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064章 五马分尸,还是千刀万剐?
 “阿娇,该死!”柳烟儿咬牙切齿,“世人不知这画上少女是谁,不会涉及尤儿声誉,但尤儿若是得知此事,定会崩溃,这是尤儿的一道伤!”

    “此事不能让尤儿得知,以阿娇与许薇两人之力,无法在整个帝国拓印此画。”轻歌道。“

    还有第三个人?”柳烟儿诧异。“

    阿娇经常出去历练,目的除了锻炼自己外,便是认识更多的人。她野心很大,又是药宗炼药师,年纪轻轻就声名在外,有骄傲和清高是正常的。”

    轻歌淡淡的道:“阿娇还有后手才对,这些画既然出来了,若不让尤儿看见,岂不是白费功夫?除了让尤儿看见击溃尤儿心防外,她们还要尤儿身败名裂。”“

    你的意思是说……”柳烟儿眯起双眸,眼中寒光一闪,“她们在击溃尤儿精神之外,还要暗中散播消息,说画中人是尤儿?可画已经传遍帝国,我们要如何阻止?”

    人云亦云,传播谣言只需三言两语即可,想要击退这些恶言恶语,却不简单。“

    我去拜托帝无邪,另外,我会修书一封寄往帝国,屠烈嫣和夏风会帮我。”轻歌说罢走向旁屋,站在桌前手执狼毫笔,落笔成字,旋即将两封信交给柳烟儿。

    迫在眉睫,时间不等人,柳烟儿拿着信就派人去送往帝国。

    “皇姑姑,父君在明月殿等你。”帝无邪突地走进房间。

    轻歌抿了抿唇。

    帝君之态度……

    轻歌冷笑一声。帝

    君在千丈象牙塔上并未帮她,若她所料不错,帝君一定有把柄被九雀掌控。否

    则九雀不知如何死了。若

    非如此,九雀在九州帝国,也不至于如此嚣张狂妄。究

    竟是什么把柄,能让九州帝君忌惮?若

    她拿到这个把柄,是否能掌控帝君?轻

    歌若有所思,片刻,放下手中茶杯,走出流月楼,去往明月殿。…

    …

    天地院,水牢。

    帝长如白袍如雪本该风度翩翩温润如玉,奈何此时他整张脸都布满了阴狠戾气,就连迈动修长双腿走路时都带着刺骨凛冽的寒风。

    “九皇叔,院长有令,水牢封闭了。”守着水牢的修炼者忐忑开口。

    帝长如一眼扫去,没有花花公子之浑浊,也没有素日之温和。

    那一眼,像是有血线在迷雾里龟裂开,阴森如魔,讳莫如深,幽邃到极致!

    “怎么?我连水牢都不能来了,大门打开,若有惩罚,尽管让院长来惩罚我即可。”帝长如说完,大手一挥,那两扇门竟都被打开。

    许薇沉在冰水里,就脖颈以上的部位露在水面外。

    轻歌没有放话,侍卫们不敢把许薇放出去,可见药宗之事后轻歌在天地院的地位何等高!

    许薇双腿的伤还没完全愈合,如今受冰寒之气的刺激,疼入骨。

    时间久了,倒也麻木。听

    到开门声和脚步声,浸在水里的许薇终于动了一下。

    她以为等待着她的是解救。她

    转头看去,却见那身材颀长灵修,满眼邪佞森然的男子缓步走来。“

    九……九皇叔……”许薇身体颤抖,双唇哆嗦,接连发出几个颤音。帝

    长如抬起手,双掌轻拍,旋即数十道人影宛若鬼魅般骤然出现,无声无息。

    许薇惊恐的瞪大眼,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让她惶惶如丧家之犬。“

    我的妻子,何时轮到你来欺凌了?许薇,你是暗影阁导师许流元之女,你觉得,我不敢要你的命吗?”鬼魅般的黑衣人搬下一张漆黑椅子放在帝长如身后,帝长如弯身坐下,双腿优雅交叠。

    他面色淡漠,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许

    薇不住地在冰水里打抖儿。

    帝长如走至水边石上,攥着许薇头发往水里按,许薇双手在冰水中挣扎,气泡从嘴里冒出来。良

    久,就在许薇要窒息时,帝长如粗鲁地拽着许薇出了水面。

    许薇呛的脸色发白,虚弱的像一条咸鱼。

    帝长如拖着她出了水牢。

    “让我想想,五马分尸,千刀万剐,哪一个才能解我心头之恨呢。”帝长如把许薇丢在地上,一脚踩在许薇小腹,帝长如望着前方深渊般的昏暗,喃喃自语。他

    的声音非常之低,很轻很轻,但如同雷霆般贯入许薇双耳,耳膜好似都要震裂。

    许薇身体呈诡谲的状态,两条腿分别朝两个方向弯曲,从头到脚完完全全贴合在冰冷的地板。“

    九皇叔,不要杀我,别杀我,不是我,不是我做的,是阿娇师姐,罪魁祸首是她,我只是替她做事而已。”许薇抽泣哽咽,一面哭一面喊,有些吐字不清。

    “阿娇?”帝长如抿起唇。“

    九皇叔,我无心欺凌尤儿,是阿娇逼迫我的。”许薇无比的凄惨。“

    如此说来,我是冤枉你了?”

    帝长如一手挑起许薇下颌,另一只修长如玉骨骼分明的手温柔轻抚许薇浸了水甚是发白的脸颊。

    许薇点头如捣蒜,疯狂如斯,用尽毕生力气去点头。帝

    长如微笑,“你想活?”许

    薇点头。

    “那便如你所愿。”帝

    长如的话才说完,许薇嘴角扩开了极致的笑。这

    抹笑,似盛开在山崖的花,风来,静止了,凝固不动的画面。咯

    !一

    道清脆之声响起,帝长如满眼凛冽的光,一身杀伐的气息。

    许薇的脖子直接被帝长如拗断。帝

    长如嫌弃的收回手,朝旁伸出手,便见一名黑衣人恭恭敬敬,动作生硬地递来一方软帕。

    帝长如擦了擦手,而后将帕子随手丢了。

    绣着玉兰花的帕子在幽风中一扬,旋即落下,恰巧盖在许薇死不瞑目且铁青着的脸上,挡住了那双几乎要凸出来的梦魇之眼。帝

    长如一袖子下去,身如鬼魅的黑衣人们全都消失不见。帝

    长如看了眼许薇,走出水牢。是

    夜,深深如雾,风凉如水。

    白月光惨惨淡淡,似有百鬼夜行,风声在哀嚎。天

    地院的一座楼。

    风入屋,吹开了窗。啪

    啦一声,惊醒了梦中人。阿

    娇躺在床上,睁开眼。

    她起身摸着黑走向窗户打算关窗。啊

    ——

    尖锐喊声刺破夜的宁静。

    借着窗外月光,阿娇看见了躺在窗台上的一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