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934章 你的女儿是个天才

    空虚顿了顿,道:“若我所料不错,歌儿的未婚夫应该是妖域姬王。”

    夜惊风猛地站起,“妖域姬王?魔族即将诞生,姬王是唯一一个拥有妖王之力的人,妖后强势霸道,于歌儿来说,这可不是什么

    好事。”

    夜惊风咬咬牙,“那个小兔崽子,竟敢勾搭我女儿,看我不打断他的双腿。”

    “你打断他腿,歌儿不得心疼你?你和碧瞳的女儿,想来也是重情重义之人。”空虚道。

    夜惊风无奈的坐回椅子上,仔细翻看空虚给他的资料,夜惊风心情愈发的沉重,脸色越来越黑,眉头拧的宛若打了个死结。

    夜惊风苦涩的笑着。

    谁说女子不如男,瞧瞧他的女儿,在四星大陆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歌儿可不得了,一来诸神天域,就把天启海搅得天翻地覆,府灵地丛林战以计谋毒死五万人,那点儿实力还敢对战八大王之一

    的洛天睿,用肉搏的方式为何西楼争取来了宝贵的时间。”空虚称赞的道。

    他很欣赏夜轻歌,爱憎分明,敢爱敢恨。

    夜轻歌比阎碧瞳还有妖冶,是一匹烈马。

    她有血有肉,重情重义,但反观她这一路愈发成熟,走的谨慎小心,鲜少吃亏。

    恩她者,百倍还。

    但她有一双洞察人心的眼,绝不会错信白眼狼。

    “那是,也不看看谁的女儿。”夜惊风骄傲的说。

    女子从屋外走进来,看见夜惊风脸上张扬的笑,怔了怔,说不出话来。

    这十几年,夜惊风神经紧绷着,除了修炼便是思念成狂,再就是对父亲夜青天的愧疚,也不敢去过问夜轻歌的事。

    夜惊风皱起眉,指着宣纸,怒问:“这梅卿尘是何人,竟敢欺我歌儿!”

    “他眼瞎了,你又何必计较。”空虚道。

    夜惊风越看越气,“这厮还是男人吗,退婚也就罢了,还想要抢走歌儿的雪灵珠,他还想娶歌儿?他脑子里装的都是水吗?”

    夜惊风气得不看了,越看越气,恨不得冲去四星大陆将那可恶的梅卿尘给吊打一顿。

    “你看看你女儿多有本事,把北月皇给杀了,扶植新王登基,她的敌人,大多数都死在她的刀下,你觉得那区区一个梅卿尘会是

    例外吗,不过也是可怜的刀下魂罢了。”

    空虚双腿交叠,优雅饮下一口酒,浅浅而笑,淡淡的道:“梅卿尘和那个叫做蓝芜的姑娘死在龙凤山,歌儿简直就是个天才,原

    先拜在迦蓝院长安溯游的门下,安溯游为师不仁,夜轻歌割袍断义断绝师徒关系,一怒之下强势召唤出落之海啸毁了迦蓝,后

    拜炼器工会金蝉子为师,还得到了赫如是的传承,听说她上了落花城永安林外的断头台,亲手斩杀永夜生,并且揭示出永夜生

    的惊天大秘密。”

    女子靠着门楣而站,听到空虚的话,她更想见一见夜惊风的女儿又何等的风采了。

    “歌儿的事你都了如指掌,看来你很关心歌儿,这些年也没见你跟我说过。”夜惊风脱口而出,眼中光芒一闪。

    空虚笑道:“你的心思都放在修炼和碧瞳身上,哪有时间关心其他,我日日在天机楼,大多时间都很闲,能为你做一点是一点。

    ”

    夜惊风感激的望着空虚。

    空虚把酒杯放下,“你要去九州见轻歌,你是君主,要去九州必须提前告知九州皇室,你的勋章还不能在九州畅通无阻。你别急

    ,歌儿在赤阳宗,跟着魏安,魏安也算是你的老朋友,他应该知道歌儿是你的女儿,怎么样也不会委屈了她。”

    “魏安想要一个人振兴赤阳宗,以歌儿的天赋,魏安一定会看中她。”夜惊风担忧的道。

    九州帝国算是个特殊的存在,帝君有神域的庇护,他就算占山为王底蕴浑厚,总不能无缘无故去九州战一场。

    他只是想见见女儿。

    但以他的实力若是去了九州,必然惊动帝国皇室。

    夜惊风有些头疼。

    空虚起身离去,他走出宫殿乘坐飞行魔兽远离此地。

    夜惊风看着资料时而笑时而皱紧眉,看着一个个字,仿佛这十几年来都有他的陪伴。

    “你的女儿是个天才。”女子道。

    “废话何须多说?”夜惊风皱眉,搭理了她一句。

    女子:“……”她很少看见夜惊风臭屁的样子。

    在宣纸最后一页,是夜轻歌的画像。

    画上的轻歌,手持明王刀,黛眉挑起,双目凛冽,一身威武之气,冷漠逼人,锋芒锐利。

    夜惊风指腹摩挲着画像,眼瞳之中漾起丝丝笑意。

    他和阎碧瞳的女儿,果真是人中龙凤。

    ——

    空虚回到小楼,进了密室。

    阎碧瞳双眼涣散,意识不清,嘴里呢喃着轻歌,轻歌。

    空虚满身的风尘仆仆,他走向阎碧瞳伸出双手拥住她,下巴抵在阎碧瞳的肩膀上。

    “瞳儿,等那个地方修葺好了,我们就离开尘世,在那里度过一生。”空虚道:“你不止要长命百岁,我们要永生,永永远远在一

    起。”

    空虚硬生生将修长手指嵌入阎碧瞳的指缝,凑在阎碧瞳耳边,说话时喷洒着热气,“不要想着死,也不会死,就算天地老去,我

    也不会松开你的手。”

    阎碧瞳惊恐,随即却是慢慢变得沉默冷静。

    阎碧瞳转过头,眼神空洞,她努力找到焦距望着空虚,掐着空虚的衣领,说:“我的歌儿若出了什么事,那我便烧死我自己。”

    空虚心脏骤然一窒,疼到不能呼吸。

    他复杂的看着阎碧瞳,阴鸷的眼暗沉无光。

    他紧抱着阎碧瞳,“那我便把这个世界都烧了,让他们来祭奠你,我也会去黄泉路上找你,就算是死,你休想摆脱我。”

    空虚拥抱的力气越来越大,阎碧瞳呼吸急促,眼前的光像是虚化,朦朦胧胧,光影斑驳。

    阎碧瞳张开嘴用力的呼吸。

    两行清泪留下,在光芒之中她好似看到了一片海。

    海上小舟,舟上站着她的女儿。

    山和海都不如轻歌一般好看。

    阎碧瞳唇动,无声念道:歌儿,我的歌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