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086章 贵妃醉曲,美人蕉!

    阿娇弹奏贵妃醉曲。



    相传,太古时期,白贵妃一舞倾城,都说是红颜祸水,国难当头,她却穿上戎装,金戈铁马战沙场,最终守住帝国。



    贵妃醉曲前半段是初见君王时的青涩和怦然心动。她本志在四方,乃豪情万丈的侠女。最终为了君王孤守在帝王宫。



    君王夜夜笙歌不早朝,其他妃子们尔虞我诈。



    终于,过了新鲜感。



    曲子中期,只剩下贵妃一人独守空房。



    她被陷害关于大牢。



    后期,琴音高昂激烈,白贵妃毅然逃离大牢,征战四方。



    她为兵为卒后为将。



    她戴着狰狞的骷髅面具,游弋在战场。



    当君王要她取下面具时,一同散落的,还有那三千青丝。



    满朝文武,刹那,热泪盈眶。



    火池盛宴,数万人闭上眼聆听贵妃醉曲,太古时期的厮杀和情深缱绻仿佛历历在目。



    他们感受到了少女的豪气,青涩和稚嫩,最终,她的梦只有手中的剑,她的双眼里只有战场上的敌人。



    一曲终,琴声止,诸多人恋恋不舍。



    冰翎天坐在椅上,侍女为她披上狐绒披风。



    她斜睨了眼阿娇,冷嗤,“啧,哪里来的戏子。”



    冰翎天说话并未掩饰,阿娇和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阿娇面色微僵,“姑娘,凤栖尊后乃是琴师出身,创作出的春聆曲至今流传,姑娘此话是对诸多琴师以及凤栖尊后的大不敬。”



    冰翎天微微一笑,“好大的口子,竟敢拿自己跟凤栖尊后比。”



    阿娇站在藤蔓秋千上,双眸微凛。院长不忍阿娇受委屈,站起身子,道:“姑娘,不知者无罪,凤栖尊后乃是数一数二的琴师,至今无人超越,你奚落琴师为戏子,便是诋毁凤栖尊后为戏子。凤栖尊后是无数人的心之所向,阿娇仰慕她,自



    然不敢媲美。这世上,不只有修炼追长生,还有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



    冰翎天挑挑眉,不言。



    哪怕她极力掩盖,骨子里的狂傲依旧渗透了出来。



    她乃凤凰一族的真女,走到何处四周都是恭恭敬敬的人。



    她已习惯了这种生活模式,一时之间难以更改。



    她之所以来到诸神天域,是为了万里追夫,还有就是圣物凤尾翎。



    届时,她是凤凰一族的传承者,又是妖域妖后,妖魔两族的大战,也会因为她而停息。



    谈如花与蓝彩儿躲在人群中,见氛围凝固住,谈如花猛地拍掌,“师姐真是厉害,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场!可谓之千古绝唱啊!”



    蓝彩儿点点头,“听说幻月神殿的人都看中了师姐的贵妃醉曲呢。”



    “……”



    风锦看了眼蓝彩儿,而后看向阿娇,默不作声。



    阿娇在文墨词曲方面,的确无人可及,能被幻月神殿看中是应该的。



    谈禹神情恍惚。



    想当初,他初进天地院,便是被阿娇一曲寒风落给吸引,从此往后念念不忘思之如狂。



    而现在他似乎又找回了那种心动的感觉。



    谈禹看向轻歌,夜轻歌天赋惊人,但少了文雅。



    女子,该吟诗,该弹曲,才有不同的灵魂。



    风锦就在谈禹身旁,他太了解谈禹了,看着谈禹纠结的脸色,他完全能明白谈禹此刻在想什么。



    风锦嘴角疯狂的抽搐着。



    谈禹凭什么认为,他可以在两个优秀的姑娘之间挑三拣四,挑来选去?



    他的优越感要不要太好了点?



    火池盛宴中,亦来了幻月神殿的使者。



    正因为如此,阿娇才会卖力的弹奏。



    总有一样能胜过夜轻歌。



    幻月神殿的使者身着红袍,满眼皆是赞赏,便见他点点头,道:“这是我所听见的最完美的贵妃醉曲。”



    使者说罢,走向轻歌,“夜姑娘,倾城阁下让我来贺喜,倾城阁下暂时无法前来。”



    轻歌眼底划过一道忧色。



    以夜轻歌对她的关系,定是身体出了问题,要么就是出了大事。



    那日琴宗把夜倾城带走时,夜倾城身体是魔化的迹象。



    夜倾城为何会与魔扯上关系?“郡主,听说你在四星乃是世家小姐,自小定是养尊处优,琴棋书画也该是样样精通,今日这大好的日子,各方人都已来到,前有阿娇师姐助兴,不如郡主也来一曲?”蓝彩儿聪明了,话说的很漂亮,在重



    要的日子里,身为主人公的轻歌若是推脱了,只会被人认为是不战而败,怕输给阿娇才不弹奏曲子。



    轻歌不在乎那些名声。



    她对此不感兴趣。



    幻月神殿的使者双眼一亮。



    神殿内的倾城阁下乃是琴中好手,她所追随的夜轻歌,也差不了。



    使者从空间宝物中拿出一方琵琶,琵琶木骨上雕镂着仕女图。



    使者躬身,双手捧着琵琶献给轻歌。



    “夜姑娘,此琵琶名唤美人蕉,姑娘可用此来弹一曲。”使者道。



    周围的人脸色都发生了变化。



    琵琶很难,比琴难多了。



    夜轻歌能驾驭吗……



    风锦皱了皱眉,“这使者脑子是不是少根筋……”



    显然,风锦和轻歌都能感受到使者没有坏意。



    他见识过夜倾城的风采,所以也认为夜轻歌不会差了。



    轻歌本不愿弹奏,可当她看见使者手中的琵琶时,她竟是不由自主站起来,伸出手接过琵琶。



    谈如花皱皱眉,“她疯了吗?真要拿琵琶来出丑?还不如不弹。”到底是自家嫂子,想到夜轻歌丢脸,谈如花竟有些不悦。



    可她始终要站在阿娇这边。



    蓝彩儿闷哼一声,“阿娇师姐万丈光芒,她不过米粒之辉。”蓝彩儿悻悻的说,说这番话时,脸都有些发烫。阿娇很优秀不错,那日神兵堡内的夜轻歌,才是惊鸿一现!



    使者满脸的喜气洋洋,“夜姑娘要弹奏何曲?”



    轻歌拂袖,满桌的酒壶玉杯摔在地上。



    轻歌顺势坐在桌面,桀骜不羁,潇洒风流,她抱着琵琶闭上双眸。



    其音从指尖流出。



    使者双眼一亮,“姑娘要弹奏贵妃醉曲?贵妃醉曲也是由凤栖尊后所创,最早便是用琵琶弹奏,可惜琵琶太难,便简单化了用琴来弹奏。久而久之,鲜少有人会用琵琶弹奏贵妃醉曲。”



    阿娇面色发黑。



    夜轻歌弹奏贵妃醉曲,岂不是想压她?



    阿娇冷笑。



    琵琶何等难度,贵妃醉曲在琵琶曲里乃是最难。夜轻歌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