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760章 他怎么舍得杀了她?

    这一日,轻歌破天荒的赖床了。以



    往的时候,轻歌就连休息都不安生,屋外稍有风吹草动都能惊醒了她。



    她恨不得把所有的时间拿来修炼,只为他日生死之际,能多一丝生的希望。徐



    徐清风,略带凉意。



    轻歌窝在姬月的怀里睡得香甜。



    姬月双眸微睁,打开一双狭长剑眸,阴诡异瞳。眼



    神讳莫如深,如古今深潭般的幽邃,却是深情地凝望着轻歌。脑



    海里,千年怪物发出尤为刺耳的笑声,“桀桀……忍的很辛苦吧?世间之大,哪个男人能忍住?去,睡了她,你不是爱她吗,那就与她合为一体,你们就永远不会分离了。”千



    年怪物此言可谓毒辣。长



    生界强者与凡体凡胎行周公之礼,凡体凡胎必当场爆裂。



    千年怪物实在是不懂姬月如此做有什么意思。所



    谓爱情,又是什么呢?在



    说话的同时,千年怪物不知使用了什么独门且特殊的法子,尖锐的嗓音里夹带着深深的魅惑。



    他欲魅惑姬月的心智,身为一个男人,尤其是用情至深的男人,面对心爱的姑娘,怀里的温香软玉,怎能克制住呢?千



    年怪物不仅仅是为姬月好,更是为了自己。若



    姬月因无情骨而死,这千年怪物亦会魂飞魄散了。故



    而,千年怪物不断唆使着姬月去杀了夜轻歌。这



    些年来,每当有无情骨出现,千年怪物就会苏醒。他



    随着无情骨而生,去诱导那些无情骨者杀死心爱人。当无情骨者彻底入了无情门,千年怪物就会沉睡,但是,如若无情骨者没有杀死心爱人,下场必然是魂飞魄散,那千年怪物,也会消失于世间。



    千年怪物为了生存,周而复始,不断循环着。



    一年又一年过去,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无情骨者创造的奇迹。那



    些奇迹,都发生在杀死心爱之人后。身



    为无情骨者,拥有着无情骨内与生俱来的力量,只不过要解锁这个力量,便要有情为无情。否



    则的话,一旦相思,那些本可以转化为己用的力量,将成为敌人,似拿着锋锐的锤,敲打着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骨骇,让他痛不欲生。



    千年怪物阅骨无数,那些有情人,满口深情,最终还不是抵不过无情骨的折磨,亲手杀了心上人。



    包括他自己,在杀死心爱的姑娘后,深深松了口气。真



    好,往后余生,再无痛苦。然



    而,往后的日子,却是无尽的悔恨。



    唯独姬月是不同的,哪怕再痛,他都没有萌生出邪恶的念头。千



    年怪物明白,这种念头,要么无,要么有,一旦有一丝,就会萦绕耳边,直到终于冲动,忍不住下了杀手。



    姬月这个样子,让他害怕,他必须让姬月杀了这个女人。



    他也实在不懂,夜轻歌到底有什么值得青帝去爱,为此万劫不复。



    漂亮的容貌,世间美人千千万,红尘女子最妩媚。若



    说才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者,长生神的后辈们万分之优秀。



    要论实力,不过一个星辰境的修炼者,也敢放肆?



    千年怪物不懂啊。姬



    月听到了千年怪物的话,只感到全身的火热。



    修炼者与寻常人不同,尤其是男修炼者,时常会圈养女子用来发泄,若忍耐许久不发泄,甚至会影响修炼。而长生修炼者,比普通修炼者更需要发泄。



    平日也就罢了,美人在怀,还能坐怀不乱,那真是勇士。姬



    月的心早已乱了,甚至想去那布满玄冰的湖里刺激清醒。但



    他没有动,姑娘枕着他的臂膀睡得安详,呼吸那么的平稳,整个人都黏着他。姬



    月在轻歌额上轻轻一吻,如画的眉目染上了好看的笑意。平



    日里杀伐果断的青帝,那甚是凌厉锋锐的眉眼,此刻尽是温柔。



    姬月低头在轻歌耳边,轻声说:“幸好……遇见了你……”轻



    歌皱了皱眉,转了身继续睡去。姬月见此,哭笑不得,揉了揉轻歌稍带凌乱的发。



    “你不怕把自己憋死吗?”千年怪物郁闷地说。



    “纵然把自己憋死,也不能把自家夫人吓死。”姬月淡淡地道:“何况,能被憋死的,那算不得男人。”



    “青帝,你不怕死吗?”千年怪物道。



    姬月淡淡笑了声:“怕。”



    若在很早之前,他不怕死,他甚至希望,黑夜早日侵蚀他那腐烂的心肺。



    直到遇见了夜轻歌,他珍惜与之相处的时时刻刻,他不愿死去。他



    想望着心爱的姑娘青丝白发,虽然轻歌已有一头银发了。



    “既然怕,何不杀了她?这样下去,你迟早会死的。”千年怪物简单粗暴道。他



    算是明白了,姬月软硬不吃,千年怪物也有脾气了,他一天到晚叨唠着,口都渴了还不能喝一口水。姬月倒好,充耳不闻,一心只有那夜轻歌。姬



    月并没有回答千年怪物的话,而是深深地望着熟睡的轻歌。他



    太无聊了,无聊到想象着日后儿女成群的日子,可又在纠结十月怀胎的辛苦和一朝临盆的疼痛。



    他不愿轻歌去受这份苦。姬



    月的眉猛地蹙在了一起,修长如玉的手指把玩着轻歌垂下的一缕银发。这



    世间最美妙的事,莫过于枕边人是心上人!



    忽而,轻歌面色苍白,黛眉微皱,额上沁出冷汗,似是惊惧着什么。“



    小月月!”



    轻歌猛地打开双眼,惊恐而无措地看向姬月。在



    看到姬月的那一瞬,所有的痛苦和迷茫全然消失,只有劫后余生的惊喜。



    轻歌扑在姬月的怀里,双手紧揪着男子的衣裳,用足了力道。



    “我在。”姬月似在哄小孩般轻拍轻歌的脊背。



    轻歌把头从姬月的怀里抬起,眼圈红红地望着姬月,好看的红唇微微抿着,倔强的模样真叫人心疼。



    姬月想,她一定是做噩梦了。



    “做了什么噩梦?”姬月温声问。“



    没有你的梦,都是噩梦。”轻歌说。那



    一瞬,姬月的身体僵住,四肢不受控制,都没有办法思考了。那



    种美妙的心情难以言喻,似有烟火绚丽漫天绽放,比拥有那皇权富贵还叫人兴奋。看



    啊,他的姑娘,如此的可爱。



    他怎么舍得杀了她?