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236章 她可是夜轻歌啊!
 梁萧抬眸看向轻歌,微微抿紧双唇。他

    不懂,亦不明白,为何要只身赴宴。明

    知鸿门宴,在如今的非常时期应该躲起来才行。顾

    熔柞暂时找不到攻破死亡领域的办法,设一场鸿门宴,也是为了勾引轻歌出去罢了。“

    夫人,你一人去?”梁萧问。“

    我与她同去。”柳烟儿看向轻歌,与之对视,红唇掀起弧度,勾着轻轻浅浅的笑容。

    相伴多时的战友,任何血淋漓的战斗,都该并肩而战。何

    为友,陪你征战天下,陪你颠沛流离,亦陪你享尽荣华富贵。是

    夜,轻歌孤身一人行走在死亡领域的道路上,直到她走出了死亡领域的界限,到了真正东洲的土地。

    月明星稀,清风阵阵。

    夜惊风所在的地方,距离死亡领域最近,故此,想要拿下死亡领域,就必须先要与夜惊风同仇敌忾。可

    惜,夜惊风不会做出任何对死亡领域不利的事情来。轻

    歌走到那座恢弘的宫殿,一座座石屋延绵开来。

    这是她父亲的领地。她

    的父亲,便在这座宫殿内。

    兴许,在四星大陆的那几年,她听到了太多有关夜惊风的事。那

    个逍遥自在,威名赫赫的战神自当顶天立地,手握染血砍刀,站于九霄外俯瞰尘世。

    后来的后来,轻歌有些失落,她的父亲,没有那么的聪明,也不够伟岸。然

    而不可否认的是,他始终是她的父亲,他始终心里有她。轻

    歌,也想看看,父亲是什么样子的呢。轻

    歌站在深夜的狂风中,单薄纤细的身影如风中细柳随时坠地,偏生双肩能扛起高山,漆黑如墨的眸里藏着星辰圣光。

    忽然,阵阵突突声响起,轻歌眸光一闪,脚步偏移往后,屏住呼吸隐匿在了黑暗阴影之处。

    便见宫殿的前方两侧道路,走来一些身穿黑色盔甲的士兵们,还有手持弓箭坐在墨黑色骏马上的骑兵,他们坚硬沉重的头盔,只露出双双眼眸。密

    密麻麻的士兵们涌现在宫殿前方。轻

    歌的注意力被烈马之上的一个男人吸引了去。他

    坐在高头大马上,也穿着闪着阵阵凛冽寒芒的盔甲上,腰配凌天宝剑,他冷冷望着前方宫殿,身后同样骑马的士兵高举起墨绿色旗帜,赫然一个“萧”字!

    八大君主之一,萧日臣。

    萧日臣没有戴着头盔,以轻歌的角度便只能看到一截侧脸,侧脸可见是个硬汉,往前看的双眼有着岁月沉淀的沧桑,同时,这个男人身上虽无阴鸷之气,更无浩然正气,他便像是面无表情的残忍刽子手,站在断头台上,将阻挡他前路的人一一砍断!萧

    日臣似察觉到什么,蓦地转头看向一片黑暗的隐匿处,目光游走。轻

    歌看到了萧日臣的正脸,哪怕四十来岁的人了,依旧能从眉眼间看到年轻时的英俊。轻

    歌身如鬼魅,呼吸屏蔽。

    萧日臣渐渐收回目光,高抬起臂膀,振臂一呼,一声令下,带着人冲进、包围这座宫殿。

    轻歌快步进入宫殿。“

    萧君主。”一脸憔悴疲惫之态的夜惊风走来,看了眼萧日臣身后的士兵们,冷冷一笑,“萧君主这是要做什么?”萧

    日臣没有下马的打算,他旁侧的士兵们蜂拥上前,手中锋锐无比的刀枪剑戟全都指向夜惊风。夜

    惊风手下的其他人倒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们,面对如此场景,个个非但没有丝毫惧怕,反而提起兵器迎战。夜

    惊风满下巴的胡渣。这

    几日,他得到了消息。他

    知道,他的女儿险些丧身定山坡,他的妻子出现在定山坡。他

    曾宠溺进骨的妻子,为何成了一介乞儿?

    可他无能啊。他

    被顾熔柞束缚,不得离开东洲。他

    也怕他一走,这片土地被顾熔柞占据,顾熔柞那群有野心的人攻下死亡领域岂不是探囊取物?

    他想去寻找空虚,可近日来空虚消失的无影无踪。多

    年来,他养成了习惯,有事便与空虚商榷。

    只因在他最苦最难时,都是空虚无怨无悔的陪伴在身侧。除

    此之外,再无他人。他

    迫不及待的想要拥抱妻子女儿,可他无能为力,只是望着夜色浩瀚下的日月星辰遥寄思念。“

    夜君主,听说顾君主的极品灵宝乾坤镯不见了,便让我来夜君主你这里搜上一搜。”萧日臣道。“

    你敢!”夜惊风一声怒喝,亮出长剑。他

    如一座高山挡在萧日臣前方。“

    夜君主这是心中有鬼?”萧日臣眯了眯眸,神情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不惊波澜。“

    我夜惊风一生一世行的端站的正,光明磊落,何曾心中有鬼过?”夜惊风冷笑。

    夜惊风终于明白,萧日臣是替顾熔柞来铲除异己了。顾

    熔柞早便眼里容不下他,只是为何非要在此时发作?以

    前的顾熔柞忌惮在天机楼的空虚,才与他明争暗斗却没什么大的动作。现

    在,是为何呢?

    “若非心中有鬼,何至于挡我等去路?”萧日臣淡淡道。

    夜惊风轻嗤:“我夜惊风的地方,也是你能搜的。是非曲直究竟如何,你萧日臣既是顾熔柞身旁的走狗,该比谁都明白?” 

    萧日臣不怒反笑,“你可知,死亡领域来了个大人物,替代丈夫成为夜神宫的宫主?”

    暂代丈夫……夜惊风瞳眸一缩,心底里骤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夜惊风,你真是生了个有出息的女儿呢。”

    “尔等若敢动我女儿,此生此世此仇不共戴天!”夜惊风一剑寒光闪撕裂空气划破长空,罡风阵阵两侧而过,一剑贯穿罡风,直指萧日臣。无

    数剑气犹若狂风骤雨猛烈的攻向萧日臣面门。萧

    日臣千辛万苦才堪堪躲过一击。夜

    惊风拿着剑的手都在颤抖。那

    个傻丫头!

    为何要搅东洲这一趟浑水!

    顾熔柞搭上萧日臣这一条线,与王家宗府都有着情谊。东

    洲,终是他顾熔柞一家独大。

    夜惊风终日思念女儿,把心思都放在寻找失踪妻子上面。若

    非如此,以他之天赋,二十年的时间足以让他称霸东洲!

    暗处,听到那一番话的轻歌,嘴角扬起了粲然若阳的笑意。

    这个男人,便是他的父亲了。

    一瞬间的幸福感涌遍全身。

    她不再是孤家寡人一个,孑然一身走于无银尘世。

    她有父有母,有夫有儿。哪

    怕父亲终是沧桑实力不济,哪怕母亲暗无天日不再风华,哪怕丈夫生死未卜,哪怕儿子失踪不明。

    但,天总是会晴的……不

    是吗?

    一切都会好的。她

    可是夜轻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