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439章 方能……乘风破浪

    神王护送轻歌至祭坛平地,松开了双手。



    轻歌冷睨神王,轻松一跃跳了下来。



    她的身上有很多处伤,极好看的火焰长衫已破了许多处,鲜血都已成了深褐色。



    轻歌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惶恐而震惊的林鹤山,唇角噙着一抹嘲讽讥诮。



    “夜轻歌?”林鹤山诧然的看向轻歌,满心的疑惑。



    他还以为夜轻歌与其他朝比者,一同死在空间变故之中。



    林鹤山冷笑,暗嗤:还真是又贱又硬的骨头。



    只可惜,再硬的骨头,都会被他给踩碎来。



    他要置夜轻歌于死地的致命一击,根本就不是祭坛空间徒生的变故。



    “夜轻歌,你怎么没死?”边侧的碧玉青指着轻歌皱紧了眉头。



    轻歌眸色凉薄淡淡流转轻瞥了眼碧玉青,只一眼,锋芒冷锐的眼神叫碧玉青的声音戛然而止,缄默不言。



    高空之上,方狱犹如一个旁观者,漠然的望着这一幕。



    谁也不知,他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谁也不懂,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三宗之一兽宗客卿段芸看见夜轻歌活生生站在面前,不知为何,与风青阳、药宗大宗师一般同时松了口气。



    段芸微微一笑,道:“朝比结束,该宣布朝比的榜首了。”



    梅兰竹菊四雅先生走了出来。



    菊画先生点头,与其他三位先生一同朝三宗段芸等人作揖行礼,“客卿段师所言甚是,半月之久,朝比已过,是该宣布朝比状元了。”



    竹书先生轻笑,“我们四人认为,此次朝比表现,旁人不说,东帝夜轻歌表现杰出,若为朝比状元,实至名归;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段芸回头看向风青阳、大宗师二人,“我没有异议,东帝的表现,旁人快马加鞭也追不上,二位呢?”



    “dōngzhōu榜首,名副其实。”风青阳超然淡定,点点头。



    大宗师捋了捋雪白的胡须,眯起眼睛乐呵的笑,“既然如此,林长老,你是不是该宣布榜首之人了?数十万双眼睛看着呢,这榜首之位,难不成还能被旁人抢了去?”



    朝比一路走来,夜轻歌表现绝佳,叫人心服口服。



    三宗皆护着轻歌,就连四雅先生也摒弃偏见,认为夜轻歌是可造之材。



    只不过,就算林鹤山早已得知朝比榜首会是夜轻歌,而今准备宣布时,林鹤山依旧是气不顺。



    夜轻歌越是天才聪慧,他便越是恐惧。



    他已经得罪了夜轻歌,就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若不杀之夜轻歌,只怕往后余生夜夜梦魇被夜轻歌杀之。



    “朝比状元,着翎羽袍,戴凤元冠,契神兽,可开建府邸,得神主亲笔赐名。”林鹤山从容的道。“朝比一连半个月,数十万人在西洲主城一同见证这光辉的一刻。世间之人,汲取天地灵气,修炼大道,成为无上之人。朝比的存在,便是在五洲年轻一辈中,找到最杰出



    的那一个人。”



    林鹤山顿了顿,与祭坛下的天山宗主对视一眼,深吸一口气,朗声道:“经过四雅先生,三宗大师的确定过后,我宣布,此次朝比榜首是”



    “且慢!”一道女声响起,截住了林鹤山的话。



    众人皱眉,循声望去。



    但见两道身影一男一女并肩走上祭坛。



    男人为中州七杀禁区的七杀火尊,女人则是洪荒紫府的紫夫人。



    看见旧相识的俩人,轻歌挑起眉头,嘴角勾起寒气如冰的笑。



    “紫夫人?你这是?”林鹤山故作不知,颇为懵的问。



    紫夫人站在祭坛上,走向祭坛中央,与轻歌擦肩而过时紫夫人停下来,轻声道:“小贱.人,我的真元是否该完璧归赵了?”



    紫夫人不动声色,朝着林鹤山走去。



    紫夫人站定身子,轻微挥袖,转身之际,朝着四雅先生、三宗大师行了行礼。



    风青阳站在椅前,一派沉稳,“紫夫人若有话要说,便等宣布朝比状元之后再说吧,不要耽误了大家的时间。”



    “我要说的事,便是与朝比状元有关。”紫夫人扬起脸来,道。



    风青阳眯起眸子,犀利的望着紫夫人,紫夫人眸光不变,笑意盈盈的与之对视。碧玉青本以为局势已定,见紫夫人打断了林鹤山的话,碧玉青心中一喜,连忙推波助澜加一把火:“紫夫人,你有什么要说的,尽管说便是,不论四雅先生,还是三宗大师



    ,都是浩然正义的君子之人,想来你若说的有道理,亦不会不听。”



    “洪荒紫夫人,请你现在立刻下去,再多说一个字,便休怪老身让你躺着下去了。”段芸阴冷的笑着。



    洪荒紫夫人的半粒神级真元被夜轻歌夺去之时家喻户晓,段芸倒也听了不少。



    如此关键时刻,洪荒紫夫人上来祭坛,绝非没什么好事。



    段芸不愿再看恶心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态度坚决,两眼愠怒瞪视着紫夫人。



    紫夫人在中州赫赫有名,放在五洲也小有名气,但她始终不能与大家子段芸相提并论。



    见段芸发怒,紫夫人身子一颤,胆子小了不少。



    “段大师,事已至此,若不让紫夫人把话说完,只怕众人心里都会有个疑影。”



    虚弱的王轻鸿忽然出声道:“倒不如让紫夫人长话短说,交代过后,再宣布朝比榜首,众人就算疑心榜首,也无话可说,如此一来,两全其美,段大师何不成全?”



    王轻鸿的话说得漂漂亮亮,可谓一针见血滴水不漏,竟叫段芸一时之间无法反驳了。



    祭坛下方的王运河与南洲燕家主诧然的看了眼王轻鸿。



    燕家主笑道:“王兄,你这儿子,倒也不错。”



    王运河狐疑的望着王轻鸿,几分猜测,几分欣慰。



    从那一番话中,可以见得王轻鸿有所成长。



    祭坛。



    段芸闷哼一声,坐在椅上,撇过头去,“有话快说,莫耽误了老身的时间,小心你吃罪不起。”



    紫夫人摆明了是针对轻歌而来,从林鹤山到紫夫人,段芸次次为轻歌解围。



    轻歌侧目望向段芸



    她最早的职业天赋是驯兽师,若是可以,她愿追随段芸修习驯兽。



    只是她肩负重任,有着使命。



    并且十面楚歌,八方为敌,六合锋芒,她不得不步步为营,小心算计,方能保命。



    方能乘风破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