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418章 万古残局

    对于竹书先生的诗词,凤栖亦是无解。



    凤栖翻翻白眼,“谁知道这小子想的什么,让人猜诗,这不是瞎整吗?”



    正因为如此,才不被任何一人猜出。



    而竹书先生一脸傲然,便是因为料定了任何人都猜不出袖口内面绣的诗词。



    对于奇才东帝,竹书先生亦是不屑。



    轻歌在竹书先生面前站着沉思许久,始终缄默不语。



    倒是等待的王三公子王上道有些不耐烦了,瞧着轻歌喊道:“夜轻歌,若是答不出来便不要勉强了,别浪费我们的时间。”



    对于王上道挑衅不屑的话,轻歌不予理会,眯起眼眸盯着那一句万般皆下品。



    竹书先生冷漠的说:“夜姑娘,时间快到了。”



    轻歌一言不发,也不走开。



    祭坛下,燕家主喝了杯茶,看了眼身旁的王运河,笑着开口道:“夜轻歌这画功,倒是有尊后凤栖的手笔。”



    王运河眯起眼睛,“夜轻歌低等大陆来的人,该是日日修炼才对,绝对不可能在画功上面精益求精,怎会画出菩提众生图?”



    “这世上总有不为人知的事。”燕家主说:“王家主,这竹书先生的词,夜轻歌她能猜出来吗?”



    王运河摇头,“叶玄姬、白流光之流都束手无策,她又如何能猜出来?而且竹书先生这一道很是刁钻,如何都猜不到的。”



    正在此时,站在竹书先生面前沉思许久的轻歌,忽然灵光一闪,道:“百无一用是书生。先生,可对否?”



    竹书先生满脸的骄傲不屑,闻言,神情猛地凝固住,如同画面定格一般。



    而听见轻歌之言的众人,哄堂大笑。



    竹书先生,富有诗书,才高八斗,怎么可能在袖口内面绣出这样的一句话呢?



    王上道嘲讽大笑的最为夸张,“夜轻歌,你不要亵渎先生了好吗?”



    就连王轻鸿也忍不住的嘲讽笑,更别提底下围观者的笑声。



    轻歌不理会两耳之外的杂声,双眼坚定不移的望着竹书先生。



    在看见竹书先生神情有丝毫的变化时,轻歌便知,她对了。



    “竹书先生,快告诉她是错的,别让她再丢脸下去了。”王上道朝着竹书先生喊道。



    竹书先生看了眼王上道,再看向轻歌,道:“夜姑娘,你猜对了。”



    “什么?!”



    王上道以及围观众人,目瞪口呆。



    王轻鸿眯起眼睛,面色难看铁青。



    “竹书先生,我不信!怎么可能是百无一用是书生?!”祭坛旁,碧玉青抗议。



    竹书先生当着众人的面,掀起袖口,让众人可以看见袖口内面,以金线绣着一句话,正是那句:百无一用是书生。



    这两句话,风马牛不相及



    怎么会呢?



    竹书先生放下偏见和轻蔑,微笑和蔼的望着轻歌,问:“告诉我,你是如何想到这一句的?”“古人言宁死不屈,古人又言大丈夫能屈能伸;古人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古人又言,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古人言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古人又言百无一用是书生



    。世间是是非非,心当明镜,自有取舍。”轻歌微笑温雅而道。



    她不是读书的料,偶尔看的书,大多是与修炼有关,或者是史书。



    她并非赌一把,而是反其道而行。



    竹书先生听着轻歌的解说,眼眸之中泛起了光亮。“没想到夜姑娘竟有如此见解,真是令人惊讶。”竹书先生感叹:“的确,是是非非,并无定数。夜姑娘能年纪轻轻成为东帝,绝非侥幸,而是实至名归,他日若是得空,我



    必然会去dōngzhōu拜访东帝!”



    这一声东帝,竹书先生叫得心服口服。



    夜轻歌的表现,叫人惊讶。



    当然,谁都想不到,会是那样一句话,袖口正反两面的诗,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意思。



    众人只看到正面那一句读书高,思维便被禁锢,而夜轻歌剑走偏锋,反其道而行,反而博得满堂喝彩。



    就连轻歌自己也没想到,从这一日开始,诸神天域才放下了对低等、中等位面修炼者的偏见。



    夜轻歌来自低等位面,武能战dōngzhōu,灭火云,直捣乾坤。文能一画定乾坤,一语惊四座。



    竹书先生在四雅之中,名声最高,鲜少赏识人,自有一股清高之气。正因为如此,朝比者们便难以猜到,袖口内面绣的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



    “怎么可能?”顾熔柞四君目瞪口呆,满面的不可置信,本以为能见夜轻歌当众出糗,反而大放异彩,锋芒毕露。



    林君主面色煞白,“东帝,究竟还有多少深藏不露的本事没有拿出来?”



    而夜惊风与小包子俩人满面春风,都笑得露出了牙。



    “娘亲真厉害。”小包子两眼闪光崇拜的望着轻歌。



    “歌儿真是个天才。”夜惊风感叹。



    萧日臣与南君主等人看着夜惊风、小包子一大一小自豪得意,嘴角不由疯狂地抽搐。



    祭坛。



    轻歌朝着竹书先生行礼过后,走向兰琪先生,轻歌坐在椅上,低头看着残局。



    王轻鸿pòjiě残局过后,此乃新的残局。



    轻歌皱眉,头疼不已。



    她完全不会下棋,又如何pòjiě万古残局?



    轻歌已在菊画、竹书先生面前表现出色,便想着敷衍了事。



    她真的不会下棋。



    她对下棋的天赋差到了一定的程度,凤栖乃棋神,便是如此,她都没得到这一项金手指天赋。



    轻歌拿着棋子,随便一落,正要起身离开,便见桌面所有的棋被金光之线相连,随后消失。



    这是破局了?



    轻歌眨了眨眼,满面的呆滞,倒有几分微妙的呆萌。



    凤栖:“”她就说吧,这丫头的天赋,好到bàozhà。



    兰琪先生笑望着轻歌,情绪激动,“此等残局,乃万古棋谱十大残局之一,没想到被你给破了。”



    轻歌:“”她真是个人才,随手一丢,竟破了万古残局。



    轻歌忽然觉得,以这样逆天的运气,说不定,九辞都不会杀她呢。王轻鸿、王上道兄弟二人,以及旁侧的碧玉青,三人眼眸皆为阴鸷,满面浓云,铁青发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