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400章 杀天下罪恶!杀世间毒魔!
 生辉的金光剑悬在极高的空中。金

    光剑门好似镶嵌于长空,又如双面镜,前后皆可倒映出蓝天白云之景。

    数百长剑围着金光之门高速旋转,速度快到了极致,以至剑门四周,唯有道道长剑残影而过。

    踏步上虚空剑门,就已是高难之题。

    长剑旋转宛若绞肉的机器,若没有把握好进门的时间,再强悍的肉体也会被绞杀为血泥。

    便是进剑阵,亦是极为棘手之事。

    “东帝,请——”林鹤山微微摊手,面带浅笑,“东乃是四方之首位,按照以往朝比之例,此次朝比也该由东洲朝比者先进剑阵。”轻

    歌微微挑眉,类似于这样的过程,显然,后进剑阵者能汲取前者的经验,而先一步进剑阵者更为吃亏。万

    宗剑阵由浩然正剑之气凝聚而成,金光剑门,白剑绕熠,便像是一面照妖镜。

    据说,身上血腥味愈重之人,进入剑阵就愈发的痛苦。而

    唯有罪孽深重,杀人无数的恶魔厉鬼,能把剑门金光染红,能将浩然正气替换为邪气。如

    此一来,剑阵便算是毁了。

    轻歌抬头看了眼剑门的方向,她站在万宗剑法阵之外,道道金光宛若佛祖金身散发出的光芒,将她的身体照耀为鲜血。

    她感到尖锐刺痛之感,不由往后退了几步,就连面色都差了些许。

    她的血腥味太重了。万

    宗剑法阵,能够洞悉人心,直抵灵魂,寻找出罪恶脏污之源。

    这一世杀人沾染的鲜血魂数,远不及上一世砍断的人头。她

    身为佣兵,像个傀儡被组织操控,是组织培育的杀人机器。她

    杀了无数人,只为活下去。

    提来的人头,可以换饭钱。

    随着金光愈发浓郁,轻歌的双目便愈加猩红。

    头疼欲裂,好似有万把刀子在头颅内绞杀而动,碾碎她的精神,残杀她的意识。束

    发的红绳,骤然崩断。啊

    ——

    轻歌低吼一声,往后退了数步。体

    内的血魔隐隐而动,似要主控她的身体,吞噬灵魂。

    轻歌的身体开始颤抖,眼白之处愈发的红,充血赤红到极致。

    三千白丝凌乱的披散,一袭红衣拢着单薄的身躯,她往后退了几步,极力睁大的双眼,折射出神圣的金光。这

    一刻,她是罪孽深重的恶人。

    金光之门不停的颤抖,轻歌低吼出声,往后退了数步,抬手捂住双耳。

    若她是个彻底十恶不赦的坏人,亦不惧神圣剑阵。

    可偏生她杀人无数,又怀揣着一颗善心,才会陷入天地交织的浩然正气之中。

    突如其来的变化,叫所有人为之一惊,唯有站在剑阵之外的林鹤山,一抹了然的笑。

    他能成为宗府大护法,绝非泛泛之辈,次次栽倒在轻歌身上,让他有前车之鉴引以为戒。上

    一次在东洲蜀南,九月初八时,林鹤山身上怀有极品灵宝钟魔穴。钟

    魔穴能够勘测出一个人身上的血气,当他勘测夜轻歌时,钟魔穴内的血气,已达到了一个巅峰。他

    特地选出万宗剑法阵,亦是要当着四洲重要骨干的面,撕了夜轻歌的美人皮,揭穿她的真面目。在

    朝比之前,林鹤山悄然从四部之一的佛礼教借来高九品的纯色舍利子,放在万宗剑法阵的中枢之地。

    如此一来,可镇压出邪魔。旁

    的不说,夜轻歌若不早点滚出祭坛,只怕这条命都要损在了这里。“

    主子——”夜倾城惊恐万分,失了镇定,她立即盘腿坐地,左手定好伏羲琴,右手置于琴骨处弹奏出犹若清凉泉水的胧月曲,试图抹去轻歌的魔煞血气。然

    而,纵使琴神夜倾城极力弹奏的胧月曲,依旧是毫无作用。剑

    门照射而下的金光,覆于轻歌身上,每一个毛孔都那般清晰,照清了她的罪孽,照出了她的血腥。夜

    倾城弹琴的速度越来越快,猩红的光弦,将她的指腹割裂开。

    一双手,摩擦流血。鲜

    血沿着伏羲琴往下流。

    夜倾城面颊两行清泪流下。

    柳烟儿、龙释天冲向轻歌,分别站在轻歌两侧,柳烟儿一手控冰,龙释天试图转移掉轻歌体内的血气。

    然而,红光以轻歌为中心闪耀,又似狂风从轻歌身上迸发出去,便见龙释天、柳烟儿二人飞出了擂台。

    林鹤山面无表情道:“摔下擂台者,视为投降。东洲夜神宫人氏龙释天、柳烟儿,从朝比中除名。”“

    林鹤山,你好是冷血无情!”兽宗客卿大师段芸见林鹤山冷漠无情,不由瞪眼怒喝。

    林鹤山点头,微微一笑,“客卿段师,我也是按照朝比规矩办事,客卿段师也该知道规矩的重要性,无规矩不成方圆,若因此二人破坏规矩,便是对其他的朝比者不公平,如此一来,朝比的公平性,便值得深思了。”

    林鹤山一番话说得漂漂亮亮滴水不漏,可见是有备而来,铁了心要利用高九品的纯色舍利子置夜轻歌于死地。段

    芸冷冷的望着林鹤山,呵斥道:“林鹤山,万宗剑法阵,你为何要加入佛礼教的舍利子?你是何居心?”

    “客卿段师此话言过了,佛礼教的舍利子可辨正邪好坏,朝比者若有罪孽深重之人,还榜上有名,传了出去,岂非五洲的笑话?我这般做,也是希望朝比公正,希望榜上者皆为浩然正直之人,而非一些邪恶无术之徒。敢问客卿段师,我此举,何错之有?”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段芸冷笑一声。她

    倒不是什么惜才之心,夜轻歌虽有青莲异火,又无驯兽之能,她只是看不过林鹤山这只老狐狸欺负一个小姑娘罢。

    再者,杀人又如何。杀

    天下罪恶,杀世间毒魔,杀九泉厉鬼!

    该杀!当

    诛!只

    不过,事已至此,夜轻歌必死无疑。

    夜轻歌双手沾染了太多血腥,已被金光照,又如何能活着走出擂台呢?

    段芸看着轻歌摇摇头,“可惜了,可惜了一个炼药天才。”

    药宗大宗师眼眶闪泪,略微泛红,复杂的看着轻歌。

    谁也没有想到,林鹤山还有如此险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