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429章 危险降临!
 进入祭坛的轻歌并不知,天罗地网,正等待着她。祭

    坛内一环之地,北洲王府石屋之中。王

    府家主王运河推开两扇门,便见昏暗的屋内,两道身影屹立,正等着他。王

    运河呆愣一瞬,旋即微笑,“林长老,白宗主……”朝

    比主持林鹤山,天山宗白宗主;显然,此二人等候已久。

    林鹤山与白宗主对视一眼,看向王运河,“王老弟,各自都是聪明人,且开门见山,说话无需拐弯抹角了。东帝此人的阴险诡谲你也看到了,你我都是她的仇人,等她青云之日,便是你我葬身之时。王家主,你不要怪老夫危言耸听,东帝实在是接连奇遇,生命力之顽强简直叫人震惊。我既已得罪于她,再无修好之可能,眼下之际,唯有将她杀之而后快,你我二人的富贵荣华才不受后患所威胁。”“

    轻鸿与东帝之间,到底是轻鸿这孩子目中无人,才酿成大祸。王府与东帝的误会,若是得以解除,不至于太过夸张。”王运河四两拨千斤,淡淡笑道。林

    鹤山被夜轻歌逼得狗急跳墙他怎能不知。只

    是……

    王运河看向天山白宗主,“东帝与轻鸿那孩子积怨已深,只是不知,东帝哪里得罪了宗主?”“

    她是半魔……”白宗主笑道。闻

    言,王运河瞳眸一眯,林鹤山面色不改好似早已知晓。“

    此事可真?”王运河问。白

    宗主从空间宝物中取出一块巴掌大的金色圆盘,圆盘晶莹剔透,无比精致,鎏金点缀,镶嵌宝石水晶,熠熠生辉,闪闪发光。圆盘正中心,浮现一滴血珠,血珠光彩夺目,却叫人不敢直视,凝望久了好似毛骨悚然,心生恐惧。“

    此物乃我天山宗镇族之宝,三千年前,天山先祖便用此血灵炎,降服一座城的半妖。”白宗主道:“夜轻歌区区人族之躯,怎能抗下天雷引?这便说明,她不是人!”

    “她若为半魔,又怎能熬过去舍利子?”王运河不解。

    白宗主阴冷一笑,“这便是夜轻歌的厉害之处了,她很聪明,她的灵魂脏污血腥,可她的意志力非常坚强。”

    林鹤山嗤笑,“没想到我人族朝比,竟混入了一只恶心的半魔,此事若宣扬出去,岂非天大的笑话?”

    “此事要告知刘将军刘芸嫦吗?”比之白、刘二人,王运河倒是显得更为谨慎稳重了。

    白宗主摇头,“刘将军与夜轻歌的关系非比寻常,若是贸然告知于她,若她看重夜轻歌,我们就不好下手了。”

    王运河紧皱着眉头,“事关重大,容我考虑。”

    “王家主,你还考虑什么?”林鹤山愠怒,语调猛然拔高,“夜轻歌重情重义,睚眦必报,锱铢必较,你以为你能全身而退吗?就算那些事是王轻鸿所做的又怎么样?王轻鸿是王府少主,他做与王府做有何区别吗?现在的夜轻歌尚未完全成长,羽翼未丰,等她羽翼渐丰,你我二人,必死无疑啊。王老弟,王府的百年基业不能葬送在你手里啊。身为世家之主的你该清楚,唯有杀伐果断,才能守住江山半壁!”林

    鹤山甚为激动的道,听着林鹤山之言,王运河颇为动容。的

    确,王轻鸿所做之事,便代替着王府。

    他与夜轻歌几面之缘,便已清楚此人雷霆血腥,一朝得势,便是王府血流成河之日。

    “容我想想。”王运河闭上眼。他

    不愿去做这件事,夜轻歌创造太多奇迹了,让他惶恐。林

    鹤山一句话说的对,王府的百年基业,不能断送在他手中。许

    久,王运河双眸打开,锐光闪过,“二位,可确保万无一失?”“

    那是自然,而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林鹤山笑。

    王运河看向白宗主,“敢问白宗主一句,血灵炎乃镇宗之宝,一向放在天山宗之巅,此次朝比,你怎想到带上血灵炎?”“

    前些日子,血灵炎险些被贼人所盗,好在神域方大人路过,与我一同保住血灵炎。”白宗主道:“方大人说天山宗不如往日安全,我便随身携带,没想到竟意外发现东帝是半魔之事了。”

    方狱……王

    运河眯了眯眼眸。是

    巧合吗?主

    持宗府朝比之事,亦是方狱举荐的林鹤山。若

    非巧合,方狱这般做,又是为的什么?王

    运河长吁一声,“林叔所言极是,王府与东帝血海深仇,若能一举斩杀夜轻歌,王府愿助二位一臂之力。”三

    人对视一眼,笑了。“

    还以为夜轻歌是什么奇人,之所以能统御半妖,无非是因为她自己不是人罢了,同流合污而已。”林鹤山不以为然的道。有

    两次前车之鉴,这一次,他一定要夜轻歌万劫不复。“

    来人,去把东洲顾熔柞四位请来……”“

    ……”

    风起云涌,夕阳残血,无尽的天穹之上,虽无风雨乌云,却凭空炸响了几道惊雷之声。祭

    坛之内,轻歌等十位朝比者摸索着前进。一

    片漆黑的世界,天地四方茫茫不见。叶

    玄姬与燕留芳走至了轻歌身旁,轻歌侧目,挑眉,倒是没有多言。“

    这里面,有点古怪……”叶玄姬说。“

    丫头,小心一点,如那姑娘所说,这里面很是奇怪。”凤栖警惕的道。轻

    歌脊背的骨头,微微拱起,身体紧绷成一条好似可随时崩断的弦。

    不仅仅是叶玄姬和凤栖,以她两世叠加的征战习惯来看,她好似走进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

    轻歌思绪万千乱入麻,敌人如此之多,一时之间,她竟也不知是何人在暗中布局。

    她暗敌明,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魔傀!魔傀出现了!”

    随着轰然一声惊颤,黑暗的尽头,好似苍茫大地的平线之上,出现了血腥的光芒。那

    光芒拔地而起,缓缓起来,速度非常之慢,却随着它的起身,叫人心生恐惧。

    “丹石出现了!”凤栖急促的道!

    “丹石在何处?”轻歌问。

    “魔傀所在地千丈之深的地底岩泉!”凤栖呼吸愈发的急促。

    而站在残阳之下的神王,眸中兴起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