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952章 各怀鬼胎

    轻歌脸上浮现粲然明媚的笑。



    帝云归身材高挑,单手负于身后,他跨过门槛,目光流转四周,最后定格于轻歌。



    此时,眼神里的冰寒渐渐划开。



    彩翎风走向帝云归,“九皇子,你来了。”她特地在明月阁设宴,便是为了邀请帝云归。



    旁侧许薇眯起眼睛,冷锐目光扫向帝云归。



    唯有传承到了朱雀之灵的人,才能得到与皇室联合的亲事。



    彩翎风以为她势在必得了?



    许薇勾起唇角,冷笑。



    许薇带着谈如花等人走向帝云归。



    帝云归现在势头正好,嫁给他,日后兴许会成为九州帝后。



    “九皇子,我是暗影阁许导师的女儿许薇,也是朱雀之灵的传承者之一。”许薇不卑不亢道。



    她无心抢彩翎风的风头,但也绝不会让彩翎风如愿。



    帝云归看着许薇点点头,“气息沉稳,身手应该不错。”



    “谢九皇子夸奖。”许薇颔首。



    彩翎风看向许薇,眼底划过一抹幽光。



    “既都是朱雀之灵的传承者,不如一同上四楼?”帝云归意味深长的望着许薇,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对许薇有意思。



    许薇心脏咯噔一跳,目光闪动,但心里却警觉起来。



    她能让帝云归一见钟情?



    那帝云归为何要邀她?



    论姿色她自然比不过彩翎风。



    朱雀世家每一代的神女,相貌,品德,才情,实力,都是过人的,旁人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就连神女的名字,都要请天机楼的人来取。



    神女,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自然有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尤儿突地伸出手晃了晃,“九皇子,这里这里,我师父也是传承者之一。”



    帝云归看向尤儿,尤儿抱着轻歌臂膀。



    帝云归看着轻歌,久久不言。



    他不说话,其他人不敢开口,只能默默等待着。



    许久,帝云归轻笑一声,“那便一起吧。”



    帝云归迈动修长双腿走上环形阶梯,许薇要走时,彩翎风伸出手拦住她,“故意的?”



    “不到最后,不知花落谁家,神女阁下就这么自信?”许薇毫不逊色。“这世道真是变了,一个暗影阁导师的女儿也能如此嚣张,不过是有个师父在天地院罢了,如此你便以为能在九州一手遮天。朱雀世家的神女,朱雀之灵的传承者,你以为都是假的?”彩翎风道,眼神愈发



    的锐利。



    她特地邀来帝云归共享良辰美景看花前月下,怎知半路杀出个许薇来搅局。



    许薇意图很明显,目的也是帝云归。



    至于那得到凤羽勋章的夜轻歌,完全不被彩翎风看在眼里。



    夜轻歌姿色倾国倾城,气质冷清冷心,可她怀孕了,而且还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谁。



    这样的女人,九皇子能看中吗?这样的儿媳帝君能看上吗?



    若彩翎风得知帝云归在天启海得知轻歌怀孕时一脸高兴的以为自己要当爹,恐怕又是另一种表情了。



    “朱雀之灵寻传承者从未是指定之人,每个传承者都有可能,随的是机缘。”许薇道:“九皇子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神女会拜倒,我也会。走吧,神女,别失了身份,让九皇子久等。”



    “我就喜欢自信的人,我也很期待传承的那一天,你的脸会有多难看。”



    彩翎风在侍女的搀扶下走上四楼。



    许薇路过轻歌面前,与轻歌擦肩而过时,停下脚步,斜睨着轻歌,“你应该庆幸你怀孕了。”



    许薇、谈如花走上阶梯。



    轻歌抬头,环形阶梯第四层,帝云归停下来低头看着她,朝她眨了下左眼,竟有几分调皮。



    帝云归算是用心良苦。



    她真怕帝云归就过来找她,那她就是许薇和彩翎风的敌人了。



    看来,帝云归如此做法是想要她坐山观虎斗。



    轻歌摸了摸小腹,她倒是没想到,怀孕还有这好处。



    “真不知道她们骄傲个什么劲儿,就她们这样的,朱雀之灵除非瞎了眼才会看上。”尤儿撇撇嘴。



    轻歌挑眸。



    她在去往四楼时,想到一件被她忽略的事。



    她的小腹那里有两截骨头,横贯腹部,她若是普通的怀孕,那两块骨头,会戳穿胎儿。



    也就是说,就算不是血魔种子,她也无法怀孕。



    除非,她的身体构造再次发生改变。



    轻歌虚眯起眼,她不知,这两块骨头究竟是何时出现。



    就像是使用弓箭、长qiāng的天赋。



    轻歌进了四楼雅房,尤儿一去就开始吃。



    火雀鸟扑进帝云归的怀里,在天启海火雀鸟见过他。



    “朱雀之灵很重要,届时,诸位定要全力以赴。”帝九君端起酒杯,“在座的各位,我敬你们一杯。”



    帝云归转头,“你叫许薇是吗?那往后我便叫你薇儿。”



    许薇回敬:“九皇子客气了。”



    两人一下子就熟了起来,彩翎风只得在旁边干瞪眼。



    邀请九皇子的人明明是她,她可不想为他人做嫁衣。



    “九皇子在外这么多年一定很辛苦,可以跟我们说说外面的趣事。”彩翎风道:“我自打出生就在皇城内,也不能出去历练,家主说过,神女为朱雀而生,为朱雀而死。”



    “外面金戈铁马,硝烟战场,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帝云归道。“听说九皇子在天启海那一带有些威望,我常年在外历练,也去过天启海。”许薇道:“有个叫做月姬的人经过府灵地一战名扬四海,没人知道月姬出生,但天启王都对她很是器重,她独自一人对战洛天睿,



    为何王何西楼争取时间。”



    “月姬是我的朋友。”帝云归道。



    “天启海何王海域改名为月之海,那座岛,叫做念月岛。”许薇眼中涌动着向往之色。



    “和风海域数千人死在奴隶巷,月姬在何王恢复实力时带着几十人参加领主之战,以一人之力扳倒五万人。”帝云归道。



    许薇来了兴趣,“若是可以,我定要见见这位月姬。”



    “……”



    两人一来一往,其他人完全插不上话。



    彩翎风眯起眼眸,目光毒辣如火。唯有轻歌和柳烟儿知道,帝云归这是在故意加深许薇和彩翎风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