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263章 可有思念本王?

    顾熔柞自认为是个一石二鸟的好计谋。



    却忽然之间觉得氛围有些奇怪。



    顾熔柞蓦地看向墨邪身旁的黑袍女子,林墨水双手环胸,微抬下颌,看他的眼神很诡异。



    宛如看隔壁村的二傻子一样。



    可不二傻子吗。



    林墨水望天翻了翻白眼。



    顾熔柞脑子里想的什么,意欲如何,不要太明显了好吗。



    而且,她家邪王特地来盛宴,是要给自家姑娘撑场子的,怎么能找茬呢,岂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小轻歌,你家老相好的来了。”凤栖懒懒的嗓音之中暗藏几分戏谑的意味。



    轻歌嘴角微抽,老相好什么鬼?



    轻歌在听到北灵境地邪王之时,也曾想过是否墨邪,可在幽南秘境内看到墨邪后,轻歌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今看来,传说之中的北灵境地,是打破秘境平衡的邪恶之势。



    若是如此一切倒也说的过去。



    轻歌目光落在墨邪身上,每每当她看见那贴着骨肉的金色面具,胸腔内的空气就像一瞬之间彻底被人抽离般,疼的呼无法呼吸。



    墨邪听到顾熔柞的话,循声而望,看向了轻歌,眯起了双眸,周身气势微微改变。



    顾熔柞、王轻鸿等人皆在看好戏。



    二虎相争,可有的看了。



    顾熔柞勾唇,阴森而笑。



    墨邪迈动双腿,走向轻歌。



    顾熔柞挑眉,此人以王自称,如今那双龙金宝座,夜轻歌要让出来了。



    只是,一旦让给邪王,夜轻歌霸主之位岂不是摇摇欲坠?



    顾熔柞冷笑。



    他倒要看看,夜轻歌如何逃过此劫。



    夜惊风再度攥紧了手中的剑,警惕的望着墨邪。



    都说北灵境地邪王阴晴不定,喜怒无常,醒时杀人醉时歌,吾剑鲜血染dōngzhōu。



    这样的人,绝对会对轻歌不利。



    坐上夜主之位,只怕于轻歌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但轻歌既已决定,夜惊风能做的就是拔出长剑,为女一战。



    盛宴。



    除却荒漠的风外,便是墨邪的脚步声。



    林墨水站在原地,一手环胸,一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唇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



    这群白痴,在想什么呢。



    那幸灾乐祸的模样,真是蠢毙了。



    林墨水嘴角微抽,在思考这些人是怎么成为dōngzhōu君主的,水分要不要太大啊!



    柳烟儿看见墨邪,一愣。



    这不是那日幽南秘境的男人吗!



    夜倾城皱起柳叶眉,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味,好熟悉!



    终于,墨邪在诸人的目光注视之下走至了轻歌面前,他站在鎏金桌前,低头垂眸,莞尔轻笑,“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夜姑娘可有思念本王?”



    轻歌:“滚!”



    戏剧性的变化,叫所有人目瞪口呆,措手不及。



    一双双眼因震惊而瞪大,一张张.张开的嘴,仿若都能塞下鸡蛋了。



    骇然,震撼,匪夷所思,不可置信!



    这是盛宴当中诸人的心情。



    夜惊风咔嚓一声拔出长剑,双目如雷甚是愠怒。



    本以为是个强敌,怎知是个登徒浪子!



    夜惊风怒而瞪圆双目,前有宫主姬寻欢,后有北灵境地之邪王,个个都在觊觎他的女儿!



    夜惊风闷哼一声,暗暗想着,他便是不信了,还会有什么天地之王来打他家小歌儿的主意。



    远在九重宫阙青莲一族撸猫闭目休憩的东陵鳕,忽而打了个喷嚏,旋即睁开茫茫然的双眼望着空空如也的前方。



    嗯?



    谁在喊他?



    青莲王,天地王!



    dōngzhōu,盛宴。



    墨邪闻言,摆出一副伤心的表情,“小歌儿,你太冷淡了。”



    “邪王远道而来我dōngzhōu,临我霸王宴,便是为了谈情说爱打情骂俏?”轻歌冷笑。



    这男人,能够成为北灵境地的邪王,不为人知的背后必然吃了许多苦。



    好好的墨府公子不做,非要来这诸神天域受苦受难!



    “本王听说夜姑娘貌美倾城,怦然心动,特来一问,要不要去我北灵境地,当本王的王妃?”墨邪笑道。



    夜倾城如野兽般轻微地拱起了脊背,警惕的望着墨邪。



    柳烟儿一脚踩在桌上,拿出挂在背上的残月刀,捻着袖子擦刀。



    墨邪:“”



    这诡异的氛围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有种轻歌妻妾成群的感觉,为何总是被姑娘们惦记呢?



    林墨水险些笑出声。



    夜姑娘的后宫团太强大了,话说回来,她也想做那三千佳丽之一呢。



    “王妃,主子不稀罕。”夜倾城冷声道。



    柳烟儿轻‘嗯’了一声。



    轻歌哭笑不得的看着夜倾城、柳烟儿二人打起十二分精神的戒备状态。



    包括顾熔柞、萧日臣在内的dōngzhōu诸君,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是想不通,事情怎么朝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王轻鸿握紧拳头,咬牙恨道:“好个惯会勾引人的狐媚!”



    “夜轻歌此人,过于诡异,潜力无穷,你且记住,要么别轻易动手,一旦动手,定要置于死地。否则他日野火烧无穷,你王家的千年基业都会毁于其手。”南雪落严肃的警告。王轻鸿甚是不屑,“南阁下,你也太小题大做草木皆兵了,这夜轻歌比之同龄修炼者的确有些过人之处,屡屡创造惊喜,可拿她与我王府相比,也太埋汰我王府了。就算她与邪王联手,我王府也不是说毁就



    毁的。”



    南雪落听着王轻鸿言语之间无不充斥着骄傲优越的话,便不再开口。



    她的目光穿过王轻鸿,看向了凤栖。



    她轻笑一声,自言自语的轻声喃喃。



    凤栖啊凤栖,若有朝一日我败北,并非输给你,而是输给了夜轻歌。



    她心知肚明,王轻鸿如何,夜轻歌如何。



    只恨她选中的寄宿者,不如百里挑一万年一遇的夜轻歌。



    南雪落眯了眯眸。



    她若得到丹石,重铸凤栖肉体,到时,凤栖藏在夜轻歌精神世界里的神魂意识,就会烟消云散。



    从此往后,世上再无凤栖之魂,唯有凤栖之身。



    神王哥哥



    你要等着阿落。



    你说过的,等阿落长大为人,要娶阿落的。



    阿落呀,已经长大成人了,可以嫁给神王哥哥了。



    你若喜欢凤栖之身,我便夺了凤栖之身。



    你喜欢什么样的,阿落便是什么人。



    偏执,极端。这面南墙,她已撞到头破血流亦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