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048章 失败是成功他娘

    于风锦来说,龙释天是天地榜第一,天地院当代修炼当中最强的一个,就连夜轻歌神级天赋也只能排在第二,可见龙释天的可怕之处。



    再者,龙释天神出鬼没行踪不定,是他眼中信仰般的存在,他就算再钦佩夜轻歌,不可否认的是,夜轻歌来自四星大陆,一个低等位面,她在诸神天域待了不足半年的时间,怎会认识龙释天?



    狐疑都写在风锦脸上了。



    轻歌身姿优雅,朝着龙释天点了点头,“天地榜第一,的确是你的作风。”



    “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你很不错,天启海,九州帝国,天地院,有关于你的事迹我都听人说了。”龙释天道:“此次天地院危机我已经全部清除,你想炼制出救治大宗师的丹药?”



    “所有药材都已找齐,还差一样。”轻歌说。



    “雪莲果根?”龙释天虽是在问,但语句是肯定的。



    轻歌抿了抿唇,点头。



    龙释天走进阁楼里,从鎏金柜中找出一个水晶盒,她把盒子交给轻歌,“雪莲果根就在这里面。”



    “龙老大,你不怕郡主炼制失败,反而失去了一株雪莲根吗?”风锦好奇的问。



    龙释天冷笑,“失败是成功她娘。”



    风锦:“……”



    轻歌接过盒子,双手拱起,“龙兄,大恩不言谢,日后有需要我的,尽管开口。”



    “有你这句话,千百株雪莲根也都值了。”龙释天道。



    轻歌浅笑。



    “时间紧迫,你去炼制丹药,此次事情非同小可,我去明月殿。”龙释天朝外走去。



    轻歌与柳烟儿去往流月楼。



    流月楼四周都有九雀郡主安插的人。



    她若要炼制丹药,必须找一个隐秘而安全的地方,必须有人护法。



    一旦炼制失败,异火会反噬精神,并且火焰紊乱,想要再次炼制至少要休养一个月的时间,就算她能等,只怕等到一个月后,那药宗大宗师早已翘辫子了。



    “你要在哪里炼药?”显然,柳烟儿也有同样的担心。



    轻歌浅笑,“危险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几位长老为我护法的话,我不怕她九雀。”



    “帝君在明月殿,没有出殿的打算。”柳烟儿皱了皱眉,“帝君于你,究竟是什么态度?”



    “他是什么态度并不重要。”轻歌凝起了眸。



    帝君……



    帝长如……



    他们当年的恩怨已经延续到了今日。



    轻歌欲要进院,在院内看到谈禹时,轻歌几乎崩溃。“明月郡主,我仔细想了想,你身上虽然没流着皇家血脉,但好歹是皇上亲封的郡主,嫁我谈禹做我谈家女人也是可以的,感情之事能慢慢培养,郡主对我的心思我也看得透彻。”谈禹右手负于身后像个书



    生秀才,双唇一张一合喋喋不休的说着。



    柳烟儿嘴角抽搐几下,忍住撕烂谈禹那张嘴的唇动。



    轻歌瞠目结舌犹若五雷轰顶般震惊的看着谈禹,惊悚在原地。



    她对谈禹有什么心思了?



    谈禹到底在想什么?



    轻歌干咳一声走至谈禹面前,面无表情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说:“谈公子,请摇晃一下你的脑袋。”



    谈禹见轻歌如此严肃认真,一时半会儿反而被唬住了,他愣了一瞬,旋即照做,开始摇晃脑袋。



    “听,水在晃动的声音。”轻歌温柔的望着谈禹。



    谈禹看着这双狭长凤眸,似有百花盛放。



    谈禹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眸子。



    甚至,比阿娇的还好看。



    这世间当真有人如昙花一现般惊艳,可此前他为何没有发现?



    轻歌挑了挑眉,走进流月楼,若她知道谈禹脑子里的想法,怕是会疯掉。



    柳烟儿脸皮扯了扯,大摇大摆走至谈禹面前,满眼轻蔑的瞥着谈禹,“谈公子,郡主是说你脑子进水了。”



    谈禹皱眉。



    柳烟儿闷哼,走进流月楼。



    好半天过去,谈禹才反应过来轻歌是在骂他。



    谈禹在原地站了许久,眸底闪邪肆的光。



    阿娇在神级天赋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夜轻歌是帝君亲封的郡主,天地院几位长老给了夜轻歌特殊的名额,时间一到就可以重塑真元,真元重塑,再给夜轻歌稍许时日,她能替代龙释天也说不定。



    谈禹不是蠢的,他精明着。



    帝长如坐在树上俯瞰着谈禹,嘴角扯开一抹极为嘲讽的笑。



    谈禹去往南幽山,在路上碰到了准备回住处的风锦。风锦看了看谈禹,欲言又止,“谈禹,你对阿娇的心思我们都清楚,听那些历练的人说,阿娇在死亡领域wàiwéi通往北灵境城的历练路上遇到了一个男人。阿娇心比天高,谈家夫人的位置留不住她的。”风锦



    叹一口气。



    谈禹为何就不明白呢。



    谈禹漠然的看着风锦,眼神陌生而可怕。



    许久,谈禹不解的问:“风锦,你在说什么呢?我的未婚妻是帝君,阿娇与旁的男人,与我何干?”



    风锦错愕,谈禹这榆木脑子开窍了?



    “你与郡主关系甚好,替我照看好我的未婚妻。”谈禹说。



    风锦摸了摸鼻子,心想谈禹此前不是看不上郡主吗?



    风锦还以为他眼瞎呢,怎么这眼睛一下子就好了?



    谈禹离开南幽居。



    风锦看着谈禹的背影,眯起了双眸。



    “谈禹。”风锦喊住了他。



    谈禹停下脚步,却没回头。



    “郡主很好,她对你毫无兴趣,请你不要伤害她。”风锦忽然喊道。



    谈禹回头讥诮的看着他,“我怎么会伤害我的未婚妻呢?”



    风锦眼眸渐渐暗沉下来。



    谈禹邪肆一笑,走出风锦的视线。



    “是天地院将乱,还是天下要大乱?”风锦低头看着鞋尖喃喃自语。



    这些日子,诸神天域可热闹了。



    一是夜神宫姬寻欢,背景强大,来历神秘,实力深不可测。



    二是北灵境城群魔乱舞。



    三是黑暗幻殿迎来不祥之神。



    四是天地院夜轻歌神级天赋,世人都好奇,夜轻歌重塑真元时,会塑造出怎样的真元。



    至于最为劲爆的一件事就是,神域真元柱裂,灾星,临世。满世界的修炼者们都在寻找那颗灾星,打着为民除害替天行道的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