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191章 成神之路,由此开启!
 九界。

    一个时辰后,晶石门被人推开,莫九辞风尘仆仆而来,面上还有些憔悴。

    “双煞神骨,拿到了?”熙子言蓦地睁开双眼,情绪激动的看向莫九辞。

    莫九辞望了眼躺在床榻之上的姬月,皱了皱眉,旋即点头,“我与莫爷说明了情况,莫爷说此神骨与姬王有缘,便赠与姬王。事不宜迟,不能再拖下去了。”莫

    九辞坐在床旁,垂眸看着姬月,“姬王,得罪了,神骨之疼,重塑身躯,重塑骨骸。”

    姬月满身冰霜,无法回应莫九辞。但

    莫九辞能够感受到从姬月身上散发出的无形的坚毅。莫

    九辞闭上眼,深呼吸了几下,旋即打开凛冽的双眸。

    他从空间宝物中取出双煞神骨,骨骸的每一处都是纯正的金色,倒不像是骨骸,像是上帝手中最为完美的工艺品。

    莫九辞将一股股九界之力毫不犹豫地灌入双煞神骨之中。

    但见纯金色之下,一面明红,一面冰蓝,犹若即将交替的冰与火,此乃双煞的真谛。冰

    火相融,天地交替,日月同存。双

    煞神骨之中,涌出的金光化作摇曳火焰,下一刻便进入姬月的身体内。

    姬月浑身上下所有的骨头,都燃起了金火。

    姬月身体因疼痛而微微发颤。

    火,将他吞噬。由

    内而外的火光!

    姬月的身体像是一滩烂泥,在明黄纯金色的火焰内逐渐扭曲。世

    人谁都想要脱胎换骨,可谁又能承受那些苦痛?

    大多数人都是碌碌无为混吃等死的庸人,正因为神和强者的路从来都是布满了坎坷和荆棘。切

    莫怨天尤人,唯有迎风而上,才能扶摇青云九万里。此

    乃,天道,神道,修炼道!

    姬月与火焰融为一体,只剩下一些光影轮廓。他

    扭曲着,变形了,像是沼泽。

    姬九夜紧咬着下嘴唇,直到把下嘴唇咬破,鲜血流在下巴上,唯有如此,他才忍住没叫喊出来。

    他的一双眼眸,彻底的通红,眸子四周爬上了许多的血丝。姬

    九夜吸了吸鼻子,转头看向别处。

    上天……真是过分呢。他

    的哥哥,为何要遭受这样的劫难?

    ……姬

    月的身体,已然像是浩瀚的星辰漩涡一样。

    嗤嗤!火焰愈发浓郁激烈。

    熙子言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一瞬不瞬的盯着姬月看,生怕一个不小心,姬月就会被双煞神火燃烧为灰烬。莫

    九辞轻叹一口气:“双煞神火,脱胎换骨,重塑身躯。这种时候,靠的便是意志力,若意志力不足够强,就会被双煞神火焚烧殆尽。若意志力强,便能打开神格之门,开启神之路。千万年来,无数人想要尝试着神之路,却最终,没有一个人的意志力,可以扛得起神火焚烧,扛得住身躯重塑。”

    莫九辞甚是紧张,眼前这正在重塑神躯的人,是他妹夫。

    要是死了,他还真是难辞其咎。半

    夜过去,火焰之中的光影轮廓还未消失,可见姬月还在坚持。莫

    九辞淡声道:“姬王,你是个英雄!”

    他这一生没佩服几个人,而今姬月便是其中之一。倏

    地,悬浮于长空的双煞神骨往前飞掠,融进姬月的轮廓中。

    啊!啊

    !

    啊!

    ……里

    面,传来一声声野兽般的低吼,从咆哮声中便能听出,他正经历着怎样的痛苦。这

    一刻,由莫九辞三人亲眼见证。

    成神之路,由此而开。

    重塑神骨,三个月!在

    这三个月里,昼夜不分,每个时刻都得紧绷着,只要有一瞬姬月呆滞了,他将彻底消失。莫

    九辞三人不吃不喝不睡的守着。当

    光影轮廓晃动,姬月有些坚持不住时,姬九夜就会在光火旁边蹲下来,低声说:“哥哥,百凤朝凰你还没给嫂子披上呢,你想想,凤族的冰翎天,被九界庇护的寻无泪,还有母后,都不愿嫂子安生。小嫂子她才多大,二十岁不到,她一个姑娘家,怎能承受的起这么多。你看,嫂子她身边那么多优秀男人,但她眼中只有你。”“

    我想,小嫂子和你一样,你就是她心头的希望火,是支撑着她一路往下走的全部动力。就算再苦再累,只要想着日后能与你过着神仙眷侣的日子,小嫂子也会坚持下去。可若你不在了,你走了,嫂子谁来保护,谁去成为她的天,为她遮风挡雨,她若失去了你,行尸走肉的她活于世,你会心疼吗?”

    “你舍得让她一个人吗?”“

    ……”

    莫九辞看见,随着姬九夜哽咽的话一声声落下,摇晃的姬月光影轮廓,竟又慢慢恢复了坚固如铁的意志力。

    原来,这世上当真有矢志不渝。莫

    九辞浅浅一笑。别

    的不说,这个妹夫,他越看越喜欢,也由衷的接受,虽然他不接受也改变不了什么。—

    —

    诸神天域,幽南圣地。轻

    歌还在昏迷之中,擂台之战却已开始。

    柳烟儿和楚长歌、风锦守在帐篷旁,不允许任何人进来,哪怕是天地院的院长和长老。柳

    烟儿信不过他们。二

    长老在帐篷外鬼鬼祟祟跟做贼似得,柳烟儿走出帐篷,见是二长老,蹙眉:“二长老,擂台战不是开始了吗,你怎么在这里?”

    “歌儿那丫头真的没什么事吗?反正没有你跟那丫头,此次擂台战天地院也是垫底,老夫去与不去差别不大。”二长老道:“柳丫头,有什么事你别瞒着我,若歌儿出了什么事,我们也能尽一点微薄之力。”柳

    烟儿眼眶微微泛红。她

    不愿去参加学院之战,便是要寸步不离的守着轻歌。

    她不知轻歌发生了什么,但她怕她只要离开一下,轻歌就会出大事!

    学院之战孰胜孰败她不在乎,她就算与天地院同进退,那也仅仅是因为轻歌在天地院内罢了。

    她对风锦、楚长歌也不放心。

    风锦去参加了学院之战,楚长歌便是留下来陪她一同守着轻歌。二

    长老看了看被柳烟儿用寒霜封闭的帐篷,又看了看站在帐篷前犹若门神态度强硬的柳烟儿。二

    长老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保持着缄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