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047章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异瞳,红袍……



    轻歌陷入深深沉思。



    那会是她的小月月吗?



    轻歌抿唇,低头莞尔笑。



    她安抚好尤儿的情绪,与柳烟儿走出屋门。



    “许薇是该杀之人。”柳烟儿一面擦拭着残月刀,一面问。



    “废她一双腿便宜她了。”轻歌语气愈发的阴狠。



    她独自一人在他乡,夜菁菁、扶希都不在身边,尤儿倒成了另一种羁绊和守护。



    轻歌看了眼柳烟儿的右臂,许久,道:“九雀也该死。”



    柳烟儿抬眸:“他们都该死。”



    两人相视,默契的笑着。



    “留意一下龙释天的动静。”轻歌道。



    “天地榜第一名,大周皇子龙释天。”柳烟儿蹙眉,“我怎么感觉他是天启海的龙释天?云王也说了,他是帝国人,如此也说的过去。只是不知他究竟是男扮女装还是女扮男装。”



    “最后一种药材在他那里。”轻歌沉了沉眸。



    “天地院的危机只能依靠你了,不过阿娇也传出了消息要炼制出治好大宗师的药,而且我有感觉到,九雀派人监视了流月楼,一定要万分小心才行。”柳烟儿说。



    轻歌点点头。



    水深火热之中,三言两语难以解释。



    傍晚,风锦一路小跑进了流月楼,“龙老大回来了。”



    柳烟儿蓦地站起,“龙释天!”



    “他在哪,带我过去。”轻歌起身。



    “……”



    偌大的流月楼里只剩下尤儿一人。



    尤儿察觉到大腿处微凉,蓦地睁开眼。



    身着黑袍的男子坐在床榻,为她抹上膏药。



    “是你,帝如。”尤儿双眼一亮。



    尤儿看了眼自个儿白花花的腿,旋即缩至一旁,拿着锦被盖在腿上,红着脸瞪向帝长如,“你耍流氓!”



    帝长如拿出琉璃玉瓶丢给尤儿,“南周上等的祛疤膏药,是药宗大师亲自炼制而成,普天下之下仅有三份,你自己脑子糊涂,按理来说伤口该是愈合了,结果还这么严重,你是不是忘记抹药了?”



    尤儿闷哼一声,撇过头去,“你是我谁?这么关心我干什么。”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帝长如道。



    尤儿哼哼唧唧,“谁要你救了,你当时救我的时候还没经过我同意呢,你怎知我是不是一心求死啊。”



    “那你就去死吧。”帝长如的语气陡然阴森沉重,尤儿收起笑呆愣在床上。



    帝长如许是几分愠怒,满身的骇然气息,他就要离开此处,尤儿心脏一空,眼疾手快抓住帝长如的衣袖。



    帝长如回头看去,尤儿蜷在床上,锦被之上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她委屈巴拉的看着帝长如,倒让帝长如不忍心发怒。



    “生活在阴暗之地的蛆虫不能拥有阳光,当他触碰阳光,就意味着生命已经到头。于很多人来说,活着就已是幸运了,一心求死的人,都是在玷污生命。”



    帝长如说。



    尤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她紧攥着帝长如的衣袖,“你能……陪陪我吗?”



    帝长如还要走,尤儿一个用力便把袖子拽断了。



    尤儿瞳眸紧缩。



    她看见了一个桃心形的胎记!



    帝长如修长如玉的手擒住尤儿下颌,尤儿扬起脸看着他。



    面具之下,男人薄情的唇殷红如血。



    隔着面具的脸俯下来,距离越来越近,尤儿的心疯狂跳动,两侧脸颊犹如火烧云般红到底。



    尤儿闭上眼。



    想象中的粉红没有到来,等尤儿睁开眼,便见帝长如轻蔑的睨着她。



    “就这么迫不及待吗?还真是个不知羞耻的小丫头。”帝长如笑道。



    尤儿怒不可遏拿起枕头就要朝帝长如砸去,帝长如用力攥住尤儿的手腕,猛地一个用力,往上一提,尤儿便被他抱在怀里。



    尤儿犹如野猫四肢挥动挣扎着想要下去,帝长如低头轻咬少女莹润的耳垂,犹如电流传遍全身,尤儿浑身僵硬,四肢紧绷,就连双眼都在发怵。



    帝长如浅笑,“害羞了?”



    尤儿眨眨眼,抬起手要朝帝长如脸颊打去,帝长如单手桎梏住尤儿一双手,将尤儿抵在墙壁上。



    他低头吻住柔软红唇,并未急着攻城略地,而是一圈圈舔舐着,在尤儿身体化成一滩软水时,最终探进火热深处。



    尤儿瘫倒在帝长如怀里。



    意乱情迷,娇媚和清纯。



    若尤儿抬起头就会发现,那面具背后的双眼,冰冷的像魔鬼。



    帝长如嗤笑一声,把尤儿轻放在床榻,翻窗就走。



    尤儿赤着双足朝窗户跑去,窗外哪里还有帝长如的身影。



    尤儿满心惆怅,最后跺了跺脚,“帝如,你这个登徒浪子,采花大盗。”



    帝如坐在屋顶,听着尤儿的叫骂声,会心一笑。



    然,他低头看尤儿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具尸体,毒蛇眼中的猎物。



    尤儿一闭上眼就是那羞耻的亲吻画面,明明是秋季,她却热的不成样。



    尤儿在床榻上滚来滚去。



    “天地院西城南华巷,我等你。”帝长如的声音出现在尤儿耳畔,尤儿四处看都见不到人,喊了好几声也没有回应。



    尤儿撇了撇嘴,“你倒是说个准确的时间啊。”



    尤儿缩在锦被里,突地,她尖叫一声,手臂传来疼痛感。



    在她看不见的时候,肌肤之下,似有一只指甲大小的虫沿着筋脉爬向了脏腑。



    那一瞬,尤儿四肢冰寒。



    她抬起头揉了揉太阳穴,茫然的看向四周。



    她是未经人事的少女,但也知三分事,不会轻易沉溺爱河。



    只是,那个胎记……



    在她最羞耻的时候,是他从天而降把她带离花柳巷。



    五年后的相遇,是天意如此吗?



    尤儿爬满红晕的脸,如今已经煞白如纸。



    她攥着锦被,凄凉的笑着。



    “九皇叔,是你吗?”尤儿闭上眼,两行清泪流下。



    帝长如正离开天地院,他突地停下脚步,抬手抚胸腔。



    胸口窒息般的疼是怎么回事?



    他回头看向天地院的方向,剑眉蹙起。



    此时,轻歌一行人已经到了金流殿。



    只有天地榜第一的人才能居住在此。



    “龙老大。”风锦一脸高兴的冲进去。



    而后便见一人着青衫走出,剑眉星目,鬓若刀裁,身材灵修,俊朗如玉。



    他腰配两把玲珑长剑,眉宇间透露出了狂傲不羁。



    “龙老大,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明月郡主……”风锦兴致勃勃的介绍。



    龙释天回身看向轻歌,笑道:“夜姑娘,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风锦惊呆了,“龙老大,郡主,你们……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