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641章 洛神宫

    武道比试轻歌并没有参与,而东陵鳕便一直坐在轻歌身旁,说着最近听来的趣事。



    当夜歌包扎完手掌的伤口缓步而来看见如此一幕时,才压下去的阴暗怒焰转瞬又升腾而起,熊熊燃烧。夜



    歌眼眶微红,脚步颤抖,侍女见夜歌无力站稳,连忙把夜歌扶住。“



    准王后……”侍女小心翼翼,低声轻喊。夜



    歌一袭喜袍立在武道场的边沿,尽管夜明珠将武道场照的亮如白昼,层层光芒之上,隐约可见墨蓝的天和一轮弯月。



    夜歌眼里、心内全都是痛苦。



    夜歌站直身躯,微抬下颌,摆出平日里佯装的高傲尊贵姿态。夜



    歌轻撩起鬓前的碎发,清浅而笑,“兰儿,我美吗?”“



    准王后很美。”侍女恭敬回道。



    夜歌眉眼低垂,一滴落滑落下来,夜歌忽然攥住侍女的头发,将其脑门朝一侧的柱子撞去。



    侍女不敢尖叫,低声呜咽,惊慌失措,惶恐不安地望着夜歌,“准王后……”



    “我美,还是她美?”夜歌一手指向轻歌,眼神锋利地望着侍女,像是个张着血盆大嘴的魔鬼,侍女只要答错,身体就会被魔鬼撕裂。侍



    女匍匐在地,瑟瑟发抖,惴惴不安。



    “准王后美。”侍女轻声回。



    夜歌紧蹙着的眉舒展开来,脸上浮现了笑,她蹲身把侍女扶起,捻着袖子擦拭掉侍女额上的血迹。“



    兰儿,你受委屈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害怕。”夜歌说。侍



    女面色煞白,惶惶不安,她后退数步,把头压得很低,“奴婢的血是污秽,今是大喜之日,不能脏了准王后的手。”说着,侍女慌慌张张擦去额头的血。此



    刻夜歌的温柔与方才的凶戾,仿佛判若俩人。



    “兰儿啊,我的妆是不是花了?”夜歌问。



    侍女低头:“准王后不施粉黛,依旧美若天仙。”“



    走吧,去为我重新上妆。”夜歌再次朝外回去。走



    了三步,夜歌停下来回头看向那被众星拱月的清丽女子。夜



    歌双眼内滑出两行清泪。



    “准王后?”“



    兰儿,为何上天如此不公?我恨……为何……为何去了一个贱人,又要再来一个贱人阻我道路?”夜歌咬牙切齿。“



    不会的,准王后是青莲的女主人,上天一定会照拂准王后的。”侍女兰儿便要扶着夜歌,夜歌一把甩开兰儿,眼闪凶光,“上天?靠上天无用,我要靠这一双手,斩杀前路所有敌人!谁挡,诛谁!”



    夜歌摇摇晃晃往前走,大红的喜袍,刺目的血色,身影却比往常还要萧瑟落寞。



    忽而,坐在席位上的神女看了眼夜歌的身影。



    神女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人若不自知,便是死亡的开始。”神



    女正要端起酒杯喝,一只báinèn的手抢走了她的酒杯。



    神女抿唇,淡绿色如翠玉宝石的眸,可怜兮兮地望向轻歌。



    “不胜酒力就不要喝,等你有朝一日千杯不醉,再在我面前喝酒。”轻歌一手一杯,全部饮尽。



    武道比试后半部分改由东陵鳕主持,此前主持比试的隋灵归则去了另一个宫殿。



    宫殿内坐着大部分青莲一族的骨干人物,这些人,少则活三千年,多则活了上万年,在青莲一族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族长,这太胡闹了,怎能建洛神宫呢?”青莲三族老义愤填膺的说。



    “是啊,族长,你再想想看,那人族女子来历不明,又是精灵神女带来的,谁知安得什么心,我不同意。”



    “不行,绝不能为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建洛神宫!”



    “是……”



    “……”



    诸多骨干人物一边倒的意见,全都认为不可。隋



    灵归蹙眉,“她有资格。”



    隋灵归才说完,诸多骨干人物再度口水纷飞。“



    族长,此事非同小可,要三思才行啊。”



    “且不说建设洛神宫的人力物力,建设一宫,乃王后才有的资格,那姬姑娘又是何来的资格呢?”



    “族长今日做法,实则是太贸然了。”“



    ……”



    正在诸多人物议论纷纷时,宫殿大门打开,一道人影出现。狂



    风四起,吵杂的声音忽然停住。



    隋灵归与诸多人全都一同看向站在宫殿双门内的那人。“



    洛神宫必须建,谁要阻拦?”那人说完,满殿的人全部震惊。“



    你已万年不管青莲事,今日……”殿内有一位族老疑惑不解。



    “七族老……”隋灵归欲言又止。



    七族老迈动双腿走进宫殿之内,身影如风,转瞬便走至了宫殿的最前方。“



    是,老夫万年不管青莲事,这一件,老夫管定了,若你们觉得她来路不明,老夫愿收她为义女,难道,老夫的女儿没有资格住进洛神宫吗?”



    七族老的声音中气十足,宛如洪钟敲响:“青莲不但要建洛神宫,洛神宫一事,老夫还会亲自操办,绝对会建出千族之内最恢弘的宫殿!”



    七族老说完,宫殿之内一片死寂。



    自从七族老妻子死后,七族老生出怨气,愤恨青莲,怨怒世人。但



    是,在那件事之前,七族老的丰功伟绩,足以叫嚣青莲每一个万年的元老。



    “七族老,为何?”隋灵归满头的雾水。“



    老夫与那丫头有缘。”七族老说,“何况,你们都是一群猪脑子吗?能得护心阵法、古龙残魂,又能破古龙画之人,会是寻常人吗?与其让那一个废物翠花做我青莲王后,何不让一个真正有实力的人?万年前你们就是一群猪脑子,活了上万年,还没有进化为人脑吗?难道时间过去万年之久,你们就忘了周老先生的临终之话吗?”七



    族老冷哼:“周老先生临终前说过,能破古龙画之人,是当世能人,其才堪比周老,天赋机缘堪比青莲太祖。”



    隋灵归不是愚昧之人,正也是记得这一句话,才想着建洛神宫。如



    今,她诧异的是七族老竟会管理此事。毕



    竟在此之前,七族老因为灵夜狼之事,一口一个贱人,愤怒之下可要把姬美丽千刀万剐的。世



    事之事总是难料,宛如七族老古怪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