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900章 文化人就是文化人

    魏安惊奇的看着夜轻歌。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姑娘,不足二十岁,举手抬足之间都是无双的气质风华。

    虽说容貌倾城,但不见半分骄傲。

    面对暗影阁等人,也没有低头卑微。

    她站在那里,好似丛林里的精灵,美艳不可方物。像一缕烟,琢磨不透,漂浮不定。

    轻歌站于原地沉默许久,她回头与柳烟儿对视一眼,两人皆是浅笑。

    片刻,轻歌再度拱起双手,道:“愿意。”

    “很好,你们随我来。”魏安一面走一面道:“赤阳宗和暗影阁本是平起平坐,后面赤阳宗人才济济,出去的修炼者们一个个都是

    九州尊者,甚至放眼诸神天域,都很出色。”

    “没落的原因,与暗影阁有关?”轻歌挑眉,自信地问,“一山容不下二虎,一方衰败,说明另一方昌盛。”

    “你很聪明。”魏安道:“你也该清楚,一旦进入赤阳宗,就算你是个天才,也有人会打压你,雄狮都能把你打压成花猫。”

    魏安是在告诫她。

    暗影阁绝不允许赤阳宗成长起来,恢复往日双皇场景。

    所有,即便有天才出现在赤阳宗,暗影阁要么挖走,要么,暗中斩杀!

    而这也是赤阳宗多年来无法成长的原因,甚至连跟暗影阁切磋的对战人数都凑不齐。

    魏安等轻歌等人回到了暗影阁的大门前。

    轻歌不解,“不是去赤阳宗吗?”

    “暗影阁与赤阳宗在一个地方,两者时常切磋比武,哪方胜,门前就挂着哪一方的牌匾,百年来,赤阳宗也就在十五年前挂过一

    次牌匾在门上。”魏安摇了摇头,苦笑,“那会儿赤阳宗出现了一个天才,跟你一样,姓夜。”

    “君主夜惊风?”轻歌几乎脱口而出的问道。

    “就是他。”魏安双眼幽邃,好似透过眼前,看到了十几年的场景。

    魏安叹一口气,道:“我的父亲生了一场大病早早就走了,母亲颠沛在九州各个地方,而今也有个三口之家。我的爷爷一直守着

    赤阳宗,在我八岁那年,他就把赤阳宗交给我,他让我等一个有缘人,让赤阳宗的牌匾挂在双皇门前。我以为我等到了,我等

    来了夜惊风。”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轻歌问。

    从夜惊风的一系列事中,她能知道夜惊风的性格脾气。

    尽管如此,她依旧想知道夜惊风的所有的事。

    夜惊风驰骋沙场,雄韬武略,是个很好的将军,也是重情重义两肋插刀的兄弟。

    可惜,太重情也不是一件好事。

    但她绝不会去怪夜惊风。

    绝对是坏人太坏,算计太足,而非她的父亲愚蠢。

    “他啊……”提及往事,魏安笑了笑,“那厮性情暴躁的很,二话不说就要拿出兵器,他性格太刚了,为此也吃了很多苦。我以为

    他就是我要等的那个人,可当他在切磋比武中赢了暗影阁后,暗影阁将此当做耻辱,后面疯狂报复夜惊风。”

    “难道赤阳宗就不管管吗?好歹是自己门下的弟子,取得荣耀后被小人暗算,赤阳宗如果袖手旁观的话,那就说不过去了吧。”

    柳烟儿道。

    “他得罪了皇室长公主。”魏安道:“长公主爱慕他,可他心心念念着亡妻,决不再娶。”

    长公主无比愤怒,觉得自己连一个死人都比不过。

    “长公主在皇室很有地位,彼时九州都城的其他优秀男子都想成为长公主的座上宾,长公主发话后,这些人展开了追杀。惊风不

    愿连累赤阳宗,趁夜逃走。”魏安苦笑,“夜惊风没有逃出都城,他落在了那些人的手里,四肢用铁钉钉在邢台,就连我都觉得

    他要死了。”

    魏安眼眶泛红,“那个时候,我赶去刑法场,在断头台上看见他,他被暗影阁的许流元,用铁棍生生砸断了膝盖骨。长公主之所

    以会发火,更多还是因为这许流云的添油加醋,煽风点火。”

    许流元!

    轻歌虚眯起双眸,眼中邪恶之光一闪而过。

    轻歌一行人跟随魏安在其他暗影阁弟子诡异的注视之下走进了双皇门内。

    他们正准备朝赤阳宗走去。

    冤家总是路窄。

    他们,遇见了迎面而来的纪如雪。

    纪如雪双手环胸,像只高傲的白孔雀,眼神里充斥着不屑和鄙夷,那露骨恶寒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轻歌,最后笑道:“夜

    轻歌,你怎么进来的?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纪如雪目光落在魏安身上,“原来是魏宗主,这几个是你的新弟子吗?要我看,这几人没什么出息,你就别把时间浪费在他们身

    上了。一个低等位面的废物,也值得宗主这么兴师动众,宗主,你这选人的眼光有些问题,再怎么样,也不能饥不择食对不对

    ?”

    魏安目光一凛,气场释放,灵气如风朝纪如雪席卷而去。

    纪如雪的身体好似被无数利刃碾压而过。

    纪如雪蓦地睁大眼,不可置信的看向魏安。

    魏安身上的气场横扫她,毫不客气。

    扑通一声,纪如雪便跪在了地上。

    纪如雪瞪大赤红的双眼,眼球里爬满了血丝。

    她想要站起来,可魏安的灵气如山碾压她。

    这里的动静很大,一下便吸引了其他人。

    轻歌诧异的看着魏安,魏安不足以做到这个地步。

    赤阳宗一直趋避暗影阁,想要避其锋芒,而今这样争锋相对,是对赤阳宗不利。

    这么多年来,暗影阁一直想找赤阳宗的错和罪,企图把赤阳宗赶出去。

    魏安单手负于身后,目光甚至不肯落在纪如雪身上,便见他一身儒雅气质,说话也似文人般轻柔,“赤阳宗的弟子如何,本宗心

    中自有定论,旁的野猫野狗,管好自己碗里的饭就行,不要什么事都来一嘴,话一多,就不会注重修炼,修炼不得的人,那才

    是废物。”

    其言下之意,说纪如雪是废物!

    柳烟儿双眼闪着光,一脸崇拜。

    柳烟儿凑在轻歌耳边,兴致勃勃的道:“这文化人就是文化人,骂人都不带粗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