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063章 传遍帝国的一幅画
 三位长老勾肩搭背如同小孩般摇摇晃晃走出去。三

    人装模作样的走,出了水牢后,一个个拔腿就跑,身后留下一窜浓郁的烟雾。

    众人犹如石化般,惊得下巴都要掉到了地上。轻

    歌抿着唇转眸看着三人消失的方向,心底里淌过一道暖流。她

    杀意四起不想留下许薇的命,但三位长老的态度都是倾向于她,她也不能得寸进尺太过分。她

    走至许薇面前,一脚踩在许薇的大腿。

    脚掌扭动,狠狠用力。咔

    嚓——

    骨骼撕裂的声音响起。

    轻歌眼眸阴狠如斯,她蹲下身,白嫩手掌轻拍了拍许薇的脸颊,“我给你脸了是吗?”

    “多行不义必自毙,天不收你,我惩你。”轻歌的手往下移,纤细五指紧扣住许薇的脖颈,微微一用力,许薇只感到脖颈肌肤发凉,头疼。死

    亡离自己如此的近,死神正隔着忘川河在朝她招手。许

    薇双眸蓦地睁大。

    轻歌的手不断收拢,最终,她松开了。她

    不是想留许薇这条命,只是她不该辜负几位长老。

    她当众殴打天地院弟子许薇,几位象征着权威与公正的长老却视若无睹。她

    该有分寸。轻

    歌松开手的刹那,走向侍女。

    她凝起眸子,心神微动,强大的精神之力从雷巢里呼啸而出,直接把侍女藏起来的画轴卷出来。轻

    歌陡然伸出手接过画轴,掌心燃起一簇精神之火,火焰熊熊燃烧,画轴被烧会灰烬。

    画可以烧毁,但尤儿心底的痛和绝望,一生难消。

    若非深仇大恨,若非杀父夺妻,何至于下次狠手?

    轻歌半眯起眸子,扫了眼许薇。

    许薇双腿软弱无骨耷拉在地上,她瘫倒在地,狼狈又落魄。

    她抬眸朝轻歌看去,便见轻歌收起精神之火,再度走至许薇面前。“

    夜轻歌,你杀了我啊,你倒是杀啊。”许薇歇斯底里的大喊,“我这样活着,不如死了。”

    许薇双手疯狂地拍打大腿,“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夜轻歌又何必道貌岸然说这一句话,你杀过的人,你刀下的魂,还少吗?你才是作恶多端的那一个,你该不得好死才对。”

    轻歌回眸,眼神阴寒如淬了冰,“不得好死又如何?”

    轻歌挑起许薇下颌,“很可惜,你怕是活不到那一天,看不到我不得好死之景了。因为在此之前,我会碎了你的骨。”

    轻歌一个用力,许薇下颌骨脱了。她

    疼的发出沙哑喊声,却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她

    惊恐的瞪着轻歌,她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是恶魔!轻

    歌忍住满心杀意,许薇该死,但她现在不能杀。轻

    歌拽着许薇头发,走向水牢溢水处。

    她将许薇丢进水牢,轻抬起手,便见水牢囚笼铁柱的雷电元素,竟在轻歌的指引下灌入了许薇身体里。

    许薇在极寒的水里瑟瑟发抖,身体因雷电元素而抽搐。

    “把囚笼打开。”轻歌冷声道。

    暗处里走来一名黑衣侍卫,手执漆黑如墨的钥匙将水牢囚笼打开。轻

    歌淌着极寒冷水走进囚笼当中,尤儿一双手血肉模糊拽着铁柱不断的发抖。

    轻歌把手搭在尤儿肩上,尤儿惊吓过度尖叫了一声,犹如受伤的小野兽蜷缩在水里。“

    尤儿别怕,我是师父。”轻歌放柔声音。

    听见轻歌的声音,尤儿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些许。她

    机械般地转过头看向轻歌,看见轻歌的脸,尤儿像个婴儿哇的一声嚎啕大哭。

    她扑进轻歌怀里,鼻涕眼泪擦了轻歌一衣襟。“

    师父!”尤儿轻声呓语,委屈巴拉,可怜兮兮。轻

    歌双手淌过冰水将尤儿横抱起来,淌着冰水走向石边。尤

    儿抱着轻歌脖颈,浑身湿漉漉,衣裳不断滴着水。

    尤儿的黑发黏在脖子上,她睁大眼仔细观望着轻歌。

    “师父,你真好。”尤儿说。

    轻歌转头看去,尤儿裂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笑的天真无邪,满脸的粲然。

    轻歌深深叹一口气。她

    抱着尤儿走出水牢,进了流月楼。

    “九皇叔来了。”柳烟儿凑在轻歌耳边压低嗓音。

    轻歌一抬眸便看见身着白袍温润尔雅的男子站在流月楼院落里。轻

    歌走向房屋,帝长如拦住轻歌去路,“把她交给我吧。”

    轻歌斜睨帝长如,“皇兄,尤儿心思单纯,天真无害,你若欺了她,我绝不会放过你。”如

    今,轻歌乃帝国明月郡主,按理来说跟帝长如是同一个辈分。一

    个是九州皇叔,一个是帝国皇姑姑。“

    我知道了。”帝长如甩了甩袖,朝外走去。

    “许薇在何处,前方带路。”帝长如眸子暗沉。轻

    歌挑眸。

    帝长如对尤儿的态度,比以前更为上心了。

    不是什么好事。

    尤儿缩在轻歌怀里冷的发抖,眼泪啪啪的落。轻

    歌把尤儿放在床榻,柳烟儿去浴池放温水。“

    师父,许薇她说,是我爹杀了我娘。”尤儿凄惨的哭,“怎么会这样呢……”父

    爱如山体滑坡,此乃真真事故现场。

    轻歌轻拍尤儿后背无声安慰,除此之外,她不知如何说。

    “浴池里的水好了。”柳烟儿道。

    “该沐浴了。”轻歌说:“稍后我为你炼制一枚元火丹,祛除掉方才水牢里的寒气,这样身体就不会留下病根了。”轻

    歌走了两步,见尤儿还没有动作,旋即回头看去。

    尤儿缩在锦被当中,朝着轻歌伸出两截莲藕般臂膀,“师父,抱抱。”

    轻歌无奈,抱着尤儿走进浴池,将她放在浴池。

    “轻歌。”柳烟儿喊了一声,两人默契对视一眼,轻歌看了看尤儿后,两人皆走出浴房。

    轻歌般浴房的门关上。“

    你说吧。”轻歌看向柳烟儿。柳

    烟儿从袖中掏出一幅画轴打开。

    轻歌眼眸眯起,画中拓印的是极其香艳的图。

    轻歌看着那图中少女,若她所料不错,这少女是尤儿。

    “许薇真狠。”柳烟儿道:“整个帝国都在拓印这幅画,被许多如狼似虎非常之龌蹉的修炼者们购买了去。”

    “不是许薇,是阿娇。”轻歌抿紧唇瓣。出

    手之人是许薇,背后的始作俑者却是阿娇才对。药

    宗之事阿娇输的灰头土脸,故此要在尤儿身上做文章好扳回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