很长,系在猪圈尽头。



    柳烟儿这些人,全都被关在狭窄的猪圈,里面还有三五头猪,臭味熏人



    大雨尚未停过,所有人的头发全都湿透。



    柳烟儿的青丝上染着血,额头有两处伤口,异常的青肿,头发掺着雨水黏在脸颊。



    她从空间袋中拿出酒,在雨下喝了一口。



    如同上瘾一般,喜怒哀乐都要喝,若是不喝,浑身都很难受。



    其他低等位面的人,哀怨的望着柳烟儿,骂骂咧咧。



    “柳爷,那夜轻歌就是忘恩负义的人,你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她,她倒好,独自一人远走高飞神仙快活了,你看看我们,一个个活得猪狗不如。”雨水打在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夜轻歌在练武台把话说的多好听,人不分三六九等,她还要带着低等位面的人出头,然而大难临头各自飞,她自己一走了之,把我们害惨了,这可是给狗带的链子,萧山燕把我们当成什么了,像牲口一样活着,倒不如死了算了。”



    “夜轻歌就是个害人精,柳爷,她伤了何大哥,又杀死刘苏雅,你为何想不通要为她说话开罪萧山燕,不然,我们何至于沦落至此?”



    “害人精?我看她就是个窝囊废!该死的窝囊废,孬种!”



    “……”



    你一言,我一语,伴着震耳发聩的雷声,轰隆隆,在天穹绽放。



    乌云密布,白天犹如黑夜。



    恐怖的一天。



    他们的尊严,支离破碎。



    一个个愤恨极了夜轻歌。



    他们被奴役惯了,夜轻歌的到来,把他们推向深渊。



    他们恨之入骨。



    柳烟儿左手攥着残月刀,朝地上一插,雨水四溅,残月刀深入地面。



    柳烟儿冷冷的看向众人,一个个再也不敢说话,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触怒了柳烟儿。



    “好死不如赖活着,谁若想死,我不介意刀下多一条魂,也别怕死,我给你们一个痛快?”柳烟儿微抬下颌,眸光深寒的看向众人,“谁来?不怕死的往前站,来啊!”



    柳烟儿愠怒,嗓音陡然变大。



    谁也不敢朝前站。



    柳烟儿说到做到,决不食言。



    再也没人多说一个字。



    何东野坐在一旁,耷拉着脑袋,粗壮的脖颈挂着一条铁链,铁链紧贴着皮肤,镶嵌进肉里面了。



    何东野垂头丧气。



    “何东野,你也觉得夜轻歌窝囊,贪生怕死吗?”柳烟儿转眸看向何东野。



    大雨倾盆,雷声作响。



    何东野满身雨水,他抬头,顿了顿,道:“她既敢杀刘苏雅,就不会怕死,她会回来紫菱苑的。”



    柳烟儿笑了,她仰起头,雨水溅了一脸。



    红唇动无声。



    夜轻歌,爷等你来。



    她的刀,虎视眈眈。



    等夜轻歌来的那一刻,便是残月刀出鞘之时。



    晨光熹微,雨后初晴。



    风云镇旁紧靠着天启海的一座墨云山脉,轻歌在山脉里歇脚。



    她身上,全都是雨水。



    轻歌走进山洞,把小白狐丢至一旁,脱掉衣裳,擦干身子,换上新衣裳。



    小白狐瞪大眼睛看着轻歌逐渐luǒlù的后背,脸颊一红,双眼发直,小巧的鼻子下流出两行鲜血,小白狐机械般的转过身去,背对着轻歌。



    小白狐默默擦拭着鼻血。



    轻歌把衣服换好,盘腿修炼。



    她现在还是二阶大灵师的前期,想要突破三阶灵师,必须跨过三个小段,分别是中期、后期和巅峰。



    巅峰实力就算是半个三阶大灵师了。



    故此,萧山燕也算是半只脚踏进五阶大灵师。



    轻歌想要战胜她,救出柳烟儿,不是很容易的事。



    不过,有一条路是对的。



    联合乔家,以乔妃对紫菱苑的恨意,必然乐意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