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1968章 保证他们死的很凄惨
 经过这么血腥的一闹,头破血流的青衣男人还躺在地上,那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吗。想

    到方才轻歌出手之狠,全都心底发颤。至

    于低等位面的修炼者们,在他们的心中,轻歌相当于是神了。毕

    竟,夜惊风、夜倾城都遥不可及,而夜轻歌的一言一行,为低等位面修炼者争得那口气,他们看在眼里!周

    遭沉默如斯。方

    才还闹着要走的中等位面修炼者们,此刻一个个全都噤若寒蝉呆若木鸡。这

    种情况下,离开修炼场岂不是找死。夜

    轻歌如今的身份,再怎么说,翻手覆手间就能决定他们的未来,他们还不至于为了出口气赌上自己的人生。

    轻歌眯起眸子冷冷的看着四周,红唇微抿,旋即冷笑一声,缓步离去。余

    下的人皆倒吸一口冷气,望着那背影渐行渐远。柳

    烟儿嗤笑,寒眸扫过四周,如冷风呼啸,“都是其他位面来的人,愚昧者才会在这个笼子里自相残杀,你们以为这样就很有本事了吗?她能成为一宫导师,必有过人之处,哪轮得到你们来说教?在有意见之前,先看看自己活得如何吧,曾经的天才苟且于诸神天域,还不窝囊吗?”柳

    烟儿和尤儿旋即追上轻歌的脚步。中

    等位面的人或是震惊与轻歌的狠辣,或是羞愧于柳烟儿方才的肺腑之言,字字句句一针见血,直指灵魂。东

    南两端,许流元和阁主分别占据一端,于暗处悄然观察修炼场的变化。

    面对无理取闹的弟子们,这是轻歌的必经之路。

    轻歌的处理方式让阁主甚是满意,许流元却虚眯起了双眼。

    现在的夜轻歌不如当年夜惊风那么强大,但夜惊风有勇无谋,夜惊风雄韬武略只能表现于战场上,其他方面夜惊风很不靠谱,正因为如此,许流元当年略施小计便能把赤阳宗天才夜惊风给毁了,若非空虚的出现让人措手不及,从此往后只怕世上再无夜惊风此人。

    好在夜惊风如今是君主,八大君主和九州帝国有条约,不可随意冒犯,否则便是撕毁条约,若不及时处理,战争必然一触即发,生灵涂炭。

    否则以许流元十几年前的所作所为,夜惊风肯定要报断骨之仇。让

    许流元警惕的是夜轻歌的聪明才智,若非她体内没有真元,恐怕要一展乾坤风云天下。

    最可怕的是睿智,更是比狐狸还要狡猾。

    许流元抬眸,远远的看见修炼场对面阁楼上的阁主。阁

    主站在窗台前身着黑袍负手而立,一双黑眸穿过长空远远的看向许流元。

    许流元咬了咬牙,阁主如今是要跟他彻底撕破脸了。脚

    步声响起,许薇缓步而来,她站在许流元身旁,循着许流元的视线向远处看去,目光落在阁主身上。

    “父亲!”许薇微微颔首。

    许流元皱了皱眉,“暗影阁的天要变了。”

    “我知道。”“

    好孩子。”许流元回头看向许薇,和蔼而亲切,便见他温和的道:“你要记住,为父毕生的心血都花费在你身上,你唯有夺得朱雀之灵,我们才能驰骋这九州帝国。你的师父是天地院长老,你在帝国的地位能与神女彩翎风媲美,朱雀之灵一旦被你传承,其他所有的敌人都不要怕,他们会死在我手中。我向你保证,他们会死的很凄惨。”

    许流元脸上的慈祥渐渐消失,转而成为了一种狰狞和扭曲,阴鸷凶狠的双眼透出了诡谲的光,许流元将牙齿咬碎,发出咯咯的响声,每一个字仿佛都是从喉咙里额蹦出来。“

    夜轻歌不好对付。”许薇面无表情道:“我与她交过手,实力过人,但她输在没有真元,绝对不能让她得到真元,但阁主和屠烈嫣都器重她,想阻止她不是好办法,唯有斩草除根才能一劳永逸。她虽然怀孕并非处子之身,也不是正统出身的朱雀传承者,但她既能得到凤羽勋章,就说明了她潜在的天赋。”许

    薇眸中闪过一道杀光。“

    别急。”许流元把手放在许薇的肩膀上,语重心长的道:“她的命,早晚都是我们的。”“

    一个夜轻歌,不至于急。”许薇冷冷道。

    许薇低头看了眼腰部悬挂的剑,眸中所有杀气皆化为柔情似水。

    此刻,轻歌回到小院,夕阳西下,残阳如血,火烧云漫天,暗红的景似末日来临,又别样好看。尤

    儿拿出一个包裹递给轻歌,“师父,你要的材料都找齐了。”

    轻歌接过包裹打开检查一番,都是她要的炼器材料。

    轻歌点点头,感激的看了眼尤儿,“谢了。”“

    你我什么关系,师徒关系,一日为师,终生为师,谢什么,往后师父在九州有什么暗处,尽管跟我开口。”尤儿郑重地拍了拍胸脯,眉头一挑,豪情云天的说。轻

    歌无奈笑了声。柳

    烟儿看了眼包裹里的材料,“你要炼器?”“

    重操旧活了,若真元不能恢复,靠着炼器也能混口饭吃。”轻歌拿着包裹走进屋内,将门关上,“我现在就要炼器了,两位便在院内修炼吧,今日拒不见客。”屋

    内中央,轻歌盘腿坐下,她抬起莲藕般的右臂,衣袖轻纱乱舞。

    轻歌闭上眼,随着火光闪耀,将月蚀鼎召唤了出来。她

    在炼丹方面没啥天赋,只有赫如是的传承和天道酬勤,以及那青莲异火。但

    这三样,样样都不可缺少。

    相反,轻歌在炼器方面的天赋可大了,放在九州帝国也绝非泛泛之辈。

    可惜,因为灵气修炼的原因,轻歌只得把炼器耽搁了。

    越往后,越艰难。凡

    事如此,当到了一个深邃的过程,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轻歌把珍藏的寒玉石取出,毫不犹豫的拿出明王刀将寒玉石分割,再把虚无之境里的天辰铁拿出来。她

    本想留着寒玉石修复真元,但还需要其他材料,样样都是珍稀材料,相当于凤毛麟角的存在。

    等她收集齐所有材料,只怕黄花菜都要凉了,倒不如用寒玉石炼制出一把上好的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