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591章 十九炼狱

    九辞迅步走至长廊外,果然如他们所说,适才被他毁灭的梧桐树又长了出来。



    梧桐树如此古怪,问题的根源就算不是梧桐树,也与之脱不了干系。



    九辞咬咬牙,再次以黑鸦和火焰将眼前的梧桐树烧为灰烬。



    九辞此次没有走开,守在了长廊旁,目不转睛的瞪着梧桐树所在的位置。



    便见黑烟凭空出现,一颗梧桐树抽枝发芽,竟以极快的速度长为参天大树。



    九辞走进房内,拽着林山的头发,将其拖出,丢在了长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九辞问。



    林山叹道:“奴才一进城主府,就有看见这颗梧桐树,奴才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不说是吧?”



    咔嚓一声,林山随之尖叫,九辞卸掉了林山左边的胳膊。



    林山面色苍白,大汗淋漓,“奴才真的不知。”



    咔嚓,又是一条胳膊。



    裂骨之疼,让林山昏了过去。



    九辞淬了毒般的眼神转移到了小书童的身上,小书童双腿发抖,吓得落荒而逃。



    九辞一怒之下,欲杀死林山和小书童。



    正在此时,一道身影走来。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拍卖场的蓝尾狐娘。



    蓝尾狐娘把青莲长衫取出:“青莲王派人送来了青莲长衫,让我交给城主。”



    “城主在哪里?”蓝尾狐娘看了眼林山,“这是怎么回事?”



    九辞见是蓝尾狐娘,倒有几分信任,将城主府内发生的诡异之事全部道出。



    “怎么会这样……”蓝尾狐娘疑惑:“这也太诧异了……”



    “九辞公子,把城主带到拍卖场那里去吧,那里安全,你们都去那里,这城主府太危险了。”蓝尾狐娘冷冷的看着林山和小书童:“你们两个,嫌疑太大了,一并过去。”



    九辞开始犹豫了,“这……”



    “先如今,别无他法,九辞公子,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的保护好城主。而且,前面十八个城主,都是在第十九日死亡,今天已经是十六日了!”蓝尾狐娘说道。



    九辞犹豫许久,最终还是点了头。



    九辞抱着轻歌,一行人便到了拍卖场。



    这一次,轻歌足足睡了三日,到了第十九日,轻歌醒了过来。



    三日里,轻歌昏昏沉沉,做了许许多多的噩梦。



    轻歌醒来时,是在正午。



    这几日,九辞一直都没有合过眼。



    见轻歌醒来,九辞立马抓住轻歌手,“依旧是第十九天了。”



    轻歌的心,咯噔一跳。



    已经十九天了吗?



    轻歌看了看四周,满眼的富丽堂皇。



    “这是在拍卖场?”轻歌问。



    九辞点头,“狐娘送来了青莲长衫,知道了你的情况,让我们来到拍卖场。”



    “狐娘?”



    轻歌深深的呼吸,“哥,我好困啊。”



    “不要睡,不要再睡了。”九辞真的很怕,轻歌就这般一睡不醒了。



    “哥,你知什么阵法,需要人心吗?或者说,是与十九有关。”轻歌问。



    九辞皱眉,思考了许久,说:“有个阵法,名为十九炼狱阵。”



    “十九炼狱?”轻歌诧异。



    九辞点头,“世人都说,人世间只有十八层地狱,在六万年以前,有个阵法师创造出了十九炼狱阵。他说,十八层地狱在九幽,而十九层炼狱,在人间。”



    “此阵法的阵引是什么?”轻歌连忙问。



    九辞摇摇头,“不知。”



    “十九……十九……”



    轻歌重复念叨着此词:“据说,在佛族的时代,有十九罗汉,一场变故,拯救苍生,才是十八罗汉。”



    九辞点了点头,“的确有这个说法。”



    “有佛的地方,就有与地狱,相反,有地狱的地方,就有佛。”



    轻歌思绪还是一团乱麻。



    脚步声响起,蓝尾狐娘端着一碗汤走进来,“城主,你醒了?”



    “这几日,打扰你了。”轻歌道。



    “怎么会是打扰呢,青莲王说了,城主就是拍卖场的新主子,这里是城主的家。”蓝尾狐娘给轻歌喂了汤。



    轻歌摇摇头,“没有食欲。”



    “可是你的身子……”蓝尾狐娘忧心忡忡。



    轻歌自嘲的笑了,“命都要没了,还在乎这个做什么。”



    “城主不要担心,一定能挺过去的。”蓝尾狐娘道。



    “……”



    拍卖场内的的氛围冷凝。



    四海城外,一道身影立在城门前。



    他戴着草编斗笠,一袭袈裟,手里是紫金禅杖。



    他仰头看了看四海城的天,喃喃自语:“十九罗汉结界,十九炼狱阵……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呢。”



    他轻笑一声,竟是轻而易举的穿过结界,进入了四海城内。



    时间,缓缓流逝。



    终于,戌时之初到来了。



    天地,黄昏。



    忽然,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两道身影,出现在了轻歌面前。



    他们拿着染血的刀,刺向轻歌的身体。



    在这一刻,金光闪烁。



    便见长道上,一道身影,徐徐而来。



    那袈裟轻飘,那禅杖拄地,那斗笠遮面。



    “我佛慈悲,不容恶人。”他淡淡的说。



    当他轻挥袈裟,抬起禅杖,一道金光,钻入轻歌眉心,汇进虚无之境里的舍利子中。



    一瞬间,轻歌骤然清醒。



    轻歌猛地睁开双眼,坐了起来。



    轻歌眼神犀利的看着林山和小书童,“凶手,是你们!”



    林山不可置信的看着那披着袈裟的男子。



    “十九炼狱阵,已经成型。”男子轻声说。



    便见男子说完,四海城内的所有梧桐,全都化作黑色的凤凰,进入轻歌的身体之中。



    “怎么会这样……”林山惊骇。



    男子一抬手,两道金光,钻进林山和小书童的身体之中。两人登时昏睡了过去。



    轻歌疑惑的看向男子,“这位大师是?”



    “四部佛礼教,珈兰。”男子轻声道。



    轻歌诧异,鼎鼎有名的珈兰大师,怎会出现在四海城?



    陡然间,轻歌头疼欲裂,便见精神世界,生长出一颗较小的梧桐树。“那是十九炼狱阵的阵引,十九炼狱阵,需要阵引吞噬掉十九个不同的人心,一旦激活此阵,整个天下,都会成为人间炼狱。贫僧的意思是说,你可以随时激发此阵,让人间,成为第十九个炼狱。”男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